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二:手下败将,跟我玩,neng死你

“唔!”碧娆紧咬牙关,这一下可真特么疼啊!谁特么说墨香吃穿用度都高人一等的?她跟在小姐身边,也是吃香喝辣好不好!

细皮嫩肉的挨了一板子,碧娆的额头立时就沁出了汗珠,疼,真疼!

“让你嘴硬,今儿到了这里,看不打掉你一层皮的!”宫人恶狠狠的盯着趴在木凳上的碧娆,两人同时抄起刑具木板,似乎还觉得不给劲,又纷纷在掌心里呼了两口气。

随后,两人同时扬起刑具,对着碧娆的后身猛力打下,破空的嗖嗖声让她脊背寒凉,尼玛,啥时候结束啊!太遭罪了!

‘嘭——’的一声响……

就在碧娆暗暗为自己祈祷一切快点结束,而宫人也举着手板就要狠狠落下之际,房门被人一脚从门外踹开,不过似乎力道太大,门栓就被踹落在地上。

宫人举着木板愣在原地,眯眼看着踹门的人影,其中一人不禁扬起兰花指,夹着嗓子喊了一句:“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门外的人影随着画舫的摇晃一步一步缓慢行走着,半饷没有动静。碧娆也因此好奇的忍痛回身看去,见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乱棍带爬的从木凳上话落,扯着嗓子就开始喊:“小姐,我的小姐,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小姐啊……小姐诶……”

苏苓头痛欲裂的低眸,看着正抱着自己的双腿鬼哭狼嚎的碧娆,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别演了,装什么可怜!”

话落,碧娆的哭声戛然而止,仰头看着苏苓不甚舒服的模样,从地上站起来后,揉了揉屁股,扶着她问道:“小姐,很难受吗?”

“一会你喝一坛女儿红试试!”苏苓没好气的斜睨着碧娆,剜了她一眼后,无视两个瞠目结舌的宫人,继续说道:“我怎么有你这么虎的婢女,你听不出来墨香是故意激怒你?明知道她是凰烟儿的婢女,还跟她动手,做事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让你挨一板子都便宜你了!”

碧娆怔愣,“小姐,这么说你早就醒了?那你还看着我挨打?”

“滚,我什么时候睡着过!”

苏苓一席话,碧娆顿时静默了,家门不幸,她不幸啊!

“小姐,疼!”但是转眼的功夫,碧娆就颠颠的扶着苏苓走进房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中落座,可怜兮兮的憋着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苏苓挑眉:“哪疼?”

“那疼!”

“哪儿?”

主仆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不亦乐乎,但两个宫人可看傻眼了,这什么人呐,主子没样,奴婢也这德行?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私堂?”要不说这俩宫人也不开眼,本来不知道碧娆的身份也就算了,但是看到苏苓硬闯后又如入无人之境,俩人面面相觑,感觉不太好!

有苏苓在身边,碧娆算是来了精神头,站在她身侧,扬着下巴不可一世的介绍道:“你们俩,睁大狗眼看清楚,这位是当今尘王妃,丞相爷最疼爱的相府小姐,擅闯私堂,就你们这破地方,我家小姐说拆就拆!”

苏苓:“……”

她是不是得考虑换一个婢女了,有她这么个惹是生非的东西,嫌她命长了?!

“尘王妃?”宫人嘴里细细咀嚼着苏苓的身份,旋即两人互看一眼,似乎都有些为难。而恰好就在此刻,门外又传来墨香的声音,“你们怎么还没有用刑?”

一听到墨香的声音,碧娆这心里的新仇旧恨算是一股脑全涌上来了。

就在房门要开未开的时候,碧娆立马顿在苏苓的脚边,撅着嘴嘀咕道:“小姐,宿敌来了!”

“你以后再闯祸,要是不能自己善后,就等死吧!给我记住了,有多大能耐,就闯多大的祸,次次都指望我救你,门都没有!”微醺的苏苓还带着宿醉后的不适,此时对着碧娆语气虽然生硬,但绝对的话糙理不糙。

她一路被赫连情歌带到这里,虽然迷糊但始终都保持着清醒,得知凰烟儿和赫连锦瑟在这,她就知道一定会节外生枝。

她们二人会从碧娆先下手,其实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她没想到,凰烟儿的惩罚还真狠。杖责二十,就算大老爷们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细皮嫩肉的碧娆!

