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二:苏宝生的表现和内敛

凤茹筠的表现愈发的诡谲难测,失神般不停的摇头低喃,就在苏苓刚刚抓住她的手,还没开口继续询问时,凤茹筠眼眸一颤,哽咽的倒吸冷气,旋即眼睑颤抖着就渐渐闭合,随之也晕在了身侧的软榻上。

苏苓见此,顿时心里一窒,连忙喊着碧娆去叫人,原本刚刚沉寂下来的相府,又因凤茹筠过度激动所导致的晕倒而沸腾了起来。

“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后,凤霜苑厢房内,相爷苏宝生宛若老了十岁般,坐在软榻边看着晕厥的凤茹筠,眼眸带着苛责询问着苏苓。

而苏苓闻言,蹙眉低垂着眸子,却什么也没说。她现在,直觉上问题已经超过了她所能理解的范围,娘亲因为凤家后人的事情忽然晕倒,单单这一点也彻底打破了她之前的想法。

事情的发展,似乎越来越波谲云诡了!

“碧娆,你说!”

苏宝生见苏苓低眉顺目的不言语,心里阵阵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即就看向碧娆,语气却不似之前的那般和蔼。

碧娆见苏宝生对着自己一声厉喝,吓得不禁抖了一下胆子,眼眸也瞥着苏苓,一时间很难作答!

半饷,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苏宝生,一拍大腿,连连摇头:“你们两个,要气死我嘛!”

“碧娆,你先出去!”

听见苏宝生如此无奈的话,苏苓心里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看着碧娆说了一句后,待她点头离开,并将内室的房门紧闭,苏苓这才看着苏宝生,低声说道:“爹,我刚才是询问了娘几个问题,然后她过于激动,就晕倒了!”

“什么问题?你娘现在的身子你应该很清楚,有什么事不能等她痊愈后再问呢,刚才大夫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她不能再受刺激了!”苏宝生苦口婆心的话,让苏苓额头上不禁滑下三道黑线!

她也不能再受刺激了好嘛!她现在已经快得失心疯了……

暗暗腹诽了几句之后,苏苓抬眸正色的看着苏宝生,随即在他还噙着斥责的眼神中,蓦地开腔:“爹,我刚才,问了娘几个问题,是关于凤家后人的事!”

‘噔……’

这话音落下,苏宝生原本安稳坐在软榻矮凳上的身子,竟微微一颤,甚至连带着椅子都和地面撞击了一下,诡异呢!

身为相爷,任谁都知道苏宝生当年是陪着凰毅一同打下了齐楚的天下。见过的大风大浪必然比常人要多上很多。

但是,如今身为齐楚首屈一指的相爷,在波谲云诡的朝堂浸淫多年,现在听到苏苓的一番话,却能有这么大的波动,想要不引起怀疑,也可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而苏苓心思本就细腻,从凤茹筠的表现以及现在苏宝生的惊诧来看,凤家的问题似乎要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什么凤家?你问你娘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以为她姓凤,就和现在外界所传言的凤家后人有关?”

短暂的沉默,且整理了自己情绪的苏宝生,表情也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苓,而且语气似是还带着淡淡的轻嘲。

苏苓蹙眉,“嗯,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苏宝生诚然没想到苏苓会毫不掩饰的说出她心里的想法,温和的脸颊上再次闪现出某种细微的变化,随即便摇头,“丫头,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如果因为你娘姓凤的话,就猜测她是凤家后人,那这天下姓凤的人多不胜数,岂不各个都是凤家的后人!

更何况,你娘的出身我比谁都清楚,甚至整个相府都对此了若指掌。这天下,谁都可能是凤家的后人,但你娘却绝对不可能的!”

苏宝生的语气十分肯定,且表情也随着他的话语渐渐变得不容质疑般的正色。苏苓双眸凝着苏宝生,企图在他的脸颊上看出任何的不同,但这回她却有些失望。不得不说,经历过风雨的人,若是想要将情绪收敛起来的话,的确是很难让人有所察觉的!

