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74 面对

周文茵抱披散着头发,额头包着白凌,拥被而坐目光阴厉,透着股破釜沉舟的意味。

“小姐。”半安害怕的牵着她的手,“二少爷去干什么了,您和他说了什么?”半安绝望,可事已至此,她没有选择,小姐也没有选择,只有认命!

周文茵就冷笑了一声,眼眸不自觉的眯了起来,冷漠的道:“他说他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包括死,我当然要成全他!”

半安吓了一跳:“小姐,您怎么能……”

周文茵摇摇头望了眼垂着的帘子,漫不经心的道,“我只是说让他帮我做两件事,我就答应嫁给他,这是条件。”

“什……什么事?”半安牙齿关开始打颤。

周文茵摸了摸额头,轻声道:“杀了蔡彰!”话落微顿,又道,“毁了方幼清!”露出一种迷幻似的期待表情来。

半安有些惊恐不已,浑身开始颤抖起来,杀了蔡彰?杀了蔡彰二少爷还能活着吗,还能全须全尾的娶小姐吗?她哆哆嗦嗦的问道:“那样的话,二表少爷也活不了了吧。”

周文茵轻轻笑了起来,面容近乎扭曲。

半安捂着嘴,满心后悔,当时在法华寺时她就该劝着小姐的,若不是小姐生了害方表小姐之心,又怎么会被对方反手陷入绝境……还有二表少爷,他对小姐的爱慕小姐心里早就知道,应该言辞拒绝才是,却放任不管让他为他们办事,就和现在一样,小姐一句话二表少爷就能豁出命去杀蔡彰,蔡彰什么人,那是看似不过是个纨绔的公子,可是却手段狠辣的人,二表少爷怎么能杀的得他!

“小姐。”半安语无伦次,“我们不管方表小姐了好不好?奴婢去把二表少爷找回来好不好?”半安恳求着,“老太太已经同意了你们的婚事,您嫁给他日子也不会过的很差的。”

周文茵轻轻笑了起来,道:“嫁给他?”她摇着头,“他没有功名,身无长物,你是让我往后和那些街市上的妇人一样抛头露面粗俗不堪吗?”她做不到,也从来没有想过。

半安愕然,她没有想到周文茵根本就没有打算嫁给薛明。

那怎么会。

半安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她是活不成了,就算老太太不把她处死,等夫人一到她也是活不成的。

她不想死!

“你出去吧。”周文茵慢慢的躺了下来,“不用劝我,我不后悔,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算计别人反而被人反将一军。事情不能重来,可就算能我依然会这么做。”她不好过,也不会让方幼清舒服。

是谁让她变成这样的,都是因为方幼清,她的幸福原本唾手可得,现在却成了水中花镜中月。

她怎么能饶过方幼清。

至于薛明,他一厢情愿,以为就这么来一出,她就会低头认命?不可能,她从来没有想过嫁他,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他要怎么做,都是他愿意的,与她何干!

薛老太太板着脸坐在外面,不说话,但脸色冷的骇人。

外院中,薛镇扬站在花厅的门外,听着焦安将内院的事一一报与他听,脸色瞬间沉冷了下来,他压着怒低声道:“你和焦平一起去,务必把那个孽子给我绑了!”

“是!”焦安抱拳领命带了焦平往内院而去。

薛镇扬望着黑下来的夜空,各处点亮的灯,心情跌到了谷底,他深吸了几口气压着心头不断蹿起的火,转身面露适宜的笑容进了花厅,蔡彰正托下颌很感兴趣的打量着郑辕和宋九歌。

宋九歌他见了好些次,但因不是同路人,所以即便见面也不过点头之交,但是对对方却有些了解,他不贪圣宠,不趋炎附势走阁老的关系,甚至前些日子赵天官有意伸了橄榄枝,要将家中小女说与他为妻,他也以已有婚约在身这种子虚乌有的借口给婉拒了。

