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一零:被苓子大骂的赫连小郡主

苏苓和夏筱雪两人如唱双簧一般,不消多时孙容儿就有些扛不住了。简单的和苏苓歉意告别后,便直接离开了茶楼。

当孙容儿方走出茶楼的一瞬间,夏筱雪手中的茶杯一下就被她生生捏碎。茶杯碎裂的瞬间,她的指尖也被割破了几个口子,鲜血蜂拥冒出!

苏苓见此,蹙眉睇着她幽冷的俏脸,拿起袖管内的纱巾,抓住她的手,边擦拭边说道:“你跟她生什么气,明知道她不过是逞口舌之能!若是太子真的心仪她的话,你认为她在尚书府里的日子还能过得这么清贫?闹呢!”

有些心疼而看着筱雪紧绷的侧脸,苏苓心中喟然一叹。情爱这东西,真是最扯犊子的事情!

她第一次见到筱雪的时候,就喜欢她爽朗不做作的性格,哪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她的情绪受到外界和凰胤璃的干扰,变得起伏不迭。

苏苓此时就感觉,若是他俩继续这样互相折磨的话,只怕最后……

她也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凰胤璃的时候,总感觉他似乎在刻意回避筱雪,是她的错觉,还是凰胤璃心里有别的想法?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别扭!

“我没事,你回府吧,我要回宫一趟,今晨上午的时候,我收到了母皇的信笺,她要我在三日内必须准备回程,我能陪你的日子也不多了!”夏筱雪沉沉叹息一声,随即望着苏苓,眼眸中立时显现出不舍。

一想起回到南夏国后,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她,夏筱雪的心里就有无限的惆怅。如果她不是太女,该有多好!

“你干嘛那副表情,又不是生离死别的!说不定等我在齐楚呆腻了以后,也去你们南夏国开开眼!”苏苓玩笑的一句话,却在很快的时间内,就一语成谶,她也没想过,当她奔赴到南夏国的时候,差点和筱雪阴阳两隔!

夏筱雪斜睨着苏苓,剜了她一眼,随即两人相携离开了茶楼。而茶桌上所摆放的糕点,也全部都未曾食用过!

店小二嘟嘟囔囔的看着那些糕点,见客人已经走了,不由得拿起一块,偷偷放在了嘴里。紧接着端着糕点就往后堂走去,心里一阵的不舍。

这些客人还真是浪费,吃不了就只能扔了!掌柜的也不让他们动用客官的食物,店小二再次感叹了一声,有钱人就是任性!

而就在苏苓回到王府,夏筱雪也面带疲惫的独自回到皇宫后,却不知这茶楼内的店小二,已经中毒身亡!

*

王府大门上,尘王府三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目的清辉。而苏苓站在门口,心里一阵抽搐,她脑残了,怎么又不知不觉的走回到王府了!

门口的临风和墨影,见到苏苓的时候,似乎一瞬间就如释重负般,临风上前一步,悄然在苏苓耳边说道:“王妃,你快进去看看吧,王府出大事了!”

苏苓诧异:“出啥事了?”

临风暗自咽了一下口水,眼神闪烁了几下,说道:“内个……就是赫连郡主的事!”

“哦,她还没死呢!”

苏苓说完,就兀自的往府内走去,临风在其身后汗颜的看着她的背影,王妃威武!

墨影见临风一副崇拜的模样,不禁蹙眉看着他,“王妃平时都这么说话的?”

临风闻言,扬起下巴,“咱家王妃,你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你不觉得王妃看起来比赫连郡主顺眼多了吗?”

墨影:“……”顺不顺眼跟你有毛的关系?

沿着王府门内的一条僻静小路缓缓踱步,前方就是府邸的正厅,苏苓还没走进去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哭泣声,“三哥,这次你一定要为我做主!这件事肯定跟王妃有关系,我来王府的事,本来就没几个人知道,肯定是她让人这样做的!还有你府邸门外的那几个侍卫,你也要惩罚他们。明明事态那么严重,可是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欺负,都没有任何举动,三哥,王府这些人都不能留了!呜呜呜……”

“赫连锦瑟,你是不是疯病又犯了!”

苏苓敛着柳眉轻缓踱步而入,清脆的嗓音悦耳又刺耳,自然悦的是某人的耳,刺的肯定是某渣的耳!

