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七:凰老三,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你怎看出他不识字的?”

那奴仆听到苏苓的话,已经不可抑制的开始发抖,但即便如此,却依旧没有做出任何求饶的举动。

苏苓见权佑擎和楚夜都明显诧异,不由得叹然,“你俩,智商是硬伤啊!我刚才狠狠的踢了他一脚,你们可听到任何声音了?”

权佑擎和楚夜,摇头!

“他如果是个刚硬的分子,就算我割了他弟弟,他也不会倒在地上这般表现。很显然他并非硬骨头,那种疼痛他是真的忍受不了!试问,在剧烈的疼痛中,谁能忍住不嚎叫?”

苏苓说着挑眉,权佑擎和楚夜,再次摇头!

微微抿着菱唇,苏苓见权佑擎和楚夜两人乖宝宝模样的望着自己,语气也微微低缓了几分,道:“方才,我让他看看地面上的三个字,是否是指使他的人!他点头了,对不对?”

权佑擎一瞬间脑洞大开,指着地上的奴仆就骂道:“嘶……你才是脑残!这明明是五个字,你不识字还装什么文人墨客!楚夜,把他给本宫扔进去,真是浪费时间!”

直到楚夜懵懵懂懂的揪着他的后衣领子,在他无声的挣扎中,直接从草房的后面将人丢进火海后,苏苓才嗤笑一声,“现在里面有两具尸体,有人应该会高兴了!”

听到苏苓的话,权佑擎不期然的就蹙紧了眉头,“你知道是谁了?”

“暂时不知道,但是心里有了人选,只需要时间去鉴定了!权太子既然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不如去我凤霜苑坐坐如何?”

难得见苏苓如此一本正经的邀请自己,但是回想起白日在远方来酒楼里遭遇到的恶整,此时他心里还有些余悸未消。

不禁抬高身价,对月诉说,“本宫乃是正人君子,尘王妃此举怕是不合适吧!”

“那就赶紧滚吧!”

苏苓呲着小白牙,在权佑擎故作高尚的举动中,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膝盖骨上,要不是有事想问他,她会请她去凤霜苑?!

“嘶……”权佑擎瞬间抱着膝盖原地蹦跳,同时瞪着苏苓的身影,压低嗓音喊了一句,“你这女人是水泥做的吧!怎么油盐不进呢!”

“太子,咱回吧!”

楚夜站在一旁,已经无法直视自己太子的作风了,此时他感觉齐楚的氛围不太好,他应该让太子尽快回国才对!

“你先回吧,本宫还没进过女人的暖帐,今晚去开开眼!”

楚夜站在已经快燃烧殆尽的草房后,看着权佑擎疾风飚出的身影,泪流满面又风中凌乱了!

太子,那是尘王妃,尘王妃!

你要是进了他的暖帐,尘王会抽你的筋吧!

待楚夜离开后,草房前面越来越喧闹的上面中,有两抹人影,从另一棵树后缓缓走了出来。

“三爷,怎么办?”

临风感觉火烧眉毛了,如果真的让权太子进了王妃的帐幔,那还得了!

某老三的脸颊在火光的照耀下凌厉凛冽,黑瞳之中甚至比草房的火势更大,且有渐渐蔓延的趋势。

*

凤霜苑内,苏煜此时在房间中坐立不安,他知道荷花池边草房着火的事情,但是心里又对苏苓离去时的话谨记。

如今,不光是她开始有怀疑,就连他也是心中有着不少的想法。

二娘在相府突然病重,这情况他本就觉得蹊跷古怪,加之方才他和苓子之间的分析,如果真的有人想对二娘动手,恐怕他若是轻易离去,必定会成为别人下手的好时机!

内堂里面,碧娆也有些坐不住的守在软榻边,她也同样是答应过小姐,要寸步不离的守在这!

但是好在,她心里对苏苓的信任已经到了无以伦比的地步,她明白就算草房着火,小姐也绝对没有事。

这是一种信念,一种在她未来跟着苏苓走过千山万水看遍世事繁华后,依旧从未动摇过的信念!

门外,苏苓和权佑擎一路斗嘴而归,苏煜在听到声音后,顿时起身走到门口,当看到背光走来的两人时候,特别是见到权佑擎之际,他明显一愣。

“哟,这不是苏家小二爷麽?好久不见啊!”

权佑擎穿着像是一只花蝴蝶一半,金丝滚边的红色烟纱衣袂在房间烛火中闪着细碎的金芒,妖娆生姿的繁花织绣在他的衣袂上仿佛开出了艳丽的花朵。

而苏煜同样平素习惯了张扬的装扮,但和权佑擎相比,却有些小巫见大巫!更何况,此时苏煜挺拔的身上一袭素袍,自然和妖娆魅惑的权佑擎之间就拉开了距离。

苏煜凝眉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权佑擎,随即转着眸光,看向苏苓,语气带着清浅的不悦,“苓子,你怎如此没有分寸?”

苏苓惆怅的看着苏煜,随后又瞥了一眼自顾自如入自家门扉的权佑擎,看着苏煜,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二哥,我有分寸,你放心!”

“这还有分寸?你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份麽?”

“哎哎,苏家小二爷,你对本宫的偏见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无非是因为本宫长得比你美,穿得比你好,你能不能度量大一点?再说了,这里是她的房间,你管太多了吧?”