他也有二十三四了吧?若有婚约为何还不成亲,这种鬼话谁会信,可宋九歌却坦荡荡的说了……夏阁老要致仕,他一走内阁就会空缺一位,赵天官入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做阁老的女婿,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他一个八品行人还不放在眼里。

说起圣宠,圣上在西苑,对朝中之事看似漠不关心,可每日都会让钱宁回禀朝事,隔日再和严怀中商量谋断,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会找了宋九歌去对弈,说是对弈可聊的还是朝中的事……

宋九歌明明能在谈笑中左右圣上的决断,可他偏不,每每都是点到为止,或是一句微臣官微资浅不敢擅言,把推回去……

他还递了外放的折子,说是要历练几年,实实在在为百姓做些事,这样才是他为官的本意。

呸!

你瞧他长的养尊处优的样子,还为百姓做实事,是没见过那些县令推官做的事吧,累死累活不说一旦出事还要做那替罪羊,那才叫官微言轻。到时候他还能这样谈笑风生,又论杏林又谈风月?

啃泥还差不多。

蔡彰心头不屑,可却又觉得看不透宋九歌,人活着不就为名为利,你跟圣人似的无欲无求,当初为什么还要挤破脑袋考科举,还要做这八品行人?回家种田去就成,做个山野乡人,说不定还有名臣三顾茅庐请你出山做师爷!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耳边就听到郑辕似笑非笑的道:“宋大人两袖清风,为官刚正不阿,可是瞧不上我们这等勋贵子弟,也同世人一般觉得我们尸位素餐,膏粱纨绔?”他说着手里的酒盅微微一挑,一滴酒洒了出来,落在他的手指上,酒滴薄透是上好的汾酒,清冽甘甜……

“不敢担。”宋弈闲散的一笑,手指轻轻一勾将酒盅落在两指之间,竹节似的修长有力,“世上皆俗人,道膏粱纨绔者不过拘于世俗的禁锢,羡慕却又自命清高罢了,所谓尸位素餐,我倒觉得这生来富贵也非我等凡人能挑能选,既有随生而得的荣华,难不成非要衣不遮体三餐不继?活着就该如六爷和五爷这般,洒脱不羁,行止随心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话落遥遥一举杯,一饮而尽。

郑辕眉梢高高的扬起,眼中的探究一划而过……

蔡彰就差拍手称快了,他还没听人将这骂人的话解释的这么好听,谁说宋九歌不趋炎附势的,这不是见着郑家人恭维的话就跟流水似的往外倒……他哈哈笑了起来,指着宋九歌道:“你这话说的太好听了,今儿心情好,没有美人陪也高兴,喝!”说完要去敬宋弈的酒。

宋弈却是一转身去敬薛镇扬的酒,笑道:“今儿这酒甚好!”薛镇扬余光撇了眼端着酒盅落了脸的蔡彰,对宋弈道,“九歌客气,你和休德情同手足,我也倚老卖老称你一声贤侄,既是自家人,往后只要得空你便过来,家中虽无肉,酒却不会断,尽兴而归方是大善。”

宋弈含笑点头喝了酒,又拿了筷子夹了根春日上新的山笋,红唇瓷齿吃的极其优雅。

蔡彰脸青一块白一块,一副频临发怒的样子,郑辕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笑了笑自顾自的喝着杯中酒,心里却转了几转。

捧了他却压了蔡彰,宋弈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这几日大皇子和三皇子又有什么事?可并没有听父亲说起……但是让他想想宋弈没有目的,他又觉得不可信。

难不成是故意要给蔡彰难看,替薛镇扬出头?

祝士林也是微微一愣,看了宋弈一眼,他一向不动声色不透喜好,对谁都是淡淡的谈不上亲疏,就如他刚才对郑辕说的那番话,他敢肯定只要宋弈心情好,对着哪位京中贵公子他都能说出来……可是他却意外的对蔡彰露出这样明显的抗拒,难不成上次他因为曾毅卖了个人情给赖恩后,跟赖恩有了亲近,所以对蔡彰不待见了?