赫连锦瑟一听到苏苓的声音,眼底无法抑制的就闪现出疯狂的嫉恨之色。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身,对着门口走进的苏苓,哭的更凶了:“王妃,我自知你不喜欢我,可是你为什么要让人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名节对于女子来说有多重要吗?呜呜呜……”

尼玛,呜呜呜个毛啊!你当你是乌鸦啊!

“名节?赫连小郡主,你在跟我说名节?”苏苓挂着轻蔑的笑,看着赫连锦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同时也发现她脑袋上的纱布,似乎更厚重了些。

而且,那之前还红润的脸蛋上,此时还青一块紫一块,嗯,看着挺舒心的!

苏苓,腹黑的主!

“王妃,你也是身为女子,我知道三哥对我好,你羡慕又嫉妒,可是你这样对我,难道你不会良心不安吗?你就算不喜欢我,你大可以明说,为什么要让百姓这样讽刺嘲笑我,这里是王府,你这样做让三哥以后有何颜面去面对天下人?呜呜呜……”

赫连锦瑟那苦口婆心的语气,让苏苓脸上笑的更像是开了花一样。她哭的越凶,她越高兴啊!

苏苓纤细柔软的姿态仪态万千的走到凰胤尘身侧,斜睨了他刚毅的俊彦后,径自落座在他的身侧,随后猝然说道:“玉树!”

“王妃,属下在!”

玉树毫无意外的出现,让凰胤尘的眸光一闪,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暗卫对苏苓言听计从了?这说正事呢!

玉树恭谨的站在苏苓身前,对于凰胤尘的目光只能硬扛着承受中。而一侧还哭哭啼啼的赫连锦瑟,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现在的使命,就是一心为王妃服务!以防止他将自己喜欢临风的谣言,给传播的漫天都是!

“来杯茶,口渴!”苏苓满意的看着玉树,菱唇的笑意也愈发加深了几许。

玉树颔首弓腰后,眨眼间就闪出了房间。而这回苏苓才慢慢将视线移动到赫连锦瑟的脸上,手肘撑在椅子扶手上顺便还拖着脸蛋的下颚,问道:“赫连小郡主,你刚才跟我说名节是不是?你别逗我了行不行?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大半夜的跑到王府宿夜,就你这举动,你提什么名节?

还有,什么叫我给你三哥丢脸?据我所知,你们赫连部落只有一个大王子和二王子,哪来的三哥!再说了,你所谓的三哥要不要脸丢不丢脸,跟你有毛的关系?你这爪子那么长?怎么啥事都想搀和呢?你污蔑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不能不要说我羡慕嫉妒你?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羡慕嫉妒的?

百姓嘲讽奚落你,你倒是怪到我的头上了,那百姓要是起兵造反,你是不是得说我祸国殃民!你特么在逗我吗?”

凰胤尘脸色愠怒,赫连锦瑟则呈现出一脸的痴呆状!

苏苓对于赫连锦瑟依然不是简单的讨厌可以形容了,她早就说过,若是赫连锦瑟再惹她,她真的会动手的!

这厮长得人模狗样,咋不动看人脸色呢!

如果不是她在府邸中传播她勾引凰胤尘的谣言,她会主动去陷害她麽?她的时间很宝贵,好嘛!

“三哥,你看……”

赫连锦瑟眼底阴冷又恶毒的光芒一闪而逝,还挂着泪水的眼睑低垂,随即看着凰胤尘,有些委屈的抱怨着。

但苏苓哪能让她再次得逞!

她既然想嫁给凰胤尘,她偏不让!找她麻烦之后,还在这装弱者,哪有那么多的便宜事都让她给占尽了!

苏苓当即一拍桌案,直接将玉树刚刚呈上来的茶杯给震的跳动了一下,眼眸中厉光乍然迸出,道:“三什么三!你跟谁这三哥三哥的呢!他,齐楚国的尘王,冷面阎罗,沙场战将,你一口一个三哥来三哥去的,你啥时候变成齐楚国的公主了?就算是公主,看见他也得称呼一句皇兄,你少跟这攀亲戚!

赫连小郡主,我今儿再告诉你一次,王府不是你家,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我身为王府的王妃,整个后院都归我管,你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就擅自进入王府后院,你视齐楚国的礼法为何物?就你这样的举动,百姓没把你拉出去沉塘,都算慈善的!你还敢在这叫屈?就算你去禀告给皇后,这件事你也是没理在先!

你给本王妃记住了,王府后院当家的是我!你在王府中做的那些事,得了便宜还想卖乖,那也得等你当上王妃之后再说!”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