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九:本王先回府了

赵春萍望着苏宝生步履踉踉跄跄的离开荷花池附近时,这才和身边的婢女四目相对,眸中不言而喻的精光也慢慢毫不掩饰的绽放而出。

还跪在地上的碧娆,余光在看到某处传来的暗号时,身子不由得往后挪了几分,而就在赵春萍脸上的暗芒还未消退之际,一声绵绵无力又略显空远的声音,在草房边猝然响起:

“大娘……我死的好惨啊!”

所有人包括还在提着水桶正要往回走的下人,听到这一声低沉恐怖的话,霎时间全部愣在原地。

而赵春萍脸上闪现出惊慌和惧怕,不由得立刻拉住了身边婢女的手,“翠竹,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婢女翠竹的眼眸不停的打转,手臂上被赵春萍捏的生疼也毫无所知,瑟缩了一瞬,结结巴巴的说道:“夫……夫人,好像听到了!”

“大娘!”

忽地,就在整个草房周围,临近子时之际,安静了片刻的周遭,骤然一声尖锐刺耳的喊叫,险些让众人以及赵春萍吓破了胆。

赵春萍不停的抖着身子,紧紧的挨着翠竹,而已经不少下人,在此时落荒而逃。

“大娘,你救救我啊!”

“小姐,小姐是不是你啊!”碧娆似是还嫌事不大,听到这声音后,反而脸上挂着激动对空喊了一句。

安谧的府邸上空,几乎全是这种鬼魅般空灵又绵长的话语,赵春萍惊慌的眸子四处观望,从身后到身前,就在她转眸回望之际,眼前一抹红影如鬼魅划过,顿时让她惊声尖叫:“啊……”

“不是我……不是我!”

赵春萍死死的闭着双眸,因为眼前一抹如幽灵般的魅影划过后,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坐在地上。

衣裙的宽袍大袖,让她略显狼狈的在地上挣扎着,直到和翠竹两人好不容易从地上起身,跌跌撞撞的就往回跑,唇角不停颤抖,头发上的发饰玉佩散落了一地。

荷花池边,因为出现在午夜骇人的鬼哭,很快就半个人影皆无。好在草房的火已经灭了,眼下只剩淡淡的青烟从上面飘然窜入空中。

“这就完了?”

当人影散去,权佑擎和苏苓从草房的后面慢慢走了出来,碧娆此时也颠颠的站起身,跑到她身边,笑得格外歼诈。

“不然呢!”苏苓的俏脸紧绷寒霜,如果说上次凤霜苑竹林起火让她对赵春萍有了怀疑的话,那么这一次她完全可以肯定,此事和她有绝对的关系!

上次她就认为赵春萍看似无意的相撞有些巧合和古怪,若不是她身手灵敏,只怕就要因她的举动而跌入竹林火海。

虽然她事后对此极力的想要找到赵春萍这么做的理由,但是却发觉,赵春萍如此做,动机竟然很难辨别。

她之前就说过,自己的女子,而娘亲又从来都不争chong,所以偌大的相府才会平静祥和,而赵春萍身为主母,地位不凡又有两个儿子,就算丞相老爹对娘亲多有疼爱,却对她也根本构不成威胁。

更何况她一个女子,如今已经嫁了出去,如同泼出去的水,娘亲在这府邸的日子也就更加安静无争,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从一开始她就极有好感的赵春萍,竟然会暗中给她使绊子!

这就叫人不可貌相麽!

“什么不然呢!看样子你应该是早就怀疑她了吧?今晚你就做到这份上,就这么放过她了?不打算拆穿?”

权佑擎略带好奇的看着苏苓,通过几次的接触,尤其是今晚上发生的事,让他更加有些看不透苏苓。

明明是可以拆穿那恶毒妇人的最好机会,可她却就此收手!

究竟谁脑残?!

苏苓略略的望了一眼权佑擎,微微收敛的紧绷的情绪,喟然一叹,“拆穿她没有好处!再说,我只是为了确定心里所想,暂时不拆穿她,也不是为了她!”

她之所以做到这个份上,无非是临近拆穿的关头,想起了苏宝生和苏煜,如今她谁都可以不理会,但是唯独这两个人,她需要给他们时间和慢慢发掘真相的机会!

如果苏宝生知道她没死,必定会很高兴!但是萦绕在他心头另一个伤心的事情,便是娘亲如今昏迷不醒的情况。

她虽然对赵春萍在今夜有了另一种看法,但不能为了她自己,就用这样残酷的事实再给苏宝生和苏煜一个沉重的打击。

同时,她也看得出,苏宝生对娘亲是疼爱的,但是对赵春萍也并非是无感。再怎么说也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原配,而且还有两个出色的儿子。

而且,就算赵春萍想害她,也总要让她找到她的动机和理由。最终,不论怎么说,赵春萍的做法,对她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这件事她可以暂时放在心里。

至于经过今晚的事情一吓,想必赵春萍也会有所收敛。她的内心里,其实并不想让相府因为自己而有任何破裂,至少这座府邸之中,以前的确是充满了欢声笑语和祥和安宁的!