这丫头跟在她身边这么久,撇开身份不谈,她也从未当她是奴婢。小丫头受了委屈,又被凰烟儿以她来试探自己,她要是不还回去,太对不起这一出出的戏码了!

“小姐,我明白了!”

碧娆从未见过苏苓这般郑重其事的对自己说话,此时见她凤眸内灼灼晶亮的瞳睐,便明白她的话定然是为了自己好。

苏苓揉了揉眉心,女儿红这酒太特么烈了,几杯刚下肚的时候,她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有一瞬间喝断片了,第一次喝酒把自己喝成这个熊样,她自己也是惊呆了!

“现在不用明白,你去把门外的人带进来,我许你撒欢的惩罚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天塌了姐给你顶着!还有你们两个,刚才是谁打了她?”

早在苏苓话音落下的时候,碧娆说风就是雨的已经跑到了门口,而正推门的墨香也没想到门扉会突然开阖,一不留神险些跌倒在地。

狼狈的直起身子后,看到碧娆竟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顿时不忿的看着两名不知所措的宫人,指着鼻子就骂:“你们两个狗东西,干什么呢?公主让你们用刑,愣什么神!”

相同的开场白,但是这一次却换了身份和位置。碧娆单手掐腰,学着墨香之前的动作,挑起一侧的眼尾,不停的耸动着肩膀,邪笑的望着墨香,说道:“你叫墨香对吧!”

“你个贱婢,等会有你好受的!”

谁知,墨香得意的表情还没坚持一秒钟,紧接着房间内就传来一阵低沉的女声,而且说的话让几人同时愣了:

“出言不逊,掌嘴二十!污蔑主子,掌嘴二十!扭曲事实,掌嘴二十!挑起争端,掌嘴一百!碧娆,记住了麽?”

彼时,苏苓斜靠在椅子中,单手撑着额头,半垂着眸子望着地面,语调轻缓低柔,但却令墨香顺瞬间战栗!

“你是谁?”

墨香企图自保般步步后退,暗房内的时间太过昏暗,一时间她也没有看清楚苏苓的长相,只不过那嗓音听起来有些熟悉,但应该不是王妃才对,她不是宿醉未醒吗?

“不识主子,杖责四十!碧娆,用刑吧!”

“奴婢谨遵尘王妃之命!”

碧娆一声尘王妃的称呼,两个宫人已经彻底傻眼,怎么就直接掌嘴一百六,杖责四十了?墨香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就要承受这些,那刚才他们有一人还动手打了板子,岂不是要魂归西天?

这是尘王妃?不可能吧,哪里来的女罗刹!

“奴婢,遵命!”

碧娆这下可算找到了靠山,随着苏苓的话音落下,她就感觉自己后身也不疼了,手脚也有劲了,将墨香步步紧逼到厢房边角的时候,仰着头鼻孔看人的姿态,垂眸说道:“墨香,我们小姐也是代你家公主教导你,希望你今后知错能改!”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眨眼的功夫,碧娆和墨香的地位就彻底天翻地覆的转了一圈,而她所说的话,正是之前凰烟儿对碧娆说的。

不得不说,墨香比碧娆会看脸色,而且孰轻孰重,她常年身处后宫,自然也更加清楚,此时暗房内的情况不用她多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既然尘王妃已经醒了,她碧娆要做出婢女的姿态。

这样一想,墨香不理会碧娆的话,顿时挤开当着自己的碧娆,小碎步跑到苏苓的身前,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奴婢有眼不识王妃,请尘王妃息怒。方才的事想必是误会,还请尘王妃给奴婢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王妃息怒,王妃息怒!”

苏苓揉着额头,见墨香迅速的做出这等反应,不由得看向了呆愣的碧娆,眼神中噙着深意睇着她,似是再说,看懂了吗?