不对啊,宋弈昨天还和钱公公有说有笑,他犯不着对蔡彰这样啊。

真的是为薛家打抱不平?祝士林顿时感动的朝宋弈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默默的和宋弈碰了碰杯子。

宋弈挑眉,看了眼祝士林,起身道:“这酒也喝了,肉也吃了,宋某这就告辞了。”

薛镇扬本来也只是请宋弈来喝酒的以表谢意,可是因为蔡彰来了,这谢又不能明说,大家只好各摆在心里,面上胡扯了个由头说喝酒的事,现在宋弈要走他便起身相送,虽称他贤侄,但却没有摆长辈的架子。

“留步,留步!”宋弈朝众人抱拳,面上含笑脚步不稳,像是不甚酒力的样子,郑辕上前微笑道,“我也正欲告辞,不知宋大人是坐轿而来还是马车?”

宋弈笑,含而不露:“步行!”

“既如此,那在下送宋大人回去吧。”话落做出请的手势又和薛镇扬以及祝士林打招呼,“薛大公子高中,又入翰林乃是大喜之事,薛侍郎若广办酒宴庆祝,切记的下帖给在下,届时一定捧场!”

薛镇扬是有这个打算,只是这些日子蔡彰闹的家里鸡群不宁的,他们哪有心思办宴庆祝,所以只道:“犬子不过侥幸荣得圣眷,虽喜可更要奋发用功为朝廷效力,岂敢得意忘形大肆庆办!”

郑辕笑笑,颔首:“薛侍郎之境界乃我等无法企及啊。”话落笑着看了眼蔡彰,道,“五爷稍坐,我将宋大人送回去再返车来接你。”他们来的时候是同乘一车的。

蔡彰心头不悦,无所谓的摆手道:“不用,你只管回去便罢。”话落就想起自己今天好像是被郑辕拉着来的,要不然他才不会早上夸了海口请圣旨,下午又跑来丢人……

但明天若求懿旨,他只怕还要请郑辕帮忙,只得暂忍了这不满。

谁知道宋弈一转身,笑道:“若是蔡五爷不介意,不如我们一道走?”

大家都愣住。

“不用。”蔡彰嘴上说着,心里却止不住的奇怪,望着郑辕和宋弈站在一起,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郑辕既然有龙阳之癖,而宋弈长相又如此俊逸,他们会不会早就……想到这里他思绪一顿,宋弈如今和薛镇扬又是贤侄又是家叔的,那郑辕呢,又是什么态度。

难不成他今天陪自己来薛府根本就另有目的?

这事儿真说不准,圣上在搬去西苑之后就再没有和皇后娘娘同床共寝过,内院之事也都是由钱宁打理,皇后娘娘早就想安插人在西苑,可是西苑防的跟铁桶似的,她走内侍的路子肯定不行,那就只有走朝臣这一路。

郑辕和宋弈要真是一起的,做戏给他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这满朝堂的事,归根结底不就是一个储君之位,太后娘娘身边的二皇子,皇后娘娘手中的大皇子,三皇子,还有后宫中的年纪尚幼的十一皇子,十三皇子。

外戚和近臣勾结!蔡彰看郑辕就留了一道戒备。

似乎又能解释宋弈为何突然一反常态和薛侍郎走的近,为的就是替郑辕拉党扩展势力?!