一侧始终观察着苏苓的权佑擎,并不知道她心里有着怎么样的顾忌和顾虑,只不过对于苏苓这样的做法,他是有些不甘的。

如果换做是他,怕是当场就会让众人看清楚那妇人的真实嘴脸!

“太子,今晚谢谢你的帮忙!改日我真的请你吃饭!”

苏苓敛下心底惆怅的情绪,扬起一抹略显僵硬的笑容,睇着权佑擎说道。

闻言,权佑擎心有余悸的看着她,丝毫不给面子的摆摆手,“得了!本宫不差你一顿饭!你把玉佩还给本宫就行!”

“喏,拿去!”

苏苓也不矫情,直接从袖管里拿出之前放在身上的玉佩,看来他已经去过酒楼要赎回玉佩了。不过不管怎样,她总归还是通过黑权佑擎,给酒楼赚了五百两银子,值了!

“哼!五百两银子,你可真敢狮子大开口!回见!”

权佑擎一把从苏苓的手里抢过玉佩,不悦的斜睨着她,随即说完,就双脚点地,直接从草房周围飞身出了相府。

这*,有人难过,也有人因惊吓而夜不成寐!

*

偕同碧娆回到凤霜苑后,凰胤尘恰好带着临风从里面走出,脸颊依旧是常年不化的冰冷,但是凛冽的眸光在看向苏苓明显带着疲色的脸颊时,眉宇微蹙,两人形同陌路般,双双错身而过。

苏苓视若无睹,而凰胤尘的眼眸也冷着冰芒。

明明是新婚燕尔的夫妻,但彼此就是这般冰冷相对。直到凰胤尘与苏苓的身影即将错开之际,幽幽低沉的语气,倏然飘出,“本王先回府了!”

苏苓微惊!

他这是在跟自己解释他的行踪?

苏苓的脚步微顿,站在厢房门口看着凰胤尘狂魅不羁的身影沉稳前行,眼底噙着几许打量和不解,他今晚来相府,怎么感觉这么古怪!

“小姐,王爷这是开窍了麽?”碧娆同时看着凰胤尘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感动。素来习惯了王爷冷眼相对,这忽然如此人性化,看着好顺眼!

苏苓闻言,瞬间回神,没好气的看着碧娆,嘟囔了一句:“我看是你灵魂出窍了!”

话落,便匆匆走进了厢房内堂。

远处,凰胤尘和临风方离开凤霜苑的地方,临风跟在凰胤尘身边,踌躇了半天,终于还是开了口,“三爷,不在这陪着王妃啊!”

凰胤尘不语,却侧目夹着冷光睨着临风。幽幽冷冷的眼窝中,临风感觉脊背瞬间寒凉,点着头故作了然的说道:“三爷日理万机,不作陪是明智的选择!”

作陪?!

临风,你好自为之!

“王爷,王爷留步!”

正当凰胤尘和临风两人作势要以轻功离开时,恰好某处路过的厢房中,一人出来小解,看到凰胤尘熟悉的身影,连忙憋住,边提着裤子边低声唤了一句。

凰胤尘闻言侧目,看到一袭中衣的年迈老者时候,不由得点头:“吴太医!”这位吴太医乃是皇宫太医院内的院使,医术高明且总管整个太医院,也是凰毅的*太医。

此时见他身在相府内,凰胤尘倒是没有多少诧异。毕竟凰毅和苏宝生的关系,乃是过命的交情,他来这里想必也是因为凤茹筠的病情。

“老臣参见王爷,深夜出来匆忙,衣着凌乱,还请王爷海涵!”

“吴太医免礼!找本王何事?”

吴太医说完随着临风的搀扶起身后,便看了一眼临风,随后又略带担忧的看着凰胤尘,问道:“不知王爷的病情,可有好转?”

“什么病?”凰胤尘几乎是下意识就蹙眉脱口而出,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病?

吴太医闻言,哀叹摇头,“王爷恕罪,老臣自认饱读医书多年,却始终无法参透直男癌晚期是何种病症,还请王爷再给老臣一些时间……”

接下来,不论吴太医再说什么,凰胤尘都感觉自己耳际嗡嗡作响,眼神如果能杀人,这会临风估计已经被他给刮了!

****

这是二更,稍候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