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零三章 事件升级,一触即发

“二呀,他们是不是加快了船速呀,我怎么看着他们好像是朝我们来的?”云隐看着那和他们正在缩短距离的大船问暗二,他怎么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好像是,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暗二看着那朝他们驶过来的大船,船速是比刚刚快了一点,有点奇怪的说。

“不会想撞我们吧?”云隐看着那大船嘴就不经大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云少爷,你的想法恐怕和他们一样吧?”暗二看着那和他们的船不段缩短的距离船只,他现在也发现了,那大船好像是故意朝他们而来的,有想撞击他们的意图。

“不会吧,危险呀,他们那船看着可不小呢,要是撞上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我们调转船头走吧。”云隐看着暗来势汹汹的船只,有点担心的说。

“怕什么,我们这船可是特意打造的新船,让他们随便撞,反正损失的不会是我们。不过少爷还在船头,我要去看看,免得少爷不慎落水了。”暗二说完就走去船尾。

暗二站在船头看着那钓鱼的几人,他也没打扰,即使对方的船撞上来他也不着急,他也不想打扰少爷钓鱼的兴致。

“他们走了一人,是不是看着出我们的企图了要逃跑了?”这边船上有人问,现在对面的船上只有刚刚那个吃葡萄的人还在看着他们。

“管他呢,现在我们也来不及转头了。”一人看着他们和对方只剩不到十丈的距离说。

“就是,兄弟在加点劲吧。”

“我就说,有鱼嘛,舅舅还不信,看我钓到了,还是这么大一条。”轩辕云墨看着勾上的鱼开心的说,这可是他等了很长时间才钓上来一条鱼,他把鱼从鱼勾上取下来,放在身边的盆子里。

“少爷,这鱼还真不小,我们……。”

“砰。”的一声声音响起。

“啊……。”一群女人的尖叫声。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轩辕少泉扶着船舱站稳身子问。

“小峰……?”随墨眼疾手快的抓住差点掉到水里的小峰。

“我的鱼,我的鱼。舅舅你在做什么?”轩辕云墨看着那在水里游的鱼,大喊。他好不容易钓上的鱼,现在又在水里游的欢快。

“少爷,不是云少爷的错,是有人撞到了我们的船。”暗二也只是在船受到撞击的时候,身子摇了一下,然后依旧站立着。

“撞船,这么会?这么宽的河面?难道有人故意撞的,为什么?”轩辕云墨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好在他们的船体坚固,吃水深,画舫遭受撞击也只是摇了两下,很快就稳定了。

“不知道,对方是突然撞上来的。”

“走,小爷去看看,是谁撞跑了小爷好不容易钓上来的鱼。”轩辕云墨摔掉手里的鱼竿,就向船舱外面走。他见过撞马车的,还是头一次听说有撞船的,偏偏撞击的还是他的。

相比较轩辕云墨的画舫,那对面的船就不怎么好过了,这边的船只是摇两下,可是那边是使了最大的力气撞上去了,所以他们承受了更大的撞击力。船身不断地摇晃,里面的东西桌椅也都东倒西歪的,水果点心散落一地,那些少年也都晕头转向的。

等轩辕云墨他们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些扒着围栏不断吐,并且站立不稳的人。

“舅舅他们都怎么了,不是他们撞的我们。怎么我们没什么事,他们都站不住了?”轩辕云墨看着那些人问云隐。

“强力撞击导致造成的晕船,他们的船不如我们船坚固,吃水深,所以才会这样子的。”云隐漫不经心的说。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医者,娘亲经常说医者父母心。”轩辕云墨看着他们好像很难受的样子问自己的舅舅,毕竟他也是医者。

“不用,他们吐着吐着就好了,我们不要管闲事。走了,进去吧。”云隐是看着那些人撞过来的,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他们自找的,和他们可没关系。他们不找他们的晦气已经不错了,他可没这么好心再去给他们治疗,反正死不了人。

