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四:小四深陷牢笼?

当苏苓焦急的从凤霜苑往前院走去的时候,权佑擎又不合时宜的从她身后追了上来,似是追赶的很急,而他的胸膛还微微起伏着。

在府邸不停的穿梭着,当苏苓的眼眸意外的瞥向权佑擎时,恰好途径回廊,在回廊的灯笼照耀下,她看见权佑擎的唇角似乎还挂着手上未愈的苍白。

这厮也真是的,受伤了还到处跑!

苏苓步伐急切,走了几步后,不由得看向权佑擎问道:“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你的伤……”

“你现在关心本宫,是不是有些晚了?放心吧,本宫这命硬着呢,暂时还死不了。本宫现在好奇的是,你这是要去见谁!难不成你在背着凰老三勾搭别人?再怎么说本宫和他也曾经是相交过的,你要是有想法给他戴绿帽子,本宫当然要去看热闹!”

哪怕权佑擎的菱唇不似平日红润,且似是因为失血而苍白,但他的表情和对冷月的态度,却从未改变过!依旧是……相当的不正经!

苏苓也懒得和权佑擎继续废话,别看他们二人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从她的观察所知,这权佑擎所表现出的纨绔成性,估计也只是做给别人看的表面功夫罢了!

否则,能够在三年前和凰胤尘成为朋友的人,她可不认为他真的会是草包!

不再理会权佑擎,苏苓的步伐快速的往前院走去,当穿过荷花池畔,刚刚走进前院的府门时,就听见‘唔唔唔’的声音不绝于耳!

穿过府门后,又绕过了拱门,苏苓好不容易走进前院,一抬眸就看到偏厅门外的一棵老树上,正有一个被绳子差不多捆成了粽子模样的人,正吊在上面不停的在空中悠荡!

苏苓和权佑擎一起现身,此时站在树下的管家一惊,连忙跑上前,虽然眼神看着苏苓,但是余光却不停的往权佑擎的身上扫去,这半男不女的是谁?!

“小姐,这大晚上的,怎么来前院了?”管家可谓是看着苏苓长大的,虽然也知道小姐的性子在几个月前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但是这同样不影响他疼爱苏苓的心情。

管家苏牧,跟着苏宝生一辈子,他一家老小现在也都身在相府里做事,这大晚上听说相府里进了贼,他二话不说就起身赶到了前院,结果一进来,恰好就看见这贼竟然被挂在树上,而且问了问府邸的府卫,竟然没一个知道的。

他正觉得此事有蹊跷,想要禀告给老爷的时候,这小姐怎么就过来了?

而被掉在树上的人,看见苏苓的出现,顿时更加骚动的在空中不停的提着腿,被堵住的嘴巴无法言语,只能以一双闪着水光的眸子,不停的对着苏苓示意着!

“管家,这人是谁?”苏苓随着苏牧往树下走去,而权佑擎却跟在一旁看着热闹。当他一袭扎眼的水蓝色锦袍映入众人眼帘之际,那树上的人直接哭了!

就是这人,就是他!

如果不是他多管闲事,自己也不会被挂在这里了!四爷还等着他回去复命呢,这要是耽误了功夫,他找谁哭!

苏牧仰头看了一眼树上的人,不由得对着苏苓摇头,“老奴也不知,本想将这件事禀告给老爷的,小姐这就过来了!”

“没事!管家你们都下去吧,这是自己人!不碍事的!”苏苓看来一眼树上的人后,便笑着对苏牧说了一句,随后正要往树下走去,苏牧却焦急的拦住了她,“小姐,不可啊!这人来历不明,若是混在府中,怕是对各位主子有危险,老奴不得不防!”

“没关系,他是四王爷的人,把他放下来吧!”苏苓说着就对着树上的人点了点头,而这时候管家一听,顿时惊了!

四王爷的人,没事混到相府里要作甚?难不成是想拉拢相爷?

“管家,这事不用去打扰爹爹了,他现在正在凤霜苑里陪着娘亲,放心吧,我说过不会有事的!”

苏苓见苏牧明显还带着些许的不信任,不由得又解释了一句。而这回她余光直接看向一侧还在看热闹的权佑擎,微微冷着脸,瞪了他一眼!

她可不相信小四身边的侍卫,竟然会无能的被一众府卫给抓住!这事,跑不了跟权佑擎这厮有关!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自己,如果说是没有目的,傻子都不信!

树上的人被苏牧和府卫给放下来之后,就差痛哭流涕的抱着苏苓感恩!而苏牧本不想离开,但见苏苓的坚持以及她面色上的沉着,最终也只能作罢,带着一众的府卫回去跟周公相会去了!

而若说树上的人是谁,不正是小四凰胤姬的贴身侍卫大乘麽!这大半夜的被挂在树上,还险些被用刑,他就想问问权青国的太子,到底和他有什么仇什么怨,不但把他挂在树上,还拿走了他手里的书信,甚至最后还恶劣的通知了相府的府卫,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你是小四的人?”

大乘被放下来之后,眼神中除了对苏苓噙着感激外,剩下的就是狠狠的瞪着权佑擎,听到苏苓的询问,立马委屈的单膝跪地,双手成拳,说道:“启禀尘王妃,属下乃是四王爷的贴身侍卫大乘!”

“这个字条,是小四让你交个我的?”苏苓说着就将手中的字条在大乘的面前扬了扬,随即眼眸也再次看向了字条上的字迹!

她怎么感觉这件事这么古怪呢!小四在字条上说,让她去救他!而且表示只要能够把她救出牢笼的话,立马就告诉她关于凤家宝藏所有的事!

这奇了怪了,她到处都问不出来,小四怎么会知道?

