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六:权太子,你的节操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

随着一声略显戏谑的语气,草房的顶上瞬间洞穿,一个在深夜中不乏狂魅的身影飘然而落,且落地站定后,似是还嫌弃的对着周围冒起的浓烟和气味不屑的以手在鼻端挥动。

苏苓双手环胸,看着再次恢复了一身眨眼红色的权佑擎,撇撇嘴,道:“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是凰胤尘那厮呢,估计也只有他会臭不要脸的看我热闹!结果,没想到堂堂权太子也有这等嗜好?”

权佑擎听着苏苓淡淡的讥诮,俊彦妖冶的脸颊几不可察的抽搐了几下,干咳一声后,说道:“本宫今晚难以入睡,所以出来闲逛,正好看见这边有火光,就想凑个热闹,没成想这么巧,就遇见你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是吗?你权青国的人都是这么论缘分的?”

“那你看,缘分是打不散的!依本宫看,你就别期望凰老三能来救你了,就他那德行,估计巴不得你烧死!”

权佑擎煞有介事的戏谑着,而在一片火光中,暗暗观察着苏苓的表现,结果见她没有半分动容,心里的无力感更甚。

这还是不是女人?深夜看见死尸能面不改色,被火围困还能如此冷静,他这几年是不是书读得太少了!

齐楚国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悍的?!

“权太子,承蒙你这句话的照顾,我祝你在这里能早死早超生啊!”比毒舌,苏苓自问不会输给任何人。

就权佑擎这厮,还想以言语来刺激她,不知道她活了两辈子,知道的东西比他吃的肉还多!

随着苏苓的话音落下,权佑擎就感觉自己眼前人影一闪,再次定睛看去的时候,就见苏苓灵敏的踩着木板chuang的边沿,双脚用力向上一跳,如灵猴般就抓住了草房顶端的木梁,旋即她双手用力,笔直的双腿在空中荡漾出一条弧线,眨眼间就站在木梁上,还垂眸看了他一眼,直到她已经从房顶窜了出去的时候,权佑擎这才回神。

他怎么有一种,被她给抛弃的错觉?

草房内的浓烟越来越重,权佑擎嫌恶的四下看了看,甚至在飞身而起的瞬间,还对着石竹的尸体恶心了一番。

这大半夜的,看见这么惊悚的场面,他的宵夜还能不能吃了!

飞上房顶后,浓烟已经从房顶的瓦砾上滚滚而出,权佑擎举目四望,结果却没看到苏苓的身影,不由得深蹙眉宇,又忍不住四下打量。

“房子要塌了,你还不下来?”

一声清清凉凉的话从草房后面传来,权佑擎站在房顶探身观望,当看到苏苓正邪邪的依靠在一棵梧桐树下说风凉话时,差点没把自己气死!

从房顶一跃而下,两三步就走到苏苓身边,以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睇着她,语气不善,“你良心被狗吃了?净说风凉话!”

“你有良心,你掏出来给我看看?”苏苓斜睨了一眼权佑擎,面对他没由来的怒气,完全不放在眼中。

此时,她俩身在草房后面的几棵梧桐树下,宽大的枝叶和树干挡住了他们的身影,所以她也能毫无顾忌的在此时,观察着草房前喧闹的景象。

“说实话,刚才你在房顶上的时候,可看到下面是谁纵火的?”苏苓环胸斜倚在树干上,清脆的嗓音传入正失神的权佑擎耳中,让他蓦地回神。

权佑擎闻言,菱唇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眼尾勾着妖娆的暖光,皓白牙齿在草房火光中还闪着熠熠光芒,俊美如斯的表情,缓缓开口,“你猜啊!”

苏苓:“……”

太不要脸了!

苏苓瞥着权佑擎明显挂着得意的神色,菱唇微勾,什么也没说,反而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正当权佑擎以为她要生气的时候,就听见苏苓扯着嗓子忽然喊了一句,“救命……唔!”

“本宫认输!”

权佑擎怒瞪着苏苓,一双手分别扣着她的后脑和她前面的菱形小嘴。太憋屈了是不,他就想在她身上找点乐子,怎么特么到最后都吃瘪的都是他?

苏苓含笑的眸子渐渐闪现熠熠精光,拍开权佑擎的爪子后,就扬眉说道:“看见没看见?你要是不想让人知道你权青国的太子趁夜潜入相府偷取机密,你就赶紧说!”

权佑擎:“……”

这女人是阎王爷派来整他的吗?能不能有点身为女人的自觉?能不能像个女人一样?

