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九:逼着凰老三写下休书

军营大帐,从未有任何一个女子能够涉足,虽然说不上有女子进入军营是死罪的军规,但是在苏苓出现在军营内的一瞬间,几乎整个营中都传遍了这件事。

此时,还身在新兵营内和大乘大眼瞪小眼的凰胤姬,正处心积虑的想着如何才能迂回到主营帐见上苏苓一面。

“四爷,你就消停的吧,好吗?就当属下求你了,如今三王爷身在营中,你要是再做点什么事的话,这军营你就出不去了!”大乘苦口婆心的看着凰胤姬劝解着,他今晚简直是他一生的黑点。

竟然误入了军营的陷阱,幸好三爷没有让人对他用刑,不然他还有命回来见四爷吗?

小四凰胤姬闻言就忍不住伸手对着大乘的脑袋拍了一下,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道:“见过废物,没见过你这么废物的!你带着皇嫂过来,还这么不小心!皇嫂要是因为这件事,跟三哥发生不愉快的话,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大乘:“……”委屈也无人诉说,坚挺着吧!

“你说,三哥会不会真的迁怒到皇嫂的身上?这军营我真是呆够了,不然我也不会出此下策!”训斥完大乘,小四的心里又有些不放心,他知道皇嫂和三哥的关系不融洽,如果这次又因为他的关系让他们之间的嫌隙更深的话,他会心中有愧的!

大乘抿唇不言,不敢说,怕挨揍!

等了片刻,凰胤姬没有从大乘嘴里听到任何声音,不由得瞪着他,又愤恨的骂了一句,“废物!”

而后,两个人一同坐在新兵营的通铺上,闷头苦想着对策!

夜色愈发浓郁了几分,沙场上的篝火也已经渐渐熄灭,最是深夜最浓时,天地间仿佛都陷入了沉睡。

主营大帐内,苏苓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泪盈于睫的不停往下掉着金豆子,这人啊,一旦被某件事情触发了心底的委屈,那接下来短时间里,肯定是所有不顺心的事,都会一股脑的席上心头,容不得她想不想在凰胤尘面前示弱,身为女子的苏苓,此时都毫无形象的开始抽泣起来。

凰胤尘额头上的青筋直突突,站立在软榻的一侧,明明心里千头万绪的凌乱着,但想要离开的步伐却怎么也无法动上一寸。

就这么孤寂冷漠的看着苏苓越来越大的抽泣声,心里也如万马奔腾般,烦躁不堪!

他没有与女子过度接触的经验,更不会如何哄人的技巧,眼看着苏苓拧巴着一张笑脸,哭的越来越不能自已,他这心里也跟着长草似的难受。

凰胤尘见苏苓脸上的泪光越来越多,大有泪流成河的架势,本想着将嗓音放的低柔一些,结果开口就成了,“闭嘴!”

短暂的静谧,连抽泣声都消失殆尽!苏苓瞠目抬眸看着凰胤尘,水光熠熠的眸子里还挂着一抹不可置信。

越来越无法抑制的情绪,在这一刻终是爆发。苏苓瘪了一下菱唇,下一刻就猛地吸了一口气,哇哇大哭!

“凰胤尘,尼玛蛋,我上辈子一定是刨了你家祖坟,鞭了你的尸,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怎么就遇见你这么个王八犊子了,老天怎么你还不收了你这个孽障!!我瞎了眼要嫁给你,我如果还有机会重获一次,我死都不嫁你!”

这,便是苏苓!

活泼时候,性子如人来疯;难过时候,不做作不掩饰,哪怕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难看模样,也毫无顾忌的在凰胤尘面前大放厥词!

如果不是委屈到了极致,她也不会做出这种有别于她性格的事。总归,凡是都有例外!

苏苓边哭边指着凰胤尘破口大骂,要什么形象,要什么身份,她本来就这样!当然,某老三听见这般厥词,心里也同样不舒服!

但有一点,他被苏苓骂了也不是一次两次,听着这些话对他来说已然无关痛痒。但,唯有一句,让他心里别扭的紧!

嫁给他,至于让她如此委屈嘛?!

站在一旁略显落寞的凰胤尘,形单影只的垂眸叹息,脸色虽然依旧凛着厉光,但是心里更为苏苓的哭泣有些憋闷。

如此想着,说话更加开始不着调,“如果你嫁给本王,觉得万般不愿,本王可以还你自由!”

