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五:万万没想到

“既然来了,儿媳就入座吧,正好这审问还没结束,你也恰好可以从旁辅助本宫了解真相!”

夏绯罗褪去繁冗的宫装,此时一袭夜半素裙,连秀发也还披在身后,加之她眉眼间的困乏,到像是睡梦中被人给叫醒一般。

苏苓垂眸睇着地上的碧娆,而一旁的凰烟儿和赫连锦瑟也同时看着她。四个女人的场面中,很显然她是众人注目的焦点,至于碧娆不过是抛砖引玉的那块砖!

许是有皇后夏绯罗在场,所以凰烟儿看到苏苓之际,虽然脸上挂着明显的恨意和厌恶,但是并未发作。反而和赫连锦瑟面面相觑,彼此的眸子中都挂着幸灾乐祸。

待苏苓落座后,早已经停手的墨香站在碧娆面前,似是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苏苓给她的印象,还停留在画舫的暗房中。

“怎么不打了?”

因苏苓的出现,凤宸宫内的气氛有些凝结,直到夏绯罗微微直起身子,蹙着不悦的眉宇冷凝着墨香时,她才猛然回神。

手中拿着掌板,挣扎了一会,抬起手就要狠狠的落下。而凰烟儿和赫连锦瑟也在此刻,聚精会神的看着苏苓,若是她在此刻什么都不说不做,那也只能说明这婢女对她并没有那么重要。

而若是她敢在此出面阻止,那么她们就可以将烧了画舫的事情算在她的头上。总之不论最后结果怎么样,这画舫被烧一定会有人来承担。

“墨香,继续!”

凰烟儿见苏苓一直没有动静,便得意的扬起眉尾,对着墨香吩咐了一句。

而夏绯罗半眯着眼睑,看似对几人之间隐晦的互动没有察觉,实则却将一切都收入眼底。与此同时,赫连锦瑟趁着众人无人开口之际,蓦地问道:“王妃,不知今天烧了画舫之事,你可缘由?”

当墨香再次手起掌落,狠狠的以掌板打在碧娆的脸上时,苏苓的眼眸渐渐闪现锋芒,袖管内紧紧握着指尖,随即转眸看着身侧的赫连锦瑟,“郡主认为是什么缘由?”

“呵,这要说起来,怕是也因为我和王妃之间的不快才会让你的婢女如此破釜沉舟!其实这也没什么的,身为奴婢要是连这点护主之心都没有的话,那王妃也就可以弃之不用了!”赫连锦瑟明显故意歪曲事实,话落还拿着绢纱在嘴边轻轻擦拭了两下。眼眸也不期然的就看向了皇后夏绯罗。

果然,夏绯罗闻言便微微抬眸,斜睨着苏苓,问道:“哦?锦瑟丫头,你和儿媳发生了什么不快,说出来让本宫听听。如果这婢子敢因为主子间的问题就做出如此大胆的事,那本宫定要严惩不贷!”

此时,碧娆被掌板所打的嘴角已经越来越多的鲜血潺潺而下,苏苓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她却必须要忍住,若要将这件事完美的解决,冲动绝不是最好的办法。

“娘娘,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因为我和三哥走的近,所以惹的王妃不高兴。不过三哥已经出面了,这件事还是不要提了吧!”赫连锦瑟噙着淡淡的委屈,随后似是还故作开明的笑了笑,但苏苓心里明镜儿似的,她这一席话,接下来一定会得到皇后的回应。

夏绯罗缓缓的在宫女的搀扶下坐直了身子,卸下了护甲的指尖慢慢摸索着自己的手背,微抬起眼眸,睇着始终不语的苏苓,意味深长的说道:“竟有此事?若当真如此,那本宫不得不说儿媳几句了!这老三是王爷,虽然娶了王妃,但是今后还会有侧妃甚至是各种侍妾,再说老三和锦瑟从小在一起长大,关系本就亲厚。若只是因此儿媳就做出争风吃醋之事,岂不有辱国风?

