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三:权佑擎,你这个娘炮

夜幕低垂,更深露重!随着前一晚的大雨而至,最近夜晚似乎总是阴沉又灰暗,皎月也不时的藏在乌云之中,繁星也少有露面!

凤霜苑内,平素就略显安静宁和!如今出了事之后,苏宝生更是在周围加紧了戒备,而且凤霜苑内的闲杂下人也纷纷被驱逐,他给凤茹筠的保护,很明显也很在意,只不过很多事情却并非是尽心尽力就会看到结果的!

诚如凤茹筠安心生活在凤霜苑内,甚至多年来从未踏出过相府一步,到头来终究还是遭人毒手!

待碧娆跟着苏苓一路回到二人出嫁前的厢房后,才一入内,碧娆就忍不住开口嘟囔着,“小姐,刚才相爷好吓人啊!”

要不是她心里够强大,刚才都要被吓哭了!她跟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看见过相爷变得这般生气凛然过!

苏苓揉着太阳穴,斜睨了一眼状似惊魂未定的碧娆,微微扯动着菱唇,“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吓人的呢!今晚在这简单睡一下吧,明天收拾收拾回王府!”

“啊?小姐,这么快就回去?夫人的病还没好呢!”碧娆闻声就惊讶的看着苏苓染上疲惫的眉宇,随后心里也开始暗自嘀咕,她怎么感觉,久未回到相府,这次再重新宿在这里,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劲呢!

而且,相府的气氛好像也不如从前平和安详了!是不是她也病了?!

“你去睡吧,这事明天再说!”

苏苓坐在自己房间中,低声吩咐了碧娆一句。她现在不想多说话,心里乱的很。问题究竟出现在哪儿?

在她还未嫁给凰胤尘的时候,似乎这些事情都没有找上门!可究竟是什么时候,她就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凤家后人,甚至还肩负着毛的宝藏!

这都是啥啊!

碧娆是个会看眼色的人,她也看得出方才小姐和相爷的谈话,想必不太和谐。否则小姐的脸色不会这么难看的!

既然这样,她也没什么立场多说。最后在苏苓陷入思绪之际时,自己也低着头皱着眉走回了耳房!

苏苓落座在太师椅中,习惯性的就将双腿踩在椅子中,双手环膝,将下颚也枕在膝盖上,她现在似乎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自己不是苏宝生的女儿。

但是她究竟和凤家的事情有没有关系,却还有待观察!

好烦,好蛋疼!

如果不是这件事一直围绕在她的身边,而且经常因此发生意外的话,她也不愿意刨根问底!她又不是嫌自己的日子无趣,自找罪受!

暗自想着,苏苓就吸了吸鼻子,叹息一声,而就是这举动,不意外的让她闻到了些许花香,缓缓的抬眸,顾盼四周后,凭空说了一句,“权佑擎,滚出来!”

房梁上的某人,闻声脚底一滑,差点没摔死!

当一袭海蓝色轻纱流云锦袍的权佑擎从悬梁上滑下来的时候,苏苓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堂堂太子,你偷鸡摸狗的次数也太多了吧!”

“你怎么说话呢!”权佑擎闻言脸色一僵,白了一眼苏苓后,状若无人的就坐在了她身边的椅子中,随即侧目看着苏苓将娇小的身子都窝在椅子中的模样,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本宫在这?”

“全天下的男人,恐怕没谁会天天在自己身上熏茉莉花香,也就你这个娘炮了!”苏苓带着蔑视,连眼神都吝啬的瞥了权佑擎一眼,随即又将下颚放在膝盖上,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权佑擎尴尬的看着苏苓,他直觉这娘炮不是什么好词!但也懒得问,故而绷着脸瞪着她,佯怒,“你别以为跟本宫熟悉,本宫就不敢治你的罪!你信不信……”

“信!回答完毕,好走不送!”苏苓头不抬眼不睁的开腔,一句话差点被给权佑擎噎死!

说话太有劲了,他心里微堵!

只点燃着一盏烛灯的厢房内,跳跃的烛火在苏苓的脸颊上投射下一片淡淡的光幕,而她另一侧被阴影所覆的脸蛋,却透着令人看不懂的迷茫神色!

“你心情不好?”权佑擎隔着桌子,往苏苓的身边凑了凑,近距离的打量她,这才看见她的眼角似乎还带着疲惫的青色。

这怎么才两天没见,这丫头就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你找我有事?”苏苓敛去心里的惆怅和烦躁,对于权佑擎的出现,她心里忽然间有了一种别样的想法!

