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一百:约见断崖山

自书房回到西苑后,苏苓此时退下身上潮气沁凉的衣物,坐在下人准备好的浴桶之中,终于能够舒舒服服的洗掉一身的龙涎香气味。

她现在这么狼狈,要是赶在这个时间回到相府的话,指不定会吓到娘亲和老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这一次认栽!

只不过,凰胤尘你丫的也别得意,这次不成,下次继续!

丫的心,太黑了!

不过,这厮大半夜的光着身子跑出去,难不成真的是个暴露狂?

安心靠在浴桶里,不停往自己身上撩水的苏苓,心里对凰胤尘的疑惑和蔑视越来越根深蒂固。

尤其是他今晚他把绿毛龟炖汤让自己喝的举动,这简直不是人啊!

绿毛龟喝了一肚子他的洗澡水,然后又炖汤给她喝,恶心谁呢!

苏苓恨不得此时自己的手上有个凰胤尘的巫蛊小人,扎死算!

王府少有的两名婢女,在苏苓沐浴的时候,也安静的等候在门外。平日里,王妃的起居有大丫鬟碧娆,自然也轮不到她们伺候。

算起来这一次,她们也是第一次走进王妃的西苑,不得不小心对待!

听说,这位王妃不好惹呢!

连王爷都能被她气的跳脚,更别提她们这些身份卑微的奴婢了!

房间里,苏苓在心里把凰胤尘neng死了之后,渐渐的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嘴里哼着小调,正在水中揉着自己的头发时,忽地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噗通声!

这声音……

苏苓闻声顿时眼疾手快的将一侧的毛巾给抓了起来,随手裹在身上后,自窗外瞬间传来‘嗖’的一声。

这声音很熟悉!

苏苓的头发还带着水珠,自浴桶中旋身转了一圈,在一抹闪着冷光的物体近身时,苏苓微微倾身下腰,指尖一用力,顿时将那物体给捏在手里!

周遭,万籁俱寂!

凝神听了片刻,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依旧警觉的苏苓,这才缓缓的将手中抓住的东西放置在眼前,定睛一看,竟是一只秀气的短箭,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短箭上还挂着一张细小的字笺!

苏苓眼眸从信笺上抬眸,看向窗棂时,就发现窗纸上已经被这短箭射出了一个小洞。而来对方的来意看起来倒像是要给她传递什么信息!

这倒是奇怪了!

这里可是王府,如果说身在相府的话,有人能够来无影去无踪也就罢了。毕竟相府的府卫不如王府森严。

但是她很清楚凰胤尘这座府邸中,四处都埋伏了多少的暗卫,这种情况下竟还能有人进来?!

而且很明显,来意是为了她!

苏苓心里边暗忖边将短箭上的信笺拿下来,在毛巾上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轻轻展开后,见到上面字迹的瞬间,就让她拧眉,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带着玉佩,来断崖山!’

玉佩?!

她身上从不佩戴任何玉佩或者是玩物,如果这人说到玉佩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也就是当初有人特意挂在相府树上的那一个!

看来,终于要现身了麽!

苏苓蓦地捏紧了手中的信笺,暗中这人竟然能够清晰的知道她的动向,甚至能够在她深夜回到王府的事都了如指掌,到底是何方神圣?

让她带着玉佩,就究竟有什么目的?!

尼玛,好糟心!就不能让她安心的过日子麽!虽然日子很炒蛋,但是她也想舒坦几天,看样子又没戏了!

苏苓脑海中有一大堆的疑问无法解开,这信笺上所说的断崖山,她好像有点印象。似乎就位于城郊三里外的地方,比望月湖还要近一些!

断崖山!你听听这个名字,有多*,对方约她在断崖山见面,看起来也特么不是什么好鸟!

此时,正马不停蹄赶往断崖山之人,在轻轻运功之际,突然打了个喷嚏同时双腿猛地打颤,差点从城中的房顶上摔下来!

谁在说他坏话?!

待苏苓穿戴整齐,将还潮湿的头发都绑在脑后的时候,正想开门走出去,随即顿步想了片刻,又情不自禁的走到软榻边,从软枕下面掏了半天,拿出一只精巧打造的匕首后,放在袖口中,安心的拍了拍,这才往门外走去!

对方的意欲不明,她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之前在多次被人陷害的过程中,她手无寸铁,这一次她要把自保的功夫做足!