圣上目前龙体康健,可几位皇子年岁却渐渐大了,皇后娘娘被太后娘娘压制又不得圣心早已经不是秘密,若是郑家有了谋反之心……蔡彰眉头紧锁,他和徐鄂来往是因为钱宁,和郑辕来往却是因为自保,这样一来无论将来谁在圣上百年之后继承大宝,对于济宁侯来说都是无害的。

前程和利益都重要,但他不想陷入这种事情中,至少在现在不会!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思一转笑着道:“我想起和徐三爷在牡丹阁还有约,这等一等到是耽误了我的时间,徐三爷定又要怪我,既然二位不介意,那我就和二位同车同行好了。”

宋弈含笑,郑辕视线微眯露出丝淡淡的笑意。

薛镇扬送宋弈,很亲切的嘱咐他:“夜中风凉,贤侄速速回家,切莫再贪凉意伤了身子。”

“多谢世叔关心,九歌遵命!”宋弈笑眯眯的,长长的眼睫在眼下落着暗影,让人猜不透他是真的高兴还是顺势而为,薛镇扬欣慰的点点头吩咐祝士林,“休德替我送三位。”

祝士林心思也正动着,听了薛镇扬的吩咐点着头,送三位出去。

郑辕和宋弈边走边聊,气氛非常的好,祝士林看着心头越发猜不透,心事重重的到侧门的边,赶车的车夫将脚蹬放下,郑辕朝祝士林抱拳:“祝大人留步!”

祝士林回礼,和宋弈道:“九歌,你可还好?”他还没见宋弈喝醉过了。

“好极。”宋弈含笑拍了拍祝士林的肩膀,目光微微一动,道,“回去吧。”

祝士林放了心,又敷衍的和蔡彰抱了抱拳,蔡彰懒得回礼一脚踏上方凳打算先一步上车,他身边跟着的常随也立刻伸手去掀帘子……

就在这时,忽然自他们身后一道尖高的女声喊道:“小心!”

所有人一怔,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就望见垂花门边有一位穿着茜红色比较,身量纤细的女子,正带着两个小丫头提着裙子朝这里跑过来,蔡彰上车的动作停下来,就在这一停顿一回头的瞬间,车帘子被人掀开,随即他的面前风声一紧,一道寒光就从幽暗的车厢里蹿了出来。

“他妈的!”蔡彰吓的一跳,下意识的就朝后面倒过去,车里那道光紧逼着他再次砍了过来,蔡彰哎呀一声倒在地上,也终于看清从车里跳下来的人,他大怒,喝道,“薛明,你这个狗日的竟然敢杀我!”他倒在地上脚蹬地连连后拖了几步。

薛明也不说话,面无表情,只知道挥刀落锋,刀刀直砍蔡彰的头脸,一副取他性命的架势。

这一切不过只在眨眼之间,一息的功夫!

刀光剑影似的,蔡彰吓的魂不附体。

薛明将他逼到马腿边,举刀,毫不留情的落下来,蔡彰惊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一瞬有人捏住了薛明的手腕,不过几个翻手的功夫将薛明的刀夺下来,丢在地上,薛明也发狠似的,抬脚就朝马踹过去。

只要马受惊,蔡彰肯定不被踩死也要踩伤。

方才夺刀那人反应而已是极快,先薛明抬脚,飞快的将对方的腿踹开,薛明吃不住一个后翻倒在了地上。

各方的小厮立刻一拥而上,将薛明压住。

幼清吓的胸口砰砰直跳,见薛明的刀落了,她提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她这才想起来去打量那位夺刀拿住薛明的人,穿着一件藤兰色长衫,剑眉凤目神色严正,身形高大魁梧此刻负手站着有些杀气腾腾的感觉,她移开目光又去看旁边站着的宋弈,一副事不关己不惊不骇的样子,仿佛像是从惊怔没有反应过来似的。

宋弈也转目过来看她,淡淡一扫,只一眼便收了回去,挑着眉关心的去问蔡彰:“蔡五爷,你还好吧。”又指着旁边候着的小厮,“把蔡五爷扶起来,地上凉!”

有人上前把蔡彰扶起来。

蔡彰怒容满面,推开扶着他的人几步过去捡了刀就朝薛明砍过去,喝道:“住手!”

