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百零二:身在他的怀里

彼时,微微夜风缭绕之中,苏苓双手攀着凰胤尘的脖颈,脸颊与他几乎相贴,慧黠灵光暗藏的眸子中,正噙着挑衅死死地瞪着他,只不过在眸子深处,不可否认的漾出了些许的胆战心惊!

她今晚,纯属自作孽了!

从今后,她可不可以跟凰胤尘保持距离?

这厮太危险,也太不是人了!

凰胤尘挺直的鼻梁上,淡淡的划过几缕清香的发丝,有些痒,又有点异样的感觉!他平生与女子如此贴近的情形,这是第一次!

凰胤尘犀利又不乏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苏苓在月光下紧绷的俏脸。似乎在这一刻,他发觉眼前这个被他极度排斥的女子,并没有其他女子刻意与他接近的动机,也不似一般女子柔情似水,她的身上仿佛有永远也用不完的精力,而且她的活泼和灵动,不论是谁看在眼里,都会忍不住想多看几次!

“你就这么想和本王死在一块?”虽然凰胤尘心里对苏苓的看法微微改观,但是暂时还是无法抵消她深夜来断崖山与人私会的事实!

是以,凰胤尘说出这句话后,表情顺势一变,莫名狷狂和凌厉的态度也浮上脸颊!

苏苓微微侧目看着身后的万丈深渊,哪怕在清晰的月光下,她也无法看清楚下面的情况。如果凰胤尘真的要在这杀了她的话,那可真是死无对证了!

暗暗的吞咽了一下,苏苓再次回眸扬起俏脸,看着凰胤尘虽然面色鄙夷,但是也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忿,晶亮闪烁的眸子和月光相呼应,脸蛋上也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内什么,三哥,你别开玩笑了!你这么英明神武,俊帅不凡!你死了,得伤了多少人良家妇女的心呐,你可不能有事!

再说了,我死了虽然无关紧要!但是,还有但是呐……”

苏苓这小聪明正想好好耍一下的时候,哪知道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刚刚把‘但是’两个字说出口,她就明显察觉到凰胤尘的身子又往她的方向沉了沉,这明显是要将她扔下去的意思!

这还得了?!

“三哥,王爷,凰老三!我还没说完,你先别着急哈!”苏苓此时感觉自己心尖都开始颤抖了!

尼玛啊,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因为凰胤尘倾身的动作,她的脚尖又往下滑了几分。正因如此,她现在只能用脚尖点在飞檐顶的瓦片上,如果凰胤尘在微微动一下的话,她就可以和大家说再见了!

生活所迫,形势所逼,她认了!

这一句,貌似有特么输了!

“你说,本王听着!”此时凰胤尘其实已经无需揽着苏苓的小蛮腰,因为他就算松手的话,苏苓也会像是树袋熊一样,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

但是也许是这夜色太美太迷人,他明明可以放开她任其发展,却又舍不得鼻端不停缭绕的清雅香气和她不赢一握的柳腰!

“凰三哥,我刚才说到哪了?奥对,我说我死了五官紧要,呸!我重说哈!我的意思是,虽然我内什么无关紧要,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的身份毕竟还是丞相的女儿呢!我爹为了你们齐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要是我现在出事了,你让他一个老人家白发送黑发,太残忍了!简直天理难容,对不对?

所以,为了让我爹能够更尽心的辅佐你们齐楚,凰三哥你大人大量,而且还这么英俊潇洒,帅气逼人,*倜傥,优柔寡断,臭不要脸……”

看吧,又说错话了!

说到最后,连苏苓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更何况面前被他称为凰三哥的人,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相爱相杀就是这个道理!苏苓,你活该!

“既然你说本王优柔寡断,那本王就决断一次!”凰胤尘的声音又恢复到如初的寂冷和沁凉。

就在苏苓呲目欲裂的仰头,正要开腔时,顿感自己的腰际猛然一松,就连揽着他脖颈的手臂也是麻痹了一下,随着她倒吸一口冷气的心悸,整个人瞬时就倒向了身后的断崖之下!

“凰胤尘,你特么个杀千刀的!你个阉人!你个*!你个王八犊子!”

苏苓这连声怒骂,可谓是惊天地,这一方清雅月色之中,遥遥星月之下,凰胤尘的脸彻底黑了!

骂他阉人?他是不是阉人,她不知道嘛?!

苏苓急速的从凉亭顶上往下*的时候,耳边除了呼啸的风声什么也听不见了。骂完心里爽快了几分,但是又不禁开始惆怅的思忖,接下来还能不能再穿越一次?

哎,她可以说她还没活够麽!

嗯?怎么感觉好像不再下坠了?

“诚如你所说,若是你死了,齐楚怕是也要失去一位肱骨大臣!”

凰胤尘淡漠的风凉话响在苏苓耳边,这一听不要紧,转眸一看,苏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不是把她丢下去了麽,干毛又自打嘴巴,飞身下来接住了她?他这打脸的节奏真是啪啪响啊!

“害怕了?”

凰胤尘内力本就高深莫测,在苏苓*悬崖的须臾光景,很快就如大鹏展翅般掠到下面将她给拉了回来。

但是心里一想起她那张不肯认输的利嘴,凰胤尘就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疼!

他同样也不愿意多想,明明可以看着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但是最后又破例把她救回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当两人伴随着凰胤尘高深的内力飞回到断崖边时,苏苓软绵绵的脚步一踏在坚硬的土地上,顿时双手狠狠的推拒着凰胤尘的胸膛,自己也瞬间跳离了他的身边,眼圈有些微红的凝着他,琼鼻微龛,“凰胤尘,我要跟你离婚!”

话落,苏苓转头就往来时的方向走去,眼圈本就酸涩,随着她的行走,更是觉得有些委屈!

