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六:有病?忘吃药了?

晚膳席间,苏苓和夏筱雪时而含笑对望,时而互相夹菜,两人如此熟稔的态度,连临风都感觉相当的诧异和不解。

筱雪太女和王妃关系这么好?她俩刚认识还不足一天吧!

而凰胤尘此时依旧带着冷肃漠然的态度,对于桌上的菜色却没有食用分毫。反而端着清酒淡淡品酌,随着他缓缓轻抬的视线,也不住的观察着苏苓和夏筱雪。

夹起青菜品尝过后,夏筱雪和苏苓暗暗视线交汇,随即便开口问道:“表兄,这次权佑擎说到凤家后人的事,你怎么看?”

苏苓闻声恰好故作惊讶抬眸,几乎一瞬间她就看到凰胤尘捏着酒杯的指尖微微用力了一瞬,所以佯装无谓的继续品尝佳肴,而夏筱雪的眸子却瞬也不瞬的睇着凰胤尘。

凰胤尘薄唇轻抿,眼眸犀利的望着夏筱雪,不答反问:“凤家后人的消息,你们是从何得知?”

“不需要得知啊,有人特意告诉我们的!我估计权佑擎能得知,也和南夏的情况差不多!表兄,难不成凤家的后人真的身在齐楚?你难道没有调查过吗?凤家后人身上可是有让人垂涎的凤家宝藏,要是被人找到的话,想要壮大国力根本就不成问题!”

夏筱雪一番言论后,膳堂内的气氛似乎有些凝固,凰胤尘的眸子虽看似定在她的脸上,但幽幽深邃的目光却又好似噙着几许迷离。

薄唇轻扬着凛冽的弧度,在夏筱雪打量着的目光中,悠然说道:“宝藏一说,人尽皆知,但到如今,从未有人得见!”

“表兄,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若是真的没有人看见,那宝藏又是谁传出来的?毕竟当年大乘王朝覆灭的时候,全天下都在传这件事,包括我母皇,现在也在为宝藏的事情积极奔走!表兄,你看在我的面上,不如告诉我你知道的,我肯定不让第三个人知道!”

夏筱雪戏谑的看着凰胤尘,而她的话,让苏苓满头黑线,她不是人?

就连临风也好不到哪去,脸色也微哂,太女,属下还在呢!

凰胤尘精光浅漾的眸子轻撩着眼睑,下一刻就瞬了一眼苏苓,随即低声开口:“此事稍后再议!”

“你看你,说话就说话,装什么老成!稍候我就回宫了,哪有功夫跟你议,你就快点说吧,这又没有外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夏筱雪似是看透了凰胤尘的想法,但摆明了不问出个所以然不会罢休的姿态。

而落座在她身侧的苏苓,始终低眸吃着东西,但根本无暇顾及美味与否,她就在想,凰胤尘这厮到底会不会说出他所知道的。

“你们慢用!”

不曾料想,正当夏筱雪和苏苓两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凰胤尘时,这厮却骤然起身,带动着凛冽的衣袂,下一刻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膳房,以至于苏苓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

“这……这算咋回事?”夏筱雪满面狐疑的回眸看着苏苓,结果却见她了然的神色翘起了眼尾,并说道:“意料之中!”

“他总是这样吗?”夏筱雪噙着疑惑,细细打量着苏苓的表情,好在没有看到她有任何悲伤的神色流露,这才稍微放了心。

但是同样,她心底对表兄凰胤尘的无奈也更加深了几许。她从来没想过,原来当年的事情对他的影响是这么大!

苏苓放下碗筷,同时耸肩,“习惯成自然!刚才要是我不在这里,估计他就会告诉你了!我早说就说,凤家的事情和我有莫大的关系,你以为我逗你玩呢?”

“苓子,你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要是不给他问出个究竟,我就不姓夏!”夏筱雪拍着苏苓的肩膀,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见此,苏苓斜睨着她,上下瞟了瞟眼眸,随即轻叹一声,“你要是真嫁给某人的话,可能以后还真未必姓夏!”

“苏苓!”夏筱雪佯怒的瞪着苏苓,随后握起拳头,作势要动手,嘴里还振振有词,“你信不信老娘揍你?”

“不信!”苏苓镇定摇头,慧黠水灵的眸子流转生辉,随后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夏筱雪的手腕上,将她的拳头移开后,忽地凑近她的耳边说道:“你不必担心我的事,我有我的办法!你看外面更深露重的,咱俩是不是该为你的事情忙活忙活了!”

夏筱雪凝眉,“我……我能有什么事,你别瞎想!”

“我说,跟我还装,你有点犯不上了吧!你不是不清楚太子对你的心思嘛?今晚上正好可以试探一下,你意下如何?”苏苓笑的像是一只歼诈的狐狸般,对着夏筱雪建议的同时,还不停的抖动着弯月柳眉。

不可否认,苏苓的话的确让筱雪动心,因为这么久以来,她的心思从未真正的对外表露过,但是诚如苏苓所说,她平日对凰胤璃所做出的表现,只怕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

如果能够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苏苓和夏筱雪虽然认识的时间短,但是有一种情谊并非是用时间来衡量的。她此时定睛看着筱雪,也清晰的看出了她闪烁的眸光中,产生了几许期翼。

见此,苏苓二话不说,直接拉着筱雪起身,边走边说道:“姐姐我没在皇宫里住过,今儿晚上我翻你的牌,你陪我睡!现在回宫,走起!”

“苓子……”

夏筱雪被苏苓拉着往门外走去,虽然心里还有些打鼓,但是看到苏苓回眸的刹那,眼里传递给她的坚定眸光,顿时也有了几许期待。

既然这样,那就试试吧!

