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四:皇权地位,在她眼里不及一个贴心人重要

“苓子,是我!”

厢房门外传来苏煜低沉的嗓音,苏苓以眼色会意碧娆后,眸光便睇着门扉。

随着吱呀一声的开门响动,苏煜张扬的浅色云锦广陵长袍便率先映入眼帘。苏苓双眉轻抬,“你怎么来了?”

苏煜平缓了微喘的气息后,掀开身后的长袍径自落座在苏苓的对面,俊彦上不难看出清浅的不悦和剑眉倒竖的表情,“你还问我?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找你都找翻天了?”

“不知道!谁这么想我?”

见苏苓不以为然的态度,苏煜感觉自己要是再和她胡扯的话,指定会被气死。纠着眉宇睇着苏苓,一脸的无可奈何,“丫头,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公主的画舫是你说烧就烧的?你知不知道她回宫后就将这件事禀告给了皇后,要是这事被闹大,有你好受的!”

“闹大就闹呗,我也挺好奇,这事到底能闹的多大!烧了她的画舫而已,我又没要她命!”苏苓随意翻看着桌案上的账簿,她要是没做好准备,又岂会冲动的烧了她的画舫。

这不过是她对凰烟儿和赫连锦瑟的小惩大诫。只不过她没想到,那画舫恰好就是凰烟儿的。

如此也好,反正注定不是朋友,多一个敌人也无妨。她现在有的是时间和她们周旋。并非为了凰胤尘,而是为了她们处处针对自己的小心思。

这会儿仔细想想,她还真希望凰烟儿和赫连锦瑟能把她当成包子,这样一来才有看头,不是嘛!

“苓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轻重缓急?我还听说你今天和赫连走的挺近,你是故意要气尘吗?你这样做除了将你自己置于不利之地,还能有什么好处?”

苏煜紧蹙着眉头数落着苏苓,在他心里苏苓的地位早就居高不下。他正因为和尘王等人关系极好,所以才能第一时间得知在望月湖发生的事。

虽然她的性子执拗又纨绔,但这绝不能成为她胡闹的资本!

“停!”苏苓耳边充斥着苏煜的唠叨,以至于她一个头两个大。苏苓侧脸扬着下颚,斜睨着苏煜,晶亮的凤眸中氤氲着浅淡的躁意,“说完了吗?说完就滚蛋,做都做了,你这会叽歪有用麽?”

苏苓娇俏的脸蛋上挂着心不在焉和莫名的冷意,苏煜原本还想开口的话也因此而滞在唇边。

“碧娆,你先出去!”

沉默了片刻后,苏煜倏地对碧娆吩咐了一句。待碧娆暗含关切的眸子看了一眼苏苓后,才走出厢房并关上了房门。

此刻,只有二人相对无言的在厢房内沉默着,终究苏煜拗不过她,暗叹一声,才语重心长的开腔:“苓子,我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皇权在上,并非你我能够对抗的!公主凰烟儿乃是皇上齐楚国如今唯一的一位公主,所以皇上和皇后对她的疼爱可想而知!我不知道你们这次在望月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忍一时风平浪静你不应该不懂!”

“你说的都对!按照你的意思,就算是凰烟儿骑在我头上拉屎,我也必须要忍着?然后还得感谢她看得起我,是麽?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别当我还是以前温婉怯懦的苏苓,凰烟儿若是不惹我,我也没工夫搭理她!画舫烧了就烧了,改明儿她要是再做的过分点,我连皇宫都能烧,你信吗?”

苏苓翘着菱唇吐气如兰,眼眸中慧黠晶亮可媲美星辰。明明是含笑如春的语气,但是出口的话却带着猖狂和邪佞,且沉着慑人的眸光也同样令人相信她此话绝非空谈。

“苓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麽,一个阁中闺秀,说话怎么……”

“行了,你别管我的事了!我可以给你一个安心的理由,那就是假若凰烟儿因画舫的事情找我麻烦,我有能力以一己之力承担,不会对相府造成威胁的!你有时间在我这扯淡,不如好好去调查一下,前夜烧毁了凤霜苑和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到底是谁!”

苏苓显然对苏煜的话有些不耐烦,说来说去他们无非就是瞻前顾后的怕这怕那,她敢做就敢当,哪那么多的借口和废话!