大乘一见那褶皱不堪的字条,脸色微微一哂,顿时点头:“王妃明察,这的确是四爷让属下交给王妃的!”

“好!那小四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怎么会深陷牢笼,这件事尘王和太子知道吗?”苏苓凛着脸颊,对小四现在的处境开始忧心起来。

按照凰胤尘和凰胤璃对小四的疼爱程度,他们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件事!但若是小四并未向他们求救,反而让人来给自己传信,这就值得怀疑了!

大乘见苏苓变幻莫测的脸颊似是在凝神思索,这心里也瞬间七上八下的,他可是听说过尘王妃的性格的,要是她知道事情真相的话,会不会扒了自己的皮?!

如此想着,大乘不由得回想起四王爷当时对他说的话。瞻前顾后了一番,大乘顿时将自己的脸颊表现出相当凝重的样子,看着苏苓说道:“尘王妃,这件事情属下在路上解释给你听,但现在能否随属下前来,四王爷的处境已经相当危险!”

“走吧!”

苏苓也知道,自己这样就跟着大乘前去是不理智的行为。但眼下如果小四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小四那孩子,她还是很喜欢的!而且放眼整个皇室,似乎只有她和小四最聊得来!而且看样子小四和筱雪的关系也不错,如果他真的出了事的话,不但她自己会良心不安,就连筱雪怕是也会伤心一阵子!

至于眼前这个大乘,她虽然对他的举动有些怀疑,但却不会怀疑他的为人。她当初在宫宴上的时候,是见过他几面的,虽然没有说过话,但是身为小四的贴身侍卫,忠心的程度自然不用怀疑!

权佑擎就这样站在一旁望着苏苓干瞪眼,她就这么轻易的跟人走了?那他之前将这人给捆起来同时告诉了府卫的事,岂不多此一举!

如此想着,再一抬眸就看到苏苓和大乘已经往拱门的方向走去,他的存在感毛时候这么低了?

“喂,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宫!”权佑擎在苏苓的身后喊了一句,见到二人同时回身的时候,权佑擎缓步走上前,站在苏苓的身边看着大乘,略带危险的眸光一闪,笑道:“你就这么相信他?难道你不怕他是别人派来要陷害你的?”

“权太子,属下自知并未得罪过你,何以你要如此对待属下!”大乘心里这还没熄灭的小火苗因为权佑擎的话顿时火势高涨,看着他口气也有几分质问的意味。

他一个小小的侍卫,何必如此为难他!

权佑擎闻言就睨了一眼大乘,蔑视的甩了他一个白眼球,姿态妖媚又惑人,随即勾着唇角凑近苏苓,低声说道:“本宫怀疑他要陷害你,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你既然受伤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我的事你别操心了!”说完苏苓递给大乘一个眼神,旋即权佑擎就在大乘明显得意的神色中,亲眼看着两人双双离开!

这还得了!他的权威被人给践踏了,他不舒服了,还是因为苏苓!

他就纳闷了,明明这普天之下的女人哪一个看见他,不都是拼了命的投怀送抱,怎么在苏苓这,他也感觉自己有点烦人呢!

这不正常,他不高兴!

凰胤尘,你的王妃惹了本宫不悦,你也别想舒坦!

权佑擎在相府前院的偏厅中微微驻足了片刻,随即心里打定主意要去找凰胤尘的晦气,这脚下刚想要有所动作,一直隐藏在暗处的楚夜就看不下去了,连忙现身跑到权佑擎的身边,说道:“爷,咱回宫吧!”

“待会的!爷去半点正事!”权佑擎一口回绝,楚夜这心里各种不适滋味!

早知道来齐楚的时候,他就应该派人把这里的情况仔细调查一番,之前没听说尘王妃有什么过人之处啊?干毛太子一看见她,就像狼见了肉似的!这要是被人知道,太子的脸往哪搁,他的脸往哪搁!

“爷,你等等!你身上还受着伤,而且你在齐楚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若是再不回权青的话,怕是皇后娘娘要派人来催了!”楚夜再次拉住了权佑擎的衣袖,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带着太子回去。

这次太子在齐楚皇宫的行宫内受了伤,他们都知道动手的人是谁,也正因为他们现在身在齐楚,所以那人才能毫无顾忌的对他们下手,真是恬不知耻!

权佑擎一听这话,正要离开的动作也微微一窒,站在原地凝神思忖,妖媚的眼睑此时一片冷光凝滞,微抿的唇角虽苍白却依旧凌厉万分!

“楚夜,我遇刺这件事,封锁消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要玩游戏,本宫陪他们!你先回吧,本宫还有事!”权佑擎说着就直接挥开了楚夜的手,眨眼间那一抹惊艳了天地的蓝色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而还站在相府地界的楚夜,死的心都有了!

爷,你不让属下告诉任何人,那刚才自己扯开衣襟告诉尘王妃的是谁,你说是谁!!!

*

苏苓跟着大乘走街串巷,这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最近的时间似乎全在为凤家的事情奔波,这会连小四都因此而受到了牵连,她是不是点太背了!

前两天还说要拜关公呢,这事赶来要尽快提上议程了!

“大乘,小四现在人在哪?你告诉我地点,然后你去尘王府把这件事禀告尘王,如果小四有危险的话,单单你我二人,力量怕是不够!”这会苏苓心里有些后悔了,刚才要是把权佑擎给叫上就好了!

但转念一想,权佑擎毕竟还是他国的太子,让他搀和到齐楚的事情当中,的确也有些说不过去!

大乘在前面快速的行走着,听到身后传来苏苓的话,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不由得支支吾吾的说道:“王妃,就在前面了,你先随属下来!这件事王爷他们已经知道了!”

******

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