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四:凰三哥,咱能明智点麽

“凰胤尘,你个犊子!”

苏苓这带着决然怒气的将茶杯直接丢向了凰胤尘,虽然腿脚不方便,但是她的手还算利索呢!

但,往往事情,总是在重要的关头横生枝节!

苏苓这茶杯眼看着不偏不倚的冲着凰胤尘的额头砸去,偏偏这时候,有人就是那么巧的从厅堂后门处走来,看见这一幕,顿时喊了一声:“三哥!”

随着某人的喊叫,她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过去,就在茶杯的抛物线即将砸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仿佛视死如归的就一下子挡在了凰胤尘身前,茶杯也直接击中她的后脑!

“啊……”

啪嚓!

茶杯砸中了她后,瞬间落在地上四分五裂。而她吃痛的惊呼了一声,随即还如同言情小主般,痴痴的看着凰胤尘,来了一句:“三哥,你没事,真好!”

然后,妥妥的晕了!

苏苓站在原地,还瘸着一条腿,翘着讽刺的表情看着赫连锦瑟出现的如此及时,同时也看到凰胤尘原本还算和煦的脸颊,瞬间一片阴霾!

“你看我也没用,你的锦瑟妹妹为了救你,舍身取义,她要真的死了,我肯定会给她立一块墓碑!上书,为爱而死!”

苏苓心里的怒气和怨怼,此时得到自由后全然不顾的发泄出来。她就奇了怪了,当时她离开王府的时候都已经快子时了,赫连锦瑟这会出现,那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她晕倒之前,说的那句话,是真的把她恶心到了!

尼玛,你以为凰胤尘是泥人啊,茶杯砸一下能砸死还是咋地?跟她面前演什么悲欢离合的戏码,恶心谁呢!

凰胤尘幽冷一片的眸子如淬了毒般犀利,凝着苏苓紧抿着薄唇。旋即眼眸微闪,就睇着已经晕倒在地上的赫连锦瑟,沉默了片刻后,蓦地说道:“把郡主送去厢房,派人去请大夫!”

“是!”

门口两个还沉浸在惊诧中的奴婢,也正是之前伺候苏苓熟悉的二人,纷纷回神后,从地上将赫连锦瑟拉起来,便如逃命般离开了厅堂!

王妃,果然不是好相与的主!

此刻,整个厅堂内就只剩下两厢对峙的苏苓和凰胤尘,苏苓心里颇有些惊讶,凰胤尘今晚上是不是吃错药了?赫连锦瑟受伤,他怎么无动于衷?

凰胤尘冷肃的起身,跨步站在苏苓面前,骤然冷硬的说道:“若是锦瑟有个闪失,你就来偿命!”

话毕,人影闪走!

苏苓,沉默!

果然一切都不能只看表象,她才觉得凰胤尘也没那么讨厌,结果就又来这么一出!赫连锦瑟,你今晚出现的这么及时又巧合,她可不可以认为是她故意为之?!

苏苓回身看着洞开的房门,隐隐约约好像还能看到凰胤尘离去的身影,苏苓随手再次抓起桌上摆放的茶杯,狠狠的丢了出去,嘴里怒喊道:“偿你妹的命!人渣!”

“王……王妃……”

门外,在茶杯摔个粉碎的瞬间,一个人影恰好就站定在原地,低眸看着地上被溅了泥水的细碎瓷片,心里连连叫屈,他刚才要是再快一步的话,岂不是要被茶杯砸的破相?

王妃啊,你害的属下绕着王府跑了一百圈,现在又要谋杀啊?!

苏苓闻声抬眸,看到玉树后,撇撇嘴,一言不发,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

见苏苓要与自己错身而过,玉树顿时慌了,“王妃,你要去哪?”

“回家!让开!”

苏苓心情不好,斜睨了一眼玉树,后就要继续前行。

而玉树这下更着急了,不由分说的就再次挡路,开腔:“王妃,吴太医已经在西园等着了!”

“吴太医?”

见苏苓诧异,玉树连忙点头:“方才三爷吩咐属下,让王妃回西园,由吴太医诊治伤势!”

苏苓暗自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的右腿。虽然之前被婢女清洗了伤口,但是还没敷药,而且要是她一直这样挺着,到时候感染的话,她找谁哭去!

如此想着,苏苓也就不再置气,缓慢的跟着玉树走向了西园!而她这会也没心思考虑,为何宫内御医明明就在王府,而偏偏凰老三却让婢女去给赫连锦瑟找外面的大夫!

