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64 纠缠

宋弈却是视线一转落在门口,就瞧见穿着件芙蓉色素面对襟褙子身材玲珑的薛家表小姐由丫鬟扶着,聘婷的走了进来。

原来是她!

没想到她身体还有暗疾,宋弈微微挑眉。

封子寒已是痴痴呆呆的望着门口,像是在欣赏一幅画,精致蔓妙的让他移不开眼,宛若那泼墨画中,恰到好处点上的那点珠光,熠熠生辉令人眼前淬不及防的亮了起来,他咂了砸嘴端茶喝了两口。

没想到薛家门楣不显,但却是卧虎藏龙啊,躺在床上的那位公子生的温润如玉,站在床边的那位精致漂亮,这进来的这位小姐更是艳丽无双,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姿色神态,真是前所未见过!

宋弈以拳抵唇咳嗽了两声。

封子寒梦醒似的笑了起来,搓着手站起来一副想要上去摸摸这副画的样子,幸好对面的小姑娘出声打断了他:“封神医。”又朝宋弈福了福,“宋大人!”

宋弈微微颔首避嫌似的避开目光。

封子寒就不如他,笑着伸出手来做出请的手势,明明正经的动作,可行容就让人觉得有些猥琐:“坐,请坐!”又咳嗽了一声,故作正经,“哪里不舒服,我来瞧瞧!”

幼清暗笑,前一世在锦乡侯府时她和封神医第一次见面,他当时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到没有多少的邪念,似乎只是对美的东西有着毫不掩饰的近乎狂热的欣赏和怜惜,他此刻看着她大约就和看见一枚珠子,一朵极合眼缘的花甚至路边一只极让他喜爱的小猫是一样的。

只是欣赏和喜欢罢了。

像个毫无杂念的zhi子,不染尘世的污垢。

大约有才有能力天资不凡的人都有点这样毛病吧,幼清好不介意朝她几不可闻的笑了笑。

封子寒吸了口冷气,忍不住的转头去朝宋弈打眼色,仿佛在说,你瞧,我可算是找到个比你好看养眼的了。

宋弈难得脸黑不悦的意味不明的回了他一眼,封子寒立刻心情大好。

幼清微微转头,朝躺在床上的薛霭看去,薛霭见到她放心就露出放心的笑容,无力强撑似的闭上了眼睛养着精神,幼清又去看方氏和薛镇扬,薛镇扬就指了指座位:“非常时刻,你坐下让封神医瞧吧。”

方氏过来陪着幼清。

薛老太太忍不住就冷笑了几声,既是知道有外男也不知道戴着个面纱,瞧那封神医方才的样子……真是什么人家养出什么人来,她觉得糟心的看不下去,只得去望薛霭,和薛霭低声说着话。

薛潋凑过来好奇的望着封子寒,又对幼清打气似的道:“你别怕,父亲和母亲还有我和大哥都在呢。”

幼清朝薛潋点应是,在封子寒的对面坐下来。

采芩忙将帕子搁在幼清的手腕上,封子寒神情终于收敛了几分,神色中露出一丝认真,伸手搭在幼清的手腕上,安安静静的号脉,不过几息的功夫,他歪着头就露出疑惑的样子来,望着幼清,问道道:“平日吃的什么药?”

幼清就想起来前一世他给自己的开了药:“是一副祛寒养心丸。”

“咦!”封子寒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所思又想了半天,突然站起来拉着宋弈,“九歌,你来试试,她的脉搏也很有趣,难得一见,说不定咱们遇到高人了。”

宋弈一愣,他没有封子寒对医术的炙热,更不可能毫无顾忌的上去为幼清号脉,所以立刻摆手道:“你且与我说便是。”意思是,号脉有些不方便!

薛镇扬和方氏也没有要求。

封子寒像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急着和好朋友分享:“我说不清楚,你一试脉搏就知道了!”说着攒着劲的扯宋弈。

宋弈纹丝不动,轻轻一拂封子寒的手就从他身上松开,封子寒微微一愣一脸不解的望着他,随即像个孩子似的道:“好了,你不号就不号。”说完又在幼清对面坐了下来,“药方呢,拿来我瞧瞧!”

薛镇扬感觉这样有些慢怠了宋弈,虽不是因他们而起,可这里毕竟是薛府,他走过去低声和宋弈聊起朝中的事情来。

幼清见宋弈三次,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丢了些淡然从容,眼底有着浓浓的无可奈何,她觉得有意思越发对封子寒印象好了起来,可等封子寒问她药方时她就忍不住愣了一下。

是随便拿一张来,还是将他自己开的药方拿来给他看?

