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三:你特么是来搞笑的麽?

“娘?”

苏苓凑近凤茹筠的身边,低声呼唤了一句。随即定睛看着凤茹筠紧闭的眸子,似是颤抖的更加频繁。

见此,苏苓心底微微平息了一瞬,起身回眸看着厢房内拥挤的场面,不禁蹙眉,“爹,大娘,大哥二哥,你们先出去吧,还有这些下人也都下去,房间内太拥挤,不利于通风!石竹呢?”

闻言,苏宝生和赵春萍等人纷纷面面相觑,而苏煜则上前一步,眸光深邃的睇着苏苓,开口:“石竹在两天前的晚上,不甚跌入荷花池,已经死了!”

苏苓:“……”

有这么巧?

凭她的了解,凤茹筠平日身子虽不算健朗,但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会病重,而且身在相府伺候了这么多年的石竹,会有多不小心跌入了荷花池溺毙?

这种话骗鬼还行,说给她听,真是一个字都不信!

苏苓睇着苏煜一身素色的长袍,摒弃了他平日张扬跋扈的颜色,这是已经做好了给娘亲送终的准备了?

这事,还真有意思!

“苓……”

厢房内的气氛肃穆又凝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苏苓,直到身后的软榻上,凤茹筠断断续续的喊出了苏苓的名字时,苏宝生整个人眼眸瞬间大亮,几乎没有任何身为相爷的姿态,几大步就窜到了她的面前,拉着她的手,细声说道:“茹筠,茹筠你醒了吗?”

“苓儿……”

凤茹筠微微睁开一条细缝的眸子,似是有些无焦距的对着软榻帐幔上方,口中还在如有似乎的呼唤着。

闻言,苏苓直接上前从苏宝生的手里接过凤茹筠的掌心,随即看着他说道,“爹,你们先出去吧,我陪着娘亲!碧娆很快会带着大夫过来,你放心,娘一定会没事的!”

苏苓有些心疼的看着苏宝生明显憔悴又苍老的脸颊,不由得为娘亲感到庆幸。至少在这个凉薄的朝代,还有老爹这样的男人对她如此关爱。

只不过,既然她回来了,就势必要弄清楚娘亲和石竹出事的真正原因!

“苓子,你也别想太多了!这两日宫里的御医来了不少,但是……”

“二哥,我知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来照顾娘!”

随着苏苓和苏煜的话落,赵春萍也不期然的上前,站在苏苓和苏宝生的身边,看着凤茹筠如梦似醒般,叹息道:“苓儿,你娘突然变成这样,我们都很着急,你安心陪着你娘,我扶老爷回府休息休息,这两天他也累坏了!”

苏苓点头,却不置一词!

看着凤茹筠突然变成这样,心里更加自责。

娘的,早知道她就不跟权佑擎那厮纠缠那么久了,当时在太仪殿内发现老爹不在的时候,她就应该立刻回府,没想到事情够赶到了一块。

糟心!

随着苏苓的出现,凤霜苑内的人走了一半。尤其是苏宝生带着苏煜等人离开后,苏苓细细的闻着厢房内的气息,继而直接走到窗口,将几扇窗子都四敞大开!

苏苓站在窗口的位置,狠狠的呼吸了几次,体会着心里压抑的情绪,耳边恰在此时又传来凤茹筠的一声较为清晰的呼唤,“苓儿,你……回来了!”

骤然回身,苏苓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冲到榻边,拉起凤茹筠的手,眉眼温柔的说道:“娘,我回来了,你感觉还好吗?”

凤茹筠时而沉重时而强撑的眼皮,在听到苏苓的话后,轻轻又缓慢的眨了一下,手上毫无力气的寸寸抚着苏苓的手心,眼角猝然滑下一滴泪,而后断断续续的说道:“娘以为,再……看不到你……了!”

“娘,说什么呢!多大点的事,你就是染了风寒,好好休息,过几天就没事了!”苏苓一边安慰着凤茹筠,一边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

不知道是否是她多心,透过窗外射入的阳光看去,她好像看到娘亲的脸上有很多细密的红点,而若是她以身子挡住日光的话,她背光的脸蛋上却看不出有任何不同。

回想起之前房间门窗紧闭的场面,苏苓难掩怀疑的心绪,病人卧病在榻虽然需要静养,但若是空气浮躁的话,同样不利于健康。

这古代的庸医她是一点也不敢相信了,房间内难闻的药味还有燥热的气息,能利于病情的恢复麽?