你身为老三的王妃,要深知自己的责任。为皇家开枝散叶是其一,为王爷充盈后院是其二,已经身为王妃,做事千万不可如此不明是非!”

苏苓眼眸勾着冷光,瞬了一眼身侧明显得意的赫连锦瑟,随即慢慢撩开纤长的睫毛,端看着皇后,清浅一笑:“皇后娘娘说的极是!其实说起来,今日烧了画舫一事,并非全是婢女所为。儿媳知道娘娘想彻查此事,不如听听我的见解如何?”

“皇后娘娘明察,此事就是奴婢所为,与王妃没有半点关系,奴婢愿意承担后果,娘娘明察,娘娘明察!”

在苏苓刚刚说完,碧娆就倏地开口,红肿的嘴角随着她开口,鲜血更是低落在胸前的衣襟上,与此同时她还不停的对着夏绯罗磕头,似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

“碧娆,主子说话哪有奴婢开口的份?”苏苓语气幽冷,不悦的骤然开腔。瞬时,几人的目光都看向苏苓,凰烟儿更是忍不住唏嘘,“皇嫂,照你的意思,难不成将父皇钦赐的画舫烧了,反而还是因为什么独到的见解?如果真是这样,那本宫还真的想听上一二,母后你说呢!”

“嗯,那你就说吧,本宫正好也有几分好奇!”

三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苏苓夹在中间,一边是她的婢女,而另一边则是她自己,今日的事若是她处理不好,那多丢人?!

苏苓因此微微沉默了须臾,眼眸灿若星华的望着凤宸宫门外的暮色,菱唇翘着顽劣的笑意,缓慢开口:“娘娘,儿媳知道如今四海升平,国定安康,但是这不能成为皇子王爷不学无术的借口!”

“放肆!”

夏绯罗冷然一呵,手掌也瞬间就拍在了身下的凤椅扶手上,柳眉紧蹙的垂眸望着苏苓,脸色不乏幽冷和斥责之意。

“娘娘,且听我说完如何?”苏苓说着就慢慢起身,眸光在凤宸宫内静静的穿梭了一圈,随后似是望月兴叹,“我想,娘娘和在座的各位应该都知道,二十年前大乘王朝覆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今日,首先是锦瑟郡主来府做客,所以我身为王府的女主人,自然想要尽地主之谊!但也正因为我发觉王爷和郡主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才会将王府留给他们二人!单单这一点,娘娘可还认为我是争风吃醋?”

苏苓清脆婉转的嗓音,轻柔的似是春风拂过,反口一问的态度,眼眸也淡然的看着她们,而凤宸宫内却哑口无言。

赫连锦瑟的脸色更是有几许变化,从未想到她竟然如此能言善辩!

“至于后来,身为王妃的我,在街头恰好遇见了赫连世子。我知道世子一直身在齐楚,相信在娘娘和公主心里,与他十一年的朝夕相对,也可谓是半个家人。所以我与世子浅聊,毕竟事关齐国和部落的邦交问题,总不能因为是部落的世子,就对人家不闻不问,说起来他的身份和齐楚的几位王爷同样金贵高华!

但万万没想到……”

苏苓清清淡淡的说完后,忽然话锋一转,语气也带着几分惆怅,勾的几人的心绪也欺负不迭,偏偏在这一刻,她的话却戛然而止。

反而在夏绯罗等人蹙眉凝望的神色中,走到之前落座的地方,端起桌案上的茶杯,开始轻轻抿嘴浅酌。

夏绯罗和凰烟儿等人亲眼看着她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心里却都对她那句万万想不到的下文着急猜测着,但苏苓就好似故意一般,喝完一杯茶后,竟看着墨香,将茶杯置于身前,“再来一杯!”