蔡彰一愣回头去看那女子。

随即眼睛一亮。

幼清冷笑道:“蔡五爷既没有被伤着,又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

长眉,凤眸,鼻梁挺直清秀,唇瓣小巧红润,肌肤凝脂似的吹弹可破,身量虽不高却玲珑有致,是个极品的美人,且不同于周文茵的端庄秀雅,此女妖娆美艳,喜怒间皆是韵致……

蔡彰惊艳不已。

幼清话落见他不再动手便后退了一步,视线一转朝后看去,见方氏和薛镇扬赶过来,她暗暗松了口气迎了过去,薛镇扬见她也在,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幼清跟着薛镇扬走着,低声飞快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薛镇扬顿时沉了脸:“我知道了。”便大步过去,朝蔡彰抱拳,“让蔡五爷受惊了,此子乃薛某的侄子,一向顽劣,多有得罪。”朝蔡彰行了大礼,语气诚恳的道,“五爷可受了伤?”

蔡彰的怒气方才被幼清打断,如今薛镇扬一提起来他便怒道:“甭管受伤不受伤,薛明的命我非要不可。”说完提着刀又要朝薛明砍过去,“瞎眼的东西,竟敢杀本爷!”

“哼,你便该死!”薛明不躲不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薛镇扬也怔住,他没想到蔡彰这么狠,当着他的面就要杀薛明,就算薛明有罪那也是衙门的事,你蔡彰还没有权利动私刑……可他不过一介文人,哪有本事去徒手夺刀,骇了一跳大喊道:“五爷,住手。”

蔡彰已经被喊停了一次,这次哪里肯,抬刀就砍,刀顺着薛明的肩膀一路滑下来,顿时血流如柱,蔡彰觉得失手还要再来,可同一时间方才夺刀之人却以同样的手法捏住了蔡彰的手,左右一动刀就脱了蔡彰的手。

方氏惊叫一声,幼清也吓的失声,忍不住去看薛明,薛明瞪眼望着蔡彰,满目挑衅。

“孜勤,你做什么!”蔡彰大怒不止,说完要去夺刀,“这没眼的东西,我定不能饶他。”

孜勤?难道是寿山伯的郑辕郑六爷?幼清听徐鄂提过。

没有想到他也在。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也没受伤,何必呢。”郑辕拍了拍蔡彰的胳膊,将刀递给站在一旁戒备着待命的焦安,又指着薛明的样子,“你看他这副样子,你杀了他只怕还让他痛快了。”

蔡彰一愣,这才去打量薛明。

两眼凶光,可却面色惨白,就算身上被血染红,他依旧毫无反应,根本就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子,他忍不住啐了一口,道:“那又如何,他敢拿刀来砍人,就要负的起这个责任。”就看着薛镇扬,冷笑着道,“薛侍郎,你不会是打算包庇这个行凶之人吧。”

薛镇扬再不待见薛明,可这是他的侄子,他气的不得了,冷笑道:“蔡五爷意欲何为?”又道,“他这番情景只怕是活不成了,蔡五爷却毫发无伤,就算抵命也无从说起。”

“就是要他抵命!”蔡彰正要说话,郑辕却打断他,在他耳边低声道:“此事虽他们理亏,可若是闹出去你也无理,外头满城风雨的逼婚之事,指不定薛明还能得一个为救美人赴死一搏的美名,五爷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你既然没事不如就和薛侍郎坐下来谈谈,看他如何说罢!”

蔡彰一愣,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转,他缠着周文茵的原因,的确是因为想和薛家和周家结亲,薛侍郎有夏堰做后盾,如今薛霭也入了翰林,薛家之势目前来看乃是上升之势,谁会说的准将来薛镇扬会如何,更何况还有周礼。

这门亲事怎么算他都不愧。

蔡彰望着郑辕,郑辕就朝点点头,他目光一转冷哼道:“一刀抵得什么用,要不是刚才我反应的快,这会儿就已经是刀下亡魂了,我告诉你,我若是死了你们薛家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是啊,蔡彰要真的在薛府被杀了,薛家这一通官司可真是打到天边也是赢不了的。

薛镇扬见蔡彰口气软了下来,他也不想穷追猛打,最后谁都落不着好,便道:“五爷当如何?!”

