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五:赫连锦瑟,你再惹我,我还揍你

“嗯,既然锦瑟也为你求情,而本宫念你是初犯,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但是,本宫若不给你一些教训,怕是你还无法记住!来人,传本宫手谕,削去苏苓尘王妃头衔,降级为侧妃,同时罚俸半年!”

苏苓:“……”

卧槽,说好的分道扬镳呢?!

降为侧妃而已,不过还罚了她的俸禄?

不是说犯了七出之罪的女人,就算不被沉塘,也会被休弃的吗?这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说的话?

现在她不但没被休,还特么被撸了官,又丢了钱!这怎么跟吃了苍蝇似的难受!

“你们给本太女滚开!”

苏苓正在心里为自己找着其他被休妻的理由,而凤宸宫外,夏筱雪叫唤的声音也顿时传了进来。

余光微勾,苏苓清晰的看到夏绯罗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冷光和不悦,正当她眯着眸子想要对身侧的嬷嬷示意时,筱雪已经霸道的将门外的侍卫给踹倒在地!

“筱雪,你这是在做什么?!”

夏绯罗不悦的看着筱雪狂风的姿态飙入殿宇,手掌也蓦然捏紧了膝上的裙摆。而赫连锦瑟看到夏筱雪的出现,眼神还闪躲的闪烁了一瞬。

而凰烟儿也是微微蹙眉,看着苏苓和夏筱雪,眼底一片迷惑的神色。

“姨母,打了她的人是我,你何必要为难苏苓?”筱雪的脸上还带着半醒后的余韵,边说边指着赫连锦瑟,脸上也是一片嫉恶如仇的表情。

夏绯罗居高临下的睇着筱雪,嗤笑一声,说道:“筱雪,本宫知道你和她姐妹情深,但是方才她自己都已承认了所有的罪责,你现在说出这般话,是认为本宫是非不分吗?更何况,上至后宫女子,下至王府妃妾,不论谁做错了事,本宫都一样会惩罚!筱雪,你既身为南夏的太女,莫要搀和到齐楚后宫的事情之中,如此罔顾礼法的事,你做出来也有*份!”

“姨母!我……”

“太女,是我出手打的人,你不必为我解释了!我承认我就是看不上赫连郡主,我也承认以后若是她再惹我,我还会揍她!皇后娘娘,感谢你今日削去我王妃头衔!”

此时苏苓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意味深长,她如此挑衅般的话语,并非是明知故犯,而是她要让夏绯罗知道,今日不把她贬为庶民,来日她一定会让夏绯罗后悔今日降级的举动!

想给她小惩大诫?

可惜,她这次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凰胤尘分道扬镳,既然七出之罪都不能让她被休,那她接下来就玩点更重口味的!

“苏苓,别以为你是相爷的女儿,本宫就不敢惩罚你!”夏绯罗猛地一巴掌就拍在身侧的桌案上,茶盅都因此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面对苏苓不乏挑衅的语气,夏绯罗的眼眸中眯起的神色更加隐晦莫测。

“那你惩罚我啊!”

苏苓挑眉冷笑,心里也顿时明白了一个道理。看样子夏绯罗没有直接撸了她,还用这般语气训斥她,那就一定和丞相老爹有关!

如若真是这样,那她会嫁给凰胤尘的事,就必定如凰胤尘所说,和爹有莫大的关联!

那她是不是也可以认为,既然这件事有爹在其中搀和的话,那就算她休了凰胤尘,也必然不会牵扯到相府?

“姨母!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说苏苓犯了七出之罪的妒忌,那我可否也问一句,当年后宫里的贵妃娘娘,是遭到谁的妒忌而莫名惨死的?”

夏筱雪此时望着上首,眉宇间愤怒的神色尤甚,她最受不了的,就是今日苏苓被夏绯罗问罪,而且还是顶替了她的罪名。

好你个赫连锦瑟,睁眼说瞎话,这梁子算是接下来了!

“夏筱雪!”夏绯罗忽然间整个人宛若失心疯了一般,猛地从上首站起身,浑身颤抖的指着夏筱雪,而她身侧的赫连锦瑟和凰烟儿,同时一愣,不由得面面相觑。

后宫里,有为贵妃娘娘?

为何这件事,她们从来不知道!

“姨母息怒,筱雪越矩了!”

夏筱雪的脸上明显没有半分逾越的神色,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夏绯罗,随后就和苏苓并肩转身,两人同样的姿态和背影,仿佛给上首的夏绯罗一个重重的巴掌一般!