“好吧,可惜了我的那条鱼,本来还打算让娘亲晚上做鱼汤喝的,这可是新鲜的鱼,现在没了。不过算了,我再钓一条就行了。”轩辕云墨看着他们想想说,然后和云隐就准备走进船舱。

他们是觉得二米他们什么事了两船向撞也不是他们的错,也不用他们付什么责任,可是对方不怎么想,看见他们什么都没说就进去了,怎么会甘心。

“你们等一下,你们撞了我们的船,是不是要给个交代,至少应该说一声抱歉吧?”罗洋叫住他们说。

“我们撞船,你这话说反了吧,明明就是你们撞过来的吧?那既然错不在我们,为什么要我们给你们交代。”轩辕云墨停下指着自己一副不可思议的问他们,怎么就成了他们的错了。

“你这是乱说,你看我们的样子,我们撞的?,我们有怎么傻吗,给自己找难受。”罗洋指着那些还在不听吐的人问轩辕云墨。

“你们不是傻,只是自不量力。估计错了我们两船之间的差距,所以造成如此的局面真的就和我们没什么干系了。”轩辕云墨也用手指着那些吐个不停的人说。

“你少狡辩,道不道歉?”罗洋被他戳中心中的痛处,的确是他们估错了他们的大船和那画舫的差距,结果撞上去,对方只是摇了两下,而他们全都狼狈的成这个样子,还有掉到水里的。他们如此狼狈,对方却都像没事人一样。

“我们不会道歉,错不在我们。我知道你们不会无缘无故撞我们的船,可是我们没什么仇怨。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也不去想问你们有什么理由,那样也没有意义,可是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分了。”轩辕云墨看着对方船上的人众人说。

“那你是打算死撑了,可没这么容易的,也由不得你们了,我说你们错了你们就错了。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武林盟主的儿子,你在禹城得罪了,你们还想活着走出去哪那么容易?”罗洋指着柯鸿宇说,他语气带着嚣张,好像那盟主的儿子是他一样。

“武林盟主的儿子?你们这是又打算和我比谁的爹厉害吗,能不能有点别的,要不然这次我们比谁的娘亲厉害好不好?”轩辕云墨没露出他们预想中的害怕表情,只是笑笑问他们。他在上京的时候可没人敢在他眼前说自己是谁家的儿子,自己出来以后就尽是遇到这种事。他觉得娘亲比父亲厉害多了。虽然他很希望自己可以长成像父亲一样的男人,可是他还是觉得娘亲比较厉害。关键是娘亲可以教出他这么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轩辕云墨不由得自恋了一下。轩辕云墨不知道想到什么,自己站在按理嗤嗤的笑出声。

“你笑什么,你看不起武林盟主吗?”罗洋生气的问,问的时候还看柯鸿宇的表情。

“冤枉呀,我怎么会对武林盟主不敬。我在想武林盟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应该顶着你爹的名号威胁我们吗,怎么会用他爹的名号,难道你平时在外面就打着这位少爷的爹,也就是武林盟主名号做事?”轩辕云墨让自己憋着笑,在罗洋和柯鸿宇两人之间来回指指点点,说着自己的疑惑。

轩辕云墨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其实意思很明确,就是罗洋也许是在外面打着柯鸿宇的爹的名号做事,至于是好事还是坏事,这谁都想的到,谁做了好事留别人的名字。

柯鸿宇听到后也转头看着罗洋,眼里带着深思,黝黑的眼眸中思绪不定。

“鸿宇,你不要听他乱说,我可没有呀,今天不是你在吗,我要是用我爹的名头就觉得那是对盟主的不敬,我爹哪里能和盟主的身份相比较。”罗洋看着柯鸿宇知道他怀疑了自己,他们平时私下里就以柯鸿宇为首,那是因为他的身份比他们有震慑力,自己平时也会用,从没出过事,没想到今天让这小子给自己破坏了。

