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八:有这么求人帮忙的麽?

“权太子,你想要什么感谢?”

苏苓和权佑擎不期然的面面相觑,这熟悉的冷言冷语,就算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不合时宜的走了进来。

而且,还是直接走进了内室!

他丫的就不怕她正和权佑擎办事麽?真特么没眼力界!

苏苓回身继续拿着丝巾给凤茹筠擦拭着脸颊,而权佑擎也面色无异的靠在软榻的帐幔边,至于碧娆则只能瞪着一双红彤彤的眸子,有些惊惧的看着凰胤尘如约而至。

凰胤尘如踏月而来,跨步缓缓走进内堂时,桃花眸沁着冷光,微眯着眸子睇着苏苓和权佑擎。他的身边还伴着临风,只不过临风这会正低着头跟随,根本不敢抬眸,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哪知道凰胤尘前行了两步之后,便站定在原地,鼻翼微龛,似是在嗅着什么。其跟随的临风,低眸垂首毫无意外的就撞在了凰胤尘的后背上。

捂着额头抬眸,猛地大退了两步,脑门感觉都要冻冰了!

三爷这身上也太凉了!

“凰老三,来的不是时候啊!”权佑擎靠在帐幔边,斜斜的睨着凰胤尘,菱唇不太客气的直接冷言相对。

凰胤尘的眸光一寸寸看向权佑擎,薄唇凌厉的弧线仿佛挂着冰碴,蓦地说道:“权太子认为什么时候正合宜?”

“你不来,正合适!”

权佑擎带着淡淡的轻蔑,狠剜了一眼凰胤尘。别以为他刚才不知道这厮就藏在草房周围,明明他们两个差不多时候到的,结果他不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苏苓深陷火海。

这会来装腔作势,鄙视你,懂不懂!

“权太子,这是齐楚相爷之府!”

“废话,本宫知道!”

权佑擎瞥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苏苓,随即上下打量着凰胤尘,略带嘲讽的开口:“你大晚上来这,就是为了告诉本宫,这是你老丈人家?你什么时候晚上睡不着觉,反而爱管闲事了!”

“临风,给权青国皇帝修书一封,将今晚所发生的事,如实禀告!”凰胤尘的眉眼间淬的满是戾气,深邃如鹰隼的眸子若刀锋出鞘。

“是,三爷!”

权佑擎闻此,脸色几不可察的色变,讽刺的神色更加明显,“凰老三,咱能要点脸麽?打不过本宫,又说不过本宫,还想玩告状这一套?你三岁啊?”

“你们俩,赶紧滚!!”

这厢权佑擎和凰胤尘你来我往间,吵的不亦乐乎。但苏苓就不高兴了。

这是她娘的厢房,而且娘亲还在生病中,他俩这样不停的交锋,会让她有一种在争风吃醋的错觉的!

“丫头……”

忽地,还不待凰胤尘和权佑擎双双觑着苏苓开口时,众人就听见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悲戚又心酸的喊叫。

苏苓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她听得出这应该是老爹苏宝生的声音。细细回想,才发觉之前她从草房回到凤霜苑的事,除了苏煜相府其他人并不知道!

而因苏宝生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低吼,苏苓心里也计上心头。如果有人想让她死,也许在看到草房里面的两具尸体后,会误以为是她和石竹!

但如果她‘死而复生’,骤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某些人应该会泄露马脚吧!

哪怕她一直没有说出口到底心里怀疑的是谁,但在之前草房边,如果权佑擎多加留心的话,必然会发觉,苏苓当时指着地上的字,分明说的是‘这三个字可是那人的名字!’

三个字的名字,显然她心里已经有了定论!

诚如苏林自己所说,有了想法却只需要再鉴别就可知悉!

“这……太心酸了,简直让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啊!”权佑擎听到苏宝生仿佛从远远的天边传来的声音,荷花池距离后院并不远,很明显他应该是悲痛欲绝之下,才大吼将这声音一直传进了凤霜苑的内堂。

权佑擎煞有介事的说着,甚至还用衣袖在眼角擦了擦,惺惺作态的模样让苏苓不由得啐了他一口。

随即,苏苓脑海中迅速的想着对策,仅仅须臾光景,唇边就闪出狂狷的邪笑,转身拉过碧娆,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而碧娆的反应则是瞪大了眸子,略显惊讶。

“小姐?你确定?”

“嗯去吧,记得演的像一点!”

