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八:你自己作死,我可不拉着你

“尘王妃,你在害怕?”

楼湛的眸光内闪烁着暗暗的精芒,睇着苏苓的娇嫩如花的脸蛋似是带着轻嘲询问了一句。

而苏苓还没起身的动作,因此也微微一窒,流转着光阑色彩的凤眸,看向楼湛噙着打量着的眸子,笑道:“难不成七皇子是什么洪水猛兽,我为何要怕你?”

“既然不怕,你便久留一会也无妨,相信尘王也不会如此吝啬的才对!”

苏苓听着楼湛明显有些试探和戏谑的语气,虽然很想跟他一较高低,但毕竟这人的心思太深沉,就连她一时半刻也无法猜透,如果真的和他在这里呆上片刻,还指不定后面他又会说些什么!

再说了,她呆的时间长短,跟凰胤尘有毛的关系!

“七皇子,你我都是明白人,你要是有事找我的话,但说无妨。但你若只是为了让我看一看这里的美景,那么我也看到了,至于其他的,相信咱们还没熟悉到可以把酒畅谈的地步,你认为和!”

苏苓不骄不躁的嗓音清脆悦耳的低喃,而楼湛见她这般表现,心下也不禁微微怔愣了片刻。看来,传言中的尘王妃,也不尽其然!

楼湛还略显苍白的脸颊染上了几许笑意,凝着苏苓不以为然的态度,骤然问道:“听闻尘王妃和尘王之间的关系,似是并不如表现的那般融洽,不知此事可否为真?”

“哟?难不成七皇子大费周章的找我过来,就是想问问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这不合常理吧,再说了,两口子关门过日子,不管关系如何,也由不得外人说三道四,七皇子,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

对于楼湛忽然间提及她和凰胤尘的关系,苏苓心里是有些抵触的。并非是因为自己和凰老三之间的不和谐,而是这楼湛的出发点,貌似并不应该关注在他们二人的关系上!

而且,别说她和凰胤尘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样,但楼湛这样不明不白的询问,想从她口中听到些风言碎语?找错人了吧?

一致对外的观念,她苏苓还是懂的!更何况,还是面对楼湛这只仿佛在蛰伏中的老虎!这一点,她从筱雪的口中就能得知!

这厮明明是个不受chong的皇子,最后却能一反常态的出现在齐楚的贺喜宴会上,不引起众人的怀疑那是不可能的!

楼湛对于苏苓的回答,没有半点意外,反而只是挑起了一侧的眉宇,轻笑说道:“尘王妃何必紧张。话虽如此,但在下也不过是好奇的问问!毕竟听闻尘王心里一直有其他女子,在下也只是为尘王妃抱不平,毕竟凭你的外貌以及聪慧,想要找到更好的,简直易如反掌!”

苏苓短暂的沉默,但对于楼湛的蔑视却越来越严重。她怎么感觉他这话,有点挖墙脚的嫌疑?

这如果被外人听去,还不得拿白菜砸她啊?不妙啊,楼湛的心思果然深如海!

“怎么?莫不是被在下说中了,其实……”

“七皇子,俗话说夫妻之间,最令人心动的就是吵架的小情趣!虽然我不知你从何处听闻我和王爷之间关系不和的传闻,但是毕竟只是道听途说,还是不要信以为真了吧!今天我也出来够久的了,这会我就不多陪了,咱俩孤男寡女,要是被我家王爷发现的话,怕是要引起不必要麻烦了!”

苏苓打断了楼湛的话,说话的同时也直接起身,这次她是不打算给楼湛任何阻止她离开的理由了,这个楼湛说话都拐弯抹角,而且很明显的,他处处都在试探她。

别闹了好嘛?当她傻子呢!

苏苓转身就要往阁楼的台阶走去,而楼湛见此也并未阻止,反而缓慢起身,就在苏苓走下台阶的一瞬间,他蓦地说道:“尘王妃看起来并不在意尘王心里有人这件事,但难道你就不好奇,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女子,到底是谁吗?”

