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四:被撸了王妃头衔

赫连情歌焦急的表现顿时引起了苏苓的怀疑,她自认为也没做什么缺德的事,干嘛要弄的跟逃命似的。

而他越是如此急切,苏苓便越要弄清楚真相。

“小情歌,你让我离开可以,但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苏苓挑着弯弯的月牙眉,抬眸看着赫连情歌,俏脸上紧绷着‘你不说我不走’的情绪!

赫连情歌的急切此时全都写在了脸上,见苏苓突然间如此执拗,忍不住有些抱怨的说道:“你做事总是没有分寸的嘛!到现在就别问了,你跟我离开,我边走边告诉你!”

“我……”

“把尘王妃拿下!”

苏苓这厢询问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见从西宫门内,突然涌出了众多的带刀侍卫。各个面色冷肃的瞬间就将苏苓和赫连情歌包围在其中。

赫连情歌见此,顿时泄气的看着她,说道:“这下晚了!”

“什么早了晚了的,你脸话都说不明白,上来就拉我走,万一你把我卖了咋办?”苏苓依旧带着淡淡的轻嘲和赫连情歌开着玩笑。

虽然眼前的场面让她也有些不解,但是思前想后,也大抵跑不过被人告状之类的!而且,能够驱使侍卫将她给拿下的人,在这皇宫里,怕是不超过三个吧!

“这种情况你还有心思说笑?”

赫连情歌含着淡淡怒气瞪着苏苓,平素时而哀伤涌动的脸颊,也因此有了别样的风情。

苏苓看着侍卫各个拿着刀对着自己,不由得耸肩笑了笑,随后拍着赫连情歌的肩膀,无谓的说道:“是福不是祸!我要是今天真的跟你走了,被拿下的人就会变成你了!既然是冲我来的,就算刀山火海我也得去会一会啊!你甭担心,回去吧!”

侍卫统领站在苏苓的身边,本还想着表现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但没成想苏苓如此配合的转身看着她,甚至还双手平伸的放在他面前,这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是想跟他动手?!

苏苓下意识的将双手摊放在侍卫统领的面前,结果见他眼眸不停的在自己脸颊和手上巡视,垂眸一看,这才有些汗颜。

果然,一生气,脑子就不好使!

她还等着被带上手铐呢!这特么是古代好麽!

苏苓暗暗对自己的举动鄙视了一番,随后看着侍卫统领疑惑不解的模样,轻声说道:“拿不拿下?你不拿我可走了!”

“咳!”侍卫统领闻言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嗽了一声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躬身屈腿,说道:“尘王妃,这边请!”

“孺子真可教!”

面对侍卫统领这般举动,苏苓不由得对他打趣的说了一句。而面对这样的场面,能够如此平波不惊的,只怕也就她一人了!

更何况,他们身为后宫的侍卫,这次办事本就是奉皇后之命。再回想起皇后之前的表现,怕是这尘王妃要遭殃了!

“苏苓!”

赫连情歌站在西宫门之下,看着苏苓娇小的身影被一众侍卫围在中间,心下有些失衡,不禁对自己的优柔寡断有些痛恨。

其实,他原本能够来的更早些的!

*

再次踏入凤宸宫,苏苓一点意外都没有!而且在她站在门外,等着侍卫去通报时,她就已经听见了从里面传来的哭声。

赫连锦瑟,毋庸置疑!

虽然她喝了酒,但是这一次和上次耍酒疯不同,她清醒的很,而且这赫连锦瑟现在是终于坐不住了麽!

她还来不及离开皇宫,就已经跑到了皇后这里来告状!她倒是想看看,这厮此次能有什么出人不意的言辞!

“把她带进来!”

凤宸宫的大殿中,传来皇后夏绯罗明显不悦的低喝声,随着宫女的出入,苏苓微微吐息了一瞬,随后泰然自若的迈入了凤宸宫。

而就在苏苓走进殿宇的刹那,凤宸宫周围的宫人,似是也变少了些许!

“见过皇宫娘娘!”

苏苓双手扶腰,微微躬身不见得有多恭谨的对夏绯罗行礼,但是至少该有的礼仪她不会废。省的被人借口找麻烦不是!

“苏苓,你给本宫跪下!”

夏绯罗面目含怒,而且看起来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她,至于她的身侧,此时正站着双眼通红脸颊过于红润的赫连锦瑟。

自然,有赫连锦瑟的地方,怎么能少了凰烟儿!

