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九:今晚,我们都是无处不在的洗澡水

“把眼睛闭上!”

凰胤尘一声令下,可谓是差点把临风吓破胆!这一个个的大半夜都要干啥?

他一个小小的暗卫,折腾他有意思嘛?

三爷,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临风浑身瑟缩了一下,紧闭着双眸,却不听抖动着眼皮,双手向前方伸着,只能凭感觉去摸索!

但是,你说摸索就摸索呗,干毛要把手抬得那么高?而且一步步往浴桶移动的时候,那双抬高的手的正前方,岂不就是苏苓的前胸!

这场面,美的无法直视!

凰胤尘侧身站在屏风边,眼眸正微眯流转时,忽而一厉,侧目往屏风内一看,棱角分明的俊脸瞬间就冰封一片!

赤着胸膛,却丝毫无惧他的微风,就在苏苓呲目欲裂的看着临风即将袭上她前胸的手掌,正琢磨着来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时,眼前人影一闪,紧接着她就听见距离浴桶不远处的窗棂,好像被人给撞开了!

定睛看了看,临风哪儿去了?

苏苓狠狠的瞪着眉眼,极力以余光打量着一侧突然碎裂的窗口!刚才有啥东西飞出去了?!

疑问还在脑海中盘旋,屏风之外的门口,临风深一脚浅一脚的从门外趔趄的走进来。灰头土脸的样子,别提多狼狈!

“出去等着!”

凰胤尘依旧巍然而立在屏风边,昂藏的体魄给临风一种极其强大的威压。临风这会,想自裁都没力气了!

明明是三爷不让他睁开眼睛的,明明他就是想伸手摸索一下,以找到浴桶。为毛无缘无故就被拍飞出去了!

三爷,求放过!

“凰胤尘,你特么欺负临风算毛的本事!你放开我,你有能耐放开我!”苏苓浑身僵硬的站在浴桶里,水已经很凉了好吗?!

洞开的窗口簌簌的吹进冷风,很冷的好吗!

临风闻言一愣,又一瘸一拐的从门口蹒跚的走了出去!这年头,下属不好当啊!!

“你很快就会知道,本王有没有能耐!”凰胤尘面无表情的走上前,似乎之前方褪去的戾气再次袭上了眉宇!

只不过,这次却并非是因为苏苓!

他现在烦躁的是,方才临风竟然闭着眼对她胸部出手!该死的玩意!

临风,膝盖中了无数箭!

苏苓瞠目结舌的看着凰胤尘,他这说的是什么话?他有没有能耐跟她有毛的关系啊?另外,他说的能耐,是指哪儿?

一旦产生这样的想法,苏苓看着缓步走到浴桶边的凰胤尘便开始变了脸色。满脑子污秽思想,你个人渣!

“你敢不敢放开我!”

苏苓死瞪着凰胤尘,尽量装死的不让自己的视线往下看!毕竟,这厮的身材好的让她眼红嫉妒,甚至一旦视线企及,就有点流连忘返!

她前世什么没见过?以美瑟佑惑她?

嘁,真能闹!

苏苓,你想太多了!

凰胤尘听着苏苓略带挑衅的语气,垂眸以一种打量的目光看着她,甚至薄唇扬起邪肆的笑,随后蓦地出手,铁掌如疾风扫过般,瞬间就插入了水中,而他这力道带起来的就是再次的水花四溅,以及苏苓毫无防备的就被溅了一身湿!

俏脸上因为水花的再次侵袭,在闪烁跳跃的烛光下,更显晶莹剔透!

苏苓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要宰了这个瘪犊子!

待凰胤尘邪佞的看着苏苓,同时伸入浴桶中的手从里面拿出来后,铁掌上提着的一只奄奄一息的绿毛龟,可不就是之前被苏苓扔进水里的麽!

原来,这厮早就知道,结果还尼玛装!

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苏苓狰狞着一张俏脸,眼看着凰胤尘提溜着不知东南西北的绿毛龟,走到破碎的窗棂边时候,直接随手一扔,不偏不倚的就砸在了等候在外的临风的……脸上!