“楚夜,带上来!”

在权佑擎狠狠的瞪着苏苓,一脸不甘愿的时候,就听他语气骤冷,随即就开口低声说了一句。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苏苓和权佑擎同时回身。

彼时,楚夜手中正钳制着一名身着王府奴仆衣裳的男子,一步步从旁侧的树边走来。苏苓见此,美艳含笑,却绽放冷光。

侧目看着权佑擎,丢下一句后,就奔着楚夜走去,“你终于干了件人事!”

权佑擎气结语塞,有这么夸人的?

他今晚就是多余,就该让这丫头在草房里烧死才好!

苏苓站在楚夜的身前,丝毫不理会楚夜眼中太多的打量和探视的暗芒,眯着眸子觑着那名下人,问道:“身为相府的人,你这么恨我吗?”

权佑擎一听苏苓的询问,顿时有些古怪的感觉。她是不是傻?一个下人能做这种放火烧人的事,肯定和某个主子有关,她这么一问,不明显给这下人独揽全责的机会?

不对劲啊!

下人见到苏苓之际,明显瑟缩了一瞬,而听到她的询问后,也是眼眸微闪,旋即在她布满锋芒的神色中,不期然的就垂下了头。

苏苓一点点的打量着他,目光从他的脸颊慢慢往下看去,当见到他的双手上还有着不寻常的红润,以及他虎口上带着淡淡的老茧时,不由得叹息一声,随后就在权佑擎和楚夜双双专注的视线里,猝然狠戾的一脚,就踹向了男子的胯下!

权佑擎见此,浑身紧跟着一抖,好疼!

楚夜更是瞠目结舌,放开仆役跳离了两米远!

这位姑娘,好吓人!

那仆役没想到苏苓会骤然有这样的举动,胯下受袭,那种疼痛哪是常人所能忍受的。整个人脸色顿时苍白,抱着双腿就滚到了地上。

“哎,原来是个哑巴!”

权佑擎微惊:“你怎么知道?”

“你要不要试试?”苏苓脚尖在地上微微勾起屈腿之际,对着权佑擎挑眉询问了一句。

而见此,权佑擎也蓦然煞有介事的点头,“嗯,本宫也觉得,他是个哑巴!”

楚夜:“……”

谁能告诉他,这特么怎么能看出来是个哑巴的!太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节操呢!

苏苓明显看得出权佑擎不懂装懂的神色,也不打算多理会他,直接蹲身在奴仆的面前,看着他,细声问道:“疼吗?”

那奴仆满头大汗,看着苏苓的眼眸闪现惊慌和恐惧,而不待他点头,苏苓就低声说道:“你今晚做的事,足以让我灭了你满门,如果你能告诉我,是谁让你做的这件事,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你若觉得可行,就点头!”

奴仆眼眸中噙着挣扎望着苏苓,似是在权衡着事情的利弊,而苏苓也不着急,慢慢的从地上拿起了一根枝条,缓缓的写着什么。

片刻,奴仆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是越来越凝重之际,才缓缓点头。

而他眼眸中,也瞬时闪过一缕暗藏的幽光。

苏苓在地上书写了几个字后,随即就看着他,问道:“你识字吗?”

奴仆微怔后,继续点头。

苏苓暗笑,随即用枝条指着地面,“你看看,这三个字是不是指使你的人?”

奴仆在地上蠕动了几下,随后看着苏苓在草地上所写的几个字,几乎是眨眼间的光景,便不停的点头!

权佑擎站在一侧蹙眉,此时见奴仆点头,也好奇的走上前,结果当看到苏苓写的字迹后,顿感头顶浓烟滚滚雷雨交加!

‘权太子脑残!’

卧槽,她今晚是不是脑子被烟熏傻了!

不消片刻,直到仆役停止点头后,苏苓才丢开手中的枝条,拍了拍手冲地上起身,又回身看向已经面目全非的草房时,幽幽的说了一句,“把他丢进去吧!”

楚夜惊!

权佑擎不解!

“不问了?”

苏苓闻言侧目看着权佑擎,灿然一笑,“一个哑巴,又大字不识,从他身上你认为能问出什么来?他既然敢做这件事,应该就不怕被发现!

想来这对付我的人也是煞费苦心,找了这个身手还算可以的奴仆来放火,可惜他遇见了你们!”

“你怎看出他不识字的?”

权佑擎的疑问越来越多,这还没两下子她就这么能肯定,可他一点也没觉得!

******

稍候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