今天若不是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她能不费吹灰之力就灭了凰烟儿!

“你……”

“好走不送!”

略显黯淡的厢房内,因苏苓的不悦而变得气氛凝滞,苏煜端坐在她的对面,见她已经半垂着眸子看着手中的账目,明显不愿多谈,顿时心里更是无奈万千。

他真是活该,自作自受了!

微微倾身而起,苏煜掸了掸挂着少许褶皱的衣袂,随后转身走了两步,双手放在门栓的同时,又回眸说道:“听闻三日后其他三国要来贺喜,作为你的二哥,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不管你和尘之间有多少的个人恩怨,事关几国邦交,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毕竟你的另一重身份还是相府的闺女!”

“多谢赐教!”

苏苓漫不经心的翻动着账目,在苏煜话音落下之际,随口应承了一句。但很明显,口不对心!

“哎……”

苏煜临行前,故意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在迈步走出门扉时,还余光看向了房内的苏苓,见她没有任何表示,心里不禁有些吃味,抿着薄唇喟叹摇头,随即就在门外碧娆的目送中,离开了远方来酒楼。

其实苏煜自己也知道,他和苏苓的关系,说起来算是极好的了。至少这远方来酒楼的后门,一直为他打开着。

而直到某一天,他猛然发现自己和苏苓开始渐行渐远,再回首,却……

*

苏煜离开后,苏苓也瞬时将手中的账目丢在了桌上。一天天的,破事真特么多!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苏煜给她的提醒,她还是有必要考虑一下的。

“小姐,你和二少爷吵架了?”

碧娆磨磨蹭蹭的从门外进来,小心的打量着苏苓的表情,见她没有太多情绪外露,这才试探的问了一声。

“没什么好吵的,你一会先睡吧,我出去一趟!”

“小姐你去哪啊,我陪你!”

“不必了!”

碧娆闻言沉沉吸了一口气,生生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今天发生的事,好像让小姐心情不太好。

而她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碧娆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苏苓从远方来酒楼的侧门离开后,暗自咬了咬牙,心里也下了一个决定。

就在苏苓离开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后,碧娆也紧接着离开,走出酒楼后,站在映着月色的街头,左右看了看后,便直接东去,方向乃是王府皇宫之地。

*

夜色朦胧,月影阑珊。星辰伴孤月笼罩在京城上空,淡淡清辉的月晕在幕空散开,遥遥浩淼空旷寂寥的夜色,沁着凉意空寂。

京城相府,坐落在城中心一隅。高达两米的灰色石墙边,在月夜清辉中,一抹纤细的身影身手灵动的攀了上去,随后无声无息的落地,一切转瞬即逝。

苏苓一路从远方来酒楼回到了相府,但却没有走府门。袖管中还暗藏着萧子宁留给她的那封信,躲过相府不停巡逻的护卫,很快就到了凤霜苑。

被烧毁的竹林已经清理干净,只是原本风景如画的凤霜苑,砍去了竹林后则变得有些空旷别扭。

苏苓细微的脚步声几不可查,顾盼四周后就如影闪动直奔凤茹筠的卧房。她想,有些事情势必还是要向娘亲求证,毕竟宝藏一事已经引得外力介入,况且她从不习惯将自己的生死置于危险之中。

凤茹筠寝房的灯盏还亮着,而苏苓悄无声息的靠近时,却忽然间听到里面微弱的谈话声。并非是她想偷听,而是里面说话之人正是凤茹筠和石竹。

这种情形让她不由得想到了那天凤茹筠挣扎的表情和石竹刻意掩饰的态度,而往往有些事情就是这般凑巧,苏苓方凑近窗口倾听时,恰好听到石竹开口,“夫人,奴婢以为这件事不宜告诉小姐!毕竟她现在的心性未定,若是太早让她知道的话,难免会被有心人利用,如此你这么多年的辛苦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可是,我担心现在已经有人发现了我的身份,若是不提早告诉苓儿的话,万一她……”

“夫人,现在还不是时候!”