顿时,混着灰尘的脸,一片‘泥泞’!

今晚,我们都是无处不在的洗澡水!

*

片刻后,当苏苓被凰胤尘提留小鸡仔一样从浴桶里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感觉人生已经彻底灰暗了!

身上浸湿的衣物,已经开始变得凉飕飕的,随着凰胤尘的动作,更是让她产生了一阵瑟缩!

她短时间内,不想再看见他洗澡了!

求成全!

而原本古香古色充满了墨香气息的书房中,火药味依旧很浓!

苏苓被安放在书房内的椅子中,而她的眼眸,打从凰胤尘光着膀子披着头发在自己身前不停踱步的时候,就一刻不停的扎在他的身上!

能不能别顶着一身腱子肉在她眼前晃!

她是有人格的!

“凰胤尘,你暴露癖啊!”

好在,虽然被点了穴,但是至少她还能说话!这身子僵硬的时间太久,她差点忘了自己能开口的事了!

这厮,害人不浅!她决定,终有一天,一定要为民除害!

虽然这个梦想在她现阶段看来有些扯淡,但是事在人为!

的确,此时此刻,对凰胤尘满腔怒火的苏苓,发誓要为民除害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实现了!只不过她为民除了害,却为自己留了祸患,至少在那以后的日子,凰胤尘整日‘祸害’她,荼毒她越来越不堪一击的弱小心灵!

凰胤尘踱步的身子微微一顿,斜睨着仍旧在她面前不肯示弱的苏苓。剑眉微蹙,眼眸中一阵冷光划过,“你这样的性子,能活到今日,也算是老天垂怜了!”

这话,是带着绝对的嘲讽之意!

苏苓听得出来,但是同时她也感觉到,凰胤尘这厮是在提醒她呢?不过,他那种挑眉斜睨的姿态,怎么那么欠抽?!

“呵!让你失望了,我活的好着呢!”此刻,苏苓浑身上下,除了一双晶亮慧黠的眼珠子能来回转动外,别的地方都跟僵尸一样!

虽然她极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强悍,但终究还是个小女人。尤其是现在身上的衣物还湿漉漉的,哪怕有凰胤尘之前给她披上的锦袍,也已经快要被浸湿的差不多!

水灵灵的眸子灵动生姿,在面对凰胤尘冷然的模样时,别有一番风情!特别是她现在腮边还黏着几缕发丝,清脆又略显柔嫩的嗓音,毫无意外的在彰显着她是个女人的事实!

凰胤尘闻言眼眸冷光微褪,却是站定了身子望着苏苓,随即俊彦凛冽的睇着她,缓缓的转过身子,不意外的踏出一步,就站在了苏苓的对面。

而后,眼眸一瞬不瞬,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苓的脸蛋,似乎在一侧的烛光映衬下,还隐隐约约能够看得出她脸颊一侧带着的几个红印子!

那,应该是他白日所为!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要脸不?”苏苓心里的恶气是怎么也挥散不去!

这人挺着腰板站在她面前要干嘛!

他身下的裤子都已经干了,还不打算放开她?!

下一刻,苏苓鼻端猝地窜入了淡淡的龙涎香味,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凰胤尘如此近距离的相对。只因为,这厮竟然光着个膀子就在她面前倾身弯腰,俊彦和她几乎近在咫尺!

而且,那双孔武有力的长臂也瞬间扣在了苏苓两侧的扶手上!哟呵,丫还来劲了?!

不管苏苓心里对凰胤尘如何嗤之以鼻,但是他凛厉的眼眸宛若古井,深邃幽黑的看不到边,甚至伴随着两人面面相觑的对视,苏苓就感觉在他的眼眸中,除了一片凌厉,什么都看不到!