苏苓在走到凤宸宫门口之际,回身看着夏绯罗颤抖瞠目的模样,唇齿一笑,她知道,这一刻她走出皇宫后,和夏绯罗之间的嫌隙,怕是要根深蒂固了!

“赫连郡主,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以后再惹我,就不是打你那么简单了!”苏苓转着眸子看向发呆的赫连锦瑟,她的宣战从这一刻起,也注定了齐楚后宫和甚至整个皇室,要因为她的出现而变得风起云涌。

赫连锦瑟也想不到,她错将苏苓当做对手的想法,到最终有多么愚蠢!

夏绯罗亲眼看着苏苓和夏筱雪双双离开,甚至两人对她的身份毫无顾忌,就这般堂而皇之的走了!那苏苓之前所表现出的一切,难不成就是做给她看的!

夏筱雪,苏苓……本宫和你们势不两立!

“娘娘,你……你没事吧!”

直到两人的身影已经远走,赫连锦瑟才回神上前搀扶着摇摇欲坠的夏绯罗,就连凰烟儿也站起身,慢慢走上前,眼里的疑惑更甚,却谁也没有多问一句。

“锦瑟,立刻给你父王休书一封!让他择期来朝!”

“娘娘?”

“本宫要给你和尘儿举行大婚,册封王妃的大礼,没有部落酋长在此,怎么能行!”夏绯罗怒意蓬勃的看着赫连锦瑟,说话之际,眼眸一直盯着凤宸宫的殿外,凛冽的精光一闪即逝!

赫连锦瑟瞬间惊喜的看着夏绯罗,没想到她今天这一场苦肉戏来的如此恰逢其时,她终于要变成王妃了!

“锦瑟,遵命!”

*

“我说你是不是傻?她问罪你就承认,你平时脑袋不是挺好使的吗?刚我要是不来,我万一被她用刑怎么办?”

夏筱雪走出凤宸宫的宫门,顿时就开始对苏苓一顿数落,在她眼里,她的身份会让夏绯罗顾忌,但是苏苓的可不会!

而且,打了赫连锦瑟的,的确就是她!凭什么要让苏苓给她背黑锅!

苏苓斜睨了一眼夏筱雪,说道:“你确定她能对我用刑麽!我连七出之罪都承认了,最后不还是仅仅被降了级,倒是你,那是你姨母,不管怎么说,你不该出面!”

“拉到吧啊!我叫她姨母她就是我姨母,我不叫她姨母,她就什么都不是!这次要不是奉母皇之命来这调查宝藏的事,我其实也懒得和她虚与委蛇!”

夏筱雪眉宇间和语气中都透露出对夏绯罗的不屑和嗤鼻,这让苏苓也不禁惊讶。看来从筱雪这的关系和夏绯罗就是表面功夫,那南夏女皇和夏绯罗岂不是更差?!

不过,细细想想,说不定又是个因为当初争权的事而勇者胜败者退的故事!

真没劲!

“你回去睡觉吧!我这就出宫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南夏?”苏苓和夏筱雪一路走到行宫附近后,便看着她说完又低声问了一句。

夏筱雪闻言,微微蹙眉,“可能过几日就回去了!不过,你和表兄……”

“回见吧!”

就在夏筱雪刚提到凰胤尘之际,苏苓直接挥手道别!

她的计划,从现在就要开始了!但,必然不会让筱雪也搀和其中,毕竟她和凰胤尘,还是表兄妹!

夏筱雪站在行宫附近,看着苏苓离去的身影,微微叹息,之前她和表兄在行宫内发生的争执,其实她都听见了。

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其实是没有置喙的余地的,就因为他们都知道表兄变成今天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只能暗自叹息,别的什么也不能做!

*

苏苓从皇宫出来后,这次倒是一路都畅通无阻,也没有人阻挡她的脚步,也不再有人关心她的去处。

而她也相信,她被降级为侧妃的事情,在明天就会轰动了整个京师。

今晚,她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和苏宝生长谈一番,她想做的事,就算所有人都为之阻挡,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心!

相府书房

苏苓从皇宫奔波回府邸后,直接来到了苏宝生平日久居的书房,站在门外还没来及走进,骤然听到里面传来的低声谈话,“爹,你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老二,你莫要道听途书,丫头就是你的妹妹!”

“爹!”苏煜的声音强有力且带着急切,再次喊了一声,语速极快的说道:“爹,那ri你和娘的谈话,我都听见了!”

“你说什么?!”

****

这是二更,三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