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九二:大骂赫连锦瑟

傍晚

夜幕低垂下的皇宫,在夕阳余晖的漫天金黄里,照耀着皇宫内的殿宇金瓦都熠熠发光。彼时,苏苓和夏筱雪坐在行宫门外的凉席中,两人一人一杯水酒品着难得闲适的时光。

苏苓脸颊染上酒晕,腮边红霞堪比夕日落阳。一双氤氲出清浅迷离和水雾的眸子,也呆呆的望着夕阳美景。

“苓子,你为什么不喜欢三表兄呢?其实他人真的很好的,我记得她曾经不是这样冷漠的,那时候我们时常在一起,谈天说地,望月赏梅,你知道吗,当年就因为谷兰喜欢梅花,所以三表兄特意为她在王府里中满了正片了梅林!”

要不说喝酒误事呢!

此时一脸灌下好几杯水酒的夏筱雪,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不过在缅怀过去时光的同时,心里也在寻找当年放肆大笑的生活。

苏苓自从知道自己喝酒之后容易断片,也适量的控制着。所以当她还相当清醒的头脑听到筱雪话后,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

并非是她对凰胤尘不舒服,而是因为她感觉自己成了凰胤尘以及那个谷兰之间的小三!

古代封建制度害人不浅!她特么莫名其妙就被小三了!

谷兰,听这名字,她似乎能够想象出,那名让凰胤尘一心惦念的姑娘,应该是如空谷幽兰般淡雅清莲,甚至在清酒的驱使下,她仿佛还看到了梅林下的女子正温婉绵长的对着凰胤尘撒娇卖萌着!

“你都说了他喜欢的是谷兰,他既然心里有人,我为毛还要喜欢他?”苏苓仰头将水酒灌下,眯着迷蒙水雾缭绕的眸子,看着身侧躺着的筱雪。

见她已经醺红的脸蛋,似是已经喝得酒醉,不由得伸手想要抢下她的酒杯,“你别喝了!”

“苓子,我心里难受!”

夏筱雪躲开苏苓抢夺酒杯的举动,眼眸蓄着晶莹的泪光,侧头看着苏苓,鼻翼也不停的龛动,眼眸中的水光更甚。

“我知道!”苏苓暗叹一声,放下手臂,擦了一下筱雪的眼角,继续劝说道:“你喝多了,睡一觉,什么都别想,等明天醒过来,就没事了!”

“会吗?苓子,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多少年!他以前不是这么对我的,我喜欢叫他璃哥,我喜欢他叫我雪妹妹,可是后来疏于往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般冷漠相对,你说我该怎么做?他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如果能选择,我也不想当太女,可是我出生就是嫡亲,我也没办法的!”筱雪止不住的泪珠子就像是断了线般,不停的从眼角滑落到凉席上,手指捏着酒杯渐渐发白,鼻头酸涩,满心酸楚!

苏苓也有些氤氲了双眸,看着筱雪第一次在她面前表露出的伤心和难过,一时间巧舌如簧和舌灿莲花的技能也离家出走了。

她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她前世活了二十七年,每一天都在各种任务中奔波。今生她十六岁,在没有任何接触下,就嫁给了凰胤尘。

她对感情的看法,还不如筱雪来的执拗和透彻!

“哭什么哭!男人不还多得是!”

烦躁的感觉席上心头,苏苓心里阵阵无力的看着夏筱雪哭的几乎断肠。她也在这一刻才明白,只怕她对凰胤璃的喜欢,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根深蒂固。

“没有了,天下只有一个凰胤璃,我喜欢的璃哥只有他一人!”

苏苓听着夏筱雪呜呜咽咽的声音,有点上头的酒劲又让她开始犯虎。将手中的酒杯一下子就丢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惊的筱雪一阵颤栗。

“你给我闭了!看你像什么样子,不就是个凰胤璃麽,你要是喜欢,明天我给你找二十个男人,都给丫改名叫凰胤璃!你想点那个就点那个,想睡谁睡谁!”

‘噗通’一声,在苏苓的话音落下后,行宫附近某处地点,骤然发出重物落地的声音。苏苓眼眸微眯,就算有点上头,但还算清醒。

努力保持着平衡的从凉席上起身,寻声看去,略显凌乱的步伐就走了过去,唇角还挂着邪肆的笑,凤眸眯着不怀好意的弧度,说道:“谁在那?滚出来?”

苏苓慢慢沿着行宫殿宇前的路面往回廊边走去,而仍旧躺在凉席上的夏筱雪,已经彻底喝断了片,摩挲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凉席,睁着水蒙蒙的眼睛,四下观望的喊着:“苓子,苓子?”

