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七:王妃,闹哪样?

苏苓在玉树的陪同下,悄然回到王府后,站在王府前院的一棵树下,对着他眼眸示意了一瞬,随即玉树便头皮发麻脸皮僵硬的转身往府邸书房走去。

他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女人!

尤其像是王妃这样聪明的女人!

明明之前他还对王妃感恩戴德,结果下一刻他就让自己干容易丢掉性命的事情,这是闹哪样?

王妃,说好的互相信任呢!

玉树垮着脸,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树下抱着锦盒的苏苓,他现在就感觉王妃根本不是天使,她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他和临风的恶魔!

哪有这样的!

苏苓单手抱着锦盒,同时一下一下敲动着锦盒的边缘。她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在和凰胤尘正面对决的时候,她是没有分毫的胜算!

但是,她没说过,投机取巧的功夫,可是她的看家本领!

凰胤尘,咱俩走着瞧!

玉树磨磨蹭蹭的从前院来到书房后,见里面的烛光倒映在窗棂上,而不意外的就在窗口边看到了那一抹寂冷的身影。

站在书房正前方,玉树垂眸在怀里掏啊掏,当拿出一个油纸包时,鼻端也窜入了令人作呕的臭味!

欲哭无泪!

王妃,这样做真的好嘛?这是臭豆腐嘛?为毛这么臭?

玉树屏息打开油纸包,看到里面摆放着四四方方的八块臭豆腐时,忍不住伸手捂住了眼睛!

三爷,属下被逼无奈,被迫投诚,您老自求多福吧!

玉树把手臂放下,一手掂量着油纸包,同时抬眸看着半开的窗口前,正巍然而坐的身影时,一咬牙一跺脚,深深吐息了两下,随后故作奔跑状,随着他的已经惊呼,手中油纸包一扬,不偏不倚的就划入了窗口之中。

随着油纸包掉落在桌案上的声音,玉树感觉浑身的力气已经被抽干!这要是被王爷发现的话,他还有命活?

如此想着,玉树噗通一声就坐在地上,随后使劲在地上蹭了几下,待满身尘土的时候,又连忙起身,蹬蹬蹬的就往书房门口跑去,嘴里还煞有介事的喊道,“三爷,三爷恕罪!”

当玉树跑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推开门扉时,房门就从里面倏然洞开,玉树一个紧急止步,站在房门前,刺目的睇着脸色相当阴沉的凰胤尘,干笑道:“三爷,你没事吧?”

没事?

玉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三爷胸口的衣袂上,此时正沾着半块臭豆腐!

凰胤尘的脸色阴沉不迭,眼眸中也噙满阴霾,玉树见此,又干巴巴的说道:“三爷,属下着急找你,所以一时不查,摔了一跤,结果……结果……”

“走路都走不稳了?”

凰胤尘的声音凉飕飕的,如二月凛冽的寒风直接刮在玉树的青红交接的脸上。玉树抖着脸皮,颤着指尖,正缓缓伸手向要将凰胤尘胸前衣袂上的豆腐块拿下来时,就听到:“去给本王准备热水!”

“是!三爷稍等,属下这就去!”玉树感觉今天一定有菩萨保佑他,不然他把臭豆腐都扔在三爷的身上了,还没被击杀甚至是惩罚!

看来王妃真的是他的贵人呢!

可惜,玉树,你太单纯了!

当玉树跳着脚想要去帮凰胤尘准备洗澡水的时候,脚下步伐还没来得急走稳,站在书房门口的凰胤尘,两指尖捏起胸前衣袂上的臭豆腐块,直接对着玉树的身影打了过去。

听到声响,玉树僵硬着脊背,生生承受住那不算疼痛但却凛冽逼人的撞击,正想要继续前行,结果但闻:“既然下盘不稳,今晚绕着王府跑百圈,跑不完不准睡觉!”

玉树:“……”

彼时,凰胤尘的脸色愈发难看,望着玉树逃命般的身影,戾气一闪而过。当他回身走进书房,同时将门扉重重的甩上之后,书房门外的树干上,墨影和临风面面相觑。

墨影以手肘捅了一下临风:“诶,刚才玉树是不是故意摔倒的?”

临风点头:“好像是!”

闻言,墨影不由得摸了摸下巴,“这厮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咱们四个里面,属他的下盘最稳,今天咋这么抽风?”

“看戏吧!”

临风不理会墨影的疑惑,随即对着书房外努了努嘴,就见玉树正提着几桶热水,脚步飞快的往书房走去。

墨阳见此咂舌,就叫下盘不稳?!

