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八十:别人家的暗卫

权佑擎和凰胤尘两人抵着大部分黑衣人的攻击,虽然两人身手都不弱,但由于对方人数众多,所以一时间形势僵持不下。

夏筱雪的秀发随着她迎战的姿势不停的在身后舞动,三人颇为游刃有余的和对手过招,你来我往间,忽然将他们围做一圈的黑衣人,有几个莫名其妙的栽倒在地上,而且在他们倒下的同时,似乎有某中腥热的液体,溅在了几人的衣袂上。

几乎同一时间,权佑擎和凰胤尘的脸色微变,双双眯着眸子辨别着黑衣人突然倒下的缘由。而夏筱雪与两人不同的是,她比较好奇,刚刚有一个东西好像从耳边飞过,而且就是那一瞬间,她就感觉面前黑衣人应声而倒。

定睛看着地面,只见倒下的黑衣人,都不知名的双眼暴凸而死,且他们的太阳穴命门处,正潺潺流出猩红的鲜血。

夏筱雪惊心的举目四望,包括权佑擎和凰胤尘也亦然,当三人同时察觉到似乎越来越多的黑衣人砰砰砰的倒地身死,不由得全将视线定在了几步之外,正盘膝坐在地上,纤细白嫩的素手中似乎还拿着一个类似弹弓的玩意,且腿弯处的裙摆上,还放着不少石头的苏苓。

只见她俏脸微绷紧,单手拿着有些像断箭组成的弹弓,眯起一双慧黠的眸子,拿起石头放在弹弓上,嗖的一声将石头弹飞,破空的石子在几人眼前划过弧线,几乎是同一时间,立马就有一名黑衣人瞬时倒地!

直到战圈中,已经有半数的黑衣人都被权佑擎和凰胤尘以及苏苓的手法击毙后,剩下的人才闪现出惊慌。

但何止黑衣人,此时夏筱雪和权佑擎看着苏苓的脸色和神情皆变。她平日不显山不露水,哪知道不展露则已,一展露就直接取人性命,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她到底还有什么能耐是隐而不现的?

黑衣人略带惊慌的看着已经停手的几人,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好整以暇坐在草地上的苏苓。

不知是谁在混乱中喊了一句,总之那一声“杀了她”的话音落地后,所有黑衣人的目标就转向了苏苓。

彼时,已经为数不多的黑衣人,虽然有心上前杀了苏苓,但是已经溃不成军宛若一盘散沙的姿态,在凰胤尘和权佑擎对视的一瞬,双双联手以蓬勃迸发出的内力将他们弹开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周遭只能听到躺在草地上,被内力重伤的黑衣人,哼哼唧唧的叫唤声。

苏苓一手还拿着弹弓,上面还放着尖锐的石子,听到声音后抬眸,就看到权佑擎和凰胤尘以及夏筱雪,三人缓慢并肩往她的方向走来。

不是她不想起身,盘膝坐在地上省力气不说,而且她的裙摆上还放着石子呢,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多能当武器的尖角石子,掉了多可惜!

当苏苓仰着头,望着身前的三个黑影罩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轻咳了一声,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内什么,距离有点远,没掌握好火候!衣服脏了,算我的!”

她可没忽略似是筱雪的裙摆上,挂着一大滩的血迹。甚至还有凰胤尘的衣袂亦然。只不过权佑擎稍微有点惨烈,她方才飞出一个石子之后,恰好就打在他身前的黑衣人头上,结果那黑衣人倒下的瞬间,正好受伤的太阳穴命门对着他的脸蛋,所以权佑擎此时妖娆的脸蛋上,顺着脸颊左边滑下了三条血迹,跟毁容似的,不忍直视!

三人并排而立,大有三堂会审的感觉。权佑擎抬手在脸颊上摩挲了一下,随后指尖研磨着血迹,勾着菱唇却对着凰胤尘漾出冷笑,“我想和你公平竞争,你觉得怎样?”

凰胤尘眼眸明显一暗,但是侧目睨着权佑擎死皮赖脸的模样,紧抿着凌厉的唇角,邪肆开腔,“随你!”

话落,远走!

苏苓刺着凤眸,不给丫点教训,他就不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在凰胤尘转身之际,苏苓直接从裙摆上拿出三个石子,对着他狂狷的背影三子齐发。让你丫嘚瑟,不给你打出几个血窟窿,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人面桃花别样红!

