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九:夏筱雪的口蜜腹剑

茶楼内,乃是平日不少百姓闲谈是非之地,若说是管家小姐,怕是很少有人会到这风月茶楼小坐。

毕竟,这里的确朴素的有些寒碜,更何况其实以孙容儿的身份,完全可以到更好的酒楼就坐。

可惜,也正是因为她的身份,才会囊中羞涩,以至于在这种地方小坐已然是一种奢侈,而造成她如此没有面子的人,也恰是尚书府内的孙琴儿,她的大姐!

既然她要报复她,势必要给自己找一个能够和她相抗衡,哪怕最次也是要能势均力敌之人,而苏苓便是她第一个想要拉拢的对象。

只不过,在此刻孙容儿却想不到,她对待夏筱雪的态度,直接让苏苓也给她判了死刑!

简陋略显清贫的茶楼内,连座椅上都刻满了岁月的痕迹。而她身边的婢女,也在三人落座后,就走到一旁对着店小二吩咐着什么!

苏苓和夏筱雪坐在孙容儿的对面,短暂的沉默之中,夏筱雪始终在暗暗观察着孙容儿。她忽然发觉,这孙容儿看起来还有点可怜,一个大家闺女,怎么连衣袖上的纹路都快磨平,而且仔细看她头上的发誓和佩戴的首饰,最多也不过是软银,竟连一个像样的饰品都没有。这孙庆远舅舅,未免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王妃,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我擅自做主让婢女点了些特色糕点,快尝尝吧!”其实孙容儿的一片心意也可以说是好的,只不过她是带着目的罢了。

苏苓心中也明白,在这个权力至上的地方,谁做事只怕都会有些目的性充斥在其中,看着说上被婢女端上来的特色糕点,虽然做工不算精致,但是看起来也色香味具,她本也不是挑剔的人,只不过孙容儿之前命人在街头散布她和太子谣言的事情,让她和筱雪对她有些异样的看法。

其实那件事几乎不用思考也能知道必然是她在背后搞的鬼,特别是苏苓还恰巧知道她和孙琴儿的关系,怕是并不融洽。这样一来,身为大姐的孙琴儿若是攀上了尘王,那她孙容儿有机会攀上太子的话,一定是心里想着将孙琴儿踩在脚下。

这些想法,几乎是在苏苓见到孙容儿的一霎那,就全然了解!只不过,她可不愿意做被人随便利用的傻子!

更何况,孙容儿在她这是肯定得不到好处的,有筱雪在,她的梦想怕是还没幻想就已经幻灭了!

苏苓随意拿起一块糕点,看了看之后就抬眸睇着孙容儿,“孙二小姐客气了,今天这一餐让你破费了!”

看着奶白色的红豆糕,苏苓想也没想就要往嘴边送去,而她身边落座的筱雪,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出手挡了她的手腕一下,见此孙容儿精心修剪的柳眉也频频微蹙。

“你还没洗手,那么馋!”

苏苓:“……”

这叫什么事?她有一种自己变成了筱雪怒气中的炮灰!

求放过!

苏苓干咳了一声,将手中的红豆糕又不舍的放回了盘中,看着夏筱雪明显示意的神色,心里无比怨念,最终只能边起身边说道:“内什么,我去去就来,你们先聊!”

苏苓起身之际,回眸看着一眼筱雪,眼神中也透露出一种含义:难不成你洗手了?

而夏筱雪面对苏苓的挤眉弄眼,毫无意外的瞥了她一瞬,挑起一侧的英气的黛眉,眼中传递着深意:你有意见!

苏苓低头,垂目,无语凝噎!

这都是要干啥,她躺的这么远,还能中了她的箭,冤不冤?

转身离开了座椅后,苏苓便悄然躲在了茶楼边侧的回廊下,她自然明白筱雪是有意支开她,只不过就不知道她会不会冲动之下,把孙容儿给整灭火了!那不就没意思了麽!

孙容儿见苏苓离开,脸色也几不可察的一变,看向夏筱雪的神色更是开始有几分轻慢,端着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后,就说道:“看起来太女的身份果然高贵无双,在齐楚内还能对尘王妃颐指气使,容儿能跟太女同桌而坐,真是荣幸!”

远处的苏苓扶额望天,孙容儿该说你傻还是说你傻?一句话有大半句都在讽刺筱雪,你当她吃素的啊!