“你紧张什么,我还能不了解你。小子年纪不大心思到挺毒的,你以为你的挑拨离间会有用吗?”柯鸿宇先是突然微笑着对罗洋说,然后又绷着脸看着轩辕云墨。

“这柯少爷,你误会了,我的心思很单纯的,才不会做这些背后捅刀子的事。娘亲说这背后捅刀子的事,是小人做的,小爷我以后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不屑如此做呢。”轩辕云墨笑的人畜无害的,还略带点羞涩。

随墨抱着宸站在他后面心想,少爷你是不会背后捅刀子,你的刀子都是当面捅的。

“小子,不知道你是哪个门派的?”柯鸿宇看着眼前这个小自己很多的孩子,看他说话语藏锋芒,在看看和他一艘船上的人也只是站在他的身后,看来他才是那画舫上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门派?大哥、舅舅,我们有没有门派,属于什么门派?”轩辕云墨转过身问自己身后的人。

“二弟,我们哪来的什么门派,不过你现在在江湖上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轩辕少泉笑着对他说,他不知道这二弟有时候是真迷糊还是假迷糊。

“哦,我知道,我们现在无门无派,等我们回去想一想,我们也成立个门派,名字一定要取的响亮一些。”轩辕云墨嘀咕着说。

“臭小子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报上名号来,不会连自己的门派都不知道吧?”罗洋看轩辕云墨他们半天没说话,于是大声问,他觉得那轩辕云墨他们是不敢报他们的门派,也许就是什么犄角旮旯的小门派。

“必须都要有门派吗,一定要报门派吗?”轩辕云墨又问。

“那当然了,没门派算什么江湖人,你小子从哪里来的,连这些都不知道?”罗洋他们听后哄堂大笑,这小子看来连江湖人都不算是,要不然怎么会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

“这样呀,我们现在是无门无派,要是下次再见我们一定会有门派的。”轩辕云墨也不介意他们的嘲讽,他堂堂一个亲王世子要什么门派,不过他现在打算等回到上京一定要成立自己的门派。

“好了,说正事吧。小子你还没给我们道歉呢,怎么,你难道是想拖延时间不成,告诉你在这禹城就是来条龙也要给本少爷盘着,更不要说是你这个小子了。”罗洋突然变脸指着轩辕云墨他们口气很大的说。

“是吗,可是小爷我今天偏不信这个邪,两船相撞根本就没有我们的责任,是你们无理取闹,咄咄逼人的。小爷本来还想不追究了,可是你不该说这一句话。”轩辕云墨突然抬起头,双眼黝黑的盯着他们,里面带着摄人心神的震慑力。对方的话挑战了他的底线,龙那一般是形容皇帝和皇帝的儿女,自己虽说是世子不是皇帝的儿子,可是也留有皇家血液,身份也不低等同皇子,他的话等于践踏了自己的尊严。

“你……?”罗洋看着此时的轩辕云墨有点被吓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个人可是气势却突然变了,变得凌厉了,不像一个孩子该有的气势。

他哪里知道轩辕云墨自小经历的暗杀不少,哪怕上官雪妍尽量让他避免,可是他也多少回接触过,心智就比那些同龄孩子早熟。还有这一路上他们也经历过血腥的打斗,在加上上官雪妍的平时的教育,当他动怒的时候,那属于他身份的气势油然而发,只不过平时他很少动怒,这些他平时掩藏的很好。

“收回刚才的那句话,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轩辕云墨漫不经心的说,可是却让罗洋差点跪了下去。

柯鸿宇上去一步扶住罗洋,要是罗洋在自己的面前给眼前之人跪了下去,那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在禹城待下去。柯鸿宇也不得不正视对面船上的几人,他们一共是六人一宠,而且还有四个小孩子,是他们起初想错了。这几人不会是他们想的那些没见识的人。反之对方身居高位,不会是他们能知道的。他们怎么忘记了,这个世上不是只有江湖还有朝堂,那是另一个大的势力范围,平时好像是互不干预。可是江湖也是在朝廷的管理范围内的,他们会不会就是来自哪里。

