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有多大能耐,就闯多大祸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嗝!”

彼时,苏苓已经醉的不成样子,趴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一根筷子,边敲打着酒碗边打着酒嗝。而坐在她对面的赫连情歌,虽然脸颊红润,但酒量似是不错,眼眸也还算清明。

“小……”

碧娆从旁尴尬的拉着苏苓的袖子,她是真的不知道小姐喝多了竟然是这幅模样,要是被别人看见的话,指不定要在小姐身后怎么诟病!

“你去找一辆马车来,我送你们回府!”

赫连情歌柔肠百转的凝着苏苓,见她娇红的脸颊如初绽的芙蓉,迷蒙的眸子也沁染水雾,佳人在座,美艳不可方物。

“那就麻烦世子了!”碧娆懂事的对着赫连情歌行礼,随即匆忙拉开了厢房的门,刚走了两步,楼梯拐角迎面走来一人,和碧娆险些撞在一起。

“丫头,姑娘没事吧?”田柳生是听到了脚步声便赶紧走出来,一看到碧娆就面含担忧的问着。

刚才他可是听到了那一句‘服务员,再来两瓶人头马’的话,这会儿他正诧异呢,人头马到底是啥!

碧娆快速的摇头:“没事没事!”

“丫头,等一下!”田柳生见碧娆绕过他身畔就要下楼,不禁着急的在她身后呼唤了一句,见碧娆边下楼梯边回眸,紧忙上前,道:“刚才姑娘说的人头马是什么?”

碧娆一愣,回想着苏苓醉酒后的失常,想了想才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改天你问小姐吧!不过,我猜你可以先准备一匹马,至于人头……咳,田大哥,你自己琢磨吧啊!”

将难题丢回给田柳生后,碧娆干笑了两声提着裙摆就冲下了楼梯,而楼梯口处,田柳生瞬间满头大汗的望着台阶,姑娘这是想杀人?要人头?娘也,救命!

碧娆匆匆忙忙的跑出远方来酒楼,由于着急的四处张望,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姿,就不小心撞到了路边经过之人,大力的相撞下只听到一阵轻呼,随后她就感觉眼前蓝影闪过,好不容易稳住动作,抬眸看去,顿时一怔,脸色有些难看。

但见,赫连锦瑟此时正伏在凰胤尘的胸口,一只手还捂着自己的肩膀痛呼,而最让碧娆觉得扎眼的,就是凰胤尘的一只手还轻扶着赫连锦瑟的腰际。

“见过王爷!”碧娆语气略显生硬的对着凰胤尘行礼,随后微微抿着唇,站在酒楼的门前,等着他们两人离开。

凰胤尘幽冷的眼眸随意眺着碧娆,眸光还若有似无的看向了她的身后,而赫连锦瑟也趁机回头,见到碧娆后,才故作惊讶的说道:“咦,三哥,这不是王妃的丫鬟吗?”

碧娆见赫连锦瑟的目光定在自己身上,旋即又想到自己家小姐现在的模样,这事不好办了。若是尘王一会儿问起的话,她该怎么说?!

思忖间,碧娆脑海灵光一闪,顿时低着头作揖,“奴婢还要为小姐买些东西,先行告退!”

“等等,刚刚王妃不是说要出来走走的吗?她去哪儿了?”赫连锦瑟打定主意不让碧娆离去,在她方一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直接开口唤停她的步伐。

碧娆对着天空暗叹一声,随后皮笑肉不笑的回身,恭谨的说道:“回郡主,小姐在集市那边,奴婢……”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嗝,我会给你怀抱……嗝……”

怀抱?给谁怀抱?!

碧娆的话还停留在嘴边,耳畔忽然传来苏苓那别样情怀的曲调,顿时她感觉自己头顶阴云密布,怕是离死不远了!

她好像看见尘王的脸颊在侧目看去的时候,瞬间布满了阴霾,同时还扶着赫连锦瑟腰肢的手臂,似乎也猛地一紧。

完犊子了!

不光是凰胤尘的脸色隐晦变换着,就连赫连锦瑟和正扶着苏苓走出来的赫连情歌,几人面面相觑之际,也都是不由分说的蹙眉。

赫连情歌没想到带着苏苓走出来的霎那,就会看见尘和自己的妹妹,而且他身边正饮酒后不停高歌的人,还是尘的王妃。这……无法说清了!

