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七:尘王妃,你在害怕?

此时,已经时值正午,若是放在平时,城东酒楼内必定早已人满为患高朋满座,但今日却略显蹊跷。

正午时分,整个酒楼内空旷的门可罗雀,苏苓方走到酒楼门前,里面两名身着便服的之人便低声说道:“尘王妃,里面请!”

苏苓一看这架势,显然楼湛是料准了她一定会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可不可以认为这个楼湛的心思的确够细腻,也够深沉!

一个外表看起来十分孱弱无力且排行第七的皇子,如果真的如她和筱雪所料想的话,那他隐藏的够深,目的也绝对不单纯。

这段日子她和筱雪等人整日厮混在一起,包括权佑擎那厮也几乎和她们的见面次数很多。暂时留在齐楚也说得过去,但这个楼湛打从那日的宫宴后,便没有了任何的动静,原本她以为他应该已经带队离开,却诚然错估了他隐忍的情绪!

这事,有意思了!

苏苓随着门口的护卫漫步走进了城东酒楼,一层的大厅内空旷的好像要倒闭了一样。站在台案后面的掌柜和店小二,对苏苓也毕恭毕敬的点头哈腰!

踏上二层的台阶之际,在拐角处苏苓的眼眸悄然的看向了酒楼大门,看今天这样的情况,楼湛已然是做了足够的准备,就不知筱雪能否混进来了!

二层的布置和其他大部分的酒楼没有差别,中间的天井边是一排凭栏座椅,站在凭栏边恰好能够将整个一层的情景收入眼底。

而绕着天井的四周是一片装潢精致的包房,沿着凭栏边慢慢走去,直到那护卫带着苏苓往最边侧略显幽闭的地方走去时,才感觉有点不对劲。

“七皇子呢?”

苏苓脚步微微缓慢了几分,看着身前的护卫询问了一句。这楼湛搞什么鬼?将整个酒楼包下来,现在又让护卫带着她在二层的廊厅下绕圈,闹呢?!

“尘王妃,请随属下来,七皇子已经等候多时了!”护卫闻声站在苏苓的身后对她说了一句,随后当他绕着整个二层的凭栏走到最二层最里侧的时候,站定在一个不太显眼的门扉前,回身对着苏苓示意了一下,旋即推开门扉的霎那,便说道:“尘王妃,请!”

苏苓心里戒备的看着护卫的举动,而随着他推开门扉之际,她也清晰的闻到了一阵扑鼻的花香!

而洞开的门扉并未如苏苓所想象的那般,这门扉之外,竟并非是厢房,反而是一处露天的阁楼,十几级台阶的两侧都摆放着芳香四溢的牡丹,苏苓再次暗暗的看了一眼护卫,便直接提着裙摆走了上去。

台阶上方,入目的便是一处如凉亭吊顶般的阁楼,除了飞檐之外,四周露天,倒是相当别开生面的布局。

苏苓走上最后一级台阶,不意外的就看到了露天阁楼上,一张檀木香桌放在其中,桌上摆放着瓜果,而楼湛此时正站在阁楼凭栏一侧,居高临下的望着远处的街道。

他的身后依旧披着披风,随着暖融的微风吹拂,披风在其身后掀起张扬的涟漪,而他在听到声音后,没有转身,却清淡的说道:“多谢尘王妃赏脸!”

见此,苏苓也不客套,直接的坐在了桌前,拿起桌上摆放的苹果就咬了一口。凤眸也一瞬不瞬的看着楼湛的背影,道:“没想到七皇子有此等兴致,不知你今天约我过来,有什么想说的?”

说完,苏苓看了看手里的苹果,暗暗一想,大意了,这苹果有没有毒啊?

随着苏苓的话音落下,楼湛也恰好转身,正见到苏苓看着苹果眼皮微跳,不由得淡然一笑,“这都是从楼越皇宫内命人带来的,怕尘王妃吃不惯街上的杂粮,若是喜欢,一会在下可以命人送到王府一些!”

好聪明的人!

苏苓低眸看着苹果,听着楼湛的话,心里也瞬间弯弯绕绕的几分。一个病弱的皇子还有这等心思,她不能小觑!

想必他方才分明看出了自己对着苹果的怀疑,但却仍旧开口直接承认这是他从楼越国带来的,且不说他们如何能够保存的这么新鲜,但是至少他也在隐晦的告诉她,从楼越国带出来的东西,他自己也在食用,而且他的另一层含义,想必就是在告诉她,如果要害他,不会用楼越国皇宫出品的东西来作茧自缚!

