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五:是标记,还是字迹?

听到素问的话,赫连锦瑟明显紧张的举目张望,当看到前方的权佑擎恰似路过般,正漫步往太仪殿的方向走来,顿时面色浮现淡淡的惊慌,拉着素问的手,连话都不说转身就想离开。

“哟,这不是锦瑟郡主麽!”

天不遂人愿,赫连锦瑟感觉自己的步伐还来不及收敛,就被权佑擎给彻底叫停,站在原地的身形微微晃动了一下,最终还是强装镇定的敛去了面上的慌乱,故作镇定的回眸,睇着权佑擎,笑道:“权太子,有礼了!”

权佑擎身上的红色衣袂仿佛踏火行走,单手背在身后,翘起狭长的眼尾,精光四溢的眸子觑着赫连锦瑟,“没想到过了这么久,锦瑟郡主倒是愈发知书达理了!”

赫连锦瑟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几乎要盖过她的语调,不由得调整了一下呼吸,颔首:“权太子说笑了,今日偶感风寒,锦瑟失礼了,先行一步!”

话毕,赫连锦瑟再也无法镇定的站在越来越近的权佑擎面前,于是只能转身带着仓皇逃离了太仪殿。

而权佑擎站在原地,眸光略显深远的睇着赫连锦瑟逃离的背影,唇角的笑意更显讽刺!

没想到赫连锦瑟也身在齐楚皇宫,这倒是有趣了!

*

离开皇宫回府后的苏苓,吩咐碧娆去准备洗漱的东西,而她自己则坐在厢房中,拿出一直贴身放置的玉佩,放在掌心中不停的摩挲检查。

这东西,到底代表了什么呢?而且玉佩上面还画着一个凤凰,背面这个繁复的字又是什么?

关于玉佩上的秘密,几乎占据了苏苓的所有思绪。不多时,她便走在桌案前,拿着笔墨一点点细致的将玉佩上的字给临摹下来,随后再小心翼翼的将玉佩贴身放好,眼眸便开始定在宣纸上思忖着!

这字看起来比一般的繁体字还要复杂,而且围绕在字迹周围的还有那种弯钩是的弯弯绕绕。如果有人刻意要将这玉佩交给她,那一定不是给她一个玩具这么简单!

在她看来,这个像是鬼画符一般的字迹,一定是代表了什么的!

这东西,会不会和娘亲所说的凤家有关?又或者和所谓的她的身世有关?苏苓想着种种的可能性,但是又不能轻易的将这东西拿给别人看。

在无法确定它的含义以及真假时,她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小姐,太女来了!”

苏苓这厢正对着玉佩上面的字迹闹心之际,门外随着碧娆的说话声,夏筱雪也含笑走了进来,与此同时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人,苏苓见此不禁挑眉,“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偶遇!”夏筱雪挑眉看了看身边的赫连情歌,随后毫不外道的走向了苏苓,同时还问到:“你在看什么?”

若是只有夏筱雪一人,她断然是可以给她看的,但是赫连情歌的身份太过敏感,而且他和凰胤尘又是相熟的好友。

是以当夏筱雪没事人似的走到她的身边,方垂眸看着桌案的霎那,苏苓就快速的将宣纸折叠起来,随后起身说道:“没什么!我倒是挺惊讶的,你和小情歌也认识啊!”

夏筱雪见此什么都没说,反而随着苏苓的脚步在厢房内走到偏厅,同时开口:“小情歌?看样子你们倒是比我还熟呢!”

“让太女见笑了!”

赫连情歌站在苏苓的厢房内,似是有些拘谨,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女子的闺房,而且对方还是他有些在意的苏苓。

原本在皇宫内和夏筱雪巧遇,也没想到她是要出宫来找苏苓,当时也不知道他自己怎么想的,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跟着来了。

现在仔细想想,他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合时宜。毕竟后院王妃的闺阁,他随意出入……

夏筱雪斜睨了一眼赫连情歌,随即睇着苏苓,挑眉,“他跟你也是这么客套?”

“如你所见!”

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但是别看苏苓和夏筱雪就两个人,但是两人同样巧言善辩的唇舌依旧让赫连情歌有些招架不住。

恰好心里也对自己的做法感觉到有*份,所以暗暗看着两人一眼,随后颔首说道:“我找尘还有些事,就先不打扰了!”