随便拿一张,恐怕以他的造诣定会一眼识穿,可若将他的药方拿出来,他会不会……一时间幼清就露出犹豫的样子,封子寒催着她:“快去,快去!”

“让绿珠回去拿吧。”方氏含笑望着幼清,朝她打了眼色,是在告诉她封子寒心情难捉摸要是他又翻了脸,可就难堪了。

幼清无奈,只好吩咐绿珠:“回房去把我的药方取来。”又对封子寒道,“神医稍等片刻。”

封子寒点头,幼清就想起来前世薛霭手臂颤抖的事情来,不禁问道:“我表哥的手臂没有事吧?”

这小丫头,还在想留下遗症的事情吧,宋弈含笑去回薛镇扬的话。

“手臂?”封子寒一愣摇头道,“没事。一会儿你让他写几个大字给你瞧瞧,保准挥毫泼墨苍劲有力。”

幼清长长的松了口气和方氏对视一眼,方氏微微点头,也彻底放了心!

“神医医术真是名不虚传。”薛潋笑眯眯的恭维封子寒道,“京城各处的郎中,甚至是宫中的太医也都来过,却无一人能说出所以然来,而您一来就知毒性还顺利的解了毒,真不愧是神医,佩服,佩服!”

薛潋长的很好看,封子寒赏心悦目的看看幼清,又看看薛潋视线一转又去瞟宋弈,心情愉悦的翘着腿颠着脚:“若非有此能力,我怎敢当神医之称。”

“对,对!”薛潋立刻点头不迭,“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幼清听不下去,撇开脸,还好绿珠这时候拿着药方回来,她接过来忙打断两人的对话,将药方递给封子寒。

封子寒接过药方拿在手里,看了一遍,摇摇头,又看了一遍,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睛,脸色时而青,时儿白……

房里众人一时间都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脸色变幻的这么快,就连薛老太太也忍不住看了两眼。

宋弈微微凝眉。

封子寒直愣愣的坐着盯着药方,一动不动。

幼清心虚,所以当做没有看见似,朝后不动声色的挪了挪,她觉得以封子寒的性情,一会儿不是大怒便是大喜,她该避着点。

砰!

封子寒一跃而起,淬不及防的拍了桌子,震的桌子吱吱嘎嘎响了半天,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生气拿着药方就瞪着圆目望着幼清:“说,你这药方哪里来的?!”

他这话问的太奇怪了,大家都愣住。

就是你开的,这大周除了你能开别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幼清神色镇定的抬着头连停顿都没有的回道:“是当初在福建延平时父亲偶遇了一位老先生,他行医一生医术颇为高超,便给我开了这张药方,其后家中变故药方也不知被放在何处,直到去年年底才……”她话没说完,封子寒就迫不及待的打断她,“福建?老先生?”

他就差跳起来了:“不可能,不可能!”他搓着手暴躁的来回走,又停在宋弈面前,“不可能啊,九歌!”

宋弈面色无波的将药方从他手里抽了出来,目光迅速一扫也微露惊讶,视线落在幼清身上,他走过去朝幼清歉意的点了点头:“抱歉。”说着在幼清对面坐了下来,手顺势就搭在她的手腕上。

宋弈的手指很好看,骨节匀称宽而不厚,指甲也修的干干净净,单看这只手就会让人对手的主人忍不住生出好感来。

幼清恰好相反,她一动不动的任由宋弈号脉。

也不过几息的功夫,宋弈收了手目光落在幼清面上。

望闻问切。

先是眉眼继而鼻唇,看的不算仔细却比以往要看的认真了几分。

他的眼睛很亮,专注而认真,幼清有些不自在强忍着没动。

宋弈眉梢忍不住扬了几分,幼清的神情就落在他的眼中,明明不自在却强装镇定自若的样子,他觉得好笑。

不由戏谑似的又看了两眼。

登徒子!幼清暗怒。

宋弈目光恰到好处的一收,离了位子起身行了两步。

幼清恨恨的收回了手,他绝对是故意的,她还真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可是这厚脸皮的人却生生让她挑不出错来,幼清有种吃了亏却有口道不出的窒闷感!

薛镇扬虽觉得宋弈号脉有些不妥,可这会儿情况不同,他也不去多想,问道:“宋大人,可是有什么不妥?!”

“对症下药,并无不妥。”宋弈从善如流的回道,“但这药方乃是子寒独创,因为用药又偏又利,他还未给出用过,如今已在小姐手中,难免让他不能接受!”