“原来是楼越国的水果,难怪吃起来这么甜!”苏苓若无其事的点头后,再次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楼湛希白的脸颊带着不同于常人的苍白,红唇也透着病态,见苏苓此举,不由得含笑落座,看着她说道:“经常听人说尘王妃个性讨巧,今天一见,倒也的确如传闻所言!”

“嗯,多谢夸奖!”

苏苓将自己的嘴里塞满了苹果,真的不是因为苹果好吃,而是她不想给自己太多说话的机会。

现如今,这里只有她和楼湛,而且还暂时弄不明白他真是的用意。她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之策。不然就凭她现在的身手,还有一条受了伤的腿,真出事的话,她找谁哭去!

楼湛面对苏苓的开场白和寒暄,似是在苏苓不停的吃着苹果的举动中,有些冷场,但是显然他也并未在意,见苏苓吃得欢,他也不急,反而端起了桌上的茶水,轻轻浅酌,眼眸也透过茶杯的缝隙悄然打量着苏苓的举止!

完了!

苏苓这边正拼了命的给自己增肥,但是一看楼湛这举动,丫是打算跟她耗着了?

这苹果怎么那么大,吃到最后她都感觉索然无味了好吗?

“尘王妃若是喜欢,不如再吃些别的!”楼湛见苏苓手里的苹果已经快完全消灭,不禁将桌上的果盘往苏苓的方向推了推,而他说的话差点让苏苓掀桌!

还吃!看这样子,她就算是吃到死,楼湛也有足够的耐心等着她!

尼玛,那还玩啥!

苏苓吃完,将苹果核随便往桌上一扔,心里有点憋屈,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看着楼湛说道:“七皇子如此用心良苦的请我过来,有什么事不如直说吧!你也知道,我平日挺忙的!”

“呵!”楼湛闻言清浅的笑了笑,随即在苏苓不乏打量的目光中,伸手将自己衣襟前的披风带子解开,而后披风顺着他的肩膀滑落在地,苏苓这也才看清,他的身躯貌似并不如外界传言或者平素所见的那般孱弱。

肩膀宽厚,脊背挺直,一袭暗褐色玄纹抽丝锦袍完全将他的气质衬托着淡然又清冷。这与当日在太仪殿内的瘦削病弱不可同日而语!

果然,都是深藏不露的个中高手!

只不过,他在自己眼前刻意表露出所隐藏的一切,要干毛?

“尘王妃何必如此着急,眼下这般良辰美景,喝茶品茗闲适浅淡,也不失为一种惬意!”楼湛说着就将目光缓缓的从苏苓的脸颊移开,待苏苓顺着他的目光同时移动之际,也恰好看到了阁楼下面,那一片耀眼夺目又令人怦然心动的一片花海!

难怪方才她走上台阶的时候,还以为是牡丹的花香,结果却忽略了这城东酒楼的后院,竟种植了这么多的繁花!

茶花,木槿,兰花,杜鹃,茉莉……不一而足!

这么多颜色不同却争奇斗艳的花卉,就连苏苓这个不算是爱花之人,都为此有少许的波动。

收敛了心底对于这城东酒楼后院的花海所带来的微惊,苏苓很快就将视线看向了对面的楼湛,清浅一笑,不惊不喜,“莫非,这些花卉都是七皇子亲手栽种的?没想到你还是个惜花之人!”

“尘王妃此言甚得我心!若非是个惜花之人,今日在下也不会相约尘王妃在此,不知道尘王妃以为如何?”

楼湛的话说得有些隐晦又不乏轻挑,苏苓这小心脏啊,一点不见起伏!

她是绝对不相信楼湛相约的目的,仅仅是赏花的!

丫这话里话外的感觉,怎么让她有一种自己是他的目标的错觉!

是不是苹果吃多了?又影响智商了!?

楼湛的眸子渐渐变得深邃难测,而苏苓也在垂眸后,慢慢掀开眼睑,澄澈光亮的眼眸睇着他,笑道:“七皇子找我来,如果只是为了赏花的话,那么我看完了,就此告辞!”

他可以算准自己会来,但一定算不准她现在就要走!

如果他不打算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和目的,她也没必要陪着他在这里浪费时间!毕竟,这会接触下来,她感觉楼湛怕是要比权佑擎还要危险,这厮的心太深沉,甚至让她都摸不透他每一个举动的真正用意!

“尘王妃,你在害怕?”

***********

这是二更,稍候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