寝房内短暂的沉默后,苏苓随即便听到凤茹筠暗暗的叹息声,继而响起的脚步声让她眼眸微眯,身姿如翩翩飞舞的蝴蝶旋身就躲在了回廊边的凭栏柱后。

雕花镌刻的窗棂被从内缓缓推开,凤茹筠和石竹双双站在窗口,望月兴叹,只听凤茹筠接下来的一句话,不期然的就让苏苓心口一窒,“石竹,你说若是苓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不会恨我?”

“夫人,不会的!毕竟都是陈年旧事,而且当年战火纷飞,天下纷扰,故人已离去。如今都过去十七年了,您又何必再往事重提?”石竹劝慰的话似是并未给凤茹筠多少安慰。她美目流转着淡淡的哀怨,眉宇间刻满了岁月留下的愁思,原来已经十七年了!

主仆二人在窗口的浅谈了几句后,石竹就关上了窗棂。更深露中的相府凤霜苑内,月光下倒映着凭栏玉柱后的一抹浅白身影。

月影下,苏苓的纤细玲珑的身影倾洒着月辉,抬眸望月,石竹说故人已离去,十七年前战火纷扰,而她今年恰逢十六岁!

如此算来,二十年前的割据一役,而三年的战乱四起,故人十七年前离去,岂不恰好是战乱的第三个年头!

*

当苏苓悄无声息的离开凤霜苑后,又再次回到了自己未出嫁前的闺阁中。夜半时分她却了无睡意,孤身坐在黑暗无灯盏的房间内,企图将所知的消息汇成一线。

蓦地,孤身而坐的苏苓,想起之前碧娆所说的话,竹林纵火那晚,她一直身在凤霜苑,而碧娆却一直呆在这里。

偏偏第二日她便说自己*昏睡,且半夜还听到了房间内的声响。如此想着,苏苓就快速的起身将烛龛内的烛灯点燃,房间内氤氲出一片暖融昏黄的暗影,苏苓身手将灯盏内的蜡烛拿出,一点点在房间内开始巡视。

凡来过,必留痕迹!

如果真的有人夜半潜入这房间,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而且碧娆会无缘无故的昏睡,也必定是有原因所引起。

闺阁中的一切,苏苓都了若指掌,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两个月的光景,对一品一物都相当熟悉。从闺阁走到耳房,苏苓方要推开门扉的时候,指尖就定在了门框上。

镂空的门框上有一处相当细小的针孔,若是不仔细辨别,实难发现。而且在门框的木棂上,随着她手中蜡烛的靠近,一小撮细密的白色粉末映入眼帘。

苏苓眯着凤眸将蜡烛轻微抖动了一下,滚烫的蜡炬顺着烛口滴落而下,恰好氤在粉末上,而与此同时,粉末遇热瞬时冒出一阵呲呲的白烟,眨眼间便混入空气中,无所察觉。

苏苓屏息看着门框的粉末发生的细微变化,也在这一刻彻底明白了为何碧娆会昏睡的原因。这是以闹羊花和曼陀罗花晒干研成粉末遇热燃烧便会形成的迷香,而且无色无味的粉末燃烧殆尽后不会有任何痕迹。

看来对方早就暗中准备好了一切,并在事发之前,就将碧娆和护卫等人纷纷迷晕沉睡。回想起来,这也应该就是为何那一晚出现在失火竹林边的下人,多半是女子。至于其他的男丁,想来应该也和碧娆一样,都被以这样的方法给留在了房中。

但是有一点让她难以理解,若是对方企图赶尽杀绝,为何只用了迷晕这样的伎俩,如果有人并不想竹林失火的时候来救火,又为何不迷晕所有人,偏偏留下了那些女婢。

苏苓在暗中揣测着对方的用意时,不光产生了疑惑,而且同时还发现,这些事情仿佛一环扣一环,但凡有一个揭不开,则全盘死局!

门框上的粉末已经消失殆尽,苏苓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随后漫步走进了耳房,房间内的气息不算清新,带着淡淡的古朴之气,里面设施简单的陈列着,一切都如从前。

“谁在里面?”

平素无人涉足的地方,突然见到里面有烛光,相府途径路过的老管家顿时警觉的冲着里面喊了一声。

苏苓闻言并未惊慌,再次简单的看了看耳房后,边往门外走去边说道:“管家,是我!”

