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七:放着也是无用

苏苓慢慢摩挲着手中的玉暖生肌膏,沉静的黑夜透着凉意空寂。她若是没看错的话,方才的那抹身影应该是凰胤尘才对。

半垂着眸子睇着掌心,苏苓的菱唇闪过几许促狭的深意。他这是因为白日的事情在向她示好,还是说这瓶玉暖生肌膏里面沁了毒药想害死她?

午后在天池山彼此怒目相视的场面犹在眼前,这没几个时辰的功夫就突然给她送来这个,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苏苓带着蔑视撇撇嘴,随后将玉暖生肌膏随手就丢在了身后的软椅中。灵动的凤眸四下看了看,登时又从袖口中拿出了萧子宁的那封信!

信上的所有内容苏苓都已经熟记在心,虽然她暂时还无法理解萧子宁此举的含义,但至少有一点能够说明,他一个外人都已经知悉的事情,而她身为当事人,却对此毫无所知!

而且,从今晚在凤霜苑内听到凤茹筠和石竹的对话,她应该暂时不打算告诉她真相!如今,仔细想想她身边的人,苏煜对此事三缄其口,苏傲又好几日不见人影。赫连情歌虽然和她有几分熟稔,但是他身边还有赫连锦瑟这样一个威胁存在。

眼下,她能够去询问之人,好像只有凰胤姬了!只不过这小崽子自从那天被凰胤尘吓跑后,一直都没出现!连出游这种事,他都没去凑热闹,估计不是被禁了足,就是被凰胤尘吓病了。

想想还真是可惜,她自诩在这里有能力自给自足的生活,但是无法保证身边太多的威胁存在。这宝藏的事情牵扯到娘亲甚至还有她自己的身世,她要是不弄明白的话,这日子都没法过了。

虽然苏苓很不想承认,但是此刻她不得不提醒自己,纵观自己的周围,貌似只剩下最后一个能询问之人,虽然她对凰胤尘一直都嗤之以鼻,不过从接触来看,他性子虽冷,但至少还没真正的做出过什么小人行径。

当然,除了今日用飞叶伤了她的事!不过……

苏苓边想边回身从软椅中又再次拾起玉暖生肌膏,他既然能够屈尊降贵的来送这玩意,是不是说明他对事情真相已经所有了解,或者他是故意示好?想跪求她的原谅?

如果此时凰胤尘在此的话,一定会对她冷冷的嘲笑,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之前就说过,苏苓并非是爱记仇的小人,现在她既然想要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似乎也只能暗中打听,而同时凰胤尘又身为王爷,知道的一定比她多!

嗯,就这么办!

苏苓乃是标准的行动派,一番细想后,手中捏着玉暖生肌膏,给自己披上一件锦帛外套,便步履闲适的走出了西苑。

从西苑慢慢南行,她知道凰胤尘的书房就在王府的南侧,而且刚嫁过来的时候,她也暗中观察过,凰胤尘似乎每晚都会宿在自己的书房。

丫特么还真是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

苏苓的脚步轻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凰胤尘书房附近,当踏入书房地界的瞬间,她就灵敏的感觉到周遭似是有异动。

这种感觉就和她第一次深夜爬墙回府的感觉一模一样,看来这些人应该都是暗卫,而且还不止一个。

苏苓撇着菱唇,眼眸微微一侧,便察觉到前方两棵相隔不远树上,分别有两个人在其中隐匿。许是看她的出现时,才轻微一动,露了马脚。

苏苓佯装不觉的继续前行,在深夜的月影下,嶙峋的假山在地面上投射着古怪斑驳的影子,颇有些冷肃和诡异的感觉。

王府如其人,冷峻又森严!

果然,当书房近在眼前的时候,苏苓便看到书房窗内氤氲着淡淡的烛光,虽然看不到人影,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在里面。

容不得苏苓多想,垂眸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玉暖生肌膏,站在房门前,试探的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房门,门扉应声而开。

嚯,王府里面的戒备这么森严,书房重地却如此草率,丫果然是精分!

苏苓这会哪知道,等她稍候进入到书房之际,便看到了让她这一辈子都难忘的场景!

门扉虽然厚重,但是随着苏苓的力道也渐渐闪出一条缝隙。苏苓回身举目四望,见周围的动静再次陷入沉寂中,也不再多想直接踏门而入。

此时,隐藏在树上的墨影,想要现身已然为时已晚!他记得,刚才三爷好像正在沐浴,这会儿……

书房内的设施简单而朴素,在苏苓踏入房内的瞬间,就明显感觉到一阵铺面而来的书卷气。没想到凰胤尘给人感觉如此冷峻默然,结果书房却和他的为人大相径庭。

站在书房的门扉处,苏苓侧目就忍不住咂舌。只见在她右手边的一整面墙上,硕大的书柜顶房而立,上面琳琅满目的摆放着无数的书籍和古玩。

书柜的前方还摆着两米见方的偌大书案,上面的文房四宝赫然陈列。淡淡的墨香随着清风灌入而氤氲在空气中,苏苓蹙眉顾盼,房门开着怎么不见人影?

