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十:凤家之凰有后

行三国来贺的宫宴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歌姬舞美在太仪殿中央不停扭动着腰肢,场面看似平和享乐。但由于三国使者同时前来,所以免不了平波下的暗潮涌动。

彼时,凰烟儿平日常凛的脸颊上,在睨着对面的权佑擎时,不停的闪过娇羞和红霞。双眸中满是爱慕的睇着他,如此专注的视线,对面的权佑擎就算想忽略都不能。是以两人每每一瞬交汇的视线后,权佑擎就感觉浑身难受的一阵战栗,眼神飘忽着打定主意不再看凰烟儿。

而见到权佑擎如此表现,凰烟儿一副小女儿的姿态有些皲裂,手中的纱巾也被她揉碎又展开,面对他的无视,凰烟儿眼眸中开始划过不忿。

与凰烟儿千回百转的柔肠不同,此时的赫连锦瑟却有些拘谨的坐在她身侧。而似乎在权佑擎出现后,她的表情就变得十分不自然,甚至席中还不小心撞翻了桌面上的茶盅。

此刻,整个太仪殿内,几乎坐满了四国位高权重之人,如此相比,孙琴儿就显得不值一提。她自知身份及不上他们,而且在赫连锦瑟出现后,她又不得不听从凰烟儿的话,彻底收敛起对尘王表哥的心思,现在她明明就坐在这里,而且试问她的长相也算是闺秀无双,偏偏这里人都将她忽略的彻底,这让她的心思久久难以平静。

“皇嫂,求保护!”

另一边,正当苏苓暗暗分析着众人之间的关系时,耳边不期然就传来一声可怜兮兮的话。侧目一看,顿时笑了。

“小四,说什么呢?”苏苓望着小四凰胤姬苦哈哈的脸颊,一时有些摸不到头绪。求她保护,这不扯淡麽!她求谁保护?!

凰胤姬恰好趁着众人不查之际,就蹭到了苏苓的身边,此时见到她,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隔着桌案轻轻拉扯着她的裙摆,说道:“皇嫂,你要保护我啊,一会宫宴之后我不要离开你!你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皇嫂,你要救我!”

“怎么回事?你这脸咋这么黑?”苏苓知道凰胤姬的性子本就爱胡闹,但是定睛看去,却发觉他之前白希的脸颊现在竟然黝黑一片,而且和她说话的时候,眼眸中似乎还有水光闪动。

这孩子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一听到苏苓的话,凰胤姬这手就自怜的摸着脸颊,怅然叹息后,又小心谨慎的看了一眼坐在苏苓身侧的凰胤尘,随后语气低沉,开腔:“皇嫂,别提了!一言难尽,总之一会宴会结束,你不能离开我!皇嫂,皇嫂~~~”

见凰胤姬一副撒娇的表情,苏苓心头微微诧异后,脸颊又忍不住失笑,自桌案下将自己的裙摆从他手里拉回来,旋即煞有介事的点头:“行,一会跟着姐走!”

“皇嫂,你是大好人!就这么说定了啊!”

苏苓:“……”

当真是孩子心性,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还是一副要哭的表情麽,结果这瞬间阴转晴!!

苏苓瞥着凰胤姬屁颠屁颠的再次蹦回到自己的位置,轻微蹙眉后,也没有多想。而苏苓没发觉的是,自凰胤姬来找她开始,有人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冷漠,身上的冷气开的更大了。

当歌姬舞姬一舞方休后,落座在苏苓对面的权佑擎猝然拍掌:“好!没想到齐楚的女子果然曼妙生姿,国色天香!”

凰毅温润的脸颊因他的话淡雅浅笑,帝王之姿在无形中威压全场:“权太子喜欢就好,若是有心仪的女子,朕可以做主将她们送你,如何?”

这是变相联姻,还是收买人心?

果然帝王心海底针,外人永远无法参透他真正的想法和每一个举动的深意。

一袭红袍的权佑擎邪坐在椅子中,因他狂放的动作,胸口敞开的衣襟微微拉大,大片的蜜色胸膛更如同淬了光般,晃人眼眸。

在凰毅似乎询问的语气落地后,权佑擎却浅笑挥手:“皇上莫要折煞了小辈,美人在怀固然是好,但父皇也曾谆谆教导佑擎,莫要因小失大!”

“权太子果然有明君风范!”

凰毅和权佑擎二人之间的历来我往,似乎并未有任何不妥,但是凝神旁观一切的苏苓,却好像看到了凰毅眼中微闪的不悦,以及权佑擎高扬得志的表情。

权佑擎闻言抬眸望着上首的凰毅,随后端着茶杯轻抿,在他将茶杯放在身侧时,蓦地说道:“想当初一直听父皇提及齐楚国人才济济,国力昌盛,今日一见确如其言。所以,本宫自知读书甚少,好不容易在齐楚能够身临其境感受那股学识渊博的风气,趁此时机也恰好有件事想问问陛下,顺便也让在座的各位,帮本宫分析分析!”

