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七:姓玉,名寒,字肃之

总之在他躬身上前拉扯,而苏苓转身借力跳跃挥手时候,怎么就那么巧的,撞在了一起,而且还伴着四唇相贴!

一瞬间,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苏苓握成拳头的小手还被凰老三捏着,而她的另一条手臂,也被某王以拉扯的姿态攥在掌心中,这一霎那的四唇相贴,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虚无。

彼此绵长悱恻的气息,环绕在双方的鼻端,四目相对,彼此清晰的倒影着对方的震惊和无措。

初吻,没了!这是苏苓的想法!

菱唇,很软!这是老三的感触!

两个人如此寂静无语的看了片刻,直到苏苓感觉到从他幽黑深邃的瞳孔中,看到一缕火苗之际,所有的神智才瞬间回笼。用力的收回自己的手腕,下一刻苏苓便推着他的胸膛,将两人的距离彻底拉开,而她的俏脸一片霞光熠熠,紧抿的红唇似乎还带着清凉的感觉。

凰胤尘眸光似火,俊逸清朗的脸颊上挂着一抹难辨的心动。他第一次的唇齿相贴,似乎感觉不错!

依旧是铁血手段的强悍,依旧霸道狂放的不羁,凰胤尘赫然立在苏苓的身前,在她正隐晦的暗自悔恨之际,某人铁壁狂揽再一次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在了怀里,而苏苓的挣扎却如蚍蜉撼树,直到感觉他的薄唇再一次渐渐趋近时,苏苓狂跳的心房有些无法抑制的激动,在他还来不及得逞的时候,苏苓直接一巴掌就拍在凰老三的脸上,至此主营帐内暧昧流动的气息,也瞬间打破。

而就是这么巧,主营帐的账帘也恰在此时被掀开,醉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想说话还挂在嘴边,心里已经无法正视王妃接下来的命运了!

娘也,她竟然敢打三爷?多大的胆子?

凰胤尘俊彦不见怒容,但却已经阴沉的如滴了墨,深邃犀利的睇着跳离他两米远的苏苓,甚至还看见她正带着嫌恶,不停的用袖口擦着红唇,眼眸因此也愈发的深幽阴寒。

“我竟然亲了你这头猪!尼玛,好恶心!”苏苓抖着手怒指着凰老三,骂完之后直接从主营帐的大门跑了出去,途中甚至还力道不小的把醉清给推搡到一边,以至于醉清无辜中枪,此时正看着眼前毫厘之处的柱子,他要是再往前一点点,这脸就拍柱子上了!

早就听临风他们说过,小王妃不好惹,但是他们怎么没说王妃性格有点彪呢?当着他的面就骂王爷是猪?还让不让他好好的做个属下暗卫了!

醉清彼时面对着柱子,转身也不是,不转身也不是,这心里就跟长草了似的,身后三爷那尊冰雕,已经开始散发冷气了,他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吗?

“何事,说!”

凰胤尘的怒气显而易见,眼眸瞬也不瞬的看着营帐的大门,余光轻扫了一侧的醉清,几个字说的凛冽又狂放。

醉清缓缓转过身,低着头尽量不去看自家三爷的脸,干巴巴的看着地面,说道:“三爷,送去大牢那人已经招了,他是四王爷的侍卫大乘!”

闻言,凰胤尘眼眸一厉,流转间带着极致的寒意就刮在醉清的身上。沉默了半饷,直到醉清感觉自己的头顶已经快冻冰的时候,就听见,“送去新兵营,和小四一起操练!”

“属下遵命!”

醉清逃命的似的闻言就想往门外跑去,结果还没掀开门帘的时候,冷肃的嗓音又响起来,“保护好王妃!”

“是!”

当醉清一步步走出营帐之后,感觉自己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也因此他给自己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远离王妃,特别是王妃和三爷在一起的时候,他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不然再吓一次的话,他这心脏就不堪重负了!

月影如钩,弯弯的盘踞在墨空之上。空旷肃穆的沙场中,远远望去,似乎能看到一抹倩影正盘膝坐在地上。

而距离那倩影的不远处,最恢弘明显的营帐门外,也有一个略显寂冷的修长身影,默默的注视着她。

“真是流年不利,犯太岁啊!妈的,竟然亲了一头猪!”此刻,苏苓正盘腿坐在沙场地上,手中不停的在地上抓起沙子又随手轻扬,而指尖上沾染的碎末,也被她不停的研磨紧捏着。

沙场内外,更深露重的不见半个人影,就连巡夜的兵卫也都少了许多。苏苓孤身坐在偌大的沙场中,清辉洒了一地,不由得抬眸看着弦月,心里头各种烦躁的情绪堆积,有点无处释放!