“二王兄,你和王妃……这,这怎么回事啊?”赫连锦瑟的确对眼前的场面迷糊了,她怎么没听说王兄和三哥的王妃关系这么好的?

而且,看起来王妃似乎喝多了?真是有碍观瞻!

凰胤尘闪着冷光的瞳眸一瞬不瞬的睇着赫连情歌,两人身畔都相依着女子,只不过若是身份调换的话,应该会顺眼多了。

“尘,别误会,她……”

“三哥,王妃好像醉了!”赫连情歌的话还没说完,但却被凰胤尘怀里的赫连锦瑟开腔打断,尤其是她此时双手正攀附着凰胤尘的肩膀,那种亲昵的姿态,让一旁的碧娆怒火中烧。她家小姐还在这呢,他们至于这么秀恩爱?!

这丫头怕是忘了,她家小姐此时也正在别人身边耍酒疯呢!

赫连情歌因赫连锦瑟的打断,只能将没出口的话吞了下去,随后看着身前的两人,不由得收敛情绪,“尘,她就交给你吧!”

“那怎么行?”赫连锦瑟闻言就扬起眉头有些不甘愿,睇着赫连情歌有些抱怨的语气说道:“王兄,我和三哥还要去出游,你看王妃……”

忽然间,赫连锦瑟本还噙着不愿的表情明显一顿,随后就展开笑靥,仰头望着凰胤尘,“三哥,不如就让王兄和我们一起去吧!人多也热闹,你说呢?”

“不必了,我送她回去吧!”赫连情歌在自己亲妹妹的撺掇下,却似乎带着几许抵触,明明是含笑看着两人的神色,却又有说不出的黯然。

赫连锦瑟拉开凰胤尘越来越用力收紧的手臂,暗暗揉了揉自己的腰肢,头圈上的彩珠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琉璃光芒,当她站在赫连情歌的面前时,便拉住了他的手腕,同时左右摇晃,“王兄,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王妃醉了也没关系啊,反正画舫上还有船舱可以休息,而且你和三哥都在,也能照顾她呢!”

赫连情歌为难的看着赫连锦瑟,且因她摇晃自己手臂的动作,已经让他搀扶着苏苓的手微微松懈了几分,最后不禁将目光看向始终站在原地不动的凰胤尘,眼眸中似是还带着询问。

“走吧!”

终于,凰胤尘蹙眉凝着几人,随后单手被在身后,就在赫连情歌如释重负的表情下,率先前行。只要尘没有误会就好!

赫连锦瑟见此立马跟上,同时还边走边回身的说道:“王兄,你们快点!”

碧娆:“……”

怎么就被拉去出游了?这郡主是不是脑残?小姐醉成这样还去坐船,故意的?

奈何她碧娆自知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婢女,在王爷郡主和世子面前,她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小姐醉醺醺的就被拉上了船,希望不是贼船才好!

*

春晖寸草万里晴空的望月湖边,此时正停靠着一艘画舫。船身朴素低调,通体的檀香木还散着清幽的香气。

初夏的湖边清爽淡雅,带着暖意的微风吹拂着平波的湖面,一圈圈的涟漪随之静静绽开。湖岸两边绿意葱葱,寸草青郁,空气中都充满了独有的草香。

此时,画舫上太子凰胤璃、公主凰烟儿正站在船弦边,望见不远处正缓慢驶来的一辆马车,凰烟儿顺然开口:“三皇兄来了!”

马车缓缓停在湖边的青草地上,驾车的恰是临风。当车帘掀开之际,率先从里面走下来的正是凰胤尘,一席绛紫色的白云玄纹锦袍,为他增添一抹神秘的色彩,衣袂上精巧织绣的白云图案,随着行走仿佛漫步云端。

凰胤尘平素就不苟言笑的脸颊,在走下马车的时候似乎更加狂狷不羁,而剑眉眼眸间噙着的不悦显而易见。

凛然,寒凉,邪魅,疏离,终日都带着凉薄的冷意。

紧随着凰胤尘从马车下来的,便是赫连锦瑟。蓝色的身影玲珑有致,走下马车的时候完全不顾身后正掀开车帘走出之人,反而径直追随着前方踱步的凰胤尘,惹眼的装扮顿时令湖边远处的行人侧目。

“咦,赫连怎么也来了?”船弦边的凰烟儿看到赫连情歌从马车内慢慢下来的时候,不禁诧异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当看到赫连情歌旋身回眸搀扶着一个女子走下来的时候,眼眸一暗。

赫连锦瑟亦步亦趋的跟着凰胤尘走上画舫的甲板,看到凰烟儿的时候,便热情的上前拉住她的手:“烟儿,等很久了吧!”