正当苏苓诧异的时候,就敏锐的听到自左手边屏风之后传来轻微的扑簌声,想都不想苏苓抬腿径直走去,就在距离屏风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就听到:“拿来了吗?”

苏苓蹙眉的瞬间,也同时旋身越过屏风,菱唇开阖,“拿……”

一瞬间,苏苓感觉自己的眼睛要瞎了。她承认这是自己第一次来到他的书房,她也承认她并不知道这书房右侧是书柜,左侧屏风之后赫然放置着沐浴的木桶,她更是不得不承认,凰胤尘的身材真他娘的好啊!

彼时,苏苓感觉自己已经和屏风化为一体,就站在屏风的角落看着眼前刺目的一幕,大脑暂时处于短片中!

凰胤尘一身精壮完美的腱子肉还染着水光,双臂和修长比值的双腿肌肉的纹路清晰健朗。胸膛结实的肌肉和小腹上健美的八块腹肌,如完美拼接而成的作品,身后及腰的长发缓缓低落着水珠,几缕发丝还黏在胸膛上,麦色和黑色的对撞,每一寸都恰到好处的完美!

苏苓的出现的确不是时候,此时凰胤尘方从浴桶中踏出,周身还萦绕着淡淡的雾气,而就在苏苓开口出现的瞬间,他已然迅速的将白色浴巾围在自己的腰际。

沐浴后的刚毅脸颊上还残留着浅淡的红润,唇形完美雕刻在俊彦上,平日漠然的桃花眸依然幽冷,哪怕此时被苏苓亲眼目睹出浴后的场面,也同样冷静自持。

“咳,内什么,你先忙!”

苏苓机械的眼光僵硬的转动了几分,随后眼眸上挑,不停打着转,丢下一句话似是有些狼狈的当场逃离。

凰胤尘冷漠的擦拭着身上的水珠,见苏苓离开后,半垂着眸子看了看自己的小腹,随即似是不悦的开口:“玉树?!”

“三……三爷!”

当玉树从门外磨磨蹭蹭的走进来后,脸色已经是笔墨难容的尴尬和难看,手中还抱着一袭暗蓝色的锦袍,走到屏风后时,低头抬手:“三爷,衣物!”

“刚刚你去哪了?”凰胤尘将手中的擦拭的手巾随意丢在浴桶边,拿起玉树手中的衣物,边穿边问道。

玉树此时恨不得自己是一直鸵鸟,紧紧的低着头,吞咽了一下口水,开腔,“属…属下去如了个厕!”

此时,还站在门外望天的苏苓,听到玉树的话,不禁心里大喊了一句,我勒个去!怎么就这么巧合的看到他在洗澡呢,怎么就这么不小心看了他的身子呢!这厮不会要她负责吧?

不过……

想归想,苏苓还没全然回神的思绪,此时又忍不住开始跑偏。这厮的身材还真好,平日虽然感觉他丰神俊朗,但还真没想到衣服下身材这么有料。

那肱二头肌,那肌肉纹理,所谓的健美先生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她感觉自己要张针眼了!因为虽然刚才凰胤尘遮掩的速度很快,虽然他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但是她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好嘛!

她好像就在眨眼一瞬间的时候,看见了某个长得像蘑菇的东西!啧啧啧,好像也听有料!难怪赫连锦瑟和孙琴儿这帮女人对他整日如饥似渴,恨不得扑了他的感觉!原来是真的有资本啊!

这厢苏苓正天马行空的意淫着某人的身材,而不消多时凰胤尘也已经穿戴完毕,随着玉树走出房门,他也恰好落座的书案前。

“王妃,三爷请你进去!”

苏苓闻言用力捏了捏手中的玉暖生肌膏,随后看着玉树明显苦相的脸颊,展眉教导着,“以后如厕记得选个良辰!”

玉树:“……”

*

当苏苓再次走回书房,凰胤尘一袭暗蓝色玄纹锦袍已巍然坐在了书柜前,手执狼毫恣意挥洒着笔墨,听到脚步声,嗓音浑厚富有磁性,“有事?”

苏苓见此,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这个时代也就没有照相机!否则她就给丫刚才的一切拍下来,说不定拿出去卖的话,还能卖个好价钱!

装什么犊子,给她送玉暖生肌膏的时候,怎么不敢露面?!现在又特么这幅德行,丫绝壁精分!

“这是你给的?”

苏苓直接落座在凰胤尘桌案的对面,摊开手掌后,将手中的玉暖生肌膏淡淡陈在掌心,随时询问的态度,但是表情看起来却带着一抹了然。

凰胤尘轻微抬眸,瞬了一眼后,语气镇定,“放着也是无用!”