或许,能从他的身上问出个所以然呢!

权佑擎一见苏苓抬眸看着自己,顿时直起身子,正襟危坐,还下意识的拢一下胸前的黑发,摇头叹息,“你也太不关心本宫了!亏的本宫受了伤,心里还是惦记你呢!”

“你受伤了话还这么多,看样子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正好我想问你个问题!”苏苓这话,让权佑擎心里一个劲的冒酸水,睁着一双暗藏妖冶和媚光的眸子,就睨着苏苓,开始控诉:“你还有没有良心?本宫在你们齐楚国受了伤,你不慰问也就算了,说什么风凉话?你想让我本宫的心疼死啊?!”

苏苓这一听,表情可就变换莫测的睇着权佑擎。说话这么暧昧,能要点脸麽!

“看!你以为本宫跟你开玩笑麽!”权佑擎见苏苓噙着几许不屑和打量的目光,顿时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鄙视。

这想也不想,就直接拉开了宽松的锦袍,蜜色有料的胸膛瞬间映入苏苓的眼帘,而让她微微惊讶的是,距离他胸口三寸的位置,的确有一条半寸的剑上,而且看似应该是被锋利的剑尖戳伤的!

“受伤了就在你的行宫好好养伤,到处乱跑什么?”苏苓的眼眸很快就从他的胸膛上移开,而后表情十分自然的嘀咕了一句。

见此,权佑擎又不淡定了!这是不是女人啊?就这么随意的看男人的身子,她一点都不害臊的啊?

那他本来还想吓一下她的心思,岂不是又浪费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伤就是在你们齐楚行宫里受的!你说这事怎么整?”权佑擎故意和苏苓唱反调似的,微微拢了一下自己胸前的衣襟,又看着苏苓梗着脖子询问起来。

闻言,苏苓歪头睇着权佑擎,暗暗想了想后,便说道:“这事明天我让我爹早朝的时候,禀告给皇上吧!再怎么说……”

“你得了!没点实质性的安慰,净整没用的!本宫这伤与齐楚无关,甭小题大做了!”权佑擎一听苏苓的话,反而面色有些僵硬的敛去了几许莫名的情绪,展眉望着苏苓,语气也颇有些无谓!

显然,他自己似是心中有数!至少在他说话之际,苏苓清晰的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的浅淡杀气!

原来,一个个的都不只是表面这么简单!

厢房内的气氛依旧沉默着,而权佑擎似是也因为提及胸口上的剑伤,而变得与平素妖孽的性子有些不同。

不多时,权佑擎似是想起了什么,忽地在自己的袖管中,拿出了一张字条,皱皱巴巴的样子,十分有损他的形象。

而他自己也对那字条似是相当掀起,抖了半天,直接丢给了身侧的苏苓,说道:“有人让本宫将这玩意交给你!你自己看吧!”

“什么?”苏苓侧目往桌上一看,边拿起字条边询问了一句,还没展开的时候,权佑擎又不屑的说道:“本宫哪知道,你不会自己看啊!”

“你从哪得来的?”苏苓展开字条侧目之际,瞥了一眼权佑擎,还来不及看字条上的内容,就听到他的讪笑:“嘁,就从你相府得来的?哦对,那人现在还被你们的府卫给捆着呢!就那三脚猫的功夫,还相当梁上君子!歇着吧!”

捆着?三脚猫?

苏苓听着权佑擎不屑又蔑视的态度,不由得对字条上的内容更好奇了,难不成是有人想要偷偷潜入相府传信,被他给碰见了?

哪知道,苏苓这想法还在脑海中盘旋时,看见字条上的内容,顿时惊的蹙眉,连忙从椅子中站起身,看着权佑擎吊儿郎当的模样,问道:“送这字条的人呢?”

“都说了,被捆着呢!”

权佑擎没成想一张字条能让苏苓这么着急,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吃味,上下打量着她变得古怪的神色,试探的问道:“干嘛?该不会是凰老三给你传的情书吧?这厮什么时候也好这一口了,不过派来的人也太跌份了!本宫真瞧不起他!”

“你别闹了!烦不烦!”苏苓暗暗瞪了一眼权佑擎,随即在他瞠目结舌的表情下,就直接走向了门扉。

权佑擎顿时感觉心口上的伤又开始疼了!烦躁的拽了两下衣袂,他今晚是不是吃多了,撑的没事干,跑这找别扭?!

*****

这是二更,三更在10点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