“咦,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老管家一看到素色衣裙的苏苓从房内举着蜡烛走出,顿时微微惊讶的看着她,同时还举目四望,发觉并没有碧娆的身影。

“我就是回来那些东西,不必惊动爹和娘,我这就走了!”苏苓将手中的蜡烛吹灭后,随后递给了管家,步伐也沉稳的向后院角落走去,管家站在闺房门口,看着苏苓行走的方向,歪头不解,小姐这是去哪儿?那不是出府的方向啊!

直到,管家亲眼看着苏苓从墙边一跃而出的时候,眼睛险些瞎了,娘也,小姐什么时候这么贪玩了,还爬墙?!

*

离开相府后,苏苓感觉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线索,但至少知道了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孤身一人走在相府外的街头,青石板路带着岁月的古老气息,绣花鞋踩在上面带出闷闷的声响。

夜晚的京城街头空无一人,苏苓心绪惘然的回到远方来酒楼前,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头,警觉的抬眸,却诧然间看到酒楼门前,一个墨色身影正对月而立。

听到脚步声,那人慢慢转身回眸,看到苏苓的时候,翘起唇线,“你回来了!”

“你怎么在?”

苏苓敛去眼眸中的诧异,缓步走到赫连情歌的身前。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身在宫宇内,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远方来酒楼!!

而且,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

“我特意问了苏煜,所以来这找你!”赫连情歌简单的回答了一句,眉宇间不见一点尴尬,就好似他等在这里天经地义一般。而他的眼眸还若有似无看向了苏苓的手腕,奈何被宽袍袖管所遮挡,让他有些微微失望的移开视线。

相反,对于苏苓来说,她虽然不是爱记仇之人,但是白日在天池山脚下发生的事,还是让她记忆犹新。

那一刻,在赫连锦瑟和她发生冲突之际,几乎所有人都选择相信了赫连锦瑟,包括他也是亦然。她从不曾自怨自艾,赫连锦瑟和他们的关系不用多说也知道固然比自己亲近,更遑论赫连锦瑟还是他的妹妹。

只不过,既然亲疏有别,她认为也该是适当保距离的时候了!

苏煜,你这个叛徒!

苏苓心里不由得对苏煜唾弃了一阵,随后带着几许生分对赫连情歌笑道:“不知道你大半夜来此,找我有什么事?”

赫连情歌见苏苓明显疏离的语气,俊彦上不禁闪过落寞,喉结滑动着,半饷才说道:“白天的事,我代锦瑟向你道歉,是她……”

“没关系!都过去了,你要是特意为这件事而来,那就大可不必!我不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很晚了,回吧!”苏苓无谓的对着赫连情歌摆摆手,同时完全忽略了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诧和黯然。

苏苓自知从不是软心肠的人,若是是赫连情歌眉宇间时常透露出的哀愁和悲苦惹的她有一种同为异乡异客的共鸣,也许她根本不会对他多看一眼。

既事已至此,他们有他们的圈子和朋友,她苏苓也同样有自己的活法。赫连锦瑟和她终究不是一路人,而他赫连情歌在亲情和情谊之上,很显然是偏向亲情的,如此他们之间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当他是朋友,可惜他并未做出朋友该有的姿态!

赫连情歌见苏苓转身要走,情不自禁的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同时深陷的眼眸带着疲惫,语气怅然的问道:“看来,你还在为白天的事生气!”

“你想多了,不值一提的人和事,我干嘛要为难自己一直想!”苏苓斜睨了一眼赫连情歌,眸光璨若惊华,也不乏深意。

赫连情歌闻此浅浅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回见!”

苏苓微勾着菱唇,毫无眷恋的丢下两个字直接进了远方来酒楼,任凭赫连情歌站在原地吹着肃然而来的夜风,唇角苦涩乍现。

他还是不知不觉间,再次做了一件错事!

明明他对锦瑟的心性诚然了解,却依旧在事发之际,选择了沉默不言。他相信苏苓,但只怕为时已晚。

当苏苓进入酒楼并关上侧门之际,背靠着门扉,仔细凝听着门外的动静,直到略显沉重的步伐响在耳畔,苏苓才幽幽的叹息一声。

“早知如此,你丫何必当初!”

苏苓的怒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一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幸亏她头脑灵敏,否则还不得被这些古人欺负到死?!

