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六:城东酒楼,约吗?

“快看,她就是狐狸精!”

随着王府大门外蜂拥而至的百姓,以及第一时间迎面飞来的一棵老白菜,赫连锦瑟已经傻了!

而也就是她怔愣的看着眼前突变的一切时,那棵老白菜也不偏不倚的就砸在了她的脑门正中间。

哗啦一声,白菜四分五裂!可见丢掷之人的力道之大!

“郡主!”

站在赫连锦瑟身边的素问惊心的喊了一声后,便连忙冲上前挡在了她的面前。但门外似乎被激起了民愤的百姓,手中的烂菜叶,臭鸡蛋,甚至还有大小不一的石头,一瞬间毫不留情的就开始往赫连锦瑟和素问身上丢去。

大家嘴里还骂着:

“打死你这个狐狸精,让你*别人家的男人!”

“老娘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这种践人,打,打死她!”

“你个小不要脸的,让你偷人!”

各种污秽不堪的语言,此时就像是洪水猛兽一样卷裹在赫连锦瑟的周围。而她也早已经被眼前这架势给吓傻了。

不是说三哥回来了嘛?为什么王府门外竟然会有这么多聚众闹事的百姓?她偷人,偷了谁?!

赫连锦瑟一袭杏黄色的骑马装,原本彰显着浓厚异域风情的装扮,此时已经没法看了。臭鸡蛋散发着恶臭,烂菜叶还滴着水,恐怕唯一能看的,就是之前率先丢进来的一棵老白菜。

更遑论此时还有人手中拿着石头,恨不得打死她似的,拼了命的往王府里面扔去!

“快关门,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此时婢女素问虽然为赫连锦瑟挡着各种攻击,但是她也很快就吃不消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那石头打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呢,她感觉自己脑门都开始发胀,肯定要肿了!

赫连锦瑟在素问的一声喊叫下,这才回了神,头顶上还被包扎的像是个画卷一样的纱布,也已经歪歪扭扭的挂在上面,同时还挂着两个烂菜叶,像是步摇一样垂在上面!

彼时,临风和墨影可是充当着王府门外的侍卫,没有王妃的命令,想关门简直就是说笑!

明眼人都看得出,王府门外聚众的百姓多是女子,而且其中还不乏一些上了年纪,且衣着不算讲究的妇人。

面对她们对赫连锦瑟这般辱骂和扔东西,很快便吸引了更多的百姓前来观望!

王府大门内,一侧的几颗老槐树下,苏苓正将半个身子都靠在夏筱雪的身上,手上还津津有味的吃着杏仁,不时的还往筱雪的嘴里仍两颗。

“我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最毒妇人心了!”

夏筱雪凉凉的视线看着半挂在她身上的苏苓,这厮的手段,可不是赫连锦瑟能够比拟呢!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迅速的激起民愤,她是第一人,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苏苓闻言就斜睨着身侧的夏筱雪,看戏的姿态望着大门附近嗤笑一声,说道:“这能怪我麽?她不找我晦气,我还懒得搭理她呢!自以为在王府里弄点风声就能吓到我?别逗了,看见没?门外那些女子和妇人,可都是曾经被人给偷了丈夫或者是爱人的,要不然她们也不会这么生气!

这些女人,一般最痛恨的就是赫连锦瑟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还没出阁就想着偷人了,不打她打谁!”

夏筱雪听着苏苓不以为然的一番话,不由得连连咂舌,“你果然够狠!我多么庆幸跟你不是敌人!”

“嘁,既然昨晚她那么想当英雄,还为凰胤尘挡下茶杯!你看看她把脑袋包扎的跟一坨粑粑似的,装腔作势!刚才玉树让她出来迎接的时候,你没看见她有多欢实麽!”苏苓满目鄙夷的看着赫连锦瑟和素问的狼狈模样,本来她就愿意搭理她。

但是现在她不但入住了王府,还在这里面闹幺蛾子,当这是她家啊!

作死也选个合适的地方行不行!

胸不大,脑子更小!

苏苓和夏筱雪躲在王府大门的不远处,将赫连锦瑟遭遇的一切都收入眼底,两人的表情都是清凉无比,对于赫连锦瑟,她们俩是根本提不起任何同情之意的!

“王妃,刚才有人在侧门送来了一封信,说是让王妃亲启!”