苏苓和夏筱雪的身影徐徐快步的离开了王府沉寂的夜幕之中,而一直被忽略个彻底的临风,此时孤身一人站在膳堂里,两只眼睛僵硬呆滞!

他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告诉王爷先!

*

临风一路赶到书房,还没走进的时候,就看到书房内漆黑一片,正想旋身回走之际,蓦地听到了一声轻咳,侧目循声看去,就见——

凰胤尘一袭略显落寞的背影,此时正站在书房不远处的拱桥边,负手而立对月孤影,墨发在身后时而淡淡的撩拨,而投射在地上的俊朗英挺的暗影,似是带着抹不去的孤独和寂寥。

临风站在不远处看着凰胤尘这样的姿态,心里有些不忍打扰,他们四大暗卫都是跟着三爷一起长大的,对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全然了解。

正因为知根知底,所以才会在此时对他有些心疼。

“何事?”

说话似乎越来越简便的凰胤尘,早已察觉到临风的到来,等了片刻却没有听到任何话。不由得嗓音沙哑低沉的询问了一句。

临风有些哑然,但是仔细想了想,又担心出事,所以上前几步后,对着凰胤尘禀告:“三爷,王妃随着太女一起进宫了,听闻今晚她想要宿在宫内。”

“嗯,随她去吧!”

“三爷……”

临风前后想着苏苓和筱雪之间的谈话,明明想要禀告给凰胤尘,此时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正犹豫的时候,眼前黑影一闪,就见凰胤尘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眉宇轻蹙,带着离愁和不悦般,道:“有话就说!”

“三爷,属下方才听到……听到王妃好像要带着太女去试探……咳……太子!”临风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话说完,还没等抬眸看着凰胤尘的表情,只感觉耳边嗖的一声冷风刮过来,整个人差点被掀翻在地。

再次抬眸,三爷何在?

临风在原地转着圈,举目四望,随即暗忖,三爷这功夫真是越来越高深了,除了留下一地凌乱的冷风,其余皆无!

*

苏苓和夏筱雪一路徒步走向皇宫,虽然刚刚认识,但是两人之间就是感觉有无数说不完的话,而且很多时候,不管彼此说什么,得到的回应也都是相差无几。

对于夏筱雪,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中,苏苓对她已经是相当在意。这女人太对她的脾气和秉性,而且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她永远都是孑然一身,但是遇到夏筱雪虽然是意外,可也是个美丽的意外。

“苓子,你说如果太子不喜欢我怎么办?”

“那他要是喜欢你,又该怎么办?”

苏苓对于夏筱雪起伏不迭的心情能够感同身受,但是在她看来,若是太子凰胤璃稍微长点眼睛的话,就不可能会看不出筱雪喜欢他的事实。

之所以会建议筱雪去试探太子,也是想给她一个踏实的回应。如果太子喜欢她,固然是好,如果不喜欢,那就另当别论。

至少,在现在为止,她感觉筱雪还没有陷得那么深!

情之一字,永远是人心无法揣度的,她对筱雪的用心,只是不想在最后知道真相的时候,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她宁愿将一切都询问清楚,也好做出最明确最理智的选择。

“站住!”

两人手拉手踱步的身影,在街头两侧的烛等下被拉的很长,但忽地传来一声低沉的语气,让两人同时顿步回眸。

苏苓蹙眉看着从身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脸颊不悦的反问:“有何赐教?”

“跟本王回府!”

凰胤尘轻缓的步伐却带着沉重的气息,厉眸睇着苏苓,语气相当的不客气!

“有病?忘吃药了?”苏苓上下打量着略显不对劲的凰胤尘,眼眸中淡淡的讥诮也随之浮现。

“苓子,要不你先回去吧!”

夏筱雪看着两人之间相当不和悦的气氛,不由得拉扯着苏苓的袖管,轻声建议着。她好不容易能够找到苏苓这样的好友,可不想她因为自己的事情和表兄产生不快。

苏苓随后挥开筱雪,看着她面含讽刺,“回哪去?他说的话,我凭什么要听?”

“苏苓,别忘了你的身份!”

凰胤尘周身散发出的压迫感,直直的撞击在苏苓的心头,但是即便这样,苏苓也同样没有任何退缩,反而抬眸毫无顾忌的看着他,“给我一个跟你回去的理由!”

此时,夏筱雪明显能够感觉到从凰胤尘身上传来的威压,那种令人压抑又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可不想再次尝试。

“苓子,你别和表兄置气了!你们先回去,皇宫已经不远了,我自己……”

夏筱雪正开口说话之际,从她身后的皇宫方向,已经传来了清晰的马蹄声。夜幕静肃的夜晚,马蹄声清晰如耳,而苏苓的脸色已经渐渐开始凝滞,长久以来因凰胤尘而压抑的情绪,也有溃堤之迹。

“太女,属下恭迎太女回宫!”

这厢夏筱雪还没理清凰胤尘和苏苓之间不对劲的气氛,而身后的车辇渐渐停下,从里面走出的四名女衣侍卫,顿时跪在地上开口。

见此,苏苓就算再不济,也明白这一定是凰胤尘不想让她进宫所做的。不然,筱雪的侍卫何以会来的这么及时又巧合!

筱雪的脸色也因此有些难看,再次拉着苏苓,不由得劝说道:“你和表兄先回去吧!不要因为我一个外人伤了和气,嗯?”

苏苓带着厉光的眸子,瞬间就扎在夏筱雪的脸上,唇角一凛,“这个世界,谁是外人,你都不是!你先回去吧!”

“苓子……”

“乖,你先回!”

苏苓以眼眸示意夏筱雪,同时以目光安抚她有些不稳的情绪。今晚,她要是不和凰胤尘来一场厮杀练练手脚,她特种兵的身份也太无能了!

***********

这是一更,稍候还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