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八:凰胤尘,你疯病又犯了?

正当苏苓心里暗暗晦涩的思忖时,眼前几乎是瞬间一花,随着一声闷哼以及凛冽气息的逼近,她心道不妙……

苏苓甚至还来不及拉住玉寒,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腰肢被狠狠的扣紧,仰头入目的就是那棱角分明的下颚,以及他肃穆严谨的神情。

而待她转眸一看,玉寒此次却没有上次在断崖山的好运,或许是凰老三出现的太过无声无息,所以被他一掌打在胸口,直接重伤跌在远处的沙地上。

口中呕出鲜血,而他在被打飞的瞬间,被他不小心抛入空中的玉佩,此时也被凰胤尘给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看来,上一次他的确是小看了尘王!

玉寒捂着胸口抬眸仰望着被凰胤尘揽在怀里的苏苓,眼眸隐晦不迭,似是想要开口说话,转瞬间再次剧烈的呕出一口血沫。

“说出你的身份,本王饶你不死!”凰胤尘凛冽逼人的气息散体而出,桃花眸不见半点光亮,深邃幽黑的宛若深潭,手中的力道狠狠的扣紧,仿佛在宣誓着苏苓的所有权!

而苏苓此时心里的怒气尤甚,她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每一次凰胤尘出现的都这么凑巧,而且还每次说到重要的地方,总是被他给打断!

但是眼下,至少她能够确定一件事,这个玉寒要带她去见的人,才应该是幕后最重要的人!

苏苓如此想着,暗暗白了一眼凰胤尘,伸手推了几次,都无法将他推离自己的身边,无奈之下苏苓也只能看着玉寒,以眼眸示意让他悄然离开。

玉寒微眯着眸子,看到苏苓的表情后,正要所有动作,凰胤尘的脚下也瞬间一动,而还没等他想要继续的时候,苏苓凤眼滴溜溜一转,顾不得那么多,就直接伸出双手捧出了他的脸颊,将他刚毅的俊彦生生扭到自己的眼前,凤眸灿若星辰,咬牙切齿的转移着他的注意力,道:“凰老三,你估计出来找我的晦气是不是?”

凰胤尘眯着冷眸,深深的睇着苏苓,方才他看到那男人对苏苓单膝跪地呈上玉佩的样子,心里怒火中烧的感觉险些让他发狂。

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总之他认得这个男人的身形,一看便知就是当日在断崖山上,与苏苓私会之人!

她敢背着他和别的男子幽会,在断崖山也就算了,现在此人竟还混入了军营,且和她如此毫无顾忌的做出大胆举动,当他是死人不成?!

凰胤尘这厢正盯着苏苓死死的看着,企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愧疚的神色,而另一边在苏苓余光一闪之际,玉寒已经如强弩之末的身子,生生提起自己体内重伤的内力,乘着轻功眨眼间就没入到沙场黑暗的尽头。

速度,依旧很快!

此时,凰胤尘自是察觉了苏苓和玉寒之间隐晦的视线交流,但他心下更愤怒的是,为何苏苓就能对他视若无睹,偏偏和其他的男子接二连三的亲昵无间!

许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凰胤尘也根本没想过,他如此在意苏苓的举动,甚至想要在她的脸上看出被‘抓歼’后的愧疚,究竟意味着什么!

当下,凰胤尘在玉寒顶伤离开而苏苓又瞪着他之际,铁臂的力道几乎要拧碎她的柳腰,没有多余的话,直接狂揽着她瞬间就飙回了主营帐!

在入内之前,醉清还没看清楚来人的影子,就听见一声厉喝,“五十米内,不准任何人靠近!”

醉清哆哆嗦嗦的应承一声,随后连忙开始疏散主营帐附近的巡兵,这还得了,三爷如此生气,他可不敢虎嘴拔毛!

主营帐内,苏苓还没站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重重的被抛在了微硬的榻上,衣裙和发丝也因此凌乱不堪,手忙脚乱的从榻上坐起身,抬眼就看见凰老三一张要杀人的怒容,不由得喊道,“凰胤尘,你疯病又犯了!”

凰胤尘闻言,跨步上前一把就扼住苏苓精巧的下巴,另一只手也提着玉佩的红绳,置于苏苓的眼前,几乎是从牙关中逼出几个凛冽的字,“这是你和他的定情信物?”

“定你妹的情啊!把玉佩还给我!”苏苓说着就要上前抢夺玉佩,同时也忙不迭的想要挥开凰胤尘的钳制,这厮大晚上抽什么风!

她和玉寒才见过两次,就尼玛定情,以为这是小说呢!