碧娆凛着脸,悻悻的看着墨香的背影,须臾光景她就察觉到自己和墨香之间的差距。脸色有些难堪,抿着嘴一言不发。

苏苓见碧娆沉默,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至少这丫头只是头脑简单了点,但还不算太傻。

且不说这墨香是否识大体,单单是她刚才那两句话,就分明是给了她自己一个自保的台阶。俗话说不知者不罪,墨香摆明了在说之前不认识她,那么现在她若是真的将这惩罚实行到底,反而是她尘王妃肚量小,容不得婢子犯错!

“本王妃今日高兴,所以小酌了几杯。奈何不胜酒力,才会昏睡到此时。你不认得本王妃没关系,那不如就由你来说一说,方才在船舱内,都发生了什么?本王妃的婢女又做错了什么事,惹的你们要对她大刑伺候!”

苏苓本不愿以身份压人,但墨香既然是凰烟儿的婢女,那么她就势必要将自己的身段摆在高处。皇宫里针锋相对的场面不少,而且她心里也明镜儿似的,凰烟儿和她注定水火不容!

既然如此,墨香和碧娆恰好是她们的贴身婢女,如果要论个对策,那不如从头开始!她酒醉却没失忆,船舱内凰烟儿的每一句话她都听了进去,只不过醉酒难受是一方面,还有另一种考虑就是,她想看看碧娆到底能不能在她们的污蔑中,找到自保的方法。可惜,结果不尽如人意。

但,好在来日方长!

随着她在这里的日子越来越长,她知道的事情越多,就感觉到身边潜在的危险也越多。如果碧娆不能时常保护好自己的话,她会考虑是否要将她送回相府。

因为打从黑衣人和凤家宝藏之事发生后,她便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平静。

墨香没成想苏苓会再次询问之前的事,眼睛滴溜溜一转,贸然开口:“王妃明察,之前在船舱内,的确是碧娆因为一点小事便对奴婢动手,而公主疼惜奴婢,所以才决定对她用刑。这件事是因奴婢而起,若是惹了王妃不快,奴婢愿意代替碧娆领罚!”

瞧瞧,这一番话说起来,换了旁人就算是有再大的怒气,只怕也会因为她的过分懂事而不再追究。可惜,苏苓终归还是苏苓。

墨香心里正洋洋得意的打着小算盘,她就不信已经这般卑微的态度,尘王妃还会不顾颜面对她用刑!

毕竟她所代表的,还是公主!

苏苓虽然酒醉后头疼不已,但是心思依旧细腻谨慎,不用看墨香的表情,她也知道此时她低着头的脸上一定闪着几丝轻笑。

于此,苏苓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因画舫随着水波忽然剧烈的摇晃着,让她也更加难受了几分。随后苏苓边速战速决般开口说道:“你们听到了吗?本王妃原本不想惩罚于她,但见她认罪的态度极好,方才所说的惩罚减半便是。碧娆,你在这盯着,还有你们两个,若是待会用刑期间敢偷偷放水,那等着你们的,就是抄家灭祖之刑!打了本王妃的婢女,想要将功补过,就看你们的态度了!”

苏苓说完,暗房内便响起急促的倒吸冷气的声音,墨香不敢置信的仰头看着从椅子中起身的苏苓,两个宫人不合时宜的将手中的木板掉落在地上,公主的婢女,他们来动手?

“王妃请放心,奴婢一定按照王妃的要求办事!”

此时碧娆也敛去了玩闹的心性,她看得出小姐的出面完全是为了自己,若非是她不知进退得罪了墨香和公主,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心里有愧疚也有失落,的确是她的不懂事,才牵出这么多的是非。原来全天下的主子,并非都是像小姐这般开明大义且温柔贤良的!

碧娆,你确定你家小姐温柔贤良?!

苏苓起身随着画舫的摇晃慢慢走出了暗房,而她所的话也让暗房内的气氛,越来越紧绷,两个宫人这会再也不敢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不管是公主还是王妃,没一个是他们惹的起的。相比公主而言,他们更怕这位尘王妃,动不动就抄家灭族,而且看起来也是很难相与,就算打了墨香公主要怪罪,他们也可以将矛头指向王妃。

嗯,就这么办!