她刚刚就在一刹那的光景中,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凰胤尘,你太恶劣了!

苏苓如风般疾走,而断崖边的凰胤尘脸颊幽冷的看着她的身影,虽然还没弄明白离婚是什么意思,但是刚才他仿佛看到了她眉宇间染上了浓浓的委屈!

她觉得委屈?!

凰胤尘眯着眸子,直到发觉苏苓已经走上了下山的路时,紧蹙的剑眉才微微展开了几分,今天晚上他这不合常理的举动已经太多了,也不差再多一举!

轰隆隆——

断崖山的山路本就崎岖难走且奥凸不平,陡峭的小路上,苏苓刚走了一会,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惊雷。

明明片刻之前,夜空上还繁星点点,这眨眼的功夫,就已乌云密布,弦月也全被遮挡起来。

惊雷裂下,随之而来的便是破空的闪电,一层层厚厚的浓云堆积在天空之上,阴暗的夜晚加上山路两边高耸的树林,乍如白昼又瞬间昏暗的天地间,让苏苓的心头也随之开始潮湿!

平素,她习惯将自己所有的心情都藏在自己顽劣的表面下,而且她虽善言辞,但却不善将心事表露。

可就在今晚,她掉下悬崖的一刻,才明白她对生命的眷恋原来还有那么多!不管她前世是谁,今生又是谁,她想要的其实都只是活着!

和凰胤尘作对,从来不是她计划之内的,甚至是当初决定嫁给他的时候,她也没想过自己和他会如此针锋相对!

她当初以为,凰胤尘对她视而不见,她也可以安心的在王府生活。但是直到过了这么久,他们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尖锐,如针尖麦芒般互不相让。

这种关系,换了谁不累?

她不是天生的刺头,她就算再强悍聪慧,也还是无法和这些有内力傍身的男人相比!

多么痛的领悟!

这种感觉,让她有点抓狂,有点委屈,还有点……想哭!

多少年她没在让自己掉过一滴眼泪,多少年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让任何人接近。今晚全特么破灭了!

心里的思绪万千,头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苏苓迷离的眸子略有些寂寥的看着脚下,看似在走去,其实心思都不在这里!

而这样一心二用的结果,就是……

“啊……”毫无意外,因山路的崎岖和苏苓的不专心,在往下走的时候,直接就被一颗凸起的石头给绊倒了。

加上裙摆阻碍了她自救的机会,结果苏苓就这样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面上。膝盖也直接撞在了石头上,很疼很疼!

说来也巧,一切都仿佛安排好一般。苏苓结实的摔在地上后,头顶上密布的乌云好像故意要看她的笑话,在这一霎那,倾盆大雨哗哗的落了下来!

瞬间,落汤鸡无疑!

苏苓趴在地上,双手摁着地面,眼里也不知道混着泪水还是雨水,总之就是越来越红。

想要自己爬起来,但是右腿动一下就感觉疼的浑身发麻,大雨倾盆,她身下的山路上,也瞬间泥泞一片,手掌中干爽的地面很快就变成了一滩滩的烂泥!

“啊……为毛都跟我作对!为毛啊!!”苏苓心里憋闷的愤然差点要将她燃烧殆尽。双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混了雨水的地面,哪成想这用劲太大,又把地面上泥泞的污水给溅了一脸,太苦逼了!

苏苓摔得趴在了地上,哪怕她在狼狈,她也只能自己挣扎着起来。腿上真的好疼,尼玛,会不会伤到骨头?会不会变成瘸子?不要啊!

说到底,这具身子还是太娇弱了,细皮嫩肉禁不起一点折腾。若是放在从前的身手,她何苦会这么被动!

“起来!”

苏苓正用双手撑起身子,想要勉强的坐在地上时,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凰胤尘,铁掌一伸直接就拉住了她的手臂,微微用力下,就将苏苓整个人都从地面上给拽了起来!

愣了愣神,苏苓凤眸被雨水打的有些睁不开。用手挡在额头上,一仰头才看见竟然是凰胤尘!

他怎么还在?

而且,此时他也没比自己好多少,至少也在淋着雨,表情依旧如顽石一样臭!

“不用你管!放开!”苏苓执拗的小脾气一上来,哪怕自讨苦吃,也要顽固的强撑!明明她的腿已经疼的不行,而且很明显已经脏污的裙摆上,清晰的印出了血迹!

伤的怕是不轻!

随着她狠狠的挣脱开凰胤尘的拉车后,苏苓娇小的身姿在大雨中蹒跚的行路,右腿哪怕一瘸一瘸的,也要苦苦逞强!

“苏苓,到这个时候,你逞什么能??”

凰胤尘怒及的跨步上前,一把就将苏苓给狠狠的拉了回来,手掌上的力道甚至险些将苏苓的胳膊给捏碎!

两个人浑身湿漉,大雨依旧毫不停歇,山路中的泥泞,更增加了下山的难度。苏苓仰着头,盯着一张布满雨水的苍白小脸,骂道:“呸,凰胤尘,你巴不得我死了呢,别跟我这装好人了!”

凰胤尘低眸同样表情不善的瞪着苏苓,他向来平波不惊的情绪,此时因为苏苓竟三番两次的被激怒,这一点让他自知不是明智之举,可此情此景他平素冷硬的心,却怎样也无法放任她不管!

“本王若想你死,你早就不能活!”

凰胤尘的话,冰冷的让人心口发凉,好像连雨水都被他染上了凉意,冻的苏苓竟瑟瑟抖了几分。

山中的气温本就很低,更何况是夜晚又恰逢暴雨!

所以,苏苓微喘息着,咬牙切齿的想对凰胤尘回以毒舌讽刺时,却蓦然一阵天旋地转,当醒神后,就已身在他的怀中!

**********************

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