当苏苓正看着赫连锦瑟往王府内夺路而逃,正微微蹙眉之际,身边的玉树就已经毕恭毕敬的站着禀报。

苏苓和夏筱雪同时回眸,果然就看到玉树的手上此时正拿着一个红色请柬模样的东西,两人微微对视一瞬,苏苓随手接过来,边打开边问道:“谁送来的?”

“对方说是楼越国七皇子的部下!”

玉树说完,这看着苏苓的眼神就不太对劲了,有打量,有探寻,这王妃的人脉真广啊,连楼越国七皇子都认识,他要不要告诉三爷?!

“楼湛?他给我送这玩意干嘛?”苏苓疑惑的看着夏筱雪之际,也不禁看向身侧同样不解的夏筱雪。

请柬展开后,里面只有一句话,相约城东酒楼一叙!

“他约你?你现在这样子,能去吗?”夏筱雪也同时看着请柬上面的字迹,心里也开始暗自思量。

这次他们三国同时而来,说实在的,其实各个身上都肩负着调查凤家宝藏的事。她因为机缘巧合和苓子成为了好友,所以也明白这宝藏恐怕和她有莫大的关联。

但同时,她相信不管是权佑擎还是楼湛,恐怕也早就将视线胶着在了苏苓的身上。这次,楼湛突然间相约苏苓,她怀疑事情没那么简单!

“去,难得被楼越国的皇子重视,我说什么也得去啊!玉树,你去准备一辆马车,一会把王府门外的人疏散后,送我去城东酒楼!”

苏苓说完将请柬直接递给了玉树,夏筱雪见此却几不可查的蹙眉。随即看着苏苓缓缓往回走的身影,也慢慢跟了上去,问道:“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必了,楼湛亲自邀请我,这件事你应该也能想到大抵是为了什么。你们三国都得到了消息,他现在才开始有所动作,这人看样子倒是个内敛隐忍的主!你身上毕竟还有你母皇的命令,不管他是否知道你和我的关系,我觉得你出现怕是会引起猜忌,所以……”苏苓说着就看向夏筱雪,她并非是不相信她,而是她们俩的身份牵扯太多。

如果她单单只是凰胤尘的王妃,那么事情怎样都好说!偏偏这凤家后人和凤家宝藏的事情又有传言和她相关,在这件事情上,她就不得不小心对待。

“你不用担心我啊,他楼湛说起来也不过是楼越国的一个小小皇子。而且,这次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是楼越国派来出使的人!一开始,我们都认为应该是楼越国的二皇子才对,但是楼湛的出现,倒是让我感觉他们楼越国怕是内部有了什么变换,不然他可是楼月当国最不受chong的人,来齐楚这么大的事,循常理也根本不可能会落在他的身上!”夏筱雪心里明白苏苓的想法也的确是为了她着想,但是身为南夏国的太女,有些事关国与国邦交的问题,她还是会有很透彻的看法。

这次,楼湛的出现是肯定不正常的!

苏苓见夏筱雪的脸颊正色,也不再强求,想了想便说道:“那这样,你要是想去,不如就乔装一下。不然我担心如果你和我一同出现,楼湛说不定会有所戒备!”

“行!”

*

城东酒楼,顾名思义坐落在京师东侧,据闻这座酒楼的老板乃是有皇室背景之人,所以这里面的菜色包括所有的花销,比其他酒楼足足高上两倍之多。

而也正是如此,这城东酒楼内的装潢布置也是相当奢华耀眼,能够来这里吃饭之人,也非寻常百姓多能承担的起的。

当玉树驾车赶到城东酒楼后,随着车帘的掀开,苏苓曼妙纤细的身影便映入眼帘。蜜合色滚雪细纱散花裙宛若瑶池仙女娉婷而至,莲步生姿的踩着台阶走下马车,秀发在身后荡漾着涟漪。

姿容俏丽的脸蛋螓首蛾眉,美目顾盼间,光阑潋滟。千万别以为苏苓是因为来见楼湛而变得姿态婉约,其实她要是能跳下马车,何必还需要踩着台阶。

腿正受伤呢,偶尔装一下温婉的小女人,也不白费她的长相!

而苏苓这缓缓娉婷的举止,在一瞬间就吸引了街头上所有行人的驻足观看。低调又奢华的马车上,分明刻着‘尘王府’字样,这女人难不成是尘王的某个侍妾?

但最近没听说尘王纳妾啊?那应该就是姘头了!!总之肯定不是彪悍的王妃就对了!

苏苓若是知道,必然要大骂一声,你才是姘头,你全家都是姘头!

*****

一更,二更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