“咳,又见面了!”

正当苏苓这会心烦意乱的时候,身边甲胄叮当想的声音传来,同时一声较为熟悉的嗓音也在苏苓的耳畔回响。

侧目一看,苏苓蹙眉诧异,这人一袭作战盔甲罩身,大晚上的不太合适吧?特别是他说‘又见面了’,她见过他?!

“不是吧,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来人直接毫不避讳的就坐在了苏苓的身畔,盔甲的撞击声音有些刺耳,让苏苓心底更加烦躁。

苏苓眼眸定定的看着对方的举动,随即眯起凤眸,上下打量了一瞬,随即脑海精光一闪,便点头,“原来是你?上次约我去断崖山的人?”

“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感觉你也不是那种记性不好的姑娘呢!”对方倒是十分熟稔的态度,但在苏苓的感觉,却有些诡谲难辨。

她不曾和这人见过面,上次在断崖山是第一次相遇,而且他当时临走前,在她耳边留下了一句话,说的正是,‘我们还会再见的!你等着我!’

这话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她或许不会猜忌,但面前这人,姓谁名谁出身何处,她都一无所知,最令人意外的是,他好像对苏苓本身的动向十分明了,甚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单单这一点,就足够苏苓对他产生巨大的怀疑!

看着对方毫无生疏感的和她浅谈,苏苓眸中慧光一闪,问道:“既然又见面了,你总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找我所为何事?”

苏苓一连问出三个问题,男子闻言微微一窒,笑道:“都是熟人了,你对我还有这么大的敌意?我是谁其实不重要,我来自哪里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你,自是因为你的身份!”

“如果你什么都不愿说,那就自己玩去吧!我没习惯跟无名人士接触!”苏苓说着就作势要起身离开,净跟她整事,毛的不重要啊,又不是缩头乌龟,有啥不能说的!

对方见此显然有些着急,顿时不合时宜的就想要拉扯苏苓的袖管,结果却被她警觉的闪开,而男子也很快就从地面上起身,看着苏苓紧绷寒霜的脸蛋,叹息一声说道,“我姓玉,名寒,字肃之!你可以叫我玉寒,也可以叫我玉肃之!”

苏苓闻言便侧目看着玉肃之,眼神里跟看妖怪似的,这厮不说则以,一说倒是说了一大堆,什么玉寒玉肃之的,给个名字不就完了!

“玉寒是吧,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你找我是因为我的身份,那你告诉我,是哪一种身份,是王妃还是别的?”苏苓带着隐晦的询问睇着玉寒问着,同时她所说的话,也巧妙的给玉寒挖了一个陷阱。

在她心里,她是认为这玉寒没理由为了她王妃的身份而来,至于其他的,那就要看玉寒有多少诚意,究竟愿不愿意说出真话!

玉寒闻言看着苏苓,眼眸中澄澈清朗,似是对她没有半点怀疑,旋即便说道:“自然不是因为你王妃的身份!我来找你,其实是想带你去见一个人!他知道的,比我多!”

“见谁?不如你现在告诉我,这玉佩到底有什么含义,这一次你若不说明白,今后就别再出现了!”

苏苓说着就毫不客气的将玉佩丢向玉寒的怀里,而玉寒一看到玉佩,顿时脸色乍变,手忙脚乱的将玉佩接住,随后做出的举动,让苏苓也怔在了原地。

“姑娘,请务必收好玉佩!”玉寒心惊胆战的单膝跪在地上,双手将玉佩举过头顶呈上,他称呼苏苓为姑娘,却并非是王妃,而且还是以这种谦卑的礼仪行之,苏苓就算再不想理会,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身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操控着这一切,又究竟是谁,为了要与她见一面,不惜将这莫名的玉佩公之于世。

看玉寒对玉佩的敬意和小心,苏苓感觉绝对有理由相信这玉佩的来历有问题!

正当苏苓心里暗暗晦涩的思忖时,眼前几乎是瞬间一花,随着一声闷哼以及凛冽气息的逼近,她心道不妙……

*******************

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