推开二层厢房门扉,苏苓扭着腰肢走进,四下打量了一瞬,“碧娆,睡了?”

无人回应!

*

赫连情歌孤身漫步在月光笼罩的街头,行走的步伐带着沉重也愈发显得缓慢。清冷月夜,万家灯火,却唯有他不知该何去何从!

‘蹬蹬蹬’的脚步声忽然在身后响起,这让原本染上落寞的赫连情歌心头微微一顿,不由得慢下了脚步,心里还带着莫名的期翼。

“小情歌!”

果然,从未有任何一刻,让赫连情歌感觉到自己名字是如此好听。苏苓那般熟悉的呼唤,几乎也唤醒了他冰封许久的心房。

赫连情歌迅速的回身,见到苏苓步伐急切的向自己走来,有那么一瞬间他险些想要伸出手去迎接,但终归还是看出了她脸上的着急。

“怎么回事?”

赫连情歌话音方落,苏苓便急急开口,“你见到碧娆了吗?你来的时候可有看到她从里面出来?”

“碧娆?”赫连情歌蹙眉,他站在酒楼下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似乎并未看到任何人,随即就连忙说道:“我没见到,她怎么了?”

“靠!该死的小妮子!”

暗暗骂了一句粗语后,苏苓脚步再次向前跑去,步伐中不难看出她的着急和紊乱。

原本在酒楼内她找了一圈没看到碧娆,正想着先去就寝之际,脑海中突然发觉到不对劲。碧娆这丫头,虽然性子急躁了些,但对她的话却从不违背。

偏偏她出去这一会功夫,她就不见人影!再回想起她离开前,碧娆紧绷的脸颊和试探的语气,苏苓心里顿觉不妙。

这丫头脑袋一根筋,她担心的是,她别冲动之下,自己跑去宫里认罪!毕竟苏煜之前说过,凰烟儿已经将她烧了画舫的事情禀报了皇后。

“苏苓,到底怎么回事?”

赫连情歌见苏苓一言不发的往前跑,想也不想就跟上拉住了她的手臂,见她眉宇间噙着明显的担忧,不由得又问道:“可是碧娆出了事?”

“你别多问了,若你还当我是朋友,麻烦你现在立刻进宫。若是有碧娆的消息,我请你帮我拖延时间,我会马上赶过去的!”

苏苓的话说得急切又带着暗暗的咬牙,碧娆没事则以,若是她有事,哪怕掀了这片天她也要给她一个公道!

“好,你别着急,我现在就回去!”

赫连情歌也来不及多问,苏苓这般着急的模样似是牵动了他向来平湖般的心房,在和苏苓分别后,他便匆匆忙忙的赶往皇宫。

苏苓一路上马不停蹄的回到王府,此时府邸门外的朱红鎏金铺首的大门已经关闭,门口站岗值夜的侍卫听到响动,立刻戒备的观察四周,看到远处一抹白影跑来,还煞有介事的喊道:“什么人?”

“你们可有见到碧娆?”四名侍卫在苏苓说话至极,也看清了她的长相,顿时四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出列,问道:“王妃所说的碧娆,是何人?”

“对牛弹琴!”

苏苓狠狠剜了一眼出列的侍卫,若是在平时说不定她还有心思解释,但现在碧娆的安危才是头等大事。

侍卫一个个脸色怔忪的看着苏苓,他也没说错话,怎么就成对牛弹琴了?碧娆,难不成是被公主带走的那个丫鬟?

当苏苓正想要推门进入府邸的时候,被苏苓奚落的侍卫又忍不住凑上前问道:“王妃,刚才的确有个丫鬟回来了,但没过多久就被公主给带走了,你说的可是她?”

“什么时候的事?”

苏苓脚步顿在原地,双手还伏在朱红色的大门上,眼眸也暗淡了几分,看来和她想的一样。

碧娆,你个弱智!

“不到半柱香之前!”

苏苓缓慢的转身看着那名侍卫,随即点点头,“多谢!”

“王妃不必客气,属下愿为王妃效劳!”

那侍卫本还带着点委屈,结果一听苏苓竟向他致谢,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灿烂了,他们这种小兵小将,何时能够入了主子的眼,但没想到这王妃竟这般贤良。

而就在苏苓旋身走下府邸门外的台阶,想要直接进宫的时候,府门内忽然传来一声冷肃的低呵,“站住!”