墨香诚惶诚恐的看着凰烟儿,眼眸中似是还带着询问,但苏苓的举动并未有任何不妥,哪怕凰烟儿再不乐意,也无可奈何。

最终只能随意的点头,在墨香接过茶杯的时候,看向苏苓,“皇嫂,是什么让你万万想不到?”

“我万万想不到……”

“皇上驾到!”

“尘王驾到!”

“太子驾到!”

苏苓沉默,这还真是万万想不到!

怎么他们都来了?皇宫中人休息都这么晚的?而且据她所知,每晚这个时间,皇帝老头不是应该在chong幸妃子麽?今晚弃了温柔乡,反而来这里,难不成是一起来弹劾她?

凤宸宫门外,拿着拂尘的公公走在最前方,其身后率先入内的便是一身明黄色身影威武凛然的凰毅,随着凤宸宫荏苒的宫灯缭绕下,能清晰的发觉他脸颊上氤氲着怒色。

紧随其后的便是凰胤尘和凰胤璃,两人一左一右伴着凰毅的身后漫步入内。昂藏的身影透过月色逐渐清晰,一时间凤宸宫内可谓是聚集了齐楚几位最高贵的身份。

“臣妾参见皇上!”

夏绯罗诧异的看着凰毅的到来,淡淡宫妆的眉宇间似是还噙着几许打量和喜悦,随着宫女的搀扶走下上首,而凰烟儿和赫连锦瑟也纷纷起身。

苏苓见到凰胤尘出现的刹那便撇撇嘴,这厮又特么来看热闹!

“皇后不必多礼!”

凰毅凛然的眉宇在看到苏苓的时候,愠怒浮现,龙袍带着至高无上的威压,旋身落座后,反而觑着苏苓,“老三媳妇,继续你刚才的话!朕也想听听,什么事让你万万想不到!”

凰胤尘和凰胤璃分别落座在左侧的位置中,而凰烟儿和赫连锦瑟则站在一侧,皇后见此提着裙摆走到凰毅的身边,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苏苓。

就连跪在地上的碧娆,也已经心尖发凉的看着她,眼里担忧的神色显而易见!

苏苓的眼眸一一划过所有人,随即站在原地,承受着所有人的视线,却依旧泰然自若的说道:“让我万万没想到的,便是太子和王爷甚至公主竟然无故自身职责,一心沉迷于游玩作乐中!方才我说过,当年大乘王朝之所以会覆灭,无非和权利泛滥民心不定有关。如今齐国看似国强兵壮,但在我看来,这决不能成为各位声色犬马的理由!

身为太子,职责便是辅佐帝王,处理朝中政务,在太子出游玩乐之际,可有想过京城中还有四十三户人家,每天食不果腹!

身为王爷,带兵百万,可有想过,没日没夜操劳的工兵,风吹日晒只因保家卫国的忠肝义胆,而你却俨然失表。

至于公主,虽然出身女子,但整日循环玩乐难免有*份!公主若有闲暇时光,何不在宫内修习女红,阅尽诗书,在增加阅历的同时,也可为将来嫁于良人做好准备!

所以,烧了画舫乃是我的注意!诚然因我是王妃,也是齐楚皇室一员,我不愿见到身兼重任的皇室子弟,被眼前的繁荣所惑,毕竟居安思危乃是朝堂根本!大乘王朝千百年的基业,即便是承蒙祖宗的庇佑,最后也难逃败落的结局。

我齐楚如今根基尚且不稳,各位有什么颜面出宫游玩?烧了画舫,是出于我身为齐楚王妃的责任,这婢子是担心我被惩罚,是以才出面承担后果!

但苏苓虽为女子,也同样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道理!若是娘娘和皇上想要处罚,苏苓绝无怨言!”