“鸿宇,他们难道是官家少爷不成?”柳然靠近柯鸿宇问。

“恐怕不只是官家少爷这么简单,看来麻烦了。”柯鸿宇提着罗洋和柳然说。

“你是说……,现在这么办?”柳然一直是他们禹城四少中最理智的一个,他知道现在要先解决眼前的事,这不单是撞船这么简单的事了。那小孩的身份要是他们猜测的那样,罗洋的那句话就侮辱了他,他随便找个罪名就能让罗洋和罗洋的家族消失。

“小少爷,不知应该怎么称呼?”柯鸿宇把罗洋扶着坐下,然后抱拳问轩辕云墨。

“抱歉,娘亲说过,出门在外,让我低调行事,至于名讳就算了。只要他为刚才的话道歉,小爷这次可以放过他,不然小爷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不在预料之内的事。”轩辕云墨也抱着拳说,他不像暴露身份,也不想惹事,只是这个谦那人必须道,这是对皇家的敬意。

“你休想,臭小子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威胁我,我就是不道歉你能怎么样,有种动手打我呀,你只要敢动手我就弄死你。”罗洋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了,于是对着轩辕云墨大骂。轩辕云墨的话让在禹城横行习惯了的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随墨,让他长点记性。”轩辕云墨突然开口,看来爹爹说的是对的,有些人你和他没有道理可讲,因为他不会听你讲道理。

“是。”随墨抽出腰间的鞭子就甩了出。

“扑通”一声,随墨一鞭子就把罗洋给甩出他们的大船,掉在水里。

“有人落水了。”附近的船只上的人听见声音靠过来,想着救人。

“这位少爷,就是他说的话多有得罪之处,可是你也没必要动手吧。你即使身份高贵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吧?”柯鸿飞握着拳头说,他根本没有看见随墨是怎么出手的,那罗洋就掉在水里了。他们两船的距离现在很近,他们也都是习武之人,按理说一个孩子的攻击他们应该可以拦下的,可是事情出乎他们的意料。自己是从小就习武,可是怎么就没看到那随从是怎么出手。

“目中无人,你现在和小爷讲这几个字?在你们无缘无故撞击我们的船只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在他拦着我们非要我们道歉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小爷一直想息事宁人,是你们在不依不饶,那时候你怎么不说,我们的盟主少爷?”轩辕云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轩辕云墨每问一句,那柯鸿宇的脸就黑一层。

“柯少爷,你还和他们费什么话,他们这是看不起你们禹城四少,我们这边这么多人呢,还怕打不过他们吗,我们要为罗少爷报仇呀?”这边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是呀,柯少爷,让他们知道禹城是谁的天下,谁才是这里的王。”

“就是、就是,今天要是被他打怕了,我们在禹城怎么混下去。”

不等柯鸿宇说什么,事情已经向着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了,快的柯鸿宇和柳然都来不及阻止。

“王,好大的口气,看来这禹城的官员都是摆设的,该让父王该换一换了。”轩辕云墨听到他们那边的话,低声说。

“夫君,前面怎么了?”在湖面上的另一艘船上传来轻柔的女人的声音。

“夫人没事的,有人和禹城四少他们起了冲突,不过应该没事,对方乘坐的是码头那一直停靠的画舫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一个面容刚毅的男子,走进船舱看着躺在榻上的女人说。

“是吗,冷儿了,让人看好他,他就好往人多的地方去。”那女人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笑着问。

“夫人放心吧,我让人看着呢,你要小心身子,那小子有我看着呢!”那男子坐在榻边握着她的手。

“我这身子不争气,让夫君费心了。”那女人叹着气说。

“你不要想太多了,一定可以治好的,不会说云隐神医就在禹城吗,我们慢慢打听也许就能找到他了。无论他要什么,我一定要治好你。”那男子抱着女子安慰她。

“好,为了你和儿子我也会撑下去的。”那女子虚弱的说,看来身子病的不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