苏苓闻言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放着也是无用?她是捡破烂的?!

卧槽,堵心!

“我也用不着,你继续放着吧!”苏苓狠狠的剜了一眼凰胤尘,随后掌心一抖,直接将白玉瓷瓶丢回到他的桌案上,脸颊带着放肆的讥诮。

凰胤尘手中狼毫挥洒依旧,似乎对于苏苓将白玉瓷瓶丢回来的举动,丝毫不在意。将白玉瓷瓶重新立在桌案上,眼眸动也不动的看着宣纸,“不用谢!”

“我没想谢,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想问你!”

“嗯?”

直到此时,凰胤尘才慢慢掀开眼睑,剑眉眼尾勾着一抹诧异,睇着坐在桌案对面的苏苓。想必这也是两人从成亲以来,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对话。

苏苓见凰胤尘冷峻的表情依旧,但似乎比平日少了狷狂,清了清嗓子后,说道:“我上次听小四说,那晚在街头行刺我的人,被你带走了,可有其事?”

“嗯!”

凰胤尘转手将狼毫挂在支架上,随后目光从苏苓的脸颊游移到玉暖生肌膏的瓷瓶上,虽然是简单的应承了一声,但至少他没有冷言冷语的相对。

苏苓闻此继续问道:“那些人你怎么处置的?有结果了吗?”

“还没!”

“那……他们行刺我的原因是什么?”

苏苓拧着柳眉,他能不能别这么惜字如金,这样会让她感觉十分无力!

直到苏苓问出疑问,凰胤尘噙着幽光的眼眸才慢慢转动,寸寸掀开眼睑,一瞬不瞬的打量着苏苓,“你应该比本王清楚!”

苏苓:“……”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我是知道,但我知道的只是皮毛,您老身为王爷,又将他们给带走了,知道的肯定比我多!而且,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王妃,他们行刺我,这不直接等于打你的脸麽?尘王妃被人行刺,要是不弄清楚结果,你让天下人怎么看你,京城人怎么看你,我怎么看你!对不对?”

苏苓的巧言善辩再次发挥到极致,凰胤尘听着她滔滔不绝的言论,轮廓凛冽的俊彦似是有一瞬间皲裂,疏离浅挂的眉宇间也噙着几许打量。

“你到底想问什么?”

凰胤尘对苏苓的舌灿莲花并未有太多的表情,反而开门见山的询问,这让苏苓有一瞬间的怔愣。

见他神情专注又凉薄,苏苓也忽然不想和他打太极,素手捏了一下袖管内的信封,直接开口:“凤家宝藏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按照她对凰胤尘的了解,她直觉认为他知道的一定比其他人还多!而且他虽然疏离冷漠,但到目前为止,她从未小看过他!

只怕很多事情,他不说,却早已掌握在鼓掌之中!单单从今晚他突然给自己玉暖生肌膏的举动来看,她便猜测,他或许是知道了什么,才会有此举动。

这不也片面说明,他也不是真的是非不分,只是有些时候他狂妄的外表下令人忘了他能够以一己之力撑起齐楚国百万雄狮的手段,绝非一般!

“你从何得知?”

当凰胤尘听到苏苓直接开口询问凤家宝藏的事,俊彦上瞬间变幻莫测,眼眸渐渐闪现冰芒,剑眉中缓慢蹙紧。

苏苓叹息,“看来你也是知道的,既然你知道,能不能告诉我有关这宝藏的事情,你无需知道我是从何得知,毕竟这件事本就关乎我自己,对吗?”

凰胤尘沉默着,哪怕苏苓极力的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却最终还是被他所表现出的冷漠镇定所迷惑,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你想知道什么?”

就在苏苓以为无望的时候,却忽见凰胤尘缓缓靠坐在身后的椅子中,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眸色幽光凛凛,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几许烛光熠熠。

苏苓灵动澄澈的眸子宛然转动了几圈,和凰胤尘说话还真是费脑力,不过既然他肯开口,她就有自信能问出自己想知道的。

“我其实就想问问,那宝藏是不是真的存在?”

话落,但见凰胤尘薄唇微抿,“你信,便在;不信,便不在!”

“那我能不能理解成,我信或者不信,它都在那里,哪儿都不去!”苏苓再次剜了一眼凰胤尘。这厮竟特么跟她玩文字游戏。

什么玩意!

“随你怎么理解!”

苏苓差点被凰胤尘气的抓狂,但为了大计,她还是得忍!片刻,当苏苓在心中把凰胤尘给大卸八块后,又问道:“我最后问一句,凤家的后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是你!”

苏苓猛地倒吸一口冷气,这天没法聊了。

*******************************

现还在外地出差,今晚飞机还要回帝都,时间紧迫,只能先传5000字,明天就回京,之后会多多码字的。1月13号当天会有加更,明天的字数会恢复到万更,亲宝们请多多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