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七:成为替罪羊的临风

“苓子,那……那我先回去了!”

即便夏筱雪心里有再多的不愿,可也不想让苏苓为难。而且她是真的看得出表兄和苏苓之间的气氛相当纠结。

夏筱雪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苏苓和凰胤尘站在街头中央对立着,直到上了马车,依旧在窗口探出头看着两人,马车的速度很快,渐行渐远的视线让夏筱雪的眼底也染上了担忧。

南夏国的女衣侍卫说起来,丝毫不输于男子。马车迅速的向皇宫驶去,除了一名驾车的侍卫,另外三名都纷纷跟在马车外小跑着,哪怕马车的速度再快,她们也不见半点落后。

彼时,苏苓就站在凰胤尘的对面,娇小的身影和对面巍然而立的修长身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凰胤尘,你处处有我作对,既然看我这么不顺眼,不如咱俩离吧!”苏苓紧绷着俏脸,曾经在无数次生死玄关中所练就的铁血杀气,也开始渐渐散体而出。

两个人虽然距离不远,但也并非是几步之遥的距离。而凰胤尘明显眼眸一暗,睇着苏苓的神色也变得高深莫测。

前行一步,凰胤尘的语气愈发低沉,“没想到,相爷的女儿,竟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别特么废话了!你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本就是因为我占了你王妃的位置麽?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稀罕吧?你是不是没想过,你的自诩孤傲和高冷,在别人眼里就跟笑话一样!你整天绷着脸,累麽?明明对我厌恶至极,还必须忍受我在你王府里生存,烦麽?你若是还能听懂人话,咱俩就好好商量商量,我本着好聚好散的心情,但结果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苏苓面色不见半点顽劣,晶亮乌黑的瞳眸沉着令人心惊的阴霾。俏面寒霜的脸颊,几乎与凰胤尘的冷漠有异曲同工之妙,此时哪怕在凰胤尘面前已经显露出她之前极力隐藏的一切,她也在所不惜要和他弄出一个结果!

凰胤尘闻言不语,却漠然抬步慢慢趋近苏苓,傲然孤冷的身后,仿佛是形成了无尽的黑渊,整个人带着极致的戾气和煞气,逼近苏苓的刹那,出手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同时毫不怜惜的将她带到自己的眼前,语调骤冷:“当初你爹千方百计让父皇下了赐婚的圣旨,现在你又和本王说这些话,欲擒故纵的把戏,你玩的多就不值钱了!”

卧槽,这厮竟然能说这么多话!

苏苓在凰胤尘话音出口的瞬间脑海中就瞬间形成了这样的意识,但是紧接着就让她有些惊心的是,为何方才凰胤尘逼近她,甚至狠狠扣住她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这不和常理,也说不通!

她承认自己没有武功招式,但她向来身手灵敏,不可能会忍受他的动作而没有半天反应!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苓眼眸中瞬间噙满了疑惑,细细回想,她似乎就在刚刚的霎那,感觉到心口有一阵压抑的疼,而且手臂四肢好像都沉重万千,难不成是这厮对她做了什么?

靠,丫个小人!

苏苓心中一霎那感慨万千,而此时的她还不了解,凰胤尘的武功和内力已经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地步,单单以威压便能将对手伤于无形。

而她,已受内伤却不自知!

近距离的四目相对,苏苓竟清楚的看到凰胤尘眼底一闪而过的憎恶和嫌恶,这种感觉让她十分受伤又相当愤怒。

她自认从不是主动挑起事端的人,可偏偏她和凰胤尘如前世交恶今生寻仇般,若非当初顾及整个相府,她何以会落得令人厌恶的下场?!

扬起已经有些发白的菱唇,苏苓凤眸内氤氲着沉凉,骤然间在与凰胤尘对视的这一瞬间,她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努力的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身姿也极力的反抗着他的钳制,“凰胤尘,欲擒故纵的把戏,我不屑对你使用!不管我爹做了什么,他都是你齐楚的相爷,瑕不掩瑜的道理,你若是读过书,就应该比我明白!

你讨厌我,同样我也嫌弃你,你送我一纸休书,我与你从此分道扬镳!如何?”

