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二: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的

“是挺巧的,不知这位是?”

苏苓故作疑惑的询问着凰胤璃,随即眼眸就带着探寻的视线看向了他身侧的女子。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数日前才传出要病重之人,现在就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街头?

凰胤璃闻言便侧目看着身侧的女子,旋即语气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这位是工部尚书二小姐,孙容儿!容儿,这是你尘王表哥的王妃,苏苓!”

在凰胤璃介绍出孙容儿的身份时,立在一侧的筱雪脸色微微一变。而苏苓闻言却直接放开筱雪的手,上前一步,对着孙容儿伸出手,同时说道:“没想到是工部尚书家的二小姐,真是难得一见!之前还曾听说你身染重病,不知现在好了吗?”

孙容儿见苏苓对着自己平伸藕臂,霎时有些诧异,噙着略显懵懂的目光,甚至还看向了身侧的凰胤璃。

苏苓见此,心里忍不住就想骂一句绿茶biao!

她不过是想要跟她握个手而已,她至于表现的如此白目?

如果不是她有心计有手段的话,那只能证明凰胤璃眼睛被鼻涕糊住了!

这孙容儿和筱雪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皇室中人果然都天生就带着眼瞎的病!

随着凰胤璃暗暗颔首的姿态,孙容儿这才伸出手,与苏苓交握,清浅柔媚腻死人的嗓音说道:“有劳王妃挂念!”

我挂念你妹啊!

苏苓俏脸含笑,和孙容儿握手之际,不由得因为她过于甜腻的声音而忍不住浑身发抖。这声音还能再恶心点麽?

会不会好好说话!

哪知,苏苓因恶寒而渐渐用力的手,很快就听到孙容儿的一声轻呼,顿时凰胤璃的表现,更让她想骂娘!

“容儿?怎么了!”

苏苓愣愣的看着自己还停留在身前的手,而孙容儿的掌心已经被凰胤璃给拉倒了手里。这一幕,太扎眼,太刺眼,她眼睛要瞎了好嘛!

下一刻,苏苓悻悻的收回自己还落空的掌心,旋即眉眼含笑,却已有些冷光迸发,黑白晶亮的瞳睐觑着孙容儿呼痛的表情,莞尔说道:“孙小姐这么柔弱,我这也没用力啊?你这弄的好像我伤着你了似的,可能是我这手太粗糙,弄疼了细皮嫩肉的孙小姐,真是罪过!”

“王妃,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是……”

孙容儿瞬间就泪盈于睫的表现,语气也变得期期艾艾。顿时,苏苓这心里忍不住就有犯罪的想法产生。

她能不能直接给她一拳?

装呢?

“苓子,走吧!”

苏苓心里的想法还没来得及敛去,夏筱雪忽地侧目睨着她,在看向苏苓的眼眸中,晶晶亮亮的水光浮现。

看到这样神情的筱雪,苏苓心里明白肯定是因为凰胤璃的关系,她有些承受不住。不论筱雪面上表现的多么不在乎,但是喜欢一个人长达十年之久,那种感情她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也明白随着岁月的流逝,只怕她心里已经将喜欢他当成了一种执念。

当初她和筱雪闲聊的时候就知道,她在童年和凰胤璃等人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就已经将她摆在了心上。这么多年的光景,她对凰胤璃似乎越来越认真,却也越来越不敢开口了!

尼玛,还不如不让她知道这件事呢!

知道了反而闹心!

虽说孙容儿和她萍水相逢,但是出于爱屋及乌恨屋及乌的心思,她现在看孙容儿半点都不顺眼!

这可咋特么整!

“行,那咱走吧!大哥,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和孙小姐相生相克了!”苏苓话落,几人脸色皆变,而她刚拉着筱雪拔凉的小手前行两步后,又忍不住一拍额头,侧目望着凰胤璃,说道:“你看我这记性!最近看了太多瞎眼的事情,总是影响我的智商!大哥和孙小姐哪能是相生相克呢,应该是相爱相杀。筱雪,是这个成语不?”

夏筱雪原本还沉浸在一丝悲痛中的情绪,因为苏苓这一番表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该怎么说?

相生相克,相爱相杀?她这是祝福人家,还是诅咒人家?!

夏筱雪微愣一瞬,苏苓立马又抢戏的说道:“算了,看来你也不知道!内什么,大哥你们玩,我们先撤了!今儿这街上不知道怎地了,太晃眼了!”

苏苓和夏筱雪相偕离去,凰胤璃还拉着孙容儿的手,在看到两人身影侧身而过的瞬间,不着痕迹的放了开来。

而始终站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凰老三,在跟随苏苓二人的步伐前行之际,站定在凰胤璃的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噙着冷意的桃花眸中,睇着凰胤璃深味十足!

孙容儿低眸看着自己被放开的手,心里很是失落,随即远望着苏苓的身影,仰头看着身边的凰胤璃,“太子哥哥,刚才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还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凰胤璃,闻声回神斜睨着她,摇头后清浅的说道:“没有,走吧!本宫送你回府!”

“可是……”

“本宫还有政务要办,今日就不陪你了!”

随着凰胤璃开口,他便自顾自的前行踱步,而站在她身后紧咬着下唇,脸色微微发白的孙容儿,一脸悲戚的神情。

她明明才和太子哥哥走出府邸,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难不成是因为方才那尘王妃的话,惹的他不高兴了?

这样一想,孙容儿的心里又忍不住雀跃。说不定太子哥哥就是因为关系她,才会突然间变了脸色的!

孙容儿暗自宽心后,便追上了前方凰胤璃的身影。她前些日子险些丧命在大姐的手中,而且她也一直都知道大姐喜欢尘王表哥,但现在她好不容易能够攀上太子,说什么也要在他心里留下一席之地!