两个宫人被抄家灭族一说差点吓哭了,此时两人看着碧娆也不再是凶神恶煞,反而娆姐姐娆姐姐的叫个不停。

而在苏苓还没走出船舱的时候,就听到了暗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脚步微微一顿,眼眸中精芒危光一闪,旋即出了船舱。

午后的阳光锋芒刺眼,甫一走出船舱,炽烈的日光从头顶打下来,便让苏苓不适的抬手遮挡,特别是在偌大的望月湖中,画舫此时正停在湖畔中央的位置,头顶日光寸寸生辉,连同折射的湖水都宛若水晶琉璃般光阑无限。

淡淡的清风从耳畔拂过,苏苓明显感觉酒后的燥热被吹走不少。提着裙摆走出船舱,顾盼四周,就发觉此时正在甲板的另一侧,凰胤璃和凰胤尘似乎正在对弈,而两人身边则分别坐着赫连锦瑟和凰烟儿。

苏苓见此无聊的撇撇嘴,一群高官子弟整日就特么知道浪费时间。有这对弈的功夫,估计她的远方来酒楼又赚的盆满钵满了。

其实苏苓也并非记得所有事,中间的确有那么短暂的光景喝断了片。她酒后清醒的唯一印象,就是因碧娆和墨香在厢房内发生冲突的时候,意识才渐渐回笼。

苏苓穿着简单的百褶罗裙,看到凰胤尘在甲板一侧对弈,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身走向了画舫甲板的尾部。有凰胤尘的地方,空气不太好!

彼时,赫连情歌正立在船尾迎风而立,水墨画的锦袍仿佛和望月湖以及周边美丽的景色融为一体。

背影略显空寂,墨发当空舞动,此情此景他整个人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幅画,画舫悠悠,清风浮动,船弦边男子入画,而她则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赏画之人。

苏苓踱着步,在看到赫连情歌的时候便开始放缓脚步,虽然静谧的周遭只剩湖水潺潺的叮咚声,但赫连情歌还是听到清浅的脚步声时,侧目回眸,这一眼两人同时都有些难以言说的感觉。

虽说不上害羞,但苏苓在此时看到赫连情歌还是有些别扭的,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喝完酒竟然撒欢耍疯,而且她自认为和赫连情歌只算得上是泛泛之交。

相反,赫连情歌在见到苏苓的刹那,平波不惊的眸子中,似乎渐渐漾起了笑意,就连平素微蹙的眉宇也舒展开来,薄唇绽出一抹随性的浅笑,“你睡醒了?”

“咳……这里景色不错哈!”

苏苓掩饰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随后便将若有似无的视线转到画舫之外的望月湖上。灵动的眸子乱转着,而心思却正在天马行空。

赫连情歌本身就是身在别国的质子,所以从小便练就了十分缜密和敏感的心思。对于苏苓略显逃避的转移话题,他也并不想多加追问。

只不过这一次之后,他算是知道,从今后若有机会,断然不会让苏苓再次沾酒的!

“你以前没来过吗?”赫连情歌顺着苏苓的话也顺然而说,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船弦边,而苏苓的脸颊被日光无死角的照耀着,毫无瑕疵的肌肤晶莹剔透。

赫连情歌难免忍不住将视线看向身侧的苏苓,此时站在船弦边的她,头发略显凌乱,被清风拂过,还调皮的在耳畔跳跃。

一席素色的百褶罗裙,衬托着她娇俏又不失玲珑的身躯,如扶柳之姿,明丽清亮又不失柔媚动人。

苏苓睇着望月湖静静发呆,听到赫连情歌的话,略微摇头:“良辰好景,看多了也会烦!”

“呵,希望这不是你宿醉未醒的话!”赫连情歌似是自嘲般苦笑了一瞬,随即将视线从的身上收回,眼底带着怀念般看着眼前的山河风光,纤长卷翘的睫毛随着他时而轻眨的眸子静静煽动。

苏苓:“……”

不过就是喝醉了一次,倒是让他看了笑话!

“你之前唱的曲子,是什么?”赫连情歌好似发觉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很快就话锋一转,回想起从她口中说出的那句‘我会给你怀抱’,平素沉寂又空旷的心房,似乎一瞬间被什么东西给注的满满的,情绪也变得失衡。

苏苓讶然:“我唱歌了?”