见此,凰胤尘一把将玉佩握紧,见苏苓微微蹙眉,就是忽然间心下不忍,扼着她下颚的力道也微微放松了几许,虽然胸膛的起伏依旧证明着他的盛怒,但是语气不由得放轻缓些许,问道:“你告诉本王,他是谁?”

“管着麽?凰胤尘,我就纳闷了,你看我不顺眼,也没必要这么处处针对我吧?我记得我也说过,我看你还烦呢!你说你干嘛管我的事,没玩没了是不是?”苏苓梗着脖子瞪着凰胤尘,所为冤家路窄,说的应该就是他俩!

凰胤尘见苏苓依旧没有任何悔改之色,脸颊鼻翼微龛,在苏苓面前愈发放大的俊彦也更加冷厉了几分,倾身以双眸和她平视,说的话也开始不着调,“你是王妃,若要针对你,你早就不成活了!”

“你把玉佩还我,我这就离开军营,以后咱俩最好老死不相往来!”苏苓凝望着凰胤尘深幽的瞳眸,短短一眼之间,她好像产生了一种错觉,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他怎么可能会显露出一抹受伤的神色?

这大晚上的,连她都被传染了疯病吗?

彼时,苏苓坐在榻上,而凰胤尘立在她身前,明明还算宽敞的软榻,此时却因为凰胤尘的钳制,略略有些拥挤!

须臾光景,就在两人视线中都涌现出疯狂的怒意时,凰胤尘蓦地闭目,重重的吐息了一瞬,随即再次睁开眸子,似是敛去了不少的怒火,波澜不惊的眉宇间,也染上了少许的疲色,沉默着,却乍然松开苏苓的下颚,说道:“此事,你若不想让本王追究,就告诉本王,他是谁!”

“我不知道!”原本,苏苓见凰胤尘刻意压下了怒气,甚至语气也变得不再生冷,心下也不想和他过于交恶,但仍旧无法像他一样,瞬间就能收敛脾气,于是便垂眸有些僵硬的声低声回答。

她说的是实话,可看在凰胤尘的眼里,却是她还在闹别扭!

如此,当苏苓忽然感觉到有一阵阵白色的粉末从眼前话落的时候,惊心的抬眸,瞬间刺目欲裂的看着凰胤尘的掌心,那里不正是他所握着的白色玉佩吗?!

“凰胤尘,你松手!你疯了吗?”这是她现在唯一的线索,但是万万想不到,凰胤尘竟然会做的这么决绝!

苏苓从榻上一跳,直接就要去拉扯凰胤尘的手腕,下一刻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在那双白嫩的小手掰开他的掌心瞬间,整块玉佩都已经化作无形的粉末,随着她微抖的动作,顺着凰胤尘的掌心慢慢滑入了泥土之中!

见此,苏苓眼眸无法抑制的酸涩发胀,他每一次不合时宜的出现,且多次打断了她可以知道更多消息的机会,这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不追究。

但是为什么,这一次玉寒的出现已然彰显了玉佩的重要性时,他竟如此不可理喻的毁了玉佩,她知道自己不讨喜欢,也知道自己和他永远都有无法逾越的鸿沟,但是却从未想过,为何会将事情闹到了今天的地步!

她不是好人,却也从未伤天害理,当初若不是为了相府,又怎么会嫁给凰胤尘。但是如今相府内也不似表面那么单纯,而她也被人毫无预警的抛入了漩涡之中,到头来她什么都没有,反而还失去的更多!

心里的委屈和酸涩越来越严重,苏苓不是个容易哭泣的人,也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柔弱女子,但是发生在她身上和凰胤尘之间太多太多的故事,让她毫无头绪之下,还要受到他这么不公平的对待,那种心力交瘁以及无能为力,终究还是让苏苓忍不住就落了泪。

她可以顽劣,也可以放浪形骸,可终归内心再强大,也无法正视好似与整个世界为敌的那种挫败感!

现在,玉佩被毁,她想知道和原本能知道的,似乎也随着玉佩的粉末悄然随风而逝!

“凰胤尘,你……”

这一声想要质问的话还犹在嘴边,但是苏苓已经哽咽的不能出声。她不想在他面前有半点的示弱,此时竭力隐忍的情绪,让她必能闭嘴狠狠的憋着!

苏苓是执拗的,但同时凰胤尘亦然!

在苏苓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别开望着凰胤尘的视线时,就在这一霎那,某人忽然感觉心头好像被人拿着锤子狠狠的砸了一下,有些疼,有些呼吸难过!

***

今天有三更!稍候就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