石子嗖嗖嗖的从苏苓的手中飞出,而凰胤尘就宛若背后长了眼睛般,在石子即将打在他身上的时候,身子一侧,脚步一转,就巧妙的躲开了攻击。

而苏苓早就知道他的能力,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更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出手。在凰胤尘身形刚稳住的时候,抬眸就见到又一颗石子已飞到眼前。

凭苏苓的判断,她就知道凰胤尘肯定会有所行动,但是他一定想不到,她其实是四子齐发。

凰胤尘眯着眸子判断着躲开这石子的几率,而一旁的权佑擎已经从夏筱雪的手里抓了一把瓜子,津津有味的吃着,还不停的数落,“妞,打他胯下空门!”

凰胤尘:“……”

苏苓仰头,“你果然比我还狠毒!我要是把他打残废了,万一缠住我怎么办?咦,想想都恶寒!”

这厢苏苓和权佑擎你来我往热络的谈天说地,对面的凰胤尘已然深知无法躲开尖锐石子的攻势,最终在千钧一发之际,蓦地伸出两指,将攻势凌厉的石子夹在了指缝中。

而石子四周都相当尖锐,足以看得出苏苓是如何精心挑选的。

所以,在凰胤尘捏住石子的瞬间,就感觉到指尖上微微刺痛着。垂眸一觑,果然指缝中几许血丝淡淡划出。

彼时形势逆转,凰胤尘孤身站在对面,而苏苓也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从地上站了起来。身边伴着权佑擎和筱雪,三人脸色各不相同,但似乎都有些揶揄戏谑之意。

凰胤尘目光幽冷,随手将石子丢弃在草地上,凌厉肃然的凝神静听,随后低沉开腔,“玉树临风,处理了!”

“是,三爷!”

玉树和临风磨磨蹭蹭的出现,身为暗卫的职责,就是将自己隐藏好!同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周围的一切动向都掌握在双眸之中。

但是,三爷你下次如果不需要属下们随行保护,能不能提前说一声!明明出现了刺客,又以眼神示意不让他们现身。结果他们俩刚才双双躺在地上隐匿身形的时候,不知道被多少个石子给砸中,好疼的!

而且,为毛每一次三爷让他们做的事情,都是这种处理死尸和刺客的棘手问题?为毛别人家的暗卫都只要轻轻松松的呆着看热闹就好?这是为什么?

一直躲在远处树丛中看热闹的楚夜,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

从郊外回到城中后,苏苓一行四人直接来到了远方来酒楼!王府不能回,毕竟权佑擎的身份很敏感,皇宫人太多,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当苏苓和夏筱雪坐在厢房中,而权佑擎和凰胤尘分别坐在苏苓身侧两边的时候,被硬生生挤开夏筱雪终于有些忍不住,斜睨着权佑擎说道:“权太子,人家夫妻俩坐一块,你老凑什么热闹?”

“瞎说!明明是本宫和王妃坐在一起,他来凑热闹的!你赶紧把他牵走!”权佑擎这嘚瑟劲一上来,顿时厢房内的气氛又不和谐了。

苏苓被两人男人夹在中间,一冷一热,这尼玛是冰火两重天的节奏啊!

这权佑擎哪有半点身为太子的自觉?她虽然不讨厌他,但是他借着她的关系,故意要气凰胤尘,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她说过,她可不是那么好利用的!

“权太子,难得你来一次齐楚,而且我又有幸与你结实,今日这顿饭不如由我做东如何?远方来酒楼内有很多齐楚的特色菜,我去给你张罗几个,希望你喜欢!”

苏苓笑靥如花的对着身侧的权佑擎说着,随即丝毫不管身边某人又开始冷气嗖嗖,直接拉着筱雪起身走出了厢房。

直到苏苓和筱雪的身影走下楼梯,权佑擎才讥诮的挑眉,睇着凰胤尘,“看见没?她对我都比对你好,你还不承认你自己的失败?”

“从没认真,何来失败?”

凰胤尘冷声反唇相讥,而权佑擎却不以为意的讪笑,“凰老三,看在你我曾经亲如手足的面上,本宫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若一直纠结于三年前的事情,那本宫无话可说!但这次本宫和其他两国一同来齐楚,你应该更加清楚,表面上虽是给你和王妃贺喜,但这只是一个名头罢了!这丫头从接触来看,必定不简单!至于她究竟是不是和凤家宝藏有关,本宫拭目以待!”

“本王也说过,她不是!”

****************************

这是二更,稍候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