“我没听过你唱的曲子,只记得几句曲词!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赫连情歌低沉的嗓音慢慢道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尖都紧绷了起来。

他们见过两次,而且她对自己的称呼,正是小情歌!

不愿多想,但情绪总归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赫连情歌望着苏苓拧眉的表情,心头愈发收紧,越是抑制不该有的想法,却越是徒劳无功。

他不愿承认,其实自己是自卑的。这么多年来的质子生活,虽然表面上他和宫内几位王爷的关系极好,但是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就算他的一切看起来都好,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真正的情绪和悲戚,永远都是在无人的角落中,任由他自己体会浅尝。

当然,原本他对现在的生活也是满足的,毕竟齐楚从来没有亏待过他,应有尽有。可自从遇见了苏苓,他就发觉自己过去的十一年,活的何其悲凉。

他的自以为是,在她的随性和自我中,被全然击碎!

这厢赫连情歌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梦靥久久难以清醒,而苏苓则听到他念出那一句歌词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唱歌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唱的还是小情歌,她这是自己作死,别人拦都拦不住的节奏啊!

“内个…我随意哼唱的,就是觉得跟你的名字挺配!呵呵!”苏苓打着哈哈企图将唱歌这件事蒙混过去,但却不想猛然回神的赫连情歌,似乎对此有着极大的兴趣。

赫连情歌眼眸柔光浅漾,端看着苏苓俏丽生姿的脸蛋,随口说出的一句话,让苏苓差点跳湖!

“那你能不能再唱一遍?”

纳尼?!

苏苓怔忪的神色望着赫连情歌,这一刻她感觉酒劲又上头了。不然怎么这么晕!

“皇嫂?原来你已经醒了啊!”如斯美景之中,略显不和谐的声音恰逢其时的传来,苏苓心里微微惆怅的喟然一叹,抛给赫连情歌一个无奈的视线,随后两人同时转身,“刚醒而已!”

哪怕是结伴出游,此时凰烟儿依旧是一身隆重华贵的宫装,似乎不传的体面点,就没法见人似的。

随着凰烟儿一同前来的,还有赫连锦瑟,俩人的目光都噙着几许打量和狐疑,不停的在苏苓和赫连情歌的身上穿梭着。

“王妃,没想到你和我王兄的关系这么好!”赫连锦瑟扬起看似明媚的笑意,眼眸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后,便掩嘴笑着说道。

两人相携而来,又恰好看到苏苓清醒后却和赫连情歌单独相处,难免会产生别的想法。苏苓对此心知肚明。

“锦瑟,莫要胡说!”赫连情歌对着锦瑟低语了一句,随后就对着凰烟儿点头示意,在几人各怀想法的神色中,慢行离开了船弦边。

壮士,别走!

苏苓忍不住心里对着赫连情歌呐喊了一句,他这一走,这里岂不是变成了女人间的战场!尼玛,她刚醒,还不想这么快进行头脑风暴的战斗啊亲!

赫连锦瑟发觉到苏苓盯着赫连情歌的背影迟迟没有收回视线,不禁看着凰烟儿,两人同时浅笑,随后她便说道:“王妃,我王兄已经走了,别看了吧!”

这话,若是放在好朋友身上,那应该是揶揄戏谑。但若是由赫连锦瑟说出口,那深藏的意味就不得不琢磨了。

她知道赫连锦瑟已经打算嫁给凰胤尘,那么现在应该是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假想敌了!可惜,她错的离谱,对方是凰胤尘,她不屑一顾,争风吃醋的戏码在她这必定得不到回应!

虽然她对赫连情歌有少许的感觉,但目前为止只能说,对他的感觉至少比对凰胤尘要好!

暗暗思忖,苏苓随后拢着腮边的长发,目光悠远的看向望月湖,语气怅然:“郡主真爱开玩笑!”

见苏苓对她的话并未有任何想要开口解释的意图,赫连锦瑟不禁暗自咬牙,她怎么能这么淡然,难道被她们看到和男子独处一地,就这般无所畏惧?!

“皇嫂,你应该还没看到皇兄吧,说实话本宫也不知道你和赫连的关系那般好,早知如此本宫便派人早些去邀请你们,不过说起来也要感谢锦瑟,今天皇兄为了她特意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一起出游,要不是锦瑟在街头看见你和赫连,恐怕就要错过了!”凰烟儿双手置于胸前,端着架子睇着苏苓说着。

一席话说的温婉绵长,但其中透露出的含义,只怕并不温婉了!

