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八:你这么恶毒的诅咒我,你爹娘知道吗?

疼,浑身疼!

苏苓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四肢百骸都像是灌了铅一样,又酸又疼的感觉让她差点骂娘!曾经连续几天几夜的和敌人作战,也没累成这鸟样,她今儿是中什么邪了?!

“姑娘,姑娘……”

姑娘?

挣扎着,苏苓强撑起有些回笼的意识,缓慢睁开了沉重又酸涩的眸子,入目的就是一张放大的脸蛋,若不是她浑身没有力气,早就一拳挥过去了!

吓唬谁呢!她又不是吓大的!

“你谁?”

这嗓音……咋这么难听!

趁着越来越清醒的神智,苏苓总算是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不认识!一片陌生,这又是穿越的节奏?!

“姑娘,你醒了?”眼前那张刚刚退开的大脸又再次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那女子头上梳着两个羊角髻,细小的眼睛却配在一张圆圆的脸蛋上,有些不协调,但别有风味!

“醒了!”

苏苓挣扎着想要撑起身子,结果动一下就感觉心口窝疼的发酸。忍不住缓缓将素手移动到胸口的位置,摸了摸后蹙眉暗忖,没中枪啊!

“姑娘,你先别动,我去叫公子过来!”

那少女见到苏苓清醒,脸蛋上明显挂着高兴的神采,一路小跑就飞奔出了厢房,苏苓当时就感觉,这要是给她一双翅膀,她能飞上天!

将素手从胸口移到眼前,熟悉的掌心和葱嫩的指尖,苏苓心里有了一丝放松,还是她自己,可是现在这么虚弱的德行,太苦逼了吧!

就在少女离开厢房后,苏苓就想起了所有的事情。看房外的天色大亮晃眼,应该是正午时分,她能变成这样,八成是昨晚上凰胤尘对她下手的!

此仇不报,她改姓凰!尼玛!

如果夏筱雪在这,一定会用昨晚和她之间的对话来揶揄她,已经嫁给了凰胤尘,早就在无形中被冠了夫姓好嘛!

“王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苏苓还勉勉强强能够支撑起身子的瞬间,厢房门口的光线一暗,熟悉的妖孽语气,让她头疼扶额。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怎么她躺着的地方,权佑擎这么堂而皇之的进来!

不知道男女有别?!

苏苓眼眸噙着淡淡的打量觑着一步三晃荡的权佑擎,这厮的衣服是不是就没点正常颜色。他现在那一身屎黄屎黄的烟沙,晃得她眼仁疼!

“看见你,后福全没了!”苏苓虽然病态,但娇俏的脸蛋更沁着惹人怜爱的虚弱,少了平日里张扬的顽劣,此时反而带着几许令人心疼的娇柔。

权佑擎一身金丝滚雪苏绣锦袍,哪怕不及红色张扬,但他妖孽魅惑的气质如影随行,不论身上添着何等颜色,似乎都千篇一律!

闻言,权佑擎明显眼眸一窒,似是没想到苏苓受伤还能有如此犀利的唇舌,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彼此双双都带着探寻。

“王妃,是不是看本宫长的美,自惭形秽了?”

霎那光景后,权佑擎不正经的一面又显露无疑。毫无身为男子的自觉,反而直接落座在苏苓的软榻边,甚至还微微倾身,近距离打量着苏苓的脸蛋。

“你带我回来的?”

苏苓虽然开口询问,但是心里也同样在思忖着几种可能性。她昨晚在昏迷的前一刻,还和临风站在一起,而现在却身在陌生的环境中,还有权佑擎相伴,这种情况下,她几乎下意识的就认为是他所为。

诚如苏苓所想,权佑擎闻此便扬起微微上翘的菱唇,眨着一双精光和暧昧双藏的眼眸,故意吐气如兰的说道:“确切的说,应该是本宫救你回来的!若是没有本宫的话,可能现在想要见你,就只能给你少点元宝,求你入梦了!”

苏苓:“……”

丫特么这么毒舌,权青国皇帝知道吗?权青国的黎民百姓知道吗?

她以为自己的嘴已经够损了,结果权佑擎这丫的,完全是个祖宗级别的啊!

她还是病人啊,病人啊喂!尼玛!

“你这么恶毒的诅咒我,你爹娘知道吗?”

终究,苏苓还是忍不住和他置气,这都什么玩意!