*

东方既白,墨色渐退。大雨也早在苏苓和凰胤尘回府后没多久便停歇。

书房内,彻夜未眠的凰胤尘正端坐在书案前,眼眸冰冷刺骨的睇着身前的三大暗卫!临风,玉树以及墨影。

三人额头上都被凰胤尘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吓得惊出了冷汗,各个都低着头抿着嘴,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说!”

凰胤尘单字出口,书房内顿时如冷风斗卷,三人同时瑟缩了一下。

玉树侧目看着身边的临风,想了想又转头看着另一侧的墨影,轻咳了一声,说道:“三爷,属下之前一直在跑圈,真没看见赫连郡主什么时候来的!”

闻言,凰胤尘阴沉着脸,“出去!”

“属下遵命!”

玉树顿时如蒙大赦般,逃离狼窟般的就窜出了书房。

而被留下的临风和墨影,两人在心里开始对玉树各种唾弃,各种殴打!

丫太不是兄弟了!

房门开阖又再次紧闭,临风和墨影也实属委屈,昨晚午夜开始下雨后,他们两个就驾着马车去断崖山接三爷和王妃了好嘛!

“三爷,属下等去接你和王妃,所以……也实在不知郡主是何时来的!”临风硬着头皮,顶着凰胤尘好似能吃人的目光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哪知道,他话才说完,凰胤尘身上的气势更加狂怒了几分,生凉生凉的说道:“何时开始,驾马车这种事还需要两人一起完成了?”

这话,绝对是从牙缝中逼出来的!

临风:“……”

墨影:“……”

三爷,别闹好麽?当时去接你们的时候,也没见你说人多啊!

要说赫连郡主也是的,大半夜的往王府跑什么,当这是你家啊!现在弄得他们有理也说不清!肯定是三爷在王妃那又没得到好处!赫连郡主,你害人不浅啊!

“属下知错,请三爷责罚!”

临风和墨影心里双双为自己默哀了一遍,随即两人同时单膝跪地,含着无限的委屈承认错误。

书房内氤氲着的淡淡墨香,已经因为凰胤尘的威压而退去了不少。而即便临风二人如此告罪,这凰老三的脸上依旧没有多少缓和,冰冷的视线砸在两人头顶,差点被穿个窟窿!

你说多吓人!

“传本王口谕,王府即日起,没有本王的命令,外人不得入内!如有违抗,格杀勿论!”凰老三这话说的算是相当冷血又霸道!

如果苏苓在这的话,肯定会狠狠的鄙视他一番,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呢!

“属下遵命!”

临风和墨影这心里刚刚有些落地的大石头,随着他们正要起身的动作,听到凰老三接下来的话,顿时又僵硬在原地!

“你们二人,擅离职守!去门口站岗吧!”

啥?

多打点事啊?

就这么被撸了首席暗卫的资格?三爷,咱能明智点吗?

醉清,你丫赶紧回来,现在想想,身在军营里的醉清是多么多么的幸福啊!

“有异议?”

凰胤尘见两人一动不动的,甚至还保持着起身的姿势弯腰站在原地,不由得挑眉暗藏威胁的开腔。

“属下……不敢!”

临风墨影就这样双双挂着两行面条泪,走路都开始发飘了,人生果然是一出狗血剧!

“三日后来报到!”

两人垂头丧气的刚踏入门扉,就听见身后房内又凉凉的飞出一句话,二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后眉眼一亮,正要回身告谢时,房门瞬间‘嘭’的一声就紧闭。

要不是他俩闪得快,这会鼻子估计都碎了!

三爷,你好狠!

但总归三爷还是不忍心让他们当个看门侍卫的,三天时间,好过一辈子当门卫了吧!

两人心里自我安慰的思量了一圈,随后相视而笑,双双携手一蹦一跳的走向王府大门。而书房内,投射在窗棂上的身影,似是也微微吐息了一番。

凰胤尘孤坐在桌案前,有些烦乱的揉着眉心,看来赫连锦瑟的确有些自持甚高了!

随意出入王府,单单是这项罪名,就可以断了她的非分之想!

不过,他乃是京师人人惧怕的尘王,有些事情他不会想的那么简单!赫连锦瑟一直喜欢的是太子,但这次却又同意了母后的赐婚,野心不小!

而且,她深夜前来王府,绝非是无心为之!

没想到,前段日子他将重心都放在军营后,这王府里也混入了不少的小人了!

****

这是二更,稍候有三更。十点左右来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