苏苓脚步微缓,自然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现在她没时间和人渣浪费时间,在她眼里,碧娆比他重要多了!

如此想着,苏苓的脚步继续前行,哪怕身后的大门已经打开,凰胤尘的身影已经从里面走出的时候,她已经走出十米远。

“你想救她?”

快步前行中的苏苓,耳畔传来凰胤尘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不得不承认,老天爷是挺眷顾这厮的,不过就他那性子,要是放在现代,去要饭估计能饿死!

苏苓天马行空了一阵,但随着身后愈来愈逼近的凛冽气息,也不自禁的慢下脚步,侧目回眸讥诮轻嘲的说道,“她最好没事!!”

“若有事呢?”

凰胤尘步履强劲有力的在苏苓身后轻踱,紫色祥云锦袍依旧狂狷邪魅,眼眸冷若寒潭,轮廓俊逸冷峻,宛若雕刻精美的神祗莅临人间。

苏苓闻此,深深叹息一瞬,慢慢回身看着几步之遥凰胤尘,“身为一国王爷,你为难一个丫头,还要脸吗?要伤赫连锦瑟的是我,烧了画舫的也是我,想算账找我就行。”

“单凭你这席话,本王就能杀了你!”凰胤尘薄唇吐着鸷冷的话,犹如黑夜阎罗索命,眼眸中黑冷又阴鸷,嵌着少许的杀伐之气,幽冷的睇着苏苓。

“杀我?你确定吗?”苏苓全然没有任何惧怕,俏脸依旧挂着漫不经心的笑,但是凤眸中已然锋芒出鞘,身形娇小却根本挡不住她同样杀伐的凛然散体而出。

黑夜月色下,一紫一银两抹身影相对站立,肃然,冷漠,狂狷,冷冽。

凰胤尘眼底微光划过,这也是他第一次在苏苓身上察觉到相同的气息,但是冷面阎罗的名号并未空穴来风,整个人寒凉如冰缓缓倾身,眼眸与苏苓平时,都深深倒映着彼此不羁和狂妄的一面。

“你应该庆幸,今日没有真的伤到锦瑟!否则,本王必定会让你后悔来世!”

“你最好祈祷,深陷皇宫的碧娆还活着!否则,我颠覆天下也要让你后悔!”

苏苓高冷艳丽的眉宇沁着果决的杀意,终究这一刻在凰胤尘的威逼下,她暴露了自己真正的本性。

这片天地,她谁都可以不在乎,唯独相府这些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人!如若赫连锦瑟的存在,真的会威胁到她在意之人,那她不介意在未来的某天,亲手手刃潜在的危险!

苏苓回身大步前行,情绪没有因凰胤尘产生半点波动。坚毅凛然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头的夜幕之中,而始终站在原地的凰胤尘,蓦然对空开腔:“临风!”

“三爷!”

随着衣袂的簌簌作响,临风很快就出现在凰胤尘的身后,凛然的脸颊忠诚谨慎,但是眼眸深处还不时的看向前方已经模糊的身影。

王妃和王爷作对,怕是没有好处的!

“去查,湖边发生的所有!”

“属下遵命!”

临风令行禁止的转身就去调查,心里却开始为苏苓和凰胤尘的关系操心,明明三爷对锦瑟郡主并没有那般在意,怎么就说的像是有歼情一样!

王妃也是的,身为女子服个软,说两句好听话不就好了!三爷若真的铁石心肠,就不会把碧娆交给公主了!

那公主原本想抓的,是王妃才对!

临风操着两口子的心,又同时匆忙趁夜去召集人手,开始调查天池山脚下的事。

夜风愈发凛而冷肃,就在苏苓离开片刻后,凰胤尘的身形瞬间移动,眨眼间就消失在王府门外。

此时,门口的四个侍卫面面相觑:

其一说道:“哎,你们说王爷和王妃这架吵的是不是太严重了?又要后悔为人又要颠覆天下的,这都要干啥呀!”

其二说道:“打是亲骂是爱,你没听过?说不定这是他们之间的小情趣呢!”