“还好!你们怎么会一起来?”凰烟儿目光瞬着湖边正走过来的三人,眼底似乎带着不屑,但良好的教养让她并未全然表现出来。

闻声,赫连锦瑟回眸笑的不以为然,“哦,刚才我和三哥正好在街头看到王兄和王妃在一起,我想既然游湖,带着他们人多也热闹!”说完赫连锦瑟还煞有介事的凑近凰烟儿,在她耳边又问了一句:“烟儿,你不会生气吧?”

凰烟儿摇头,看了看身边正站在一起的凰胤璃和凰胤尘,随即将赫连锦瑟带离船弦边,低声说道:“现在太子皇兄和三皇兄都在这里,多了赫连和苏苓,你就不怕耽误事?”

“没关系!反正皇后娘娘已经决定让我嫁给三哥,所以不管我对太子是什么样的想法,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以后我会当太子是哥哥的,也不会再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我既然要嫁给三哥,那势必要和王妃打好关系,否则以后我在王府里的日子岂不是难熬了!”赫连锦瑟无谓的态度,引得凰烟儿恨铁不成钢般叹息了一声,拉着她的手,安慰道:“锦瑟,你也别想太多,你只要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话,那么三哥就不会不喜欢你的!”

“我知道,烟儿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太子,半年前的事情……”似乎想到了什么,赫连锦瑟的语气倏地变得有些惆怅,眼眸也看向船弦边的凰胤璃。

他的出色不同于凰胤尘,但许是皇家出品的人,总是有些共性。他和凰胤尘之间,好似都是带着天性的凉薄,但相比而言,太子又比凰胤尘多了几分人情味,做事也不会像他那般冷漠无情。

她要嫁到齐楚,只能是他们二人之一。从小长大的情谊,至少他们对自己还是比较特殊的。如果和苏苓相比,她想她是赢定了。

也不知道二王兄是怎么想的,竟然和苏苓光天化日之下就喝的烂醉,要不是在街头看见耍酒疯的苏苓,她也不会想到把她也带到画舫来。

她喝醉了,说不定正好能够成全她。也恰好可以就此机会,让三哥看看她有多么的不堪。也同时让大家看看,尘王妃除了哪张脸蛋能看,行事作风根本就拿不上台面。

“好了,你也别想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想来想去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倒是她,怎么会大白天变成这样的?”凰烟儿虽然一直和赫连锦瑟说着话,但是眼眸从未离开过苏苓和赫连情歌的身上。

当见到赫连情歌和碧娆正扶着苏苓走上画舫甲板的时候,华贵妆容的脸颊上也闪过一抹蔑视。

果然是乡野女子,身为王妃还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真是恬不知耻!

赫连锦瑟也循声望去,见到苏苓丑态毕露的时候,深邃的眼窝中闪现得意,“估计是喝多了,刚才我和三哥看见他们正好从酒楼里出来。这样的场合有她,应该不会无趣了!”

凰烟儿回眸睇着赫连锦瑟,两人的眼中都迸发着嘲讽和讥诮,淡淡的流光划过后,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三,弟妹怎么了?”另一边,和凰胤尘站在一起的太子,自然也看到了苏苓的不对劲,此时她俏脸过分的红润,行走间还步伐略显凌乱,一路搀扶她的赫连情歌和碧娆,也都是额头上噙着细密的汗珠。

当然,赫连情歌的酒量虽不错,但是烈酒下肚,难免也醉熏。

凰胤尘剑眉冷目的瞥着苏苓,薄唇紧抿着生凉的弧度,却凛而不语。

“久等了!”

赫连情歌将苏苓交给碧娆和画舫上服侍的下人,才缓步走到凰胤璃和凰胤尘的身边,话音出口还带着淡淡的酒气,引的凰胤尘侧目冷凝,“喝了多少?”

“两坛女儿红!”