苏苓的一席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说完,眼眸就一瞬不瞬的看着脚下的理石地面。凤宸宫内,也因此响起接连的倒吸冷气声。

不论是皇后,甚至是凰烟儿和赫连锦瑟,她们也绝对不会想到,一个大臣女儿,一个不受chong的王妃而已,竟然敢在圣颜面前有如此狂妄的言论。

而当下凰烟儿和赫连锦瑟的脸上,就闪过幸灾乐祸。她们似乎已经能够遇见,苏苓被父皇给斩于刀下的场景了。

此时,夏绯罗隐晦的侧目看着凰毅始终紧绷的脸色,又看了看苏苓,似是乐见其成的神情一闪而过!

看来,根本不需要她多费力气去对付苏苓,眼下她一席妄语,怕是已经离死不远了!

“父皇,儿臣之罪!”

“太子,你在说什么?”

凰胤璃忽然开口认罪,引起几人纷纷侧目且相当不解。顿时夏绯罗的脸色极为难看的对着他呵斥了一声,显然这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哈哈哈!好一句绝无怨言!”凰毅原本凛然的脸颊,蓦然朗声大笑,一瞬间仿佛冰释前嫌般,愠怒不悦的眉宇也彻底舒展。

单手还煞有介事的拍着椅子扶手,摇着头喟叹说道:“丫头,难怪宝生对你如此疼爱,现在朕不得不承认,连朕对你都舍不得动手,区区一座画舫,烧了就烧了!”

“父皇!”

凰烟儿惊讶的瞬间就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画舫当时可是花费了重金打造的,父皇怎么能因她的几句话就不追究?这让她情何以堪?!

“烟儿,一座画舫而已,你想要朕再命人给你打造一艘更华丽的!你难道没听你皇嫂说要居安思危吗?朕在位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一个丫头竟敢对太子和王爷出言训斥!

太子,老三,你们两人对此可有什么想法?”

“父皇,儿臣谨遵教诲!”

凰胤璃起身抱拳对着凰毅承诺,而始终落座的凰胤尘,镇定如常的眸子缓慢掀开,微微闪过几许微光看着不远处的苏苓,下一刻昂藏挺拔的身躯起身,侧目看着凰毅,道:“父皇,儿臣告退!”

凰胤尘出其不意的举动,让凰胤璃也微微蹙眉!看着他刚毅健硕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凤宸宫的门外,不禁暗暗叹息。

明明他知道事情真相后,便通知了父皇,又叫着他一起来凤宸宫的。结果现在反而又冷漠离去,他这样的做事风格,如何让人理解明白?!

凰毅精明的眸子看着凰胤尘离开后,暗中看着苏苓的神色,见她没有因此而产生半点失落,不由得开口:“丫头,天色已晚,你和老三先回府吧!虽然方才你的话极有道理,但是切记以后不可如此莽撞行事!从今以后,朕准许你随时到上书房觐见,若你有任何建议或是见解,可随意与朕详谈,明白吗?”

“苏苓谢皇上!”

一场可大可小的事情,就因为凰毅的出现而如此戏剧化的转折后,凰烟儿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就连夏绯罗暗中望着苏苓的眼眸都充满了冷色。当苏苓扶着碧娆缓步离开凤宸宫的时候,凰毅和蔼的脸颊瞬间一变,看着还未离去的凰胤璃,问道:“太子,你去调查一下,京城之中可否真的有四十三户人家食不果腹,若确有此事,你带着京兆尹来见朕!”

“儿臣遵命!”

“你先回去吧!”

“是!”

夏绯罗包括凰烟儿等人,都心里明白凰毅是有意给苏苓开脱的机会,此时凰毅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人,忽然对着赫连锦瑟说道:“锦瑟丫头,很晚了,你也先退下吧!”

“这……”赫连锦瑟有些不甘愿的看着凰烟儿,见她暗暗点头,便也没有多说,躬身行礼后也率先离去。

彼时,就在赫连锦瑟的身影方走下门外台阶时,夏绯罗开腔:“皇上,你这是何意?”

***

白天还会有5000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