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九:你要是再不珍惜,本宫可就不客气了

碧天绿水,京郊荒野!

连绵不断的山丘如天然屏障将齐楚京师重重维护起来。荒郊野外,绿树新芽正慢慢萌发绿意盎然。淡淡的野草香也在鼻端肆意挥发着。

静静的小溪顺流而下,在野外开出一条清凉绵延的河道。

彼时,苏苓席地而坐,尽情享受着淡雅的清香,双手托腮,身披着丝锦披风,淡看着眼前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人。

她之前的确没想到权佑擎会真的带她一路从那不知名的府邸飞出,而且她同样惊诧于凰胤尘的穷追不舍。

不过她头脑还算清醒,至少不会认为凰胤尘是以为内她才会追逐权佑擎。

因为此时她眼前打的惊天动地的两人,每一招每一式都恨不得撕了对方,这种堪比你死我活的狠劲,可见他俩之间的宿怨必定根深蒂固。

“苓子!”

当苏苓正百无聊赖的看着远处的凰胤尘的权佑擎时而弹跳时而斗转的大斗时,耳边很快就传来一声略显急切的呼唤。

侧目一望,就见一身便装打扮的夏筱雪,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天气愈发燥热,她的额头上还噙着细密的香汗。

苏苓作势要起身,夏筱雪则快她一步的上前,按住她的肩膀后,担忧的问道:“你别起来了,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啊!一点小伤,小意思!”见夏筱雪顺着苏苓的身侧就坐了下去,两人相视而笑,情谊在不言中变得更加坚固。

而此时不停肉搏的两人,双双气势大开,凰胤尘周身凝固着凛冽的风暴,一双眸子如鹰隼般犀利透彻。

“凰老三,你这功夫也不行啊,三年前这样,怎么现在还这德行?”

站在他独面的权佑擎,一副痞痞的坏笑,对凰胤尘的冷冽浑然不觉,笑容依旧妖冶魅惑。随即眼眸侧目,看向不知何时已经和夏筱雪开始嗑着瓜子望着他们的苏苓,眼角一抽,却含笑说道:“你虽功夫没什么长进,但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女人,你也称得上心狠手辣了!权某佩服啊!”

“权佑擎,你的废话,依旧很多!”

凰胤尘眼眸含冰带霜,凝着权佑擎笑意迎人的脸颊,双腮不停的微龛。

“那你看,总比你每天冷着一张脸,惜字如金来的强吧?难道你看不出,你的王妃对本宫的态度,都比对你要和蔼几分!”权佑擎带着一股子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每句话也都极尽可能的挑衅着凰胤尘。

若是不明就里的外人,怕是定要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但实际上了解他们的都知道,曾经他们二人之间的情谊,堪比亲兄弟般融洽!

“筱雪,他俩怎么回事?给我讲讲!”苏苓手里抓着一把夏筱雪途中买的瓜子,边嗑边用手肘撞了撞面色带着担忧的筱雪。

即便她不用问,单单从筱雪的表情中,也知道凰胤尘和权佑擎之间,肯定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瓜葛。

她这么问,不是出于担心,紧紧是好奇而已!

有八怪谁不爱?

更何况还是凰胤尘的八卦,只要他不顺心,她就感觉心情倍儿好!

“说来话长,我只知道表兄和权太子几年前的关系都很好,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一见面就互掐,而且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我也想不明白!”夏筱雪一边看着凰胤尘极力隐忍的怒容,一边又睇着权佑擎得了吧搜的表现,这两人现在可谓是水火不容了!

苏苓闻言,不由了然的挑了挑眉,唇角讥讽一笑,“这还想不明白?天下间除了女人,还有谁能让好朋友互相残杀?我猜,要不然就是权佑擎抢了凰胤尘的女人,要不就是权佑擎喜欢凰胤尘,把他身边的女人给杀了!”

夏筱雪:“(⊙o⊙)……”

一侧正相互对峙气氛冷肃的权佑擎,隐约的听到苏苓的话。差点凌乱了!

