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一:凰老三被鬼附身了?

苏苓带着决然的力度和冷硬,将赫连锦瑟骂的有些找不到东南西北!她一直都知道苏苓能言善辩,却没想到她竟然能如此歪曲事实!

她长这么大,从未被人如此奚落和嘲讽过!

苏苓,有朝一日,你必定会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侧,始终冷眼旁观苏苓和赫连锦瑟的凰胤尘,破天荒的没有开口,反而脸颊上的狂狷邪魅在不停的闪现而出!

方才,苏苓的那句冷面阎罗,沙场战将,取悦了他!虽然两人的关系不似从前那般僵硬,但他也从未想过,自己在苏苓心里,会得到这般评价,感觉还可以!

不够,若是此时腹黑又*的凰老三,知道苏苓这样说,完全是为了攻击赫连锦瑟而不得不说的话,估计又要一脸阴霾了!

赫连锦瑟此时已然忘了哭泣,一双眼眸带着水光怔怔的看着苏苓,而她袖管下的手也死死的攥紧,这一刻她忽然发觉,好像自己在三哥的心里,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么重要!

那怎么行!

收敛了内心的冲击,赫连锦瑟的眼眸依旧带着期许,看向了凰胤尘,不由得脱口而出:“三哥……王爷,对不起,是锦瑟不懂事,罔顾了礼法!锦瑟以为,三哥不会介怀这样的称呼,毕竟当初兰兰也是这样叫你的!如果惹了三哥和王妃不高兴,锦瑟知错了!

王妃,你教训的是,这样的错误,以后我不会再犯了!

尘王,尘王妃,锦瑟先行回宫了,给你们惹了麻烦,是锦瑟的错!”

赫连锦瑟说完一番憋着眼泪的话,就转身嘤嘤嘤的跑出了正厅。而门外静候的素问,也在追着她的身影时,回眸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苓!

不过,这时候苏苓心里不禁对赫连锦瑟刮目相看了几分,没想到在她这番言语的轰炸下,还能保持着理智,甚至还搬出了谷兰!

她不傻,赫连锦瑟口中的兰兰,必然就是谷兰!

这厮,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这样也好,接二连三的陷害,她已经疲于应付,若是以后她能破釜沉舟的做些什么,说不定她还能一举消灭她!

来日方长,着什么急!

正厅内,沉默的气氛中有些压抑,不用想也知道是从凰胤尘这冰块身上传出来的,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听见,“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对锦瑟动手,没想过后果麽?”

“有什么后果?府邸都是你的人,如果你还没精虫上脑,就应该知道,她做了什么,而我又做了什么!”苏苓侧目看着凰胤尘深邃锐利的眸子,邪肆的挑起一侧的柳眉,她发现自从他们俩在断崖山有过那次冲突之后,这厮的态度好像的确变了!

若是平时的话,赫连锦瑟哭成那个熊样,他还不得拆了自己?反倒是方才,他竟然一句话没说!而且,就算赫连锦瑟提到了谷兰的时候,他也不过是气息微变,面色并无异样!

古怪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厮难不成被鬼附身了?

“你的腿怎样了?”

本来苏苓还打算和凰胤尘好好掰扯掰扯这件事,结果这厮话锋一转,就这样问到了她的身上。

别这样好嘛?她真的不习惯!

“让您老失望了,还没瘸!不过,你那赫连妹妹都哭着跑出去了,你不打算追吗?那以后可是你的妃子,别因为我,弄僵了你们的关系,那我多不好意思啊!先告辞了啊,王府这空气不太好啊!”

苏苓此时对凰胤尘的鄙视,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对待赫连锦瑟的态度,与之前天差地别!单单这一点,她就有理由怀疑这其中有蹊跷!

反正现在赫连锦瑟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她也懒得理会!昨晚上她从相府跑出来,到现在还没回去,估计娘亲又要担心了!

最近真是诸事糟心,娘亲重病,赵春萍据闻也病倒了,还有手中这个玉佩的来历,以及出现在断崖山的莫名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细数下来,苏苓感觉自己最近遭遇的事儿,都能写一本穿越狗血剧了!

还是回相府吧,虽然她对凰胤尘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这绝壁不能成为她与他和睦相处的借口!该离婚还得离婚,她也是个女人,心里同样希望能够找到对自己一心一意的良人,但是那人也肯定不是凰胤尘!

他心里有人,她不愿去做个替代者。同样也不想自己成为他转移情感的工具!

更何况,他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实在太多,他身为王爷的身份,注定这一生不会只有一个女子相伴,和众多女人共侍一夫,这事她做不来!

如果可以的话,找个自己喜欢的,同时也疼惜她的,其实就足够了!

这样的想法,是苏苓来到古代后,第一次在心里的暗忖。她其实也会有累的时候,她的精力也并非是无限的,如果有个男人愿意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护着她,为她争风挡雨,任她撒欢卖萌,这样的日子就很好了!

至于皇宫内外,她不想搀和。自古和宫权接轨的人和事,哪有几个好下场的!

*

苏苓回到相府后,才知道原来凰胤尘早就派了人通知苏宝生以及凤茹筠她在王府的事情。这厮做事到还算周全,而她也没有浪费多少唇舌,便安心的回到了凤霜苑!

彼时,凤茹筠正披着中衣,坐在厢房的窗口边,望着朦胧的月色,眼眸中闪着湿润的光泽。

“娘,想什么呢?”

苏苓梳洗过后,满头秀发都披在身后,走到凤茹筠的身后,为她整理了一下肩膀上的衣衫,见她眸光中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不由得凑近她,问道:“你哭了?”

