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五:快看,她就是狐狸精

翌日

苏苓简单浅眠了两个时辰后,朝阳初升,她便已经起身。也许是因为昨晚的夜雨,所以今晨的阳光十分炽烈,阳光也刺眼的紧。

彼时,苏苓坐在软榻上,看着门口毕恭毕敬的站着两个婢女,心里无限哀怨!

脑海中也想起昨晚吴太医的话,‘得卧chuang数日,虽未伤及骨骼,但伤口已有发言趋势,若不好好照料,恐留下祸患!’

尼玛这些庸医是不是故意耸人听闻?她在现代的时候,受过的伤比这个严重的多,也没听见人说恐留下祸患啊!

而且虽然她自己不太善于包扎伤口,但是简单的处理她也是会的。现在这庸医的意思,就是让她一直呆在屋里,别出去呗?

靠,那她多无聊啊!

“你们两个,过来!”

苏苓孤坐在一旁,想了片刻后,便将目光看向了门口的两个婢女。轻声说了一句话,那两人便毫不犹豫的双双站在了苏苓的面前,而且看样子手脚利索,应该也不是一般的奴婢。

“你,去一趟相府,让他们派人来接我!你,去一趟皇宫,去把南夏国的太女给我叫过来!”

苏苓分别指着两人说着,话音落下,两个婢女面面相觑,继而看着苏苓,其中一人说道:“回王妃的话,王爷吩咐了,即日起不准王府离开府邸,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奴婢!”

“启禀王妃,王爷吩咐了,即日起若是没有王爷的命令,外人不得进入王妃,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奴婢!”

啥?

苏苓指着两人的指尖还没收回,就听到她们两个这一番话,顿时心里头憋屈的火气,蹭蹭的高涨!

丫这是故意和她作对呢?而且,还都是从即日起?!

“我不为难你们,但刚才我说的话,你们要是不错,同样活不过今天!你们自己考虑吧,出去!”苏苓头疼赌气的靠坐在软榻边,掰着手指头算着日子。

这什么时候到头啊!

两个奴婢本来也想拿凰胤尘的命令来堵住苏苓的要求,但没想到这王妃这么难搞?

怎么办?

“还不出去!”

两个婢女像是两尊大佛一样站在苏苓的身侧,看着她心里更加堵得慌!

什么主子教出什么奴才,怎么都一个德行!

“哟,大清早你火气这么大呢?”苏苓这厢正生闷气呢,门外已经传来了夏筱雪的声音。

闻言,苏苓眼眸一亮,两个婢女见此也立刻离开了厢房。苏苓看着夏筱雪一身翠绿丹纱罗裙娉婷而至,心里真是羡慕嫉妒恨了!

“你怎么了?”

夏筱雪入内后,就看到苏苓一条腿正瘫放在软榻上,而且露出的膝盖位置,还包着白色的纱布!淡淡的药味也充斥在周遭,这让夏筱雪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收起了玩闹的心思,走上前落座榻边,看着她明显受了伤的腿,抬眸担忧的看着苏苓,“怎么回事?我说我怎么每次跟你分开之后,你总能闹出不同的幺蛾子呢?这又是咋地了?昨晚上你不明明在相府的麽?怎么又回到王府了?”

不怪夏筱雪疑惑,只因为这苏苓每次都能搞出太多的意外来,让人防不胜防啊!

“别提了!不是说王府不准外人进入的,你爬墙来的?”苏苓想都不想就直接问着夏筱雪,她也不想想,她所谓的爬墙,在这个时代可不是什么好词!

“你才爬墙呢!我正大光明走进来的!说是外人不准入内的,我又不是外人!说不定以后咱俩还能成为妯娌呢!”筱雪难得以此事对苏苓开着玩笑,偏偏此时她心情不好,分毫不给面子的就揶揄了回去,“你的矜持呢!”

“废话,别说我了行不行!说说你吧,话说你之前不是说你不喜欢表兄的吗?怎么昨晚上你就改*度了?”

夏筱雪眉眼之中噙着明显的疑惑和打量,这话虽然说着很平淡,但是她同样也带着试探。她自认为,苓子应该不是传言中的那种女人啊!

