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八:这操蛋的日子,扯淡的过啊

半盏茶……

一盏茶……

半柱香……

直到房梁上的某人已经无力抵抗愈发酸痒难耐的鼻头时,这一刻始终浸泡在浴桶中的凰胤尘才有了动作。

但,某人惊喜莫名的眼眸还来不及眨一下,就见凰胤尘的确有了动作,但偏偏是从浴桶中微微挪了挪身子而已。

房顶悬梁之人,恰好就是苏苓!

这悬梁上的灰尘怎么这么多,她刚才一时不查就呛了一脸的灰,现在鼻子越来越酸,眼睛里的水光都快让她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了。

她明明把绿毛龟放进浴桶里了,这厮泡了这么久,咋一点都没反应?

她好难受啊!

始终靠坐在浴桶边的凰胤尘,似是因热气的侵染,所以平素生凉的脸颊上,染了不少的暖意。健康的麦色肌肤透着淡淡的红润,双眸半眯的享受着难得的惬意时光!

苏苓此时在悬梁之上,唯一的感觉就是,她和凰胤尘果然是上辈子的仇人。尼玛,谁特么洗澡光在里面泡着,结果一动不动的!

他也不怕把自己泡抽抽了?!

苏苓僵硬着身子,匍匐在悬梁之上,其中一只手还要紧紧的捏着鼻子,她知道凰胤尘的警觉,若是她此刻有半点动作,只怕都会被他所发现。

她明明是想恶整他的,为毛现在她有一种在看着他惬意,而自己却在受罪的错觉?!

一定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

如此想着,苏苓狠狠的闭上眸子,随后心里默默祈祷了一番,再次睁开眼眸,嗯?果然不一样了!

他什么时候站起来了!

苏苓眼看着凰胤尘此时站在浴桶之中,看样子好像是净身完毕?

太好了太好了,赶紧滚出书房,这悬梁上她再也呆不下去了!

苏苓这厢心里暗自腹诽着,忽然感觉眼前一花,手臂猝然一麻,随着她突然失控而失去支撑的情况,整个人毫无预兆的就从悬梁上滑了下来!

尼玛啊,谁暗算她!

苏苓忍不住惊呼一声,这悬梁距离地面有两米,她在空中正迅速的运算着落地的距离,结果当她感觉距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时候,正想要扭转身形,但是……

卧槽,没人告诉她,她掉落的地方正好就是浴桶啊!

这摆在正中间的浴桶,正好是一米高啊!

随着噗通一声,水花四溅,同时苏苓不偏不倚的就落入了浴桶中,而她挣扎之际,好像还抓到了什么东西?

是啥?!

“噗——凰胤尘,你特么暗算我!”当苏苓跌入浴桶,手忙脚乱的从里面爬起来后,吐掉一口洗澡水后,张嘴就骂!

出师未捷掉浴桶!

尼玛,这日子没法过了!

苏苓以手中忽然间变得坚硬的物体作为支撑,猛地往下按了一瞬后,才从浴桶中站起来。一口洗澡水,也恰好就喷在了凰胤尘的脸上。

而此时,两人的姿态则是双双面对面的站在水中,而凰胤尘原本干净的脸颊上,还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滴着水,整张俊彦已经黑的不能看了!

但是,这低沉黑耸的脸颊里,似是还带着某种隐忍的红!

怪哉!

凰胤尘一言不发,苏苓抹了一把脸上的洗澡水,擦了擦眼窝,瞪着一双晶亮黑幽的凤眸就狠狠的盯着凰胤尘。

而她的身姿本就才到凰胤尘的胸口处,此时视线微微一闪,就看到他胸前被水光浸染的麦色分明的肌理,凤眸正流转的滑了一圈,还没再次开口,就感觉手心正按着的某个支撑点,好像颤了一下!

苏苓顿感浑身一僵,凤眸圆溜溜的仰起看着凰胤尘的黑脸,随即视线从他棱角分明的下颚一点点下滑,到胸膛,到小腹,再到……

完了,她会不会被他要求负责?!

不要啊!

她刚才跌入浴桶的时候,随手一抓就为了想尽快站起来,但是没人告诉她,她抓的东西是他老二啊!

你这……(暮雨林你出来,我要跟你谈谈!)

苏苓浑身僵硬的狠狠吞咽了几下,指尖的麻痹感觉好惆怅!

这操蛋的生活,真是扯淡的过啊!

“咳,不好意思!这是个美丽的误会!”苏苓哪见过这场面,她平生第一次看成年人的老二,就是在凰胤尘身上实现的。

但是这平生第一次隔着亵裤碰触,也是他!太不美妙了!