“我如何?”蔡彰不屑的冷笑一声,刚要说把周文茵嫁给他,可是转念就去看薛明,他忽然想起来,薛明当时在法华寺连屁都没敢放一个,现在却又胆子来杀他……难不成他和那周文茵之间有了什么首尾不成。

要不然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

蔡彰顿时像吃了个苍蝇似的恶心起来,也明白了郑辕和他打眼色的意思,他差点就被人在脑袋上扣了顶绿帽子!

“好,这可是薛侍郎说的。”蔡彰说完,忽然想起来刚才看到的那个美人,忍不住回头去找了找,砸砸嘴想到了周文茵,忍了心头的痒痒!

难怪那天薛明极力游说,确实长的美!

郑辕顺着蔡彰的视线过去,目光也落在幼清的身上,那女子垂着头看不清神色,他就想到了她方才那盛气凌人的一声断喝,若非她及时赶过来,只怕蔡彰这会儿已经人头落地了。

这位姑娘倒真有几分魄力。

难道就是今日白天令他狼狈而逃的薛家表小姐?

心头一转,郑辕又去看宋弈,宋弈自那一句“蔡五爷……地上凉。”不痛不痒的话之后再无动静,就这么负手立着看着众人百态,自始自终没有情绪流于面上。

他不过普通文官,手无缚鸡之力,就如祝士林一般惊的跳了起来,而他不惊不骇时候还竟还提醒蔡彰地上凉,这样的人……他竟是看不透。

郑辕心思飞转,见蔡彰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就笑着打圆场:“这一通闹腾,莫说蔡五爷,便是我也惊了一惊。”望着薛镇扬,“薛侍郎索性把压着的好酒抬上两壶,也好给我们压压惊。”

这是递了台阶,薛镇扬当然会顺势而下:“那是自然,薛某酒窖之中还有两坛三十年的梨花白,这就叫人抬出来。”

蔡彰撇撇嘴,冷冷的望了眼薛明,道:“那就接着喝酒去。”话落甩袖而走。

薛镇扬点头,转而去望宋弈,宋弈从善如流的道:“宋某今日有口福,承了蔡五爷的福!”话落,负着手和祝士林并肩而走,祝士林望着前面走着的两人,低声道,“九歌可受惊了。”

“无妨。”宋弈一改方才形态淡然,“劳休德稍后提醒薛侍郎,祭台之事乃工部和内务府合力监工,除此之外断不可应承旁人。”

祝士林一怔,脚步顿了顿:“你的意思是……”心里已然明白。

宋弈淡淡摆手,脚步轻松,待走了几步又停了步子回头望了望,就看到薛家表小姐正站在薛大太太的身后,低眉顺目乖巧可人。

全不似方才煞气腾腾的样子。

一个小姑娘对杀人见血之事非但不惊还有心智余力阻止,他忍不住笑了笑,想起前几次见到薛家表小姐的情景,似乎一次比一次有趣。

待人走远,薛镇扬和方氏吩咐道,“先去请大夫来,其余的事等我回来再说。”留了焦安和焦平。

方氏惊魂未定,慌忙点头,指挥着人给薛明止血,又伤心又失望的道:“你怎么能想也不想就冲出来杀人,你可想过那一刀下去后果如何?”薛明昂着头,唇瓣因失血的缘故已近白色,他狠狠的看着幼清,沙哑着声音道,“该死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方氏被他噎住,幼清望着薛明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待众人将薛明送回他原来的房里,幼清站在薛明的床前,薛明瞪眼看她,幼清挑眉道:“当初我答应你帮你,你就没有想过我会用什么手段?”