“说啥呢?大早上的说人话!”苏苓美目一凝,睇着筱雪的表情,也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对劲!

她昨晚上对凰胤尘改*度这事,貌似只有自己腹诽过一瞬吧!外人怎么知道的?筱雪怎么知道的!

“你还不知道呢?我说你这个当家主母也太失败了吧!我刚才往西园这边走来的时候,这府邸里不少婢女都在一起闲谈是非呢!据说,你昨晚上为了勾引表兄,脱光了要陪着他一起沐浴?有这等事?”

苏苓:“(⊙o⊙)……”

这会,你让她说什么?

她什么时候脱光了要陪着人渣沐浴了?她什么时候要勾引人渣了!(暮雨林,你能不能靠点谱!)

“你这是……默认了?”

夏筱雪噙着几许复杂又戏谑的表情,不禁凑近苏苓的脸蛋笑言。

“默认你奶奶个嘴儿啊!这特么啥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苏苓一巴掌就拍开夏筱雪含笑的脸颊,心里不停的为自己默哀。

关二爷,我明天就找时间祭拜你!不带这么整人的啊!

她勾引凰胤尘,别特么逗了好嘛!

夏筱雪见苏苓脸颊变幻莫测的神色,也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古怪之处,再次凑上前,表情也变得正色了不少,催促着苏苓,道:“那你倒是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真的,那府里的奴婢就是在以讹传讹?这件事她们有多大的胆子,不怕被砍头麽!”

筱雪暗自的话,顿时引起了苏苓的注意,这话也确实提醒了她。一群婢女,敢在王府里讨论主子的是非,谁给的胆子?

更何况,昨晚上发生在凰胤尘书房内的事情,竟然有人会知道?!而且,还给她添油加醋的说成了脱光?尼玛,是可忍叔也不可忍!

“你听说过一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麽!”

苏苓绷着俏脸,满面冰霜,她昨晚上一肚子怒火,这会又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看样子如果不是筱雪来了的话,她还不一定能够知道这么多呢!

既然这样,那就玩一玩吧!

“你扶我出去走走!”苏苓挣扎着就要从软榻上起身,而筱雪见此微微一愣,不由分说的就将她按下,说道:“你现在着什么急,你总要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我也才能想办法帮你啊!”

“不用帮!府里现在有一只猛虎,还有一只鸡,猛虎不出山,小鸡崽子就以为自己是凤凰呢!”苏苓眸光流转着冷色,撇着嘴讥诮的说着。

说话间,还忙不迭的将腿上的纱裙放下,以遮挡伤势!

“猛虎是表兄,那小鸡崽子是谁?你不会是说的你自己吧?”夏筱雪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顿时瞠目结舌的看着苏苓,她真爱开玩笑!

苏苓闻言差点把自己从软榻上摔下去,瞪着夏筱雪的见鬼般的表情,白了她一眼,道:“猛虎当然是我,小鸡崽子是赫连锦瑟!”

夏筱雪:“……”

猛虎?就她身上那二两肉,现在站在地上还直摇晃,谁家猛虎长的跟小鸡子似的!

嗯?赫连锦瑟?

夏筱雪在心里吐槽完,瞬时就想起苏苓说的话,“你说赫连锦瑟在这呢?”

“不然呢!这个小鸡崽子想要鸡占鹊巢,那也得问问我这只猛虎同不同意!”苏苓说完已经站在地上,轻缓又小心的往门外走去。

她现在强烈怀疑那个吴太医是凰胤尘派来整她的!明明走在地上,这腿已经不太疼了,怎么就说的跟要截肢似的那么严重,果然是个庸医!

而正在太医院里闻着药末的吴太医,接连几声喷嚏,直接把眼前的药末给喷了一脸!

待苏苓走出厢房,夏筱雪也回神站起身,愣愣的看着苏苓,她刚才说自己是一只猛虎?她是不是被气傻了!

*

“你这伤好没好利索呢,你看你颤颤巍巍的!”筱雪从后面追了上来,忍不住就搀扶着苏苓的胳膊,不停的在她耳边念叨着。

这年头,好朋友难做啊!