而苏苓的话,似是莫名的取悦了权佑擎,只见他眉宇间噙着难以掩盖的和悦,轻瞭着勾人的眼尾,再次凑近了苏苓几分,“我怎么舍得诅咒你,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丫能不能别恶心了,你这么费心尽力的把我带回来,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苏苓拧眉斜睨了一眼权佑擎带着恶趣味的脸蛋,随后直接不客气的伸手将他的俊脸打向了一边。

权佑擎这人,看似放荡不羁,妖孽邪肆,其实他也是个心思深沉的主。将自己一切的情绪都掩盖在纨绔的表面下,这是她玩剩下的!

在和权佑擎斗嘴的过程中,恢复了少许力气的苏苓蓦然出手拍开了权佑擎的脸蛋,而他也因苏苓的话,脸上的放荡微微收敛了几分,随即坐直了身子,歪头睇着苏苓,右手修长的两指尖慢慢捏起胸前的墨发摩挲,眼眸精光四溢,说道:“和聪明人说话,永远都不必浪费唇舌!尘王妃如此冰雪聪明,凰胤尘竟还舍得伤你,真是注定孤独的命!”

苏苓叹息,打定主意不想开口了,听他们绕来绕去的说话,真心浪费精力!既然他跟她绕圈子,那她只能沉默着奉陪到底!

权佑擎说完便半垂着眸子,卷翘的睫毛在眼底投射下一片暗影。哪知道等了半天,除了听到一声叹息后,再无其他。

这让权佑擎有些坐不住了,一时不忍又挑眉望向苏苓,眼眸中还噙着明显的诧异!

苏苓自然也察觉到权佑擎带着打量的眸光,想让她开口,门都没有!

“你难道不这么认为麽?”

终究,权佑擎拗不过苏苓的脾气,还是率先开了口。仔细的打量着苏苓带着淡淡苍白的脸色,心里一种异样的感觉划过,不期然又问道:“你以前可有去过权青国?”

去你妹啊!

她刚来这个世界三个月,齐楚的形势还没整明白呢,去毛的权青国!

如是想着,苏苓便淡淡摇头,“没工夫!”

“继续方才的话题!”权佑擎自说自话,敛去心底淡淡的疑虑,随后问道:“本宫很好奇,为何凰胤尘这般对你,你还要和他在一起?难不成你不知道他过去……”

“本王如何,不需权太子多言!”

苏苓:“……”

如果现在有人给她一把机关枪,她会毫不犹豫的把凰胤尘给突突了!这厮为什么好死不死的每次都在重要时候出现?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想知道点秘密怎么就那么难?

权佑擎眼眸中精光熠熠,似乎对于凰胤尘的到来丝毫不意外。身姿依旧沉坐在软榻上,回眸同苏苓一起看向门扉背光而入的身影,随着他而来的,还有权佑擎的侍卫楚夜。

但是楚夜的脸色明显难看之极,单手还捂着胸膛,同时瞪着凰胤尘的身影,站在门边对权佑擎说道:“太子恕罪,属下……”

“楚夜,不必自责!这位可是齐楚响当当的尘王,成为他的手下败将,是你的荣幸!”权佑擎或讥讽或赞扬的语气,难以辨别他真是的心意。

凰胤尘步履有力,背光而入的身影镀着一层绒绒的金光,苏苓微眯着眸子,满眼不待见的看着他,随即将目光转向身边的权佑擎,叹然说道:“你这能力还有待加强,随随便便就被人找到,你也好意思当太子!”

不是她瞧不起权佑擎,而是此时对凰胤尘那点厌恶的情绪,都好巧不巧的撒在了权佑擎的身上。

她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感觉权佑擎看着比凰胤尘顺眼太多了!

“为了你这句话,本宫若是不好好表现,岂不枉来人世走一遭!”权佑擎说着倏地出手,在苏苓完全没有看清楚眼前闪动的虚影是什么的时候,就感觉耳边已经刮起了强风。

“搂紧了!掉下去,本宫不负责!”

随着权佑擎这句略显揶揄的话,苏苓因受伤而短路的脑仁这才有慢慢衔接的迹象。

娘也,她是什么时候被权佑擎给带出厢房的?又是什么时候被他揽着在空中如履平地的飞行跳跃的?这一切发生在转眼的光景,而她完全没有看清楚权佑擎是如何做到的。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苏苓此时连哭的心思都没有了,遇见的一个两个都是这种神秘莫测的高手,她的自信心已经快被虐成渣渣了好嘛?

彼时,不论权佑擎此举到底是为了什么,苏苓都算彻底体会了一句什么叫带你装叉带你飞!难怪他们都来无影去无踪,有内力傍身就是好牛掰的赶脚!

苏苓心里澎湃的激动着,如果她能学会的话……

这种心情的产生还没有持续一秒,耳边有人传话……

“放开她!”

****

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