凰烟儿落座于下首首位,见到苏苓的时候,眼眸中似是也划过某种精芒。垂眸间似是掩去了对苏苓的厌恶和嫌弃。

“皇后娘娘,不知何事让你如此动怒?”苏苓不卑不亢,哪怕面对皇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哪怕她身边巍然而立的几个老嬷嬷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她也没有因此表现出任何惧意。

要的,就是这种态度!

夏绯罗一袭大红色织凤宫装,母仪典范的模样落座在凤椅中,涂着蔻丹的指甲上,还带着几只护甲,弯起指尖,蓦地指向苏苓,“苏苓,你可知罪?”

“何罪之有?”

苏苓的反问和她不以为然的态度,让夏绯罗怒极反笑,眼眸如淬了毒的蛇般,微微眯起散着冷光,说道:“本宫身为后宫之首,还从未见你这般不知所谓的女子!你身为尘王妃,要一切以王爷的利益为己任,相信你也应该听说了本宫即将下旨将锦瑟赐婚给尘儿的事。虽然现在旨意还没有下,但此事已是板上钉钉,本宫想不到你身为王爷正妃,自己无所出便也罢了,竟然还如此争风吃醋,三从四德你都学到哪去了!

你知不知道,就因你今日动手打人的举动,本宫就能赐你一个七出妒忌之罪!”

苏苓沉默,问她三从四德?开你妈什么玩笑!

她无所出?这件事,首先得有人进来才对吧!就她和凰胤尘……想想还是算了!

不过,如果犯了七出之罪,是不是就会休了她?

那敢情好啊!她正找不到和凰胤尘老死不相往来的机会呢!

如是想着,苏苓垂眸故作悲悯的开口,也同时让赫连锦瑟和凰烟儿甚至是夏绯罗都为之一怔,“娘娘教训的极是!我身为王妃,其实不光嫉妒,我还有恶疾,所以无法给王爷添子!我自知罪孽深重,娘娘的话如醍醐灌顶,让我深感悲哀。在此,我恳请皇后娘娘,除了我王妃的名号,降为庶民!此后,我必定用心悔改,以娘娘为榜样努力学习!”

苏苓,你这样表态,让皇后和赫连锦瑟接下来的戏码怎么演下去?

若不是知道苏苓顽劣的心性,皇后夏绯罗也不会特意让后宫侍卫将她给带回来。明明想就此机会,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但是谁都没想到,苏苓竟会如此自贬身价,能不能按套路出牌?!

夏绯罗的脸色莫名变换着,带着护甲的手也不停的摩挲着指尖,苏苓这样釜底抽薪的举动,确实让她出乎意料。

但是……

“皇后娘娘,锦瑟自知娘娘疼爱,所以容不得我有半点损伤。但是方才想必王妃姐姐也并非是故意为之,许是因为喝了些清酒,所以意识不清醒,更何况我和她即将成为一家人,这件事要不就算了!”

蓦地,赫连锦瑟就在苏苓心里暗喜即将脱离凰胤尘的时候,忽然来了这么一套,顿时让她脸色僵硬的抬眸,觑着赫连锦瑟的目光也变得幽幽冷光!

这会想起来做好人了?她能给她这个机会麽?

回答,必然是不能!

苏苓抬眸看着夏绯罗和赫连锦瑟,随即上前两步,宽袍大袖内的指尖,也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演戏嘛,她得做的像一点!

赫连锦瑟眼眸中带着淡淡的挑衅,轻瞥了一眼苏苓,而后看向皇后的时候,又变得如纯情小白兔般的单纯!

既事情已发生到这种地步,而且苏苓心知肚明,夏绯罗这次是真的想对付她,才会这般兴师动众的,既然如此她就帮她来点猛料,也给自己的后路铺上一条康庄大道!

随着苏苓暗中狠掐自己的动作,她水灵灵的凤眸中,顿时染上了水光,在眼眸中波澜闪烁的泪花,情真意切的说道:“娘娘,我自知心思狭小,无容人之量!这次正因为嫉妒才会动手打了锦瑟郡主,身为王妃,这样的做法简直是不可理喻,娘娘身为后宫之首,必定要为皇室绵延子嗣,所以我自知配不上王爷,还请娘娘削去我王妃的头衔!”

她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责罚她简直天理不容!

她恨不得想求她,赶紧撸了自己王妃的头衔吧!

“嗯,既然锦瑟也为你求情,而本宫念你是初犯,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但是,本宫若不给你一些教训,怕是你还无法记住!来人,传本宫手谕,削去苏苓尘王妃头衔,降级为侧妃,同时……”

苏苓:“……”卧槽,说好的分道扬镳呢?!

**

这是一更!稍候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