权佑擎的言语中带着对齐楚国颂扬称赞之意,但是不知为何,苏苓就是感觉他接下来要询问的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说不上什么原因,她刚才隐隐约约的好像看到权佑擎看着她的视线,多了几份深沉和打量。在这种场合下,苏苓是不屑于出风头的,但若是有人居心叵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她对权佑擎无感,只是方才第一眼看去,莫名萌生了淡淡的熟悉感。但是在此细细观察,又发现两人并无相似之处。

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根本不值得她为此伤神。只要安然的度过这场宴会,她必然要离这些人越远越好。

“哦?权太子有疑问但说无妨,朕愿闻其详!”

凰毅一副知性温雅的态度睨着权佑擎,身居高位所独有的凌厉和凛然,此时却已有淡淡显露的趋势。

彼时,因权佑擎的一席话,是以太仪殿内之人的目光全部胶着在他的身上,就连大臣因此也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毕竟若是权太子提出什么疑问的话,身为大臣能够给其解惑,那不光对齐楚来说是名耀之事,对他们自己也是名扬立万的好机会!

众人心思各异的等着权佑擎开口,而后就在太仪殿内针落可闻的气氛中,权佑擎缓缓从椅子上起身,如火的红袍妖媚依旧,在近百双眼眸的凝视下,他坦然自若的抖落衣袂上的褶皱,举目瞭了一眼苏苓,继而转着眸子,斜睨着凰毅,问道:“本宫不日前得知,当年大乘王朝的凤家后人,如今就生活在齐楚国,所以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

话落,太仪殿瞬间人声鼎沸。

但凡是经历过二十年前割据战的人都知道,外姓王族凤家的后人,身上带有怎样的价值。而沉寂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被外人的别国太子突然当众揭开,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又难掩激动。

而始终面不改色的凰毅在听到权佑擎的话后,表情也不免发生了些许转变,不期然就侧目和夏绯罗面面相觑,两人眼中所透出的讯息皆是有些惊诧。

不论大臣们如何火热的就此事谈论,但此刻的苏苓只感觉心头一窒,望着权佑擎的目光也变得深邃犀利了不少。

凤家后人,终究还是被昭告了天下!

“权佑擎,没有根据的话,还是不要信口开河的好!”

正当火热讨论的声音还在继续时,凰胤尘幽冷的语气带着寒意脱口而出。

而权佑擎对此却丝毫不受影响,对于凰胤尘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反而回身看着夏筱雪和楼湛,妖娆一笑,“呵,王爷若是觉得我在胡说,那不如问问南夏国的太女和楼越国的七皇子,便知真假!”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而反观夏筱雪和楼湛,二人的表情微哂,双双看着权佑擎眸光深意十足,但与此同时二人却都未否认。

这一点,让苏苓眼眸中的慧光逐渐敛去,难怪她会觉得一国王爷的大婚,如何能惊动三国来贺,现在看来事情果然不简单!

可直到此刻,她也无法断定,权佑擎口中的凤家后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娘亲。若不是则无异,若真的有关系,那娘亲的处境必定已是众矢之的!

她虽然对事情的全盘脉络尚不可知,但综合她连日来的试探和了解,也能够猜测出凤家背后的宝藏,对天下人会有怎样的吸引和you惑!

蓦地,苏苓身子微微一动,余光看向了身后的大臣席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结果竟发现她的丞相老爹今日未出席?

之前由于人多嘈杂,所以她也并未仔细观看,结果到现在才发觉苏宝生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竟然缺席,太诡异了!

“今日,原本就是诸位来给皇弟和弟妹贺喜的日子,宴会之上,只谈民生,莫聊政事比较好!不知权太子意下如何?”

气氛渐渐变得诡谲涌动,而身为齐楚国的太子,凰胤璃恰在此时表明的态度,而他说话的份量,同样也不亚于凰毅。

权佑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暂时不得而知,但凰胤璃语气清幽的开腔后,他却妖娆浅笑,随手撩拨起身后的红袍衣袂,旋身狂狷的落座,挑起一侧弧线优美的眉头,说道:“诚如凰太子所言,那咱们就先聊民生!”

显然,权佑擎这般轻易就接受了凰胤璃的建议,最重要的愿意也是因为他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将凤家后人的消息散播出去,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才会方面他们在齐楚动手!

如此意在寻找凤家宝藏,绝非是找齐楚的麻烦。这次三国之所以同时前来,就是因为他们同时手打了一封书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关于凤家后人的消息。

书信的来源自然无从考据,但信上也并未直接写出凤家后人的下落,只不过从字里行间,明显透露出,那人就身在齐楚朝堂忠臣家眷中。

这封信的内容,如果细细推敲,也许会发现矛盾之处,可就因如此,写信之人在书信的结尾,更是加了一句话,‘凤家之凰有后!’