赫连情歌微微汗颜的觑着老三,毕竟自己和他的王妃喝酒而被发现,多少还有些过意不去,不由得又说道:“你也别怪她,想来应该是昨晚相府出事,所以她……”

“不必解释,与本王无关!”

赫连情歌的话还犹在嘴边,却不想凰胤尘蓦然的打断了他的解释。见此,赫连情歌无奈的看向凰胤璃,二人对视之际,不禁纷纷摇头。

彼时,凰胤尘踱步走到甲板入口的位置,眼眸如鹰隼般在望月湖边巡视了一圈,随即看着临风说道:“开船吧,让玉树在周围严阵把守,以防意外!”

“是,三爷!”

既是皇朝太子和王爷出游,游玩之地的周围必然会警戒,当画舫渐渐驶离望月湖边的时候,被驱散的行人这才慢慢回潮,纷纷猜测着画舫上究竟都是什么人!

*

‘咚咚咚——’

画舫船舱内的厢房中,碧娆正用绢纱为苏苓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见她醉酒后睡的极不安稳,脸色也始终红潮不下,方走到舷窗边,就听到房门外传来的声音。

碧娆放下手中的绢纱,走到门口将门扉向两侧滑开,抬眸看到门外之人,顿时一愣,随后立刻双膝跪地:“奴婢参见公主,见过郡主!”

凰烟儿睥睨的眸光随意轻瞭,翘起一侧的嘴角,略带轻蔑,“起来吧!皇嫂还没醒吗?”凰烟儿边说边走下厢房门口的台阶,身边的贴身婢女墨香扶着她的手臂,卑躬屈膝的跟随着。

碧娆退开身子,跟在凰烟儿和赫连锦瑟的身后,眼里还带着防备,现在小姐昏睡不醒,她得保护好她!

“回公主的话,小姐刚刚睡着,若是公主有事,待小姐醒了之后,奴婢去禀报公主!”在凰烟儿的面前,碧娆小心谨慎的对待着,毕竟不同于小姐开明的性子,再则她也不想给小姐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赫连锦瑟慢行的步伐因碧娆的话而顿在原地,回身看着碧娆,笑道:“烟儿,这丫头看着倒是挺机灵的,只不过身为奴婢,竟然让主子喝得烂醉,这传出去也怪丢脸的!”

碧娆脸色明显一僵,见赫连锦瑟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一时也只能忍气吞声的接受她平白的污蔑。但凰烟儿似乎比赫连锦瑟更小题大做,紧接着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主,奴婢碧娆!”

凰烟儿转身落座在厢房内的椅子中,打量着酒醉的苏苓,见她暂时没有清醒的迹象,这才放下心般的转眸说道:“你既身为皇嫂的婢女,怎能让她如此任性而为?今日本宫和皇兄为锦瑟安排这场出游,现在却因皇嫂而打乱,若非是你伺候不得当,这事就不会发生了!”

碧娆:“……”

这明显是故意借题发挥?碧娆的确不傻,凰烟儿的话里话外都明显将小姐醉酒的事指给她的过错,扯淡呢?!

“烟儿,看来这事还是等王妃醒了再说吧!说来也怪我,我本以为她醉的不厉害,所以才将她和王兄拉过来的,哎……”赫连锦瑟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叹息了一声,红脸白脸都被她们做全了,而碧娆除了低头暗忖,却什么也不能说。

凰烟儿悻悻的剜了一眼碧娆,随后挥手对着身边的墨香说道:“你留下来跟她一起伺候皇嫂,若是皇嫂醒了,记得通知本宫!锦瑟,我们先出去吧,一会到了天池山脚下,还要准备篝火射猎呢!”

“奴婢遵命!”

凰烟儿说完就起身和赫连锦瑟一同离开了厢房,只不过在踏上台阶的时候,又回眸看了一眼苏苓,见她呼吸深重又面颊红润,轻嘲讽笑的走了出去。

墨香被留下来,明显带着监视的意味。但碧娆更关心的是小姐的情况,她伺候小姐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她喝酒,也没想到她平生第一次沾酒,就变成了这样。

直到现在她还纳闷,人头马到底是什么?而且不光是她,就连之前在酒楼内的掌柜和赫连世子,也都一问三不知!

“你叫碧娆对吗?”