“好嘞!”

碧娆疾风飚出内堂,直到她离开,权佑擎也没整明白苏苓到底要干嘛!而凰胤尘此时已经没事人似的落座在内堂靠墙的椅子上,微拢着眉宇,垂眸似是假寐!

“权太子,帮个忙!”

“干啥?”权佑擎略带推拒的看着苏苓,甚至双手还瞬时捂住了胸口,身子微侧,仿佛在保护节操一般!

苏苓嘴角抽搐的望着权佑擎的举动,旋即又看了看如一尊冰雕般的凰胤尘,不禁打消了请他帮忙的念头后,起身往外走,同时对着权佑擎就直接丢下一句话,率先走出了房门,“你要是愿意帮,就跟我来!”

权佑擎:“……”

有这么求人帮忙的?

到底谁求谁啊?!

“看见没,谁在她心里地位比较高!”权佑擎得意洋洋的睨着端坐在椅子中的凰胤尘,旋即便像是一只傲娇的花孔雀,翘着尾巴走出了内堂。

直到他和苏苓的身影双双离开凤霜苑后,凰胤尘半眯的眼眸瞬间开阖大亮,侧目睇着临风却意味深长的暗暗点了点头。

临风见此,直接伸手在自己的怀里掏了的半天,待拿出了一个精巧的锦盒后,慢慢打开之际,便走向了软榻……

*

草房着火,这次是真的惊动了整个相府中人。此时,火光已经渐弱的场面中,苏宝生站立不稳的由苏傲扶着,赵春萍站在两人身侧,身边也由婢女搀扶,但情绪的波动不及苏宝生的明显。

下人匆匆提着水桶,不停的在灭火,而已经彻底塌陷的草房门前,两具炭黑的人形尸体正摆在地上。

“丫头,丫头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苏宝生老泪纵横的捶着自己的胸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黯淡的火光中,照亮着脸颊一直紧绷的赵春萍,而她的视线时而闪烁着,却一直定在草房前的某具尸体上。

“爹,节哀吧!”

此时,苏煜并不在场,而苏傲只能搀扶着苏宝生的尸体,脸颊也隐晦的带着痛楚,身边的人影杂乱,而他的内心也烦躁不安。

相府最近的事情多发,每一件事都足以令人手忙脚乱且不知所措。之前有下人回禀,亲眼看见苏苓走进了草房,而没过多久草房就直接着火,此刻又从里面找到了两具尸体,任谁也会直接当成是苏苓和石竹的。

苏宝生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佝偻着身躯正想要走进地上焦黑的尸体时,身后蹬蹬蹬的跑步声传来,还没等众人回神,碧娆就窜了出来,也不顾形象,直接就扑倒在地上,对着其中一具尸体就开始鬼哭狼嚎。

“小姐,小姐啊,你死的好惨!我的小姐啊,你怎么就这么丢下我了啊!小姐,小姐……”碧娆这哭泣才算是真的闻着伤心见者流泪,苏宝生和苏傲双双看着碧娆痛苦不已的直捶地面,心里也染上了哀恸。

而就在碧娆出现的一霎那,赵春萍的眼眸一暗,眉宇间竟似是微微舒展了几分。由着婢女搀扶走上前,低声劝诫道:“难得你这婢子对苓儿如此衷心,苓儿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安慰的!”

碧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回头,紧接着身子一转,双手就抱在赵春萍的膝盖上,仰头看着她,婆娑着泪眼真真切切的说道:“大夫人,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找到暗害小姐的凶手!不能让小姐枉死啊!大夫人,奴婢求求你了!”

赵春萍闻言脸色一变,而她身边的婢女也同时将碧娆从她的身上拉开,那婢女说道:“碧娆,你别伤心了!”

苏宝生眼见一个奴婢都这般真性情,不由得捶胸叹息,“老大,你说老夫这是做了什么孽啊!茹筠现在的情况,若是知道丫头出了事,怕是再不会原谅老夫了!”

“老爷,妾身认为,苓儿遭遇意外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妹妹了吧!妾身害怕她受不了,万一……万一……”

赵春萍回身且暗中后退了几步,以自认为隐晦的方式远离了碧娆的拉扯,随即她便看着苏宝生,语气中似是还带着淡淡的惆怅,见苏宝生如此痛心疾首,她的表情也在火光中愈发显得难看,“傲儿,你先扶着你爹回去吧!”

****************************

这是一更,稍候还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