薛明恼羞成怒的喝道:“闭嘴!”幼清摇摇头,他怎么会没有想过,那种合欢香在牡丹阁乃是助兴之佳品,薛明近日常去牡丹阁定然不会陌生,可他却没有道破,甚至关了房门,他只是不愿意想这件事,觉得只要他不去想,此事便只是她一个人的错。

想要娶周文茵,却又不敢道出事实,是怕周文茵恨他吧。

“我说过,我只能保祖母点头,却无法承诺周文茵如何。以为你有多好的办法,却没有想到你只能做到这些!”她失望的摇头,出了门。

方氏不放心薛明,就和幼清道:“你先回去,我一会儿过去找你。”幼清应是,却是径直去了周文茵的院子。

半安守在门口,见幼清来了她惊的站起来,支支吾吾的喊了声:“方……方表小姐。”

“我和你们小姐说几句话。”幼清指了指门,“把门打开吧。”

半安不敢,小姐和方表小姐如同水火,她怕一会儿再出什么事,可方表小姐却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一样,冷笑着道:“她都这样了,我若想让她死,也不会亲自动手。”

这一点半安相信,她想了想推开了门,幼清一脚跨进去,又回头吩咐绿珠和采芩:“你们在外面等我。”

绿珠和采芩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却站在了门口。

幼清绕过隔扇,站在帷幔前,里面静悄悄的,但是幼清知道周文茵没有睡着。

她在桌前坐下,提壶倒茶,轻啜着,淡淡的开口道:“蔡彰没死,我也好好的,你很失望吧?!”幼清望着周文茵声音无波无澜,“不过,薛明只怕是难保性命,怎么样,你感觉如何?”

帐子里的人依旧没有说话。

“他拿着刀躲在马车里,等蔡彰出现刀就不偏不移的砍了下来,就差一点点,蔡彰就要死在薛府了。”她转着杯子,语气漫不经心,“济宁侯府的先祖,是开朝元老,蔡家延续百十年,这百十年从开朝的近百爵位,到如今寥寥无几的十几家,济宁侯已经是唯一仅存的开朝加封的爵位,虽这两三代他们没了以往的锦绣鼎盛,甚至在京城臭名昭著,可是圣上却不动他们,不但不动这两年还默许了蔡彰和钱宁来往,有意无意的抬举济宁侯府,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要保这仅存的硕果,淡化先祖皇帝良弓藏,飞鸟尽的凉薄,所以蔡家的意义对于圣上来说非同一般。”幼清语气淡淡的,没有波澜,“蔡家虽子嗣颇丰,延续百年不知多少房头,可如今人们能提得起的也只有蔡彰一人,他虽非长子,可济宁侯府将来兴盛也有依靠他了,你说,今天蔡彰要真死在薛府,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帐子里的呼吸似乎重了一些,幼清撇了一眼,又道:“为了不让夏阁老致仕,姑父自掏十万两,为的就是能继续在朝堂有立锥之地,大表哥身重剧毒不等康复便日夜苦读,为的就是能一展抱负……可是,只要蔡彰一死,他们前头做的所有的事,就会前功尽弃了。”

周文茵腾的一下坐起来,掀开帐子,露出裹着白布略显得扭曲的面容,高声道:“我管他们死活,谁又来管我。”

“那薛明呢。”幼清转头看着周文茵,“这个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了吧,而你却毫不留情的将这个最后在乎你的人推上死路。”

“在乎我?”周文茵赤脚下地,盯着幼清,“对我好他会对我用药,做出这种事?你觉得可惜,你去管他死活便是,来和我说什么。”说完,一副恨不得吞了幼清的样子。

幼清眉梢微挑:“下药的是我!”她走过去,望着周文茵,“你害我,我还你,天经地义!”

周文茵一愣,顿时红了眼睛,指着幼清一字一句道:“是你?”她紧紧攥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你这个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手段只是过程,我要的是结果。”她说着微顿,道,“你当初害我时的手段也不见得多高尚,若我不防备着想必此刻你我该换个位置了吧,看……你骂我的时候也看看自己的样子,你该重新认识我,也该重新认识自己。”

周文茵头发散乱,满面扭曲,她狠狠的盯着幼清,仿佛只有将她撕了才能解恨:“方幼清,你给我记住,你今天给我的,总有一天我变本加厉的还给你。”

“我等着。我就在这里,做过什么,从来不会否认,更不会躲避,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报仇!”幼清说完起身,“不过,既然你不打算死,还是不要再做牵累别人的事比较好,你我的恩怨,找我就行!”