之所以会说出这一番话,是因为苏苓知道,眼下的情况怕是不容许她先休人!如果凰胤尘所言属实,那她就必须要考虑,当初明明是丞相老爹求来的赐婚,却为何在她面前以相府全家性命作为赌注,只为了让她同意成亲。

她可以暂时撇开休弃凰胤尘的想法,但若是能从他的手里拿到休书,那就算老皇帝怪罪,她至少还能保护相府周全!

自从来到这里,身后有了太多想要保护的人,的确是她的失策。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几次都被人以他们来作为筹码要挟自己!

她,不会让这种情况持续太久的。

一定!

“休书……”苏苓的心里不停的千回百转,而让她始料不及的,就是凰胤尘忽然变换的眸子,薄唇也轻吐出休书二字。

那样的眼神,好像带着回忆,又似乎带着无尽的伤感,明明是和苏苓怒目而视,此时他的眸光却带着太多的不确定和凄迷。

靠,这又是哪一出?

直到苏苓感觉自己的后脑也被他慢慢放开的时候,身子不受控制的轻轻晃了一下,随后定睛看着凰胤尘分明陷入回忆的眼眸中,琼鼻两侧微微煽动了两下,随后就在凰胤尘失神的瞬间,苏苓几乎提起全身的力气,右腿蓦然前踢,在他方要有所动作之际,双手狠狠的抓住了他的右臂,娇小的身形灵敏迅速,狠狠扣住凰胤尘的手臂,随后身姿旋转,微微前倾,一阵天旋地转后,只听扑通一声的闷响后,四周再次万籁俱寂!

能够给凰胤尘一个过肩摔,已经是苏苓此时全不能的能力,她一时摸不透自己忽然变得沉重的身手到底因为什么,但是想来总归是和凰胤尘有关的。

既然正面相争她得不到便宜,但不代表投机取巧她也会输!

苏苓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直起身子后拍了拍双手,转着水灵灵的眸子,看向地面的瞬间,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临风,怎么是你?!”

这特么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刚才动手的时候,明明看见凰胤尘就在身前,怎么这眨眼间的功夫,躺在地上的竟然是临风!

尼玛啊,还能不能好好的来一次过肩摔了?!

此时,临风躺在地上,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子了,他哪知道王妃会突然动手,又怎么会想到自己家三爷怎么那么腹黑,明明看见王妃的动作,结果他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把他从一边给拽了出来。

他明明站在一边充当着背景,怎么眨眼功夫就变成了替罪羔羊!

三爷,很疼啊喂!

“咳咳!”临风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因为这毫无预兆的一摔给疼的错了位。干咳着站起身,面上无比尴尬,苦笑着说道:“王妃,属下一直都在!”

“他呢?”

前世活了二十七岁,今生也是二八年华,她还从未感觉到如此力不从心!尼玛,凰胤尘你是老天派我整我的嘛!

她向来骄傲的身手,自负的身段,怎么到了古代全变成这种笑话了?甚至包括那晚在树上给她留下玉佩的人,也是神秘莫测的,这是闹哪样?

“王妃,三爷已经走了!”

临风说着就对着苏苓的身后努了努嘴,回眸一看,那已经走进一片黑幕夜色中的身影,不正是凰胤尘那厮嘛!

完了,她有些气不顺了!

“王妃,其实你不要怪王爷,他今晚不让你去皇宫,也是担心你的!”临风忍不住站在苏苓身边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可能会让三爷扒了他的皮。

但是相比较而言,他就是觉得眼前的王妃,比以前的那人要强上百倍!

“你要是不说话,其实还挺可爱……”苏苓蹙眉看着前方消失在夜幕中的黑影,嗓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渐渐有一股子铁锈味涌上。

耳边传来临风叽叽喳喳的话,让她的心头好像更加闷闷的疼,忍不住回头戏谑了一句,却没想到话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黑!

竟然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

这是苏苓晕倒前,最后一抹意识!

临风手足无措的看着苏苓柔软的身形在自己面前缓缓倒下,还来不及出手接住,就发觉眼前黑影一闪,在他毫无所觉之际,黑影带着苏苓彻底消失在这一片茫茫黑幕之下!

“王妃……”

*************************************

这是二更,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