苏苓看着望月湖上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圈一圈的涟漪不停的在湖面上荡漾。就好似她现在的心情,被凰烟儿这般冷嘲暗讽,她听得清楚明白,但至少现在还不是和她正面冲突的时候。

敛下眉宇间不由自主散发出的戾气,苏苓半垂着眸子,双手放在船身上,一瞬不瞬的望着湖面,哪怕她心里的主意和想法再多,也恰似心有雷霆,面如平湖般,浅浅一笑,凤眸生辉的开腔:“那本王妃还真是要感谢郡主和公主的好意了,说起来咱们以后可能都是一家人,何必说的这么生疏!本王妃知道,郡主和王爷的关系匪浅,况且身为王府的女主人,若是郡主下嫁的话,本王妃一定会和你好好相处,争取让王爷做到雨露均沾!”

装犊子,谁不会呢!

若说宫心计,她苏苓一点也不差!

你赫连锦瑟在她面前各种秀恩爱,秀关系。她苏苓也同样可以给你添堵!她不喜欢凰胤尘是真,但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依旧是王府的女主人,哪怕将来凰胤尘真的娶了赫连锦瑟,她依旧是主,而她也顶多是侧!

她故意说争取让王爷雨露均沾,相信赫连锦瑟和凰烟儿不会听不出来!她要的,就是等着她们主动出手,女人的嫉妒心往往能杀人于无形。但她既然这样做,就不怕赫连锦瑟对她使诈。

既然从开始就注定了今后的不融合,她又何必去强人所难与她攀关系!更何况,她苏苓还不需要和一个小小的郡主友好相处!

赫连锦瑟因苏苓的话险些将维护极好的形象毁于一旦。好在凰烟儿暗中拍了拍她的手臂,笑意不减的说道:“皇嫂还真是识大体!”

“好说好说!以后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苏苓随意挥了挥手,姿态还带着淡淡的轻视,此时此刻她对凰烟儿和赫连锦瑟是真的没有半点好感。

不需要别的,单单欺负碧娆这一点,就足以让她与她们为敌!动她的人,还真敢!

“烟儿,王爷他们好像玩完了,咱们过去吧!”赫连锦瑟想要逞口舌之能,可惜明显不是苏苓的对手。

苏苓一听,眼眸一亮,要是凰胤尘真的玩完了该有多好!命都玩没了才好呢!这样她就可以不用顾忌老爹当初交代她的话,随心所欲的过自己的日子了!

闹挺!

凰烟儿和赫连锦瑟双双带着对苏苓的蔑视和不悦,转身相携的就走向了甲板的另一边,苏苓顺着二人行走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凰胤尘和凰胤璃两人正站起身,而临风也恰好在收拾棋盘。

远处的男男女女,的确都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可是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当初丞相老爹哪怕以死相逼,也要让她嫁给凰胤尘。

那厮有什么好的,整天瘫着一张脸,除了冷还是冷,她跟他认识这么久,就没从那张脸上看见过任何别的表情。

整天跟欲求不满似的!呸!

*

在画舫上的时间,似乎过的飞快,当画舫再次起航沿着河道一路前行了一个时辰后,前方一座不算高耸但已显绿意的山头便映入眼帘。

不得不说齐楚国京都的位置的确选址极妙,依山傍水不说,就连这条望月湖一定意义上也算是护城河了。

天池山位于望月湖的下游,渐渐地,越是接近天池山,湖水则变得有些湍急,画舫因此摇摆的更加剧烈,苏苓始终无法融入到凰胤尘等人的圈子中,这会儿正自顾自的坐在船弦边,双腿交叠的放在身前,一只素手撑着椅子扶手,托腮望天!