墨香站在一旁见碧娆对她视若无睹的照顾着苏苓,心下顿时有些不悦。她身为公主的贴身婢女,若是旁人见了她还有给她三分颜色,一个相府的婢女竟然对她视而不见?!

“嗯!”

碧娆浅淡的应承了一声,在她心里本就不认为墨香比自己高贵多少,大家都是婢女,就算你主子是公主又如何,我主子还是王妃呢!

见碧娆依旧自顾自的为苏苓擦拭着脸颊,墨香扬着下颚,故意加重了脚步声,语调也微扬,边走边说:“你主子都已经是王妃了,怎么还能如此不知进退!今天的出游是为了锦瑟郡主准备的,你们这样跟来,怕是不合适吧!”

碧娆擦拭的动作一顿,蹙眉回头看着墨香,“谁跟你说是我们跟着来的?”

“难道不是?你看她都醉成什么样了,既然喝多了就回府去睡觉多好,恬不知耻的跟过来,王爷也不会看她一眼的。锦瑟郡主在王爷的心里本就举足轻重,你主子这样只会让她自己丢脸!”墨香说着就挑起眼尾,表情是极端的不屑一顾。就连看着酣睡中的苏苓,脸色都带着戏谑。

安静的厢房内有片刻的静谧,碧娆紧紧拧着眉头睇着墨香,就在她得意洋洋的表情下,蓦地将手中的绢纱甩在了地上,从苏苓身边起身,“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你难不成真的以为公主是关心你主子才来的吧?要说啊,我们公主本来就是蕙质兰心,为了不让你主子太难看,也不得不来关心一下!不过说到底你主子就是个大臣的女儿,和画舫上的王爷郡主根本没法相提并论!你看看她醉成这样,真是新鲜,我在京城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哪个女子如此丑态毕露,真是让人不忍直视!”墨香越说越过分,而且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

如果此时碧娆细心一点,必定会察觉到墨香眼底的精光。她一个婢女,就算有天大的胆子,如何敢开口评论主子?

可惜,碧娆本就心直口快,虽然跟在苏苓身边,但是除了越来越彪之外,缜密的心思是一点也没学到。

点火就着的碧娆,眼神恶狠狠地瞪着墨香,双手也紧紧捏着,“你再说一句?”

“哟,怎么着,这就承受不住了?哦对了,我今晨好像听说昨晚你主子回到相府之后,结果你们相府就遭遇意外,整片的竹林都被毁了,是不是真的?难不成你主子得罪了什么人,又或者她根本就是个扫把星?不然怎么有她在的地方,就总是发生意外呢!”身着翠绿色裙装的墨香,似乎越说越激动,到最后掩嘴笑着的时候,裙摆不停的左右摇晃。

这可闪瞎了碧娆的眼睛,更让她怒火中烧的,就是眼前这个贱婢,竟然敢说小姐是扫把星!

尼玛的,老娘把你打成扫把星!

想到便做,碧娆不顾三七二十一,提起裙摆直接出腿,穿着厚底的绣花鞋,一脚不偏不倚的就踹在了墨香的膝盖上,身为公主的贴身婢女,吃穿用度也都是高人一等,哪曾受到过如此对待。

墨香没成想碧娆会突然出腿,不慎就因她的一脚,膝盖吃痛,整个人狼狈的摔倒在地上。还不等她爬起来,碧娆就来劲了。

裙摆一撩,直接骑坐在墨香的身上,左右开弓连扇十个巴掌,嘴里还骂道:“尼玛的,臭不要脸的,我让你再骂,我家小姐是你能说的吗?你特么才是扫把星的,你全家全村都是扫把星!”

“啊……救命啊!啊……”

墨香没与人动过手,更没想到碧娆竟然真的敢打她。眼下她被碧娆骑着动手猛打,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而且脸上传来的刺痛更让她着急,忍不住就开始大声呼叫。

不刻,墨香尖锐的喊声就惊动了整个画舫的人,率先赶到的是身兼保护职责的临风。由于墨香的喊叫声太过惨烈,临风在门外直接就将房门拉开,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顿时哑然。

怔忪了一瞬后,回眸看着厢房外的走廊,随即就大步入内,直接上前将碧娆给拉起来,同时低声吼道:“你发什么疯?”

碧娆正打的爽,猛然被人拉开后,还穿着粗气,张牙舞爪的骂道:“滚一边去!我让你骂小姐,让你骂!”