其三:“……”

其四:“……”

*

皇宫西门,当苏苓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略见焦躁的背影正站在原地来回踱步,苏苓上前清脆的声音喊了一句:“小情歌!”

“你总算来了!碧娆的确在宫里,现在正在凤宸宫内受审!”

“受审?谢谢,我先过去,改天请你吃饭!”苏苓一听赫连情歌的话,顿时眼眸闪过冷光。

她之所以如此着急,就是担心碧娆自己承担一切,凭借凰烟儿和皇后夏绯罗对她的偏见,只怕碧娆定会凶多吉少。

“你先别着急!”赫连情歌见苏苓要进宫,顿时在拉住她,缓了口气后,才说道:“凤宸宫乃是皇后的寝宫,而且今天你烧的那座画舫正是皇上当时送给公主的!其实你不妨考虑一下,若是碧娆承担下所有的罪责,于你来说不无好处!”

赫连情歌好心的建议,说到最后却发觉苏苓的唇角扬起一抹讽刺十足的笑意。蹙眉看着她,就听她开腔:“事是我做的,没道理让别人承担!更何况,你认为就凭借凰烟儿和皇后的头脑,会不清楚这件事的主谋?一个小丫鬟,有多大胆量,敢烧公主和王爷乘坐的画舫,说出去也没人相信!这是我和她们之间必然会有的交手,你不必搀和其中!不过还是谢谢你如此为我考虑!再见来不及握手!回见!”

苏苓渐渐平息的心里的急躁,事已至此,她如今只要力保碧娆没事就好,至于凰烟儿想要怎么对付她,她诚然接招就是!

从古至今,她有她的底线,也从不会畏首畏尾!皇权至上的国度,偏偏她对此不屑一顾!皇权地位,在她眼里不及一个贴心人重要!

苏苓告别赫连情歌后,在他氤着淡淡不解和更多好奇的视线中,轻缓淡然的踏入了皇宫西门。戌时已过,皇宫西门却依旧开着侧门,她难道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想必打从墨香和碧娆一事之后,凰烟儿就知道了碧娆于她的重要性,这么晚了宫门却没关,不是等她,还能是谁!

上次参加宫宴的时候,苏苓去过凤宸宫,所以当她轻车熟路的到达凤宸宫殿下时,还没走上台阶,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巴掌声。

心头微微一蹙,有些疼的难受。碧娆这丫头,为了她何苦要这样。就这般不相信她能够化险为夷嘛!

苏苓提着裙摆悠悠走上台阶,凤宸宫的殿宇在黑夜笼罩下散发着肃穆严谨的气息,殿宇上方的雕凤飞檐彰显着无上的权利!

当苏苓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从敞开的殿门看到正跪在地上,承受着墨香掌嘴的碧娆时,眼眸酸涩,菱唇紧抿。

“不知道本王妃这婢女犯了什么错,要受到掌嘴之刑?”苏苓清脆婉约的嗓音从殿外传来,顿时惊动了面含怒色的凰烟儿以及眼底带着困意的皇后夏绯罗。

而正坐在凤宸宫内观看着一切的赫连锦瑟,看到苏苓出现,眼底闪着诧异,刚想要站起身,就听到皇后开口:“儿媳深夜入宫,可有传唤?”

“皇后娘娘吉祥!”苏苓挺直的脊背和莲步生花的姿态站在凤椅下方,对着夏绯罗躬身颔首,抬眸后说道:“请娘娘息怒,儿媳未得召见便擅自入宫,自是有必须的理由,若是惊扰了娘娘,还请莫要怪罪!”

先礼后兵!

即便苏苓知道今晚怕是一场难度极大的博弈,但先礼后兵是她的态度!

随着苏苓的出现,跪在地上嘴角已经在潺潺流着鲜血的碧娆,颤抖着肩膀在地上瑟缩着,却是如何也不肯回头看一眼苏苓。

而她身前正拿着刑具对碧娆掌嘴的墨香,见到她的出现,还红肿的脸颊有那么一瞬的惧怕和颤抖。

夏绯罗闻言沉静暗藏精芒的眸子就一瞬不瞬的打量着苏苓,少顷,才开口:“哦?既然来了,儿媳就入坐吧,正好这审问还没结束,你也恰好可以从旁辅助本宫了解真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