权佑擎此时已经直接登堂入室,落座在桌前,拿着一只杯盏就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说完话后,缓缓送入嘴边喝了一口,结果才发觉茶水已凉,脸上嫌恶的蹙了蹙眉。

“权太子!既然你知道我对你有偏见,还如此堂而皇之的进来,你权青国的礼仪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苏煜随着权佑擎冷声出口讽刺,而权佑擎除了和苏苓争辩无法胜出外,对于其他人他是有绝对的自信的。

彼时,权佑擎故作轻佻的望着苏煜,随即目光在他和略显无奈的苏苓身上来回看了一圈,端着茶杯在手中轻轻摩挲后,轻嘲之话脱口而出,“苏家小二,你说话就说话,不带人身攻击的!你这样表现,会让本宫误以为你喜欢你妹妹的!这可不行啊,她今晚是本宫的人,你想争chong换个时间吧!”

轰的一声,苏煜感觉自己脑海中因为权佑擎的话有一瞬的爆炸反应。心头失速的跳了起来,甚至如鼓的声音,让他自己都有些难以自抑!

苏煜双手紧紧绷在身侧,最终在权佑擎略显深意的眸光中,他对着苏苓说道,“苓子,你好自为之!”

话落,苏煜转身离开。

可看在权佑擎的眼中,却如同是耐人寻味的落荒而逃!

“没想到你和二哥也认识,你仇家也太多了吧!”

“你看你说的,明明是你们家老二对我有偏见!”权佑擎说完后,就打量着苏苓半垂着眸子的俏脸,旋即便含笑着意味不明的说道:“你看着漫漫长夜更深露重的,本宫彻夜不眠的留在这里,不如咱俩做点什么?”

“废话真多!跟我来!”

苏苓带着蔑视,狠狠剜了一眼权佑擎,随即莲步轻移,转身就奔着内堂的方向走去。见此,权佑擎眉宇一蹙,对她的做法在眼眸深处闪现微微的冷光。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俊彦上已经绷着凛然的弧线,一直跟着苏苓的步伐,走到内堂之际,见她作势要推开门,不禁揶揄又不乏讽刺的问道:“你这样做,凰老三知道吗?”

不用多想,苏苓也知道权佑擎的想法已经偏离了正常人的轨道。在双手放在门扉上的刹那,回眸望着他,冷笑,“收起你的想法吧,你脑回路是不是异于常人?”

当权佑擎还没整明白啥叫脑回路的时候,就见苏苓直接推门而入。而房间内的药味也瞬间扑面而来。

这下,权佑擎才收敛起一些心思,带着少许的犹豫和踌躇,缓缓踏入了内堂。

“小姐,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

睁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像是兔子一样的碧娆,听到苏苓的声音后,直接就从软榻边起身奔着她冲了过来。

苏苓见此,心里宽慰又心疼的看着碧娆,“别担心,我没事的!娘怎么样了?”

“夫人还没有醒,不过她中途一直在喊小姐的名字,半梦半醒的感觉!”碧娆顺着苏苓的视线看着软榻上的凤茹筠,心里也是无能为力的叹息着。

苏苓放开碧娆,随后喊道,“权太子,请移步!”

权佑擎:“……”

闹半天是来看人的,他就说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未免这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点!

权佑擎随着苏苓的步伐走向软榻,当见到上面的妇人时,直接就开口:“这是你娘吧!”

“嗯,我之所以让你跟我一起进来,是因为我娘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我身边的大夫跟我说,她中了夹竹桃的毒,但是现在宫里的那些御医,却对我娘的情况束手无策!所以,你本身来自权青国,我是想问你,我娘这种情况,你可有见过?”

苏苓说着就从烛龛边拿出了烛灯,小心翼翼的放在凤茹筠脸色一侧的时候,权佑擎便清晰的看到她脸颊上闪现出的红点。

脸色渐渐也变得郑重其事,摸了摸下巴后,说道:“本宫记得,夹竹桃在权青国是属于禁花的,因为其毒剧烈无比,所以一般人家都不准培植!

当年本宫来过齐楚几次,似乎也听说过,夹竹桃是不准公然培育或种植的,你娘若是中了夹竹桃的毒,就必然但是有人针对她!”

“这些我都知道,我想问的是,在你们权青国可曾有人中过这种毒,或者最终是以什么方法解毒的?”苏苓正色的看着权佑擎,她希望没有问错人。

娘亲现在这种情况,是断然不能够对外大肆宣扬的。因为凤家宝藏一事,她和娘亲都已经快成为众矢之的,若是娘亲的事情被外人得知,只怕她这条命真的会被折腾没的。

而且,她之所以会询问权佑擎,就是想知道,让李德福都相当苦恼的棘手问题,在齐楚之外的权青国,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方法解毒!

“这……”

权佑擎站在软榻几步之外的地方,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着关于夹竹桃的事情。

苏苓见他面色为难,且陷入沉思,也不想强人所难,很快就说道:“如果没有就算了。但这件事,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权青国具体有没有特例,本宫需要回去命人查一下,近几日再给你消息!不过,本宫倒是觉得,你不如在齐楚京师里,悄然调查一下,近来可有什么地方出现过夹竹桃!”

“嗯,你走吧!多谢!”

苏苓在关乎到凤茹筠性命的事情上,是极为小心谨慎的,而权佑擎所说的事情,她也正在暗中安排着。

此时看着软榻上的凤茹筠,苏苓的侧脸扬起了一阵慎重的表情,她一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权佑擎呲目的看着苏苓的身影,她大半夜把自己找过来,在这站了半天,问了几句话后就拉倒了?

就算知道她心里为她娘亲的事情担忧着急,但是今晚发生的一切,难道她都打算不管了吗?

“你这……卸磨杀驴的做法也太让本宫伤心了!再怎么说本宫也帮你抓到了纵火之人,你都没几句感谢的啊?”

权佑擎站在旁边有些抱怨的睇着苏苓,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为凤茹筠擦拭脸颊的动作,忽然间他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多余?!

“权太子,你想要什么感谢?”

苏苓:“……”

凰老三,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话落,人影至!

*******************

今日更新完毕,群么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