匆匆而来又匆忙离去的赫连情歌,在走出厢房后,甚至还听到了房内传来的笑声。心里不期然有些期待,但又有些失落,他最近的想法似乎越来越多了。

直到赫连情歌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后,夏筱雪这才神色一敛,斜睨着苏苓,随后又对着不远处的桌案示意,“现在能说了麽?”

“能!来吧!”出于对夏筱雪的诚然信任,所以苏苓也没有矫情,直接带着她走到桌边,随后将宣纸拿起来,上面被她从玉佩上临摹下的字迹也瞬间映入眼帘。

“这个字你可认得?”

苏苓细细的打量着夏筱雪的表情,见她微微蹙眉的模样,不禁心里也惘然一叹。正想要开口的时候,却蓦地听到,“见过!”

“嗯?在哪?”

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没想到她今天刚交到的朋友,现在就能给她这种支持?

如果筱雪知道的话,那无疑会给她探索的路上增加更多的助力的!

夏筱雪的脸颊上噙着淡淡的疑惑,蹙着眉宇想了半天,不刻开口:“我对这个东西有点印象,但是和我看到的那个又不太一样!我依稀记得好像在母皇的寝宫里,见过这个字!之所以还记得,是因为我当初也问过她,但是当时年少,母皇也没有给我细细的解释,只是说这是一个标志!

我看到的那个,并没有外面这圈弯弯绕绕,所以还是有些不同的,不过看起来虽然像个字,可也说不定就是某种标志呢!你从哪弄来这个呢?”

面对夏筱雪明显的疑问,苏苓半垂着眸子暗忖,随后迎着夏筱雪的视线,镇定的说道:“我如果说,这是有人特意给我的,你信吗?”

“信啊!谁给的!”

苏苓闻言却摇头,“不知道是谁!有人把这个东西,挂在了我门外的树上!”

说着苏苓就从袖管中拿出了玉佩,递给夏筱雪的同时,自己也走到门外,给碧娆使了眼色后,将门扉紧闭。

夏筱雪一点点摩挲着手中的玉佩,见苏苓明显谨慎的举动,也开始小心对待,“你认为这是特意给你的?”

“不然呢!就在昨晚,有人刻意制造了动静让我发觉,等我去查看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玉佩挂在了树上,如果不是给我的,何必如此!”

“难怪!这玉佩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但是这上面却刻着凤凰!我觉得这东西一定要收好了,毕竟凤凰只有皇室的太后和皇后才能用!若是被人发现的话,小心被人诟病!”

夏筱雪的建议,同时也是苏苓心里所想,她知道凤凰代表了什么,所以才会对这枚玉佩格外的上心和疑惑,而且就连她也说看到过这上面的字迹,如果真的只是个标志的话,那代表的是什么?

“算了,既然是有人要给的,如果真的有什么用途的话,那人一定还会出现!想不通的事,先放一边吧!”苏苓揉了揉眉心,对于这古怪的玉佩,一时还真的是摸不到头脑。

索性,她也不愿在想,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收好吧!你别担心,等我回南夏之后,我找个机会再问问母皇,或许能问出什么也说不定!”

夏筱雪见苏苓有些纠结于此事,不由得开口安慰道。

一下午的时间,苏苓和夏筱雪一直都在厢房中不曾出来过,直到夜幕降临,临风悄然来到厢房门外,看了看始终静候的碧娆,上前低声说道:“王爷请太女和王妃去前厅用膳!”

“自己说!”

碧娆斜睨了一眼临风,随后伸出大拇指,对着身后的门扉晃了晃,那意思摆明了是不打算帮临风开口。

见此,临风暗叹,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奴才。

*

夜幕低垂,晓风月色。静谧安详的夜晚,随着苏苓和夏筱雪轻快的浅笑声拉开了帷幕。前厅的膳堂中,凰胤尘和赫连情歌已坐于其中。

当苏苓和夏筱雪双双相携而至,抬眸就看到二人,夏筱雪拉着有些抵触的苏苓,两人一同入内,同时笑着说道:“表兄真是善解人意,我和苓子聊了一下午,正好饿了!”

“坐吧!”

凰胤尘冷漠的眼尾不带任何情绪,深幽的目光睇着二人,随后对着临风点头示意,下人便鱼贯而入的将精致的菜肴端上了桌。

“表兄有心了,竟都是南夏的食谱!苓子,赶紧尝尝,这些都是南夏的特色!”

苏苓:“……”

和凰胤尘同桌吃饭,怎么这么别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