“你今日在皇宫,当真不要命了吗?”凰胤尘与苏苓脸颊相近,此时的他似是敛去了之前捉弄苏苓的心思,反而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瞳眸深处,薄唇吐出的气息,也喷洒在苏苓的脸颊上。

苏苓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凰胤尘,微微抿了抿唇角,眼眸一转,说道:“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凰胤尘,我并不知道谷兰……”

“本王说的不是她!”

苏苓的话还在嘴边没有说完,而凰胤尘却直接开腔打断!语气中的沉静和淡淡的凛然,似是有复苏的迹象!

看吧,就特么不能好好说话,每次都来这套,当她吓大的啊!

“那你说的是啥?说话都说不明白,你还好意思说?就你长嘴了?”苏苓这性子,是必须要顺毛捋的,彼此和颜悦色的话,说不定还能好好说话。

但是凰胤尘偏偏冷硬如顽石,面对女人也从不知温柔是何物!这下和苏苓这执拗的性子在一起,没两三句双双被点着了火气,没互相捅刀子就算和平了!

“苏苓,收起你的牙尖嘴利!若你还想在这世上多活几日,就别企图以你的小聪明去对抗宫权,你输不起的!”

得!又来了!

苏苓垂眸听着凰胤尘的话,暗暗叹息一声,随即眉宇间很快划过一抹疲惫!不想说了,说啥都没用!

顽固的人,总归会执着于他自己的想法!

凰胤尘怎么就不想想,她苏苓什么时候主动去害过别人?或者说她何曾故意挑起过事端?

赫连锦瑟找她的麻烦,还不是因为他这个犊子?!

现在又对她耳提面命,可惜,她听不进去!

“启禀三爷,汤炖好了!”

临风的出现,打破了两人之间险些再次沉默的僵局。凰胤尘直起身板,侧目看着临风端着汤站在门口,随即又看了看苏苓,微微沉默了几许,这才说道:“命人伺候王妃沐浴更衣!这汤,由你看着王妃喝下去!”

话落,洞开门口还没回神的临风,眨眼间就感觉身侧一股劲风刮过,凝神仔细一看,房间内坦胸的三爷,已然没了踪影!

苏苓坐在椅子中,眼眸看着门外的夜色,应该快子时了吧!她今晚这样,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终于,在投机取巧的这条路上,她也越走越远了!

而在凰胤尘飚离书房的瞬间,苏苓就明显身子一软,穴道也被半夜坦胸离开的凰胤尘给解开了!

这厮,果然是暴露癖!

“王妃,你没事吧!”

临风端着汤站在门口,这回他倒是学乖了!眼眸死死的闭着,听声辨人,耳际传来苏苓的轻呼,让他不期然就开口询问!

苏苓随意看了临风一眼,身上粘湿的感觉让她很难受,也不想多说什么,揉了揉酸麻的手臂,拖曳着还带着潮气的裙摆,边走边说道:“临风,我不是王妃了。以后叫我苏苓就行,还有那个王八汤,你喝了吧!”

临风诧异:“王妃,何出此言?”哪怕疑惑的询问,也必须要闭着眼睛!

苏苓唇齿噙着淡淡的自嘲,在走向门扉与临风错身而过之际,开腔,“我现在是你们王爷的侧妃,至于王妃嘛,我可承受不起!”

闻言,临风身子一闪,这回倒是精准的挡住了苏苓即将离去的脚步,双眸紧闭却郑重其事的说道:“王妃想必是因为下午在皇宫内,皇后娘娘所下的懿旨。王妃有所不知,那道懿旨并未通传执行,此事是三爷让娘娘将懿旨收回!所以,王妃还是王妃!”

苏苓:“……”

她以为凰胤尘下午从行宫离开之后,便出了宫,她以为他并不知道自己被撸了王妃的事。万万没想到啊,心最黑的果然是她!

她正因为自己被削了王妃而高兴呢,结果他就来了这么一出,明显给她添堵?!难怪方才他还说什么皇宫的事,闹半天指的是她在凤宸宫内的情况!话都不会说,真怀疑他怎么长大的!

**************************************

今日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