被临风拉住的碧娆,一边喊着还一边伸腿对着墨香踢去,临风呲目欲裂的看着地上悲催的墨香,一个头两个大。

这主仆俩,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墨香可是公主最亲近的婢女,若是她有什么事,碧娆还能活?!而且不管怎么说,碧娆和他也都算是王府中人,他总不能见死不救!

“你冷静点!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墨香,你没事吧?”临风将碧娆推到一边后,正要蹲下身询问墨香之际,厢房走廊传来的脚步声,让他暗道糟糕。

墨香被碧娆打的不知东南西北,此时一听到临风的声音,泪眼摩挲的看着他,刚要顺着临风的搀扶起身时候,就看到恰好出现在门口的凰烟儿和赫连锦瑟,这下墨香从地上直接跪着前行,满脸委屈的跪在凰烟儿的脚下,哭着说道:“公主,请公主为奴婢做主!”

“怎么回事?谁动的手?”不用询问任谁也能够看得出,墨香原本清丽的脸颊此时红肿一片,脸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直抽抽。

碧娆心头一口恶气还没撒完,看到凰烟儿出现的时候,这才有片刻的冷静,见她脸色相当难看的看着自己,心头一紧,也连忙跪在地上,“公主明察!奴婢虽然对她动手,但只是因为她污蔑我家小姐,还请公主还我家小姐一个公道!”

“公主,奴婢没有!方才是公主让奴婢留下的,奴婢本想着帮她一起照顾王妃,但是没想到她不但对奴婢恶言相向,而且还把奴婢推倒,之后又因为奴婢反口问了一句,所以她就对奴婢大打出手,公主,你要为奴婢做主啊!”

墨香的话险些让碧娆再次无法镇定,她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恶人先告状。

“公主……”

正当碧娆想再次开口的时候,凰烟儿却冷声打断:“你闭嘴!”

碧娆抿唇仰头看着凰烟儿亲手将墨香扶起来,单单这一个动作,她便知道自己怕是凶多吉少,身为奴婢都少都有看人脸色的能力,凰烟儿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训斥她,这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赫连锦瑟在身后也随之而来,看着碧娆似是也带着不满,“碧娆,你怎能如此不分轻重?按说墨香乃是烟儿的婢女,论身份也比你要高一品阶,你这样做岂不是让公主为难!”

“临风,你先出去!”

凰烟儿余光看到临风正站在房中,下一刻直接开口下逐客令。不论临风心里有多么不愿,但也只能低着头离开。

其实早在和苏苓接触的过程中,他便不讨厌这位突然被赐给三爷的王妃,只不过这次的事情牵扯到公主,就不知三爷会如何处理。

他得赶紧去禀告才好!

*

当临风焦急的走到甲板上,正想要对凰胤尘回话的时候,赫连情歌却率先开口,“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临风瞬了一眼正坐在甲板的圆桌前,端着茶杯轻抿的凰胤尘,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是王妃的婢女,将公主的婢女打伤了!”

“因为什么?”赫连情歌随口问道,却引来对面两人暗含深意的目光。

凰胤璃端着茶盅,单手捏着瓷盖慢慢摸索,桃花眸内噙着几许打量和揶揄,睇着赫连情歌不乏猜测。

至于凰胤尘,宛若深潭的黑眸敛去所有情绪,徒剩一片寒芒,在赫连情歌略显焦急的语气中,幽光闪动。

“这……属下也不清楚,三爷,要不要过去?”临风为难的回答了一句,继而就望着凰胤尘,毕竟王妃的婢女也算是王府的下人,而且要是碧娆真有什么事的话,他担心王妃会拆了这座画舫的吧?!

在临风看向凰胤尘的瞬间,赫连情歌心头一窒,表情瞬时变得微妙,在场之中,他似乎是最没有立场询问的人,可偏偏刚才他就是这么做了!

凰胤尘见赫连情歌不再开口,薄唇抿着冰冷的弧线,锐利的眸子波澜不惊,口出冷语,“婢女吵架,本王过去,作甚?”