半盏茶之后,玉树将书房内的水桶灌满热水后,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随后含泪抬眸望月,暗自咬牙后,将腿边的衣袂系在腰际,跑出王府后,开始绕圈!

不多时,临风和墨影正觉得无聊之极,就感觉有一抹视线似是从树下不远处传来,两人定睛看去,就见不知什么时候回到王府的苏苓,正站在距离古树几米之遥的地方,眼眸在月光的照耀下晶晶亮亮,唇齿含笑的看着某处!

临风一阵怪异的感觉席上心头,这次换了他捅了墨影一下,极力的压低嗓音问道:“诶,你看!”

“嗯?”墨影闻言便顺着临风的示意看去,一见到苏苓,蓦地惊诧,“王妃什么时候来的?”

听到墨影这般询问,临风也眯起眸子看着苏苓,凭借他们两人的感知,若是有人在十米外出现,他们也会有所察觉。

但是现在王妃就站在树下不远处,他俩要不是看见她,甚至毫无所觉!

艾玛,太可怕了!

苏苓翘着菱唇看着婆娑斑驳的树影,随后倏地伸出食指,对着树上的某处勾了勾手指!

临风和墨影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两人疑惑的是,难不成他们隐藏在这里,已经被王妃发现了?

没道理的!

身为暗卫最值得称赞的就是他们隐匿身形的功力,现在如果被王妃一个弱女子给发现的话,那他们的脸往哪搁?!

等了片刻,当苏苓再一次对着树影上勾动手指的时候,俏脸已经有些不悦,眼眸中似是也闪现出警告的意味,见到这些临风和墨影要是再装傻,也说不过去了!

两人身影飘飞,下一刻就很快闪身站在了苏苓的身前,正当他们想要开口时,苏苓却直接以眼眸示意,同时旋身往后走,墨影和临风再次对视一瞬,也纷纷跟上。

这大晚上的,好生蹊跷!

*

书房内,凰胤尘已经站在屏风之后缓缓褪着衣袂,脸颊上肃穆冷幽的表情略有些骇人。今日发生在皇宫里面的事,不可否认的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情绪,以至于他已经很久没有波动的心房,因此又有些怅然!

“三爷,属下有事禀报!”

方解开衣领上的盘扣,就听到门外的临风正在敲门。凰胤尘脸色微微不悦,转身绕过屏风后,袖风舞动,房门应声而开!

临风吞咽着口水,体会着从里面传来的劲风,感叹着幸好他站的远,不然还不得被拍飞啊!

“说!”

凰胤尘单字夹着冰凌出口,临风一窒,立马说道:“三爷,亥时临近,该…该是玉树当值了!”

临风硬着头皮说完,凰胤尘的瞳眸中冷光乍然一闪,薄唇抿着凌厉的弧度,一言不发!

“咳!”临风见此,小心肝抖的跟筛子似的,干咳一声,连忙开口:“三爷,属下明白了!”

眨眼间,临风宛若狡兔,瞬间就窜上了之前所隐匿的古树中。随后还趴在身边正看好戏的墨影肩头,吸了吸鼻子,一脸的委屈!

王妃,闹哪样?!

凰胤尘望着洞开的房门,站在屏风之侧,心里的烦躁感更加重了几分。猛地挥袖将房门紧闭,旋身绕过屏风,继续轻解衣袂。

热气缭绕的浴桶边,凰胤尘不紧不慢的解开衣衫,带着臭豆腐难闻气味的锦袍被他直接丢在了浴桶一侧的案台上,一袭轻薄的蜀锦中衣,随着他慢慢褪下,健而有力的肌肉和胸膛也慢慢显露出来。

浴桶上的热气升腾,且似是在氤氲的水雾中,桶内的热水还荡漾出几许波纹。

凰胤尘眼眸如鹰隼般犀利如勾,下身还穿着单薄的亵裤,就这样缓缓坐入了浴桶之中。而就在他将头上的玉簪解开,墨发倾泻而下之际,他的唇角似是闪过眸中意味深长的笑意,同时眼眸中也绽出异样的精光!

而,彼时,房梁上的某人,正捂着被尘埃熏的想要打喷嚏的鼻子,努力的压抑着。同时凤眸内也蓄满了因鼻子酸痒而憋出的水光。

凰胤尘此时双手搭在浴桶边,宽肩窄臀的身材昂藏又极具魅力!墨发散在如雕刻般清晰的肩头和身后,热水之中似是还享受的微微仰头!

**********************************

这是一更,还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