当苏苓摇摇晃晃的走到回廊拐角处时候,有些虚晃的眼眸明显就看到了回廊边闪现的一抹衣袂,翘起菱唇,垫着猫步,屏息走上前,毫不留情的直接一脚,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啊……”

坏了!怎么是个女的?

苏苓不傻,听到这一声喊叫后,酒也醒了大半,睁着一双还带着血丝的凤眸,站直了身板,往拐角处一侧,结果就看到了眼瞎的一幕!

此时,赫连锦瑟裙摆上还挂着一个明显的脚印,而她许是因为苏苓的攻击,一时没有站稳,正双手紧紧抓着凰胤尘的腰际衣袂,脸上还挂着痛楚的表情!

“哟呵,你俩*都偷到这来了?行宫还有空房,用不用给你俩准备一下?”苏苓抱胸看着凰胤尘冷漠的视线以及赫连锦瑟明显惊慌的表情,话音刚落,赫连锦瑟便焦急的回身,说道:“王妃,你别误会!我和三哥什么事都没有!”

老娘巴不得你俩有什么事呢!

“我别误会?你当我眼瞎啊!”苏苓酒气上头,看着赫连锦瑟此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她怎么突然这么讨厌她!

惺惺作态有个限度行不行!

“王妃,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明明是你突然踢我的,要不是三哥在这,恐怕我就要摔倒了!你怎能又因喝酒而如此不顾礼仪?”

赫连锦瑟一副说教般的语气,彻底把苏苓心里的火气给点燃了!

抱,让你俩抱!

酒劲上头加上对赫连锦瑟的厌恶,以及凰胤尘那张面瘫脸,苏苓此时的理智有些不受控制的被疯狂所取代。

沉沉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赫连锦瑟还紧紧贴着凰胤尘的表现,不由得直接出手,“你管我顾不顾礼仪!这是齐楚皇宫,你特么以为这是你家啊!还有你把爪子给我松开,还没嫁给他的,你这么着急投怀送抱麽?要脸不?懂不懂矜持?”

苏苓原本心里是不想让赫连锦瑟这般跟她耀武扬威的嘚瑟,既然她喜欢凰胤尘,她偏偏要跟她作对!

你想抱着他,她就偏偏不让她得逞!

苏苓说着就直接出手大力的直接拉着赫连锦瑟的胳膊,将她从凰胤尘的身边给拉开。别说她的身手如何,就凭借喝酒后的那股子猛劲,赫连锦瑟也没想到她的力道那么大,最后竟然生生被她给拉开,还险些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将赫连锦瑟和凰胤尘拉开后,两步就跨到凰胤尘面前,呲着牙咧着嘴,蓦地出手,直接拉住了凰胤尘的俊脸,一边拉扯还一边说,“凰老三,你俩跑这来*?是不是当我不存在,我还没死呢,我是王府正妃,你想跟她暗通款曲,能不能等她嫁过来再说?”

苏苓的举动,凰胤尘的反应还来不及表现在脸上,而赫连锦瑟刚刚稳住身形,看到她的动作后,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声音都开始发抖,“王妃,你在干什么!”

“临风!你给我滚出来!”

苏苓狠狠瞪了一眼凰胤尘后,放开他后,随即就冷冷的喊了一声。

果然,一个人影在她话音落下后,就站定在他的面前,而且身上的衣袂衣摆,似乎还带着尘土!

苏苓的视线从下往上,见到衣袂上的尘土时,揶揄道,“刚才那声音是你传来的?”闹半天是他从摔倒的闷声?

“王妃,属下是玉树!”

玉树一脸汗颜的低头站在苏苓面前,他在想刚才看见了王妃掐王爷脸蛋的举动,会不会被王爷给灭口!

这赫连郡主也真是的,跟王妃作对,能有好处麽!果然不长眼啊!

“玉树啊,我跟你家王爷,现在打算联络一下堵塞的感情,你把这货给我丢出去!”苏苓看着眼前的玉树,眼眸飘忽不定的说着。

其实她现在已经有点头晕,但至少还有点清醒的神智!

凰胤尘这厮,明明昨晚她才对他有点改观,结果今天又当着她的面跑偏!

丫是不是分不清大小王了!

“苏苓,你敢!这里是皇宫,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赫连锦瑟平日保持的良好教养,此时再也无法自持冷静!

她早就看苏苓不顺眼,现在她当着三哥的面,还敢如此放肆?

******

这是二更,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