午后的阳光渐渐消散着热度,但暖融的日头打在身上,还是让苏苓有些困乏的混沌感,原本女儿红的酒劲还没有全然散去,此时苏苓倍感慵懒的眯着凤眸,西行的日光倾洒在她周身,湖风淡扫柳眉,浓密的睫羽上下撩拨。

昏昏沉沉间,苏苓感觉到一阵强烈到难以忽视的视线定在自己身上,漫不经心的掀开眸子,带着醉人的柔光循着感觉看去,入目的凛冽轮廓和冰封暗藏的眉宇,令她几不可查的蹙眉。

“有事?”

苏苓说着就在此半阖着眸子,他什么时候来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若非是他那道强有力的视线,只怕她还以为这一方天地只有她一人共享!

凰胤尘冰颜凛着孤傲的脸颊,冷峻深黯又不乏犀利的视线内诡光熠熠,鼻翼随着呼吸微龛,薄唇如冰刃雕刻般慑人,淡淡的威压散体而出,周遭也传来他强大气势下的压迫感。

倏然间,凰胤尘蓦然开口:“收起你对情歌的心思!”

这出口成冰的话,仿佛带着利刃从空中扑面而来。苏苓平静淡然的巍然静坐,哪怕从他身上传来的那股子压迫感令她也微微惊讶,但表面上依旧平静无波澜。

“我对他什么心思?”苏苓依旧慵懒,语调缓慢轻扬,碧湖青天下的她,如明珠瑰宝,美玉荧光,清雅脱俗又隐然带着魅惑妖娆。

苏苓的幡然一问后,清晰的察觉到凰胤尘身上的冷意更加透彻了几分,身姿懒懒倾斜了一瞬,想离他远点!

凰胤尘冷漠的眸子氤着幽冷,薄唇微微一侧,“你比本王清楚!”

“凰胤尘,你丫是来搞笑的吧!且不说我对他有没有心思,就算有,与你何干?”苏苓邪佞的挑着一侧的眼尾,轻蔑的瞥着对面的凰胤尘。

那种仿佛与生俱来就相生相克的感觉,充斥在两人之间,她多想和他决斗,直接灭了他丫的!可惜,他不能!

这事一如她对碧娆所说的话,有多大能耐,就闯多大的祸!按照目前她的身手和凰胤尘表现出的节操,估计他们俩要是动起手来,这厮能撕了她!

她还没活够,留着后路是必须的!

苏苓不是狂妄自大不知好歹的人,她表面随性,但实则心中明了。凰胤尘乃是齐楚的沙场阎罗,久经生死的人,身手绝不会差!

而她自己,虽穿来两月,但根本不能和她之前二十年的特种兵生活和身手相比,在她还没有绝对的实力与人为敌的时候,不会轻举妄动。

当然,从她对凰胤尘这几次试探来看,这厮性格是挺烦人,但目前看起来还算个正人君子,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予理会,想必也是对她极为不屑的。

她猜,也许他是弯的也说不定,要不怎么会排斥女人!

苏苓神游太虚的猜测着凰胤尘的取向问题,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渐渐的脸颊上竟然浮现出笑意,午后淡黄的日光淬在她的周身,仿佛镀了一层金辉将她笼罩其中。

如盈盈清泉般的凤眸,恣意飞扬的柳眉,每一寸都恰好好处的完美,每一处都毫无瑕疵的精致。

此刻,就算凰胤尘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美!

“情歌于你,不合适!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被苏苓骤然展露的笑颜晃了眼,凰胤尘敛去心底的想法,随后作势要离开。

可惜,他想走,苏苓却未必肯!

凰胤尘步伐稳健的迈出两步后,苏苓坐在椅子中,一动不动的姿态依旧慢条斯理的态度,而说的话却让凰胤尘倏地顿步在原地,周身的气势似是又有些不稳。

“小情歌于我不合适,难不成你俩合适?如果是这样,那我退出!谁让我是有节操的人!”

凰胤尘:“……”

每一次针锋相对,唇齿锋芒,似乎都是苏苓稳居上风。也许凰胤尘不善言辞,不屑争辩,总之苏苓依旧暗讽的话,凰胤尘听了后,只是站在原地冒了一会冷气,继而步伐轻缓的漫步离开。

“嘁,手下败将,跟我玩,弄(neng)死你!”

天池山越来越近,而苏苓依旧坐在船尾享受着日光浴,画舫顺流直下,当画舫慢慢停下的时候,苏苓这才慵懒的掀开凤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