他不愿说出这些话,但是他自己此时心里明白,对于苏苓,他已经产生了不该有的包容和忍耐,他并不知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若是换做平时,有任何人胆敢这样与他说话,怕是早就和他阴阳两隔了!

偏偏,眼前的苏苓多少次挑战了他的权威,他终究没有一次对她下了狠手!哪怕是那次在望月湖的湖边,他以飞叶伤了她,却也紧紧是手指而已,因为他的力道,完全可以在当下取了她的命!

心里百转千回的别扭着,而苏苓一听凰胤尘要放她自由,这哇哇大哭的架势一瞬间就收敛的一干二净!

吸了吸鼻子后,看着凰胤尘隐晦的俊彦,想都不想就走下软榻,随即直接奔着桌案而去。在上面快速的拿了一张宣纸,又拿着狼毫沾了点青墨,在凰胤尘方转身之际,直接将宣纸抖在他的面前,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行,你大丈夫,一言既出,万马难追!来,写休书!立字为据!”

凰胤尘的脸,黑了!

明明说要放手的是他,不是吗?明明心里百般不愿,也强迫自己想要了断彼此的折磨,但真的到了眼前时,他又有些后悔,不该说的这么痛快!

他想的,其实并不是这样!明明是想安慰她,不想让她在哭泣,怎么转眼间就扯到休书的事情上了!

身为齐楚冷漠的三爷,他可以拒绝,但忽而又觉得颜面无光,蹙眉凝望着苏苓,下一刻竟破天荒的撒了谎,“休书一事,岂能儿戏!此事需要父皇和母后的龙章凤印加盖才有效!”

“没问题,那你先写!”苏苓又吸了吸鼻子,随即抖着宣纸,她今天誓死也要让他把休书写了。

龙章凤印这一说,她倒是没听过,但只要是能写了休书,这第一步就算是成功了!至于盖章的话,要是皇上和皇后不同意的话,她去偷也得把龙章凤印给偷来盖上!

不过,她倒是觉得,皇后或许巴不得要将他们二人拆散,这样一来,皇上那里就更不成问题了!

此时,哭过之后还有些傻乎乎的苏苓,哪知道休书一事,直接盖上王爷的印章便可,如此就眼看着凰胤尘大笔一挥,在休书上潦草的写了几个字后,拿回来一看,顿时又差点被气冒烟了!

休书曰:‘本王与王妃性格不合,无法忍受其泼辣作风,故此休书一封,并愿她与手下败将无法连理!’

苏苓颤抖着将休书摆在凰胤尘的眼前,哑着嗓子低声吼了一句,“凰胤尘,你特么故意的?”

见此,凰胤尘邪邪的睨了一眼休书,这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心里拨开云雾了,只要她不哭,能够继续和他叫嚣,写一封不作数的休书而已,也没什么大碍!

而此刻自我感觉甚好的凰胤尘,不曾想到,就是这样一封他自以为不作数的休书,在今后的某一天,险些让他得了失心疯!此刻的他也想不到,在未来的日子里,苏苓会将事情做得那般决绝,险些失去了一生相伴的机会!

“若不满意,便不作数!”

“得!我满意,我十分满意!”苏苓闻言愤恨的剜了一眼凰胤尘,随即就作势要将休书收起来,而凰胤尘见此却蹙眉,摊开手掌道,“将休书给本王!”

“不必,龙章凤印我自己去找皇上和皇后要,不劳你费心!”苏苓直接将休书塞进了胸口的衣襟中,也丝毫不顾自己这动作有多么的不雅。

而凰胤尘眯着眸子,看着苏苓相当冷漠的笑脸,红润的鼻头似乎还带着她哭过后的脆弱,心里黯然叹息着,倾吐出一口浊气,说道:“睡吧!”

“我走了,再见!”

苏苓想都不想就要转身离开营帐,而凰胤尘却在她旋身的一瞬间,骤然开腔,“若你不想休书作废,便在这里休憩一晚,明日本王命人送你回府!”

苏苓脚步一顿,回眸看着凰胤尘,又看了看宽敞的软榻,水光浸染的凤眸一转,开腔,“那我睡chuang,你睡地上!”

话落,苏苓如一阵风般,直接飙到了软榻和衣而卧,一点都不给凰胤尘这厮反悔的机会。她有没有说过,她是个爱记仇的人!

上次在相府的时候,他可是直接开口让她睡地上,这次连本带利讨回来!她没让他滚外面去睡,已经是仁慈的了!

*********

三更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