孙琴儿还以为她做的那些事自己不知道,其实当初她之所以昏迷,还不就是因为她暗中买通了一个医馆的小厮,从而给她用错了方子!这笔账,她一定会记得的!

还有刚才那个苏苓,她感觉她好像不喜欢自己,但是具体又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想不通的事情,还是不要想了!

反正只要她和太子在一起,被人亲眼所见,那就足够了!

跟在心事重重的凰胤璃身后,孙容儿的脸上慢慢划过几许得意的光芒。一前一后的两个身影,渐渐离开了街头!

“七皇子,和夏太子在一起的就是尘王妃,听闻现在几国所掌握的消息中,都指明她和凤家宝藏有关!但是属下调查过她的身份,她娘亲凤茹筠虽然姓氏符合,但是追溯过往后,属下发现凤茹筠乃是当年大乘王朝软红阁的头牌花魁,她的身份似乎和所谓的凤家后人并无关联,而且尘王妃也从小一直都在相府长大,似乎与凤家宝藏有关的消息略有出入!”

彼时,街头布艺坊中,二层厢房的窗口,披着厚厚披风的楼湛,正看着苏苓和夏筱雪离开的方向,眼眸深邃犀利,全然没有在太仪殿内所表现出的病态孱弱!

身边的属下回禀的消息,让楼湛的眼眸愈显深邃黑幽,不由得轻蹙两抹烟眉,眯着眸子冷声说道:“那就从送信之人的线索开始调查!身在齐楚的日子内一定要查到,是谁将书信送给三国的!”

“是!”

*

“苓子,你在气什么?”

途中,夏筱雪拉着苏苓的手,慢慢摩挲着,掌心中的沁凉也渐渐被苏苓的举动给温暖了不少。

这一生,她以为注定会永远一个人,但没想到一趟齐楚之旅,会开启她和苏苓这般情意深重的友情。

苏苓闻言回眸看着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筱雪,视线上上下下打着转在她脸上流连,随即撇撇嘴,又忍不住瞪了一眼身边不曾离开的凰胤尘,语气不悦的说道:“我哪生气了?我脾气都够好的了,这要是放在以前,早上去啐她一口了!

亏我一直没把凰胤璃放在瞎眼男的队伍中,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丫看上孙容儿哪了?”

“苓子……”

夏筱雪闻言心头一窒,随后眼眸微暗,拉着苏苓的手也不禁用力。毕竟身旁还有表兄在,她不想自己的难堪被太多人窥视!

“筱雪,你先回宫,本王和她有话说!”

苏苓:“……”

难得凰胤尘会骤然开口,而他竟然说和自己有话说?苏苓瞠着凤眸觑着凰胤尘,想也不想就脱口问道:“你又忘吃药了?我跟你有毛好说的?”

“苓子,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出宫的时间太久,现在也是时候回去了,等我有时间再来找你!表兄,苏苓的性子就这样,你别介意!”

夏筱雪又充当和事老在两人中调解着,而苏苓眼眸一转,这才发现王府已经近在眼前。难怪这厮会说话,真会挑时候!

凰胤尘闻言望着夏筱雪,对着她示意般的点了点头,随即还不等苏苓开口拒绝,夏筱雪已经疾风奔走,离开了两人的身边。

站在王府大门的附近,苏苓明显看出筱雪的背影都氤染了落寞,原本她还想和她一起去试探凰胤璃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胎死腹中了。

可是,为毛就这么巧!

苏苓眉眼间染着心疼,直到看不见筱雪的身影后,才不悦的回眸,挑眉,“你心咋这么大?怎么说筱雪也是你表妹,你太厚此薄彼了!还想跟我聊,聊个毛啊聊!”

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苓,随即看都不看凰胤尘,直接抬步前去,本来她对凰胤尘刚刚升起的几分好印象,现在又跌回负数了!

这厮就是个白眼狼!看不出筱雪和孙容儿有多大不同麽!

她就算没和孙容儿真正接触过,也看得出她眼里时而做作的光芒和心术不正的微光。而筱雪呢,重情重义,又光明磊落,一双璀璨的眸子光亮又慧黠,他们都瞎了?!

这一天的时间,本来她还挺高兴,结果就被凰胤璃和孙容儿的出现彻底给轰碎了!

以后出门之前,她要念经烧香,不然多来几次的话,她早晚得瞎!

睇着苏苓毫无形象的跨步走进了府邸,凰胤尘的眉宇也再次侵染了冰芒。负手前行也跟随其上,不多时两人就同时出现在了王府的正堂内!

苏苓心里一口恶气堵着心,双手环胸望着眼前的玉树和临风,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后,就站在正堂中央回头,凤眸如淬着冰碴,说道:“你吩咐的?”

说着苏苓就指着身前挡住了她去路的玉树和临风,那俏脸冷的就像是雪山一样。足以看出她此时的蓬勃的怒气。

“你俩下去吧!”

凰胤尘不理会苏苓的叫嚣,随后在玉树和临风夹着尾巴离开房间,并懂事的将门扉关闭后,他才看着怒容满面的苏苓,语气低沉,“坐下聊聊!”

“我跟你?”苏苓讥诮的扬起弯眉,斜睨了一眼凰胤尘,眼眸情不自禁的转了几转,随后抿着唇,冷脸落座。低眸摸着自己的指尖,不时的吹着上面的灰尘,无谓的说道:“说吧,我听着!”

“筱雪和大哥的事情,你莫要搀和了!”

闻言,苏苓就感觉自己差点把自己的手指头掰断,听他的意思,这明显是知道筱雪心意的,结果却视而不见?

凰胤尘缓缓抬眸,深深的觑着苏苓震惊的脸蛋,薄唇开阖,“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的!”

***************************************************

这是一更,稍候还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