果然,夏筱雪的神色未变,以两指捏起桌上的糕点,放在眼前看了一瞬,随后嘴角也挂着轻蔑的笑,“孙二小姐知道是荣幸就好!不管本太女的身份如何,但你总要知道,这种地方,若是放在平时,苓子是肯定不会来的!这白玉红豆糕手工粗糙,红豆又这么小,就算是作为点缀之物,未免也太拿不上台面了!有些时候,人就像这红豆一样,总想着当主角,可惜啊白玉红豆糕吃的就是白玉糕的松软和甜香,红豆再美也不过是调味的罢了!”

苏苓听着夏筱雪的一席话,暗暗的在偷听之际,忍不住给她点赞!

原来这厮也是个口蜜腹剑的主,瞧瞧孙容儿的脸都白了,还没开战就已经落败,丢人不!

她自认为筱雪的身份无足轻重,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鼠目寸光!她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见筱雪和太子在一起后,这孙容儿会不会哭瞎?!

孙容儿放在桌下的手指不由得紧紧收拢,她虽大病初愈,但是头脑也算灵敏,又如何听不出夏筱雪这番话是在指桑骂槐的讽刺她。

一个别国的太女,在齐楚国如此耀武扬威,未免也太不知所谓了!更何况,说起来她们还算是表亲,但是之前她在府中听孙琴儿谈起过她,似乎孙琴儿和她的关系还不错,单单是这一点,她就不会和她有好相与的!

现下,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和苏苓打好关系,至少在她看来,苏苓是她攀附权贵的一条最捷径的办法!

“太女这番话,我到时不以为然。任何美好的事物,若是没有点缀的话,也无法彰显其魅力!这……也就好比太女和王妃之间的关系,你认为呢?”

夏筱雪听着孙容儿的话,英气飒爽的脸颊上笑意渐浓,看来她小看了孙容儿的野心,也低估了她对苏苓的刻意讨好!

拿她俩的关系说事?是不是不知道她俩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

苏苓站在躲在回廊一侧的柱子后面,眼看着夏筱雪和孙容儿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正想着要不要出面时,却又忽地听见了筱雪的话,让她也为之一愣。

“本太女和王妃的关系,自然不需孙二小姐惦记,不过前段时间听说孙二小姐大病一场,现在看来面色红润,应该是痊愈的差不多了!那不知孙二小姐和太子的喜事,打算什么时候操办呢!”

筱雪带着几分嫌恶的将手中的白玉红豆糕直接丢在了桌上面,甚至还拿起一侧的纱巾轻轻的擦拭着手指。

她天生富贵,国之娇女。哪怕一举一动都带着蔑视和傲慢的态度,但是依然不损她的怡然矜贵的气质,皇家风范一览无遗!

孙容儿本还心里对夏筱雪有些不忿,此时一听她主动提及此时,顿时来了精神,从袖口中拿出一条粉色的丝巾,擦了擦唇角的茶渍,眸子中也不乏得意的浅笑,“太女真是说笑了,容儿和太子之间,虽然已经人尽皆知,但这件事又哪由容儿开口,毕竟太子最近诸事繁杂,或许等送走了太女和其他来使后,再举行婚宴也不迟!”

孙容儿这声音不大不小,但是也足以让不远处隔桌之人听到她的话,一时间整个茶楼内的人都看着孙容儿,神色各异,总之承受了如此多注目的目光,孙容儿倒显得有些过分的开怀,连嘴角都忍不住开始上扬!

苏苓此时已经看得揪心又无奈,筱雪这是给自己添堵呢,但是孙容儿这就是给自己找死呢!

她难道没发现筱雪的脸蛋上已经幽冷森寒一片,她要是再说两句,估计筱雪直接掏刀子抹了她的脖子!

不能看了,这一会真闹出人命的话,她有理也说不清啊!

再也由不得苏苓多想,筱雪的脸色和她身上渐渐散发的气势已经说明了她的怒气,当苏苓挂着一脸和煦的笑,娉婷落座在筱雪的身侧后,暗暗的在桌下拉住了她的手,与此同时看便看着孙容儿说道:“我这一回来,就听见孙二小姐要好事临近了?说起来还真是值得恭喜,不过这件事我倒是没听尘王说起过,等回府后我可要好好问问他,这么天大的喜事他竟都不告诉我!”

苏苓话落,孙容儿的脸色一窒,眼眸中惊慌顿现!

***************************************************

这是一更,稍候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