“爹,那不知我娘是什么身份?”苏苓站在苏宝生的身侧,定睛的目光胶着在他的脸颊上,现在她忽然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明明事情已经朝着明朗的事态发展,可偏偏一切又在关键时候剧烈的反转,甚至将她之前所有的猜测全部都打乱。

以至于,现在和苏宝生的谈话,让她再次感觉,明明即将拨开云雾,却在瞬息间又被更浓厚的乌云所遮掩。

而现在的情况,似乎想要拨开云雾见月明,反而是一种奢侈!

苏宝生微微叹息了一声,再次抬眸看向苏苓的时候,语气低沉,“你娘是什么身份,这件事原本我就告诫过府邸不准再提!但万万没想到,再次提及的竟然是丫头你!

你娘方才那般激动,估计就是因为你的话,而联想起了过往。你这丫头,何时变得如此不知轻重了!”

苏苓:“……”她连事情真相都不知道,现在话锋一转,就变成她不知轻重了,你说着躺枪躺的节奏是不是有点冤?!

“你也不想想,身为女子,最不愿意被提及的过往还能是什么?总之,丫头你记住,你娘她肯定不是凤家后人就对了!这件事,我希望你也不要再问了,不管外界如何传言,但是你要相信爹!而不要人云亦云,知道吗?”

苏宝生再次瞬了一眼苏苓,见她正用黑白分明的凤眸无辜的看着他,这一瞬间就忍不住别开了视线,眼眸也滑向了昏睡的凤茹筠脸颊上,一时间心里头五味陈杂!

“爹,我知道了,那要不你早点回去?今晚我在这里陪着娘!”苏苓此时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从苏宝生身上能问出什么结果的机会,她算是看明白了,凤家后人的事情,绝对是他和凤茹筠双双不愿意提及的!

如果对这件事连讨论都带着闪躲的情绪,说凤家后人和娘亲无关,她不信!绝对不信!

“不必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还有丫头,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不管怎么说你都已经是皇室的妃子,整日在相府和王府之间奔波总归会被人说闲话,你娘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你找个时间尽快回王府吧!不要因为你娘的关系,让你和尘王之间再发生任何嫌隙,府里有爹在,你娘不会有事的!”苏宝生认真的看着苏苓,虽然他的眼眸中依旧暗藏疼惜,但苏苓却忽然感觉,在他的眼里,自己分明没有娘亲重要!

相爷老爹有多疼爱娘亲,打从她第一天穿越而来,就看的清楚明白!但是如果两相权衡之下,她就是直觉认为苏宝生一定会保凤茹筠,对于她来说,反而有点放任自流的错觉!

苏苓干咳了一声,随即状似无意的看着苏宝生,又看了看软榻上的凤茹筠,低声在他耳边问道,“爹,你这么疼爱我娘,你会让我觉得我不是你亲生的呢!”

这一番话,在苏宝生整个人如遭雷击的怔忪之际,苏苓就含笑的走出了厢房!

一切,再次回到原点!

娘亲,老爹,在他们二人之间,目前为止是断然问不出任何结果了!

当苏苓旋身离开了厢房,并将房门关上之后,内室中短暂的静谧后,软榻上的凤茹筠,瞬间就睁开了眼眸。

只不过泪眼婆娑的看着还没回神的苏宝生,伸手撑着身子想要做起来,而她的动作也惊的苏宝生回神,两人四目相对,凤茹筠的眼泪也瞬间就流了下来。

“生哥,我该怎么办?”

凤茹筠白希的手掌捂着嘴,连日来的病重让她瘦弱不堪,手背上青色交加的血管都清晰的暴露在肌肤之下,压抑的哭声传入苏宝生的耳中,让他一阵心疼。

忍不住倾身上前,将凤茹筠轻轻的揽入怀里,只不过他的动作却处处透露着小心和谨慎,完全不似相处多年的夫妇一半熟稔。

“茹筠,你相信生哥,十八年前,我说过会护你周全,为了这句话,就算要我拼了性命,我也一定会信守承诺!别哭了!”苏宝生轻轻的拍着凤茹筠的脊背,眼睑低垂,掩盖了他所有的伤痛和心疼。

多少年了,他以为自己不再是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他以为凭借他现在的能力,绝对能保护他们母女的安康。可事到如今,他才发现,人心叵测,他终究是低估了女人的妒忌心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生哥,不要告诉苓儿,一定不要告诉她!我宁愿她一直活的这么快乐,千万不要让她背负起我曾经的不堪!生哥,一定不要!”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