哪个大夫这么没常识?!

凤茹筠气若游丝的看着苏苓,似乎刚才那一席话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此时双眸蓄满热泪,只能悲戚的望着她,什么也无法再说出口!

“娘,你睡一会,一切有我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放宽心!”苏苓继续安慰着凤茹筠,直到发觉她的眼眸再次缓缓闭上后,心头猝然一紧,慢慢的将指尖放在她的鼻端,待察觉到微弱的气息后,这才放了心。

不多时,碧娆也带着李德福等一众医馆的大夫来到了府邸,李德福的医德她相信,而且当初救活重伤的萧子宁,也是他的医术。

所以,相比宫内的御医,她更加相信李德福和眼前这些身为她伙伴的医馆同仁。

“姑娘,快让老朽看看!”

医馆之人,虽苏苓的身份并不知悉,而碧娆在带着他们来到相府的时候,也多了个心眼。并未走正门,而是从侧门一路驾着马车而来。

所以,李德福只当这人是苏苓的娘亲,却不知道她也是齐楚相爷的二夫人!

苏苓侧开身子,站在一旁看着李德福细心的为凤茹筠诊脉,菱唇抿着紧张的弧度,气氛一度凝结。

少顷,诊脉的李德福脸色愈发沉重,苏苓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她终于能够理解,曾经看见了那么多失去亲人时的痛苦,是什么感觉了!

“姑娘,夫人这病很是蹊跷!”

“怎么说?”

李德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旋即站起身,说道:“老朽诊脉并未发现夫人有任何的病重之象,而且她的脉搏虽缓慢但还算有力,完全不可能是这般虚弱的表现!但老朽感觉到,她体内似乎有某种热气堆积,导致心塞郁结,不知是否与这种情况有关!”

“热气堆积?什么病?”

苏苓听着李德福的阐述,但是哪怕她的头脑承袭了前世的记忆,也从未听过这种情况,转眸看着凤茹筠时,苏苓想到了什么,又蓦然开口:“李大夫,你侧一下身,让阳光照在我娘的脸上,你仔细看看,可有什么不同!”

李德福来不及开口解释,闻言顿时按照苏苓所说,就在侧开身子之际,方看到凤茹筠脸颊的一刻,顿时惊呼一声,“这……夫人怎会中了此种辛辣之毒?”

“李大夫,你说清楚!”

苏苓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如果真的是李德福所说的中毒,那必然就绝非偶然。娘亲中毒,而石竹溺毙,这两者有无关系还有待查明,但既然她回来了,就誓死也要保护娘亲周全。

李德福见苏苓面目冷凝,不由得开始分析道:“姑娘,夫人脸上出现的红疹,若是老朽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中了夹竹桃的剧毒!此种毒物只有遇到阳光才会慢慢渗透,但是看夫人的情况,毒物应该是已经入体。否则在阳光的照射下,是不会有红疹出现的!

中夹竹桃之毒,素来是个缓慢的过程,若是没有半月或月余的时间,是不可能会产生如此大的效果的!姑娘,敢问夫人之前可有接触过任何夹竹桃的花叶或者干片?”

“碧娆,你在凤霜苑周围看看,可有李大夫所说之物!”

苏苓冷着脸,心里这火气别提有多重。娘亲中了毒又什么热气堆积,这都是啥?她自知娘亲与外界几乎没有任何往来,平日就喜欢呆在凤霜苑内沉静的绣绣花,如果真是中了毒,她可不可以认为,作案之人就身在相府?

如果是这样,那她之前所认为的相府平静安详,是不是也太扯淡了!

如今一看,平静安详倒是没有,暗潮涌动反而不少!

但转念一想,苏苓就回忆起之前在相府的夜晚,所发生的起火事件,似乎在什么凤家宝藏的传言出来之后,不光是她的生活,就连平素与人无怨的娘亲都变成了别人下手的对象。

这还得了?!

当她苏苓不存在?

苏苓和李德福正一同看着凤茹筠的脸色暗暗思忖之际,刚刚走出厢房不久的碧娆,又去而复返,站在门口看着站立在一旁的几名医馆大夫,随即蹙眉想了想,又觉得不合适,这才走到苏苓的身边,问道:“小姐,夹竹桃长啥样?”

苏苓:“……”

碧娆,你特么是来搞笑的麽?这么紧张的时刻,你能不能严肃点?

*******

今天更新完毕~~感谢筱雪打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