若是其他的内容都可以视为玩笑的话,那么书信的最后一句话,才是让他们对此事开始关注的缘由。

古有凤凰,而凤者为男,凰者为女,这封突然出现在三国朝堂中的书信,是在暗指当年躲过了凤家灾劫之人,乃是女子!而且已成亲有后!

*

这场宫宴,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中,虽然依旧火热,但是气氛却大不如前。不论是朝堂百官,还是位列前排的王爷公主,每个人的表情都隐晦难测。

凤家后人的言论一出,只怕齐楚国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宁静祥和就要因此被打破。

而将此事公之于众的权佑擎,却似乎相当的享受这一切,在接下来的丝竹奏乐声中,他反而扬着一双柳叶眉,略显轻挑的眼神不停的对着向他侧目的宫女放电!

一炷香后,宫宴接近尾声,苏苓在凰胤姬的挑唆下,悄然与他一同离开了太仪殿。远离了喧闹嘈杂的地方,苏苓这才感觉心里有了一瞬的平静。

凰胤姬走在她的身侧,似是心情不错,偶尔路过宫道两边的花圃,顺手还摘下开的正美的话多,转手借花献佛的递给苏苓。

“小四,现在能说说你这几日都跑去哪儿了吗?”

苏苓结果凰胤姬手中的花朵,捏在两指间慢慢摩挲着,眼眸深远的睇着前方人头涌动的小路,由不得问道。

凰胤姬闻言还煞有介事的瑟缩了一下,瘪着嘴说道:“皇嫂,我被皇兄给丢到军营里去历练了!”

“那是好事啊!”

苏苓侧目看着凰胤姬明显不悦的脸颊,忍不住笑着回答。

乍然听到苏苓这样的反应,凰胤姬整个人都不好了,瞬时就站定在原地,看着苏苓呲牙咧嘴的反驳:“皇嫂,好什么好啊!我堂堂一个王爷,被三哥给丢到新兵营去历练,这说出去多丢人?而且你不知道皇兄有多可恶,前几日我听说相府出了事,我本还想着出来去看你!结果皇兄说什么也不让,最后还特意派了他的人监视我!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苏苓蓦地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嗯,是很过分!”

说罢,苏苓便继续缓慢踱步,而思绪也陷入了沉思。按照小四的说法,也就是说凰胤尘早就知道相府出了事,但是却阻止他前来。

这厮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就算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合,但苏宝生怎么说也是齐楚的肱骨大臣,他自己不管也就算了,反而连小四也钳制住,这特么什么人呢!

“皇嫂,皇嫂!你想什么呢!”

陷入沉默的苏苓,再次抬眸的时候,就看到凰胤姬正站在她的面前不停的挥手,敛去眼底的冷光,对着他浅笑,“没什么!小四啊,你和权佑擎熟悉吗?”

此时的花圃鹅卵石路上,只有苏苓和凰胤姬并肩行走,或许她可以趁此机会问问凰胤姬,关于权佑擎的事,以及凤家后人的问题!

闻此,凰胤姬摇头:“不熟悉,我和他这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好像大皇兄和三皇兄和他都是认识的!你问他干什么?”

“小四,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何他权青国的太子,却能知道凤家后人身在齐楚国的事?你认为呢?”

苏苓眼眸定定的睇着凰胤姬的神色,如今她能询问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眼下也只能希望凰胤姬对此事有所了解。

果然,就在苏苓开口说完,凰胤姬的表情就出现细微的变化,水润的眼眸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而且一直笑颜相对的唇角,也收敛后微微紧抿。

“皇嫂,你这么一说,我反而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呢!其实凤家后人的事,我有一次……”

“小四!”

卧槽,又来了!

苏苓忍不住想要扶额望天,为毛每次都是在最重要的时候被人打断。而且接二连三的都是凰胤尘这厮莫名其妙的出现!

他就不能做个正常人,怎么每次出现的都无声无息,也总是那么凑巧!

凰胤姬的话因为身后一声带着寒凉的语气戛然而止,眼珠也瞬间僵硬的看着苏苓,唇角尴尬的看着苏苓,眼眸中很快也闪现出期翼的神色。

苏苓见此,展眉开口:“小四,我渴了,去给我拿点水!”

“好嘞,皇嫂你稍等啊!”

她可没忘之前凰胤姬求保护的事情,这会正好看见他眼里带着期盼的看着自己,肯定是害怕凰胤尘说他。

既然如此,她也乐得做个好人!只要以后有机会,她相信她一定能从凰胤姬的口中问出一些事实的!

******

稍候有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