他眼睛瞎?会看上凰胤尘!

他是个男人,好嘛?!

至于凰胤尘听到苏苓这般荒唐的话,眼眸一厉,冷光乍现,蓦地就以眼刀子刮向苏苓,眼底氤氲着火气更甚。

“苓子,你别瞎说!”

苏苓不屑的撇撇嘴,对着凰胤尘和权佑擎作战在地上,努了努嘴,“看见没,他俩的表现足以说明一切!”

“凰老三,你说你娶了这么一位王妃还不知足?再说,过去的人和事都已经随风而逝,你要是再不珍惜的话,本宫可就不客气了!”

权佑擎眼眸瞬也不瞬的看着苏苓娇小的身影,语气似是而非,但凰胤尘听到这话,周身气势更加狂怒,忍无可忍的飞出一掌,低沉厉吼,“想都别想!”

“哟?怎么着,这会又舍不得了?昨晚上你以内力伤她无形,现在这样有点假吧!”权佑擎面含嗤笑的望着凰胤尘,似乎他每一句的言语中,都在极力的挑起凰胤尘最深沉的怒火。

凰胤尘冰冷的俊彦轮廓宛若常年不化的雪上,凝眸狠狠的盯着权佑擎,口吐冰霜,“权佑擎,本王恨不得杀了你!”

“那怎么行!”权佑擎慵懒随性的撩拨了一下耳际的发丝,挑眉勾唇,吐气如兰,“你不会杀了本宫的,难道你不想知道,当年谷兰的死因吗?”

“权佑擎!本王会亲自调查处所有的真相,即便没有你,也依然可以!”在权佑擎提到谷兰的刹那,几乎从凰胤尘身上传出毁天灭地的戾气。

那一刻,就连坐在远处的苏苓,都惊心的发现,凰胤尘所表现出来的,的确是有傲人资本的!

虽然没有听到他们到底在谈论什么,但是隐隐约约,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名字,谷兰?

不过,权佑擎这厮还真是胆大心细,她总觉得他似乎在故意挑起凰胤尘的怒火,但是每每在他濒临发泄的时候,又能让他将怒火收回。

不过,终究还是出现了一个能让凰胤尘所有的伪装全部皲裂破碎之人,她表示很欣慰啊!

“苓子,小心!”

倏然间,在凰胤尘和权佑擎本就冷肃的战圈之外,荒郊野外青草水长的景色中,风声鹤唳的肃然感逐渐蔓在众人心头。

随着筱雪的一句提醒,苏苓却先她一步出手揽住她的肩膀,动作迅速灵敏的带着筱雪的身子一同倒在青草地上。

苏苓感觉,她的身后刚刚碰到有些扎人的青草尖,自她和筱雪的上方,就飞过一直箭矢。而失了目标的箭头也很快就扎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中。

又来?

看到箭矢的一瞬间,苏苓的表情已经肃穆严谨的敛去了一切顽劣的神色。待两人快速的从地上起身后,夏筱雪惊魂未定的打量着苏苓,刚才她只顾着题型她,若是苓子没有伸手将她也拉倒的话,可能那只箭矢就要扎在她的身上了!

苏苓来不及开口,权佑擎和凰胤尘二人移形换影般已经闪到了她和筱雪的身侧。只不过在这种形势严峻的场合中,权佑擎的表情依旧松懈浅笑,反而还有时间和凰胤尘争抢着苏苓身侧的位置。

一旁的夏筱雪,见此不由得暗暗一叹,她好歹也是个太女,就这么被忽略,真的合适吗?

凰胤尘虽说与苏苓之间极为不对付,但是在郊外如此空旷又萧索的地方,出现了箭矢显然是暗中的人又有了动作。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分身到苏苓的身侧,凝眉静听周遭的一切。

相比而言,苏苓虽然敛去了玩闹的秉性,但是头脑也愈发清醒,四人并肩而立之际,她倏地回眸看向不远处钉在草地中的箭矢,想都不想蓦然动身就跑了出去。

待夏筱雪想回眸拉住她的时候,却只拽到了一个衣角。

苏苓虽看似鲁莽,但是在危险之中,她依旧对自己的伸手有着决然的自信心。而且,她也深知自己孤身跑出四人的范围,必定会再次引来攻击,但她要的就是这结果!