凤茹筠有些羞赧的擦了擦眼角,随后拉着苏苓的手,透过窗棂看了看站在门口正打瞌睡的碧娆,轻轻叹息一声,拉着她便往内室走去!

她这样的举动,让苏苓心里也微微惊讶和激动,难不成娘亲终于打算告诉她所有事情的真相了?

内室卧房,凤茹筠极为小心的将房门紧闭,同时拉着苏苓的手也越来越用力,直到娘俩一同坐在软榻上时,凤茹筠的嗓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苓儿,你告诉娘,石竹是怎么死的?”

苏苓微惊,蹙眉摇头:“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我在听说你病重之后,赶回来的时候,石竹已经死了!难道娘你也不知道吗?”

凤茹筠闻言摇头,眼角又闪现了泪花,低眸看着苏苓的手心,摩挲着说道:“石竹跟了娘大半辈子,若不是有她,娘也不会遇见你爹了!现在娘竟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看见,这……”

“娘,那你可还记得,当初你最后见到石竹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其实不光是凤茹筠心里难受,包括苏苓在难受的同时,也一样有些疑惑。

她和石竹相处的日子虽然不长,但也知道她绝对是个可以相信的人,同样那晚她去荷花池边检查的时候,也感觉石竹定然不仅仅是跌入荷花池溺毙这么简单!

而且,她当时被陈列的两天的尸体,也足够说明一切问题。

只不过,现在死无对证,就连她的尸体也都被焚烧殆尽,若是再想要找到蛛丝马迹,怕是难上加难了!

一旁的凤茹筠,在听到苏苓的询问后,不由得开始蹙眉仔细的回想,病愈后的苍白让她看起来相当娇嫩又羸弱,说起来凤茹筠的年纪也不过才三十出头,但她的身子倒真的是过于瘦弱了!

“娘只记得,当然即将睡下的时候,石竹从耳房进来过,也没说什么,后来我就听见她开门出去的声音,至于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再次醒过来,就是昨天!”苏苓听着凤茹筠的话,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眸子,这么说来娘和石竹应该都是两天前的晚上出的事,而她却是在隔天才收到的消息。

此情此景,苏苓心底不由得有些庆幸,虽然她在外面耽误了一些时间,但好在回来的不算太晚,如果娘亲因此而出了什么事的话,她也许会就此自责一辈子!

但是同时,这件事也说明,相府是决然不安全的!

这一刻,即便苏苓心里有千般不愿,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或许尘王府相比而言,要比这里保险的多!

“娘,你觉得大娘她为人如何?”苏苓心里想着凤茹筠安全的事,随即也不由分说的看着她,询问了一句。

在她心里,打从上次凤霜苑竹林起火的事情开始,她就有理由怀里赵春萍了!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大夫人?”凤茹筠明显诧异了一瞬,见苏苓正色的点头,才继续说道:“你大娘为人很好的!身为相府的大夫人,她对为娘也很照顾,这么多年咱娘俩在相府里,也多亏了她的照拂!你大娘身为当家主母,也的确没有辱没她的身份,你为何突然提起她?”

苏苓一听凤茹筠这样说,便知道她心里对赵春萍的信任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如果现在说出赵春萍做的那些事,恐怕她也不会相信!

这件事,或许还是由她来暗中调查比较好,毕竟在最一开始的时候,连她也认为赵春萍是个良善之人,但是现在恐怕未必!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娘,你身在相府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这次突然病重,大夫说是因为你中了夹竹桃的毒,你可曾见过碰触过夹竹桃?”苏苓压低了嗓音在凤茹筠的耳边询问着,如果她真的碰过夹竹桃,那么顺着这根线必定能够抽丝剥茧找到些许的证据!

“夹竹桃?那不是花蕊和花径上都有剧毒的吗?我从未见过也为碰过,怎么可能中了这种毒?”凤茹筠相当意外的看着苏苓,而且她显然也没想到自己昏迷是因为中毒引起。

一时间,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看着苏苓的眼眸也开始闪躲不迭。而她这种坐立难安的表现,苏苓则全部收入眼底!

她觉得,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说,怕是再遇到问题的话,必定后患无穷。所以苏苓也没有任何试探,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娘,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苓儿?你……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你别多想,我猜也许石竹的事情的确是个意外,而且娘身在相府这么多年,不也一直都安然无恙。说不定,是娘自己不小心,不认得夹竹桃,所以才会中了毒,你别担心了!”凤茹筠明显敷衍的态度,让苏苓心里更觉得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苏苓镇定专注的看着凤茹筠的眼神,而凤茹筠却始终闪烁其词,且目光一直飘忽不定。娘俩沉默了片刻后,苏苓蓦然说道:“娘,有些事情你就算想隐瞒也来不及了!如今,天下四国都已经知道了凤家宝藏的事,就连其他三国这次都也以贺喜的名义来齐楚国暗中打探,我虽然不知这凤家宝藏的全部,但如今外界已经有传言,我便是那凤家的后人,而且我和宝藏有些不可分割的联系,你难道还不打算将你知道的说出来吗?”

“苓儿,你……你说什么?”

凤茹筠的脸颊瞬间苍白无血色,甚至连唇角都开始微微颤抖,拉着苏苓的手也失了力道,口中又不停的呢喃着,“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凤家的后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卧房内,沉默的气氛中,只听得见凤茹筠摇头低声的呢喃,而苏苓也在此刻,有些疑惑,又微微有些坦然,凤茹筠呢喃的话,似是否认了她是凤家后人的事,但她这般失了冷静的表现,到底是因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