“不劳七皇子惦念,谁心里还能没个人呢!告辞!”苏苓头不回眼不抬的往台阶下走去,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苏苓快步下楼的举动,也让她膝盖上的伤口微微刺痛着,尼玛,今天出师不利!

腿,你可不能残啊!我还需要你呢!

拉开门扉后,苏苓头也不回的就往二层的凭栏回廊走去,而阁楼之上,清风拂过楼湛的脸颊,在他流转的眸光中,一阵危险的暗芒闪现。

“主子,看来她和尘王之间的关系,也并非是传言那般!”站在楼下的护卫,此时走到了楼湛的身边,看着他不由得低声说了一句。

楼湛闻言,唇角一侧,眼眸闪现厉光,就望着身边的属下,冷笑一声,才开腔:“究竟是与不是,很快就知道了!你给那人通个信,找个时间本皇子要和他见上一面!”

“是!”

*

走出城东酒楼的一瞬间,苏苓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这叫什么事?她以为楼湛邀请她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没想到他的关注点完全在自己和凰胤尘的身上。

但是让她感觉到奇怪的是,他今天说的这些话,有一大部分都是废话!他如此大费周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还是说,他这一次只是试探,真正的目的还犹未可知!

糟心,这都什么事,这都什么人!

“苓子,你吓死我了,怎么才出来啊!”不远处,苏苓的身影方从酒楼内外现身,筱雪就匆忙的跑了过来。

看她的样子,明显还惊魂未定似的!

苏苓上前挽住夏筱雪的臂弯,身子也微微的靠在她的身侧,轻轻叹息一声后,才说道:“这个楼湛,估计把大家都给骗了!先回去再说吧!”

“你没事吧?”夏筱雪分明看出了苏苓眉宇间的疲惫,心里也开始大胆的揣测了起来。陪着苏苓在街上一步步往回走,忍不住低声问道:“他提及宝藏的事情了吗?”

苏苓摇头:“就是因为没有说这件事,我才觉得奇怪!他全程什么都没说,只问了我和凰胤尘的关系是不是不和谐。这事是他该关心的吗?你说多有意思!”

“他就问了这些?”

“对啊!”

夏筱雪闻言顿时站在了原地,眼眸看着苏苓也开始闪烁不迭,暗自想了想,在苏苓也定睛看着她的眼神中,不由得轻声说道:“苓子,你要小心了,这个楼湛绝对不简单!她会提及到你和表兄的关系,我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而且……而且……他有没有对你说其他的?”

“说了,他提到了谷兰!”

苏苓如何能看不出夏筱雪的为难和挣扎,就在她这样的表现里,苏苓就直觉这件事有问题。楼湛,摆明了不像是会做这种无用功之人!

“那就对了!当年的谷兰,来自楼越国!”

苏苓:“……”要不要这么巧?

“行了,反正我都出来了,如果他真的有别的心思的话,一定还会有所动作,静待时机吧!”苏苓缓缓的踱步前行,这回真是心累身也累了!

凰胤尘,你丫看看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麻烦!

“王妃?”就在苏苓和夏筱雪刚刚再次行路时,两人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不用说,苏苓也知道是叫她。

毕竟整个齐楚,现在就只有她一位王妃,而且身后之人的声音,她也认得!

也恰好就是她的出现,身边筱雪的脸色也瞬间变幻莫测。

苏苓拉着有些别扭和抵触的筱雪转身,看到孙容儿的时候,礼貌的回以一笑,“孙二小姐!”

“王妃,真的是你?”孙容儿见到苏苓和夏筱雪回身,明显的脸色一喜,上前十分熟稔的态度就要拉起苏苓的手,而她目不斜视的眼眸,似是压根就没看到夏筱雪一般。

苏苓面对孙容儿的过分热情,毫无意外的就将手轻轻侧了一下,躲开了她刻意讨好的举动。而后带着从容的淡笑,说道:“没想到又这么巧,京师这么大,竟然在街头上遇见孙二小姐两次,真是幸会!”