苏苓侧目看着筱雪,哪怕阳光再炽烈,也融化不了她脸蛋上的冰霜,“老虎就算受伤,那也是老虎!走,我带你去看一场戏!今儿我不把她一身鸡毛就给拔下来,我就跟你姓!”

夏筱雪无奈撇嘴:“你拉倒吧啊,你跟我姓干嘛,我又不娶你!”

苏苓:“……”

王府的后院,安静清幽,原本尘王凰胤尘到目前为止也只娶了苏苓一个王妃,所以也可以说,整个王府的后院都是苏苓一个人的。

当然,这个事实从昨晚上就一名受了伤的不速之客所打破!

赫连锦瑟被苏苓的茶杯击中后,因受伤而被婢女给抬进了后院的客房之中。这也是她第一次能够彻夜宿在王府,说起来那小心情,各种飞扬!

彼时,赫连锦瑟的头上,被包扎的像个种子,顶着一脑袋跟花卷是的白纱布,在房间里轻快高兴的喝着茶,吃着糕点!

“郡主,恭喜你啊!”

素问此时站在赫连锦瑟的身边,大清早她就从皇宫里面赶了过来,虽然看见郡主头上受了伤,但至少她宿在王府已经成了事实。

想必她和尘王的婚事,也很快就会落定!

“素问,别高兴的太早,不过你那件事,做得很好,这些高点赏你了!”赫连锦瑟将素问从宫内带出来的糕点全都推到了她的面前,而她自己也吃的高兴了,脸上也露出几许得意的光芒!

“多谢郡主!不过……郡主最好还是小心为妙,这尘王妃也真是个不知轻重的人,竟然将你伤成这样,这件事郡主若是告诉给皇后娘娘,想必这次谁也不能保她了!”素问暗恨般的语气,不停的抱怨着苏苓。

而赫连锦瑟闻言却无谓的摇头,“素问,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至少到现在为止,只要我还病着,这王府我就是住定了!”

“郡主,英明!”

厢房内,赫连锦瑟和素问的聊天一字不落的都被拐角处的苏苓和筱雪听了个清楚明白。这一刻夏筱雪的脸上才闪现出淡淡的怒意,没想到赫连锦瑟这丫的,这么不要脸!

小国出来的郡主,果然不值一提!

当夏筱雪正想要开口安慰苏苓两句的时候,却被她以眼眸示意制止,随即两人轻手轻脚的离开,一切都仿若什么都没发生!

离开了赫连锦瑟的厢房周围,夏筱雪忍不住拉住苏苓的胳膊,“大猛虎,你不会打算就这么算了吧?”

“嘁,聪明的猛虎,才不会正面和人冲击呢!咱们静待时机就行了!”苏苓的脸蛋上恢复了之前的顽劣嬉笑,只不过精光熠熠的眸子里,似是又噙着慧黠和暗芒。

恐怕,有人要倒霉了!

*

半个时辰之后,房间内还犹自暗喜的赫连锦瑟,脸上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敛,就听到门外有人开腔:“启禀郡主,王爷已经到了府外,请郡主前往迎接!”

赫连锦瑟一听,这心里别提多高兴!她发现,在她和三哥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她似乎越来越喜欢三哥了!

以前,她喜欢太子,完全是因为他的身份。而且他的长相也绝对能够配得上自己。之前没有对三哥多加注意,是因为他身边总是有那个烦人的谷兰,只不过……

但,现在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三哥似是因为谷兰的关系,所以对她很特别,但是这样就足够了!

心中狂喜的赫连锦瑟,也不顾自己头顶上的白花花的大花卷,脚步匆忙的就往外跑,而她也忘记去看一看,到底是谁在门外禀告!

玉树一看到赫连锦瑟跑出去,顿时将身子让到了一边,再次抬眸一看,顿时有些诧异,郡主这伤了头部,还能跑这么快?不怕脑淤血啊!

王府门外,赫连锦瑟奔跑着就去迎接,府邸朱红色厚重的大门,在她到来的那一刹那,也缓缓打开,赫连锦瑟脸上正挂着期翼的笑,结果……

迎面而来的一棵老白菜,不偏不倚的就砸在了她的头上!

“快看,她就是狐狸精!”

***

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