临风:“……”

另一边,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画船厢房内的气氛愈发凝滞僵持。直到这会,碧娆才明白,她现在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过墨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凰烟儿分明有偏帮的嫌疑。

“碧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就因为刚才本宫说了你几句,所以你就将气撒到墨香的身上?本宫还从来不知道,原来皇嫂的婢女说不得也动不得呢!”凰烟儿的话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苏苓,显然碧娆做的事,让她有理由将问题归咎于苏苓。

碧娆梗着脖子,满脸的不服气,“公主,事实并非如此,分明是她……”

“碧娆,你少说两句吧!”开口解释的话还来不及说完,赫连锦瑟又突然开口打断。所以,任由碧娆如何为自己辩解叫屈,却总是有人出面打断,完全不给她任何阐明事实的机会。

从头到尾,所有的话都被墨香说了去,她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不服气,也无可奈何!

赫连锦瑟看似在打圆场,但是从墨香暗暗得意的眼眸中,还是看得出现在碧娆明显在劣势。

闭口不言的碧娆,低着头始终搅着衣袖,哪怕不甘不愿,也只能自己承受。墨香脸颊上挂着明显的伤痕,凰烟儿微扬起一侧的嘴角,和赫连锦瑟对视一瞬后,便故作叹息的说道:“碧娆,今天的事情本就是你的不对!本宫出于好心才让墨香留下来陪你,哪知道你这个婢子如此不知好歹。现在皇嫂昏睡着,本宫也只能代她惩罚你,希望你今后知错能改。来人!”

凰烟儿话音落下,门口很快就出现了两名随行的宫人。踏入房间后,双双躬身:“参见公主!”

“把她带下去杖责二十,之后在甲板上罚跪两个时辰。”凰烟儿一声令下,碧娆几乎心如死灰,这表面上看似是惩罚,但暗地里她觉得好像是要弄死她的节奏。

墨香不时摸着自己胀痛的脸颊,但一听到凰烟儿给的处罚,顿时感觉这打没白挨,至少一切都是按照公主的想法在进行着。

“是,公主!”

两个宫人头不抬眼不睁的就双双架起碧娆往外走去,当与墨香错身而过之际,碧娆清晰的看到她挑衅般扬起一侧的眼尾,表情好似在嘲讽。

眨眼间,碧娆就被宫人带了出去。而此时厢房内凰烟儿和赫连锦瑟相视而笑,而后几人同时将目光看向苏苓,几人的脸上都挂着讥讽。

“烟儿,咱们出去吧,这房间里的酒味真是令人作呕!”不再装腔作势的赫连锦瑟,在鼻端挥动着指尖,鄙夷的睨着苏苓,随即便率先起身。

凰烟儿侧目瞭望,冷眼睇着软榻,继而扶着墨香的手,在走向房门的时候,感叹道:“墨香,你做的很好!”

“多谢公主,能为公主分忧本就是奴婢的本分!”墨香顶着一张猪头脸,仍旧不忘给凰烟儿拍马屁。

而对此又十分受用的凰烟儿,浅笑一句,就佯装嗔怒:“你这婢子,就会说好听话!一会去给自己上点药,那贱婢下手还真狠!这样吧,一会她用刑的时候,你去盯着!让宫人狠狠的打!”

“奴婢遵命!”

主仆三人心情不错的离开了船舱厢房,离开之际连房门也没有关上,阵阵清风顺着门扉吹入室内,一双灵动清丽的凤眸也倏然浅眯。

*

摇摇晃晃的船身随碧波荡漾,碧娆被两个宫人一路带到了船舱内部的暗房中,房间位于船舱的底部,画舫随波逐流,站在房间内也能够清晰感到水波的摇晃。

碧娆拉着脸,任由两个宫人对她推搡来推搡去,技不如人她谁也不怪。谁让她小看了墨香小践人的那张嘴,说起来就算她技高一筹,面对公主和郡主,她恐怕也只有吃亏的份!

妈的,等着小姐醒了的,她一定多请教请教整人的办法!

两个宫人对待碧娆相当不客气,将她推进暗房之后,哐当一声就直接将房门摔上。其中一人上前将木凳摆放在中间,另一人就将她直接推到木凳上,嘴里还喝斥道:“赶快趴好!得罪了公主,还敢打人,胆子倒是不小!”

“你废话那么多,要打赶紧打!”

碧娆反口顶撞了一句,顿时就激怒了宫人。宫人怒瞪着碧娆,回身就拿起摆放在一侧的刑具,对着碧娆的身后就是狠狠的一下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