在苏苓说出这些话之后,也明显能够感觉到夏筱雪的不自在,毕竟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就算这个孙容儿也许并不一定能够成为太子凰胤璃后宫之一的女子,但是之前的街头传言,仍旧让夏筱雪对她相当抵触!

孙容儿似是听不出苏苓话中暗藏的淡淡嘲讽,粉色百褶罗裙给她的脸颊衬托出几许的生气,也不似之前见到那般柔弱不堪。

而虽然苏苓避开了她的碰触,但这也并未让她因此而退缩,反而加深了笑意,看着苏苓同时也瞬了一眼夏筱雪,开口道:“王妃说的是,看来咱们的确有缘。上次遇到没能和你畅谈,不知道这次可否有机会?这附近有一家茶楼的糕点很美味,今日我正好想去尝尝,王妃可有兴趣一起?”

“可以!”

“没兴趣!”

两到声音同时响起,苏苓暗暗在心里为孙容儿默哀了一遍。看样子筱雪对孙容儿有些极大的敌意,那句没兴趣就是她说的。

但是还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倒是觉得,今天在街头偶遇孙容儿,绝非是巧合那么简单。

既然有人刻意想要和她攀上关系,那总要去一探究竟!

而孙容儿在听到夏筱雪那句没兴趣的时候,也微微一愣,随即便不冷不热的说道:“容儿本想着和王妃简单叙叙旧罢了,若是太女有事的话,容儿也不便勉强!”

完了!孙容儿这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呢?她该不会是认为,她是凰胤尘的王妃,所以和她攀上关系,就能离凰胤璃更近一些?

而筱雪身为他国的太女,自然无用处?啧啧,简直是目光短浅啊!

苏苓这会几乎已经能够将孙容儿的心思揣摩的差不多,她之所以在今日和自己在街头相遇,只怕就是想通过她,来找到攀附皇室的机会!

而且,凰烟儿和孙琴儿的关系很好,她能够攀近的人,眼下好像也只有她是最合适的!

既然这样,她这么善良,当然要满足她的小小私心!

“孙二小姐见谅哈,太女最近为了国家大事忧虑重重,既然今日我们好不容易出来,又这么凑巧的碰见了孙二小姐,那就一起坐下来闲聊也不错!筱雪,你说是吧?”苏苓说着,就轻轻捏了捏筱雪的手臂,眼眸中也带着精光,看着筱雪会意着。

见此,夏筱雪也不便多说,只能暗自点点头,但是对于孙容儿,她始终都没摆出过好脸色!

跟她抢夺太子的人,都是她的仇人!

而被两个女子夹在中间的苏苓,不禁扶额叹息,怎么连筱雪这么聪明的女人遇到感情的事都变得盲目起来?

与其暗中去调查孙容儿和太子凰胤璃的关系,不如由她自己亲口阐述,岂不是能够知道的更快!

是以,当苏苓和夏筱雪以及孙容儿和她的婢女,一行四人走向另一条街的茶楼时,拐角处的暗藏的玉树,摸了摸下巴,又自顾自的点点头,嘀咕道:“王妃果然有魅力!”

他刚才好像分明看见,那位孙二小姐,在这条街上已经来回走了不下三遍,敢情是在等王妃呢?这件事看来要尽快禀告给三爷了!

当苏苓等人随着孙容儿一起来到了一间不算奢华还略显朴素的茶寮时,夏筱雪这执拗的脾气一上来,站在茶楼下面就忍不住开腔:“孙二小姐所说的茶楼,就是这里?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

孙容儿闻言面色一窒,似是还带着点难堪!她身为尚书府的二小姐,理应出门八抬大轿,但是这一切还不是因为孙琴儿抢了她的光芒,才会让她变得如今日般寒碜!

心里微微不忿着,但是孙容儿也不得不佯装镇定的说道:“让太女见笑了,毕竟这里只是平常人家闲谈静坐的地方,怕是不能和南夏国的皇宫相比!”

苏苓:“……”孙容儿,你自己作死,我可不拉着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