至少,不能像是面对凰胤尘那样被动!

带着一身沐浴后清香的气息,苏苓方拉开房门,就看到门外的地上,正躺着之前伺候自己沐浴的两个婢女!

看来,刚才的声音应该就是她们摔倒在地的时候发出来的!

苏苓垂眸,不由得躬身探了探她们的鼻息,发现还活着,也就没多管,直接离开了王府!

而就在苏苓离开后,王府四周低垂的古树边,似是随着夜风拂过,响起了几许沙沙声!

*

这大半夜的,苏苓也根本没办法去找个马车或者代步工具来,只能徒步往断崖山走去。夜半的街头清凉冷肃,空无一人的街面上,只有两侧摇曳的路边烛灯!

身影在地面上被月光拉的长长的,整个京城都氤氲在一片昏黄的光幕之中,月光清辉醉人,但是苏苓这心里却始终有些忐忑!

那块玉佩到底代表了什么?

原本她还想等着筱雪回国后,让她问问女皇,结果现在对方还不给她这样自己调查的机会,就已经主动现身!

这事,她总感觉是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加上她就在几个时辰之前,在苏宝生的书房外,亲耳听见了他和苏煜的争执,现在仔细想想,说不定苏煜已经开始怀疑了,而一切似乎早就有人知道,但却始终都瞒着她这个当事人!

你说糟心不糟心!

徒步走了半个时辰后,沐浴过后,神清气爽的苏苓倒是没感觉有多累,断崖山已经在视线可及的地方,但是当她站在山脚,抬眸往上看的时候,差点没骂娘!

这山路咋这特娘的陡啊?

她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好嘛?难不成还要爬山?

“咳!”苏苓站在山脚下,有些不情愿的举目四望,空寂无人的山下只有随风扇动的树枝!苏苓轻了轻嗓子后,低声喊了一句,“有人吗?”

空旷的山下因她的喊叫,慢慢传来了几声回想,苏苓眼眸一转,又喊道:“有鬼吗?”

寂静!

靠!当她是个好脾气的软柿子呢?!

明明是对方有事找她,约个地方还弄的这么神秘,她这心里咋这么不忿?!

想归想,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苓顾盼四周后,也明白这山脚下怕是并不安全,对方将一切都弄的这么神秘,很显然是不想有人知道!

没办法,谁让她心地善良,爬个山就当锻炼身体吧!

断崖山,确如其名!在苏苓走到山崖的顶端时,放眼望去这才发现,原来断崖山有一半的山体都已经断开,在黑色月夜的笼罩下,空旷的断崖边,的确有些骇人的耸意!

而苏苓刚平缓了呼吸,再次抬眸之际,也就恰好看到了就在悬崖边陲的地方,正有一抹迎风而立的身影。

虽然视线不佳,但是苏苓凭感觉也能知道对方应该是个男人,体型修长,体魄健硕,双腿边的衣袂随着断崖边不停吹拂的冷风而撩拨着。

这厮,是谁?!

“阁下,深夜好兴致!”

苏苓清脆婉转的语气在慢慢往断崖走去的时候,略带暗讽的话也脱口而出!

断崖边的身影,在听到苏苓的话后,似是几不可察的颤了一下。随即负手而立的身形缓缓转过来,阴暗的光线下,苏苓一时间无法看清他的容颜,但是唯独一双黑如曜石的瞳眸,在看向她的时候,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苏苓?”

对方精准的叫出她的名字,这也让苏苓心里开始警觉起来。诚如他所想,这人对于她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是我!”

苏苓慢慢踱步,速度缓慢又不显怯懦,绷着俏脸凝神睇着对方,正想着他会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他忽地往右侧平伸手臂,语气淡然,“坐吧!”

坐?

全身戒备的苏苓,听到他的话,眼眸也不意外的就往他的身侧右方看去,果然在他所示意的地方,正有一个凉亭设在断崖边!

尼玛,这又是什么鬼?

谁这么有闲情逸致,在断崖边弄个凉亭?也不怕在里面喝茶的时候,一不留神摔死!

“怎么?怕了?”

男子见苏苓看着凉亭却没有动作,骤然又说了一句,这次却有些调笑的意味。

但,他这话直接让苏苓蹙眉眯眸,想看她笑话?!

**********

一更!稍候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