周文茵追了几步:“怎么,你还想扮高洁,不牵累别人,虚伪。”

“你怎么看我不重要,我知道我自己要什么,在乎谁,不在乎谁!”幼清转头看她,“至于你,不如仔细想想你要的是什么,是找个能为你挣得凤冠霞帔的夫君,还是疼你入骨的良人,自有你自己决断。至于薛明的死活,你不在乎我更加不会在乎。”

“你!”周文茵指着她,脑海中就浮现出薛明以往的种种,因为她喜欢东大街的糕点,一大早去便亲自去买,怕糕点冷了左一层右一层的用布包着揣在怀里,因为她想尝尝望月楼的牛肉,提前几天去预订,天未亮顶着寒风去排队,央求老板按照她的口味去做……

他会搜罗京中流行的各种首饰胭脂水粉,买所有她喜欢的诗集,为了一个徐子仲的孤本诗集,他拿了自己所有的私房银子去买,她偷偷看《西厢记》被他发现,他就在薛思画后院的倒座里,专门给她做了一间书房,说那里最安静,将京城世面上所有的民间话本小说都买了回来,告诉她以后就在这里看,不会有人打扰她。而那间书房里,挂满了他画的画,每一幅都是她。

“你闭嘴。”周文茵大叫,张牙舞爪,“我要什么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滚,立刻给我滚!”

幼清淡淡看了她一眼,往外走,前一世她卑微如同尘埃,愚蠢的听信着小人的话,在锦乡侯府摸爬滚打尝尽心酸,她在成长却也无助,她甚至恨过所有人,怪姑母为什么不反对她的选择,怪姑父为什么不护着她,甚至怪过周文茵,她那么聪明为什么不提醒她……仿佛所有人都应该爱着她,护着她,她犯了错就该有人来提醒,来纠正,来原谅……那时候的周文茵呢,举止得体高高在上,薛霭错失功名颓废沮丧,她不情不愿的差点和薛明议亲,最后又凄凄哀哀的去了广东……这一世她明白,所有自己犯的错没有人会替你承担,所有自己酿的苦果,没有人替你下咽……而周文茵呢,恰恰相反,她此刻俨然就是前世的方幼清……

她打开门,停下来声音柔了几分:“薛明若死了,你将来会如何?只会一无所有。”话落出了门。

周文茵转身,一把将桌上幼清用过坐过的所有东西拂扫在地,双目血红静静站着,脑海中却不断回响着幼清最后的一句话:“……没有薛明,你将来会如何。”

半安站在门口,等了许久直到里面没了动静她才敢进门,就看见周文茵那么直直的站着,腰背挺直,半安小声的喊了句:“小姐……”

周文茵转头过来,冷声问道:“薛明呢?”

------题外话------

今天的留言我看过了,心情有点起伏啊。

其实一个人的性格如何,不是凭空出现的,和她的出身有关,生活的环境有关,还有她所经历的事情有关,幼清就是这样的幼清,她不高大,不高尚,在重生前她就这样了,如果有空可以翻一下前面的章节,她是怎么对付几个嫂嫂的,怎么得到中馈的,她在血泪中学会了手段,在惨痛中懂得了结果比过程重要,这样的性格形成我觉得不突兀。

我写过好几个女主了,庶香女主是正能量,嫡结的女主是独立善良的,这一本我当初就不想重复,对于我来说我最擅长的就是正能量的女主了,被动的高尚的我喜欢也信手拈来……

就当做尝试和成长吧,不足之处我严正看待,努力改正!感谢大家批评和赞扬,全都收了。

最后,祝大家母亲节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