“苓子!”

夏筱雪想都不想抬腿就想追着苏苓而去,但手腕却瞬间被人拉住,还不等她开腔,就听到一句幽冷的话,“你俩留在这里!”

话落,昂藏桀骜的身影已如疾风而出,慢了一步的权佑擎,满脸不悦的瞪着凰胤尘的身影,“这会他倒是像个男人了!”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你明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干嘛还要去戳他伤口!”夏筱雪趁着四下无人之际,不由得开口对权佑擎抱怨,显然她对当年的事也多少知悉!

权佑擎垂眸,睇着夏筱雪,狂放不羁的说道:“瞧你说的,如果始终没有人把这件事抖出来,难不成你希望他永远活在过去?三年时间,已经够他缅怀一切的了!”

谈话间,周遭的气氛,似乎更加凝滞!

而被钉在地上的箭矢,距离几人十几米开外,步伐迅速的苏苓,很快就如灵豹般窜到了箭矢之处,蹲下身一把将箭矢从地面上拔出来。

与此同时,毫不犹豫的双手用力,直接将箭矢掰断!一分两截的箭矢,里面明显熟悉的材质,映入眼帘。

“回去!”

凰胤尘在苏苓掰断箭矢的时候,就已经飚至她的身侧,低声的语气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袖管被人拉住,回眸凝目,就见苏苓沉着镇定的脸颊仰头睇着他,菱唇开阖:“凰胤尘,这箭和上次我给临风的那只一模一样。你既然说这个不是齐楚所有,现在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的?”

她必须得搞清楚次次有人背后放冷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上次所拿到的线索,就断在凰胤尘这里,这一次如果他还是不打算她,她从今后都不会再问。

她有清晰辨别是非的头脑,就算孤身一人,她也能靠自己的力量,搜集一切证据!

凰胤尘见苏苓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眼眸又不期然的看向了她手中紧捏的断箭,紧抿着弧线冷硬的薄唇,微微一哂,说道:“此箭矢木质为柘木,齐楚国目前为止,所用的箭矢为杉木!至于是哪一国,除了齐楚,其他三国以及一部落,均有柘木为材料的箭矢!你认为单凭这材质就能知道是哪国所有吗?”

苏苓半垂眸,抬起手腕,端看着箭矢的材料,随后眼眸一眯,“如果这是你所说的柘木,那又名黄金木!材料昂贵,且生长缓慢!就如你所说,其他国家均有使用的话,但怕是黎民百姓也用不起这样贵的木料!”

如苏苓所言,凰胤尘在听到她一席话后,表情微微色变,眼眸睇着她的神色也愈发深沉。随即就在二人面面相觑的对视时,远处的权佑擎忽然喊道,“你们俩,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赶紧过来帮忙啊!”

随着权佑擎的一声轻呼,两人同时回眸,但见不知何时,在权佑擎和夏筱雪的周围,已经有不少的黑夜人出现,而且各个手执长刀,正与他们混战在一起!

“你在这等着!”

凰胤尘再次留下一句话,随即身形飘然飞出,眨眼间就冲进了权佑擎和夏筱雪的身边,苏苓站在原地,抽着嘴角暗暗瞪着凰胤尘,丫这是认为她贪生怕死!

你妹!

正好昨晚上受伤,今天浑身都沉如灌铅,好久没有练手,她也是时候给自己找几个沙包比划比划了!

这些黑衣人,看起来显然不同于上次出现在街头的那些。至少在苏苓很快靠近的时候,就发觉他们的身手并不一般。

而且,这些人这一次似乎并非是冲她而来,怎么看起来好像是筱雪?

既然如此,那就和他们玩玩吧!

如此想着,苏苓很快就停下了脚步,站在距离夏筱雪几米之外,垂眸看着手中的断箭,顿时计上心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