还有,凰胤尘你特么能不能正常点,你这玩意越来越大是几个意思?!

是以,苏苓的聪慧伶俐再次离家出走,站在浴桶中,和凰胤尘四目相对,这气氛尴尬中怎么还有点不对劲呢!

“玩够了吗?”

终于,在苏苓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手掌从他身下移开的时候,头顶上凰胤尘冰凉凉的声音就砸在了她的耳际!

苏苓自知理亏,而且她现在正因为自己摸了不该摸的东西,而悔恨着,听到他的声音后,抬眸一瞬,眼眸闪烁的像是会眨眼的星子。

轻咳了一声,不想被他看出自己的尴尬,强壮镇定的扬起了一抹怪笑,“就你这玩意,不稀罕玩!”

苏苓自持冷静的努力平复着狂跳的心脏,手心中炽热的感觉犹存。这都是啥啊!

衣裙尽湿,秀发也全被染了温水的苏苓,宛若出水芙蓉般美艳不可方物。随即她提着沉重的裙摆,正有些狼狈的想从浴桶里爬出去的时候,手臂一麻,随着一股子极大的力道,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跌了回去。

被泡在水中的裙摆愈发阻碍了她的行动,这不受控制的力道加身,让她身子微倾,一时间没有站稳,直接毫无预警的就倒在了凰胤尘的胸膛上!

卧槽,天要亡她!

苏苓的大脑此时彻底死机,眼前尽是一片麦色幽幽的水润肌肤,凤眸死死的瞪着他的胸口,要是有一把剑该多好!

今晚,太被动了!

“你打算就这么走了?”凰胤尘阴测测的语气砸了下来,苏苓还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就感觉两人之间太过于贴近的距离,让她又碰到了某物!

苏苓所有的神智在这一刻顿时清醒,伸手狠狠的推拒着她的胸膛,开腔,“面瘫脸,你离我远点!姐士可杀不可辱!”

“是吗?”

凰胤尘挑起一侧的剑眉,面对苏苓如此激烈的反应,却似是被取悦般心情大好,连眉宇间阴沉的戾气也渐渐挥发。

随即就在苏苓想要出手攻击他的时候,蓦地,他两指并拢,在苏苓的肩头轻轻点了两下,一切的动作都就此戛然而止!

“尼玛啊,放开老娘!”

她被点穴了,点穴了!

就这么被点住了!

凰胤尘挂着一抹轻笑的唇角,铁壁一伸,直接拿起一侧案台上叠放的干净衣物,随意的披在身上,哪怕下裤*的贴在腿上,也丝毫不损他的凛然之气。

将干爽的锦袍披在肩头,墨发带着水珠挂在身后,凰胤尘斜睨着苏苓孤零零的站在浴桶之中,骤然开腔,“临风!”

话落,人影至!

房门洞开,临风毫不犹豫的就作势要冲进屏风后面,但还来不及止步身形,眼前就看到凰胤尘披着锦袍,袒露着健硕的胸膛,修长笔直又健美的双腿已跨步走出!

临风这速度太快,完全没想到凰胤尘会在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来!焦急之下,身形一转,直接将自己给拍到了墙上!

三爷,何必如此为难属下!

“去将浴桶中的龟交给膳房,炖一碗汤,送给王妃喝!”

苏苓闻言,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了!

她不喝王八汤!

“凰胤尘,你才是王八汤,你全家都是王八汤!”

苏苓干巴巴的站在浴桶中鬼嚎着,浑身动都不能动,她怎么就让凰胤尘得逞了!

尼玛啊,谁说这厮是冷面阎罗的,他分明是个大尾巴狼!平时装腔作势,原来心思不谁都黑!

喝墨水长大的吧!

“还不快去!”

临风正傻愣愣的听着之前趾高气昂吩咐他作势的王妃,此时有些气结的叫喊,这脑回路太简单,想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耳边传来的一声肃杀之话,让他也来不及考虑,直接从墙边站起身,踱步就要往屏风后走去。

而恰在此时,凰胤尘的眸光微暗,睇着浑身湿漉漉的苏苓,精致有序曼妙玲珑的身姿,下一刻忽地心头有些别扭,蹙着眉在临风刚走了两步,还没越过屏风之际,就随手将自己肩头的锦袍迎风一抛,不偏不倚的就落在了苏苓的肩头!

宽大的锦袍几乎遮住了半个浴桶,也直接将苏苓娇小的身形给挡的彻底!

临风这厢刚刚转过屏风,一抬眼就看见这一幕,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把眼睛闭上!”

临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