薛镇扬明白了宋弈的意思,惊奇的将药方接过来看,顿时转头去问幼清:“你这药方是从福建带过来的?”

就算是普通伤寒,不同的大夫开的方子,即便是药名相同可为了有辨识度也都会有略微的不同。

可看宋弈和封神医的意思,这药方大概是一模一样,甚至连每种药的剂量都是相同的。

难怪封神医会神神叨叨不敢相信。

幼清再次点点头。

这谎撒都撒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幼清满心无奈,可总不能告诉封神医,这药方就是出自他的手,而且还是五年后开的吧。

薛镇扬当然不会怀疑幼清,更何况幼清不懂医术,也不可能随便拟一张药方,他劝封子寒:“这世巧合之事不甚枚举,神医又何必耿耿于怀。”

“没有这种巧合,更不可能有人在我前面开得出这张药方。”封子寒实在是无法接受,又转过来盯着幼清看,“小姑娘,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他自己也歪头去想,他是不是曾经去过延平呢。

见过,当然见过,幼清心里腹诽,面上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

封子寒受不住似的挠了挠头发,望着幼清道:“那你告诉那人在哪里,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

这是要去找人比试一番?幼清无奈的道:“实在抱歉,当初那位先生是家父请来的,我也不过给他号了脉,其它的实在是一无所知。”

“那你父亲在哪里?”封子寒一脸的认真,幼清愕然,他不会要去找父亲问吧?

幼清求救似的去看方氏,方氏就笑着道:“家兄如今身份不便,恐怕见不得封神医。”

“只要没死,你告诉我早哪里我找去。”封子寒说着将药方偷偷摸摸的揣在怀里,“我非得看看那个比我高明的人长什么样。”

方氏也有些尴尬,顿了片刻道:“家兄如今正在延绥,神医只怕是难寻。”

封子寒也不傻,当然明白方氏话中的意思,好好的人除非是做官谁会在那种地方久住。可若是做官方氏也不可能吞吞吐吐,只有可能是获罪流放,他毫不介意的摆摆手:“我不怕累。”打定了主意。

幼清听他说自己父亲就有些不高兴,更加不想让他去打扰父亲,若是父亲知道了她撒谎,虽肯定会替她圆过去,可难免要担心她,她顿时沉了脸道:“高人隐居,只与有缘人相见,封神医还是不要费这功夫。更何况医术造诣永无止境,人外有人也不足为奇,神医何必纠结于此!”你去了人家也不定愿意见你。

“挖地三尺我也把这个人找出来。”封子寒捞了一把垂在脸上乱糟糟的头发,露出半张脸两只眼睛,眯着,望着幼清,“你是不是在骗我?”

幼清沉脸,站了起来没好气的道:“我与神医毫不相识为何要骗你。”又伸出手过去,很不客气的道,“话不投机半句多,把药方还给我。”

封子寒护住胸口:“不还,这是我的证据!”他气呼呼的,“你不告诉我实话,我就不还给你。”

幼清瞪眼,真的很生气。

“子寒。”宋弈微微皱眉,声音低沉,“不要胡闹!”

封子寒不甘心的看着幼清,忽然就变了脸凑过来,和幼清的脸不过两拳的距离,他腆着脸道:“小姑娘你就告诉我好了,我再给你开一张更好的药方,你知道的,我的医术没人比得上,只要有我在你这病不但能好,而且调养个十年八年还能生小宝宝。”

他这话一落,幼清满脸通红恶狠狠的瞪了眼封子寒,忍了很久才让自己没拍桌子,低喝道:“就是有人比你厉害,你自己找去!”拂袖而去。

“神医。”方氏也不高兴了,再心无杂念可幼清还是小孩子,你和她说这话实在太过分,便道,“神医不要强求,她从来不说慌,既是道了不知道就肯定是不知情的。”

封子寒摸摸鼻子讪讪然的咕哝了一句:“小丫头还挺凶的。”他干干的咳嗽了几声,朝宋弈求救,宋弈只当没看见,他只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我随口一说,不过说的却是实话。”说完,就将药方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

很忙没空说话的样子。

宋弈无奈,凝眉,道:“既然季行已经无碍了,我们便走吧。”

封子寒还没和幼清问出个一二三来,想走又舍不得走:“我肚子饿了留在这里吃饭好了。”又看着薛镇扬,“不是备了薄席吗?”

薛镇扬已经适应了封子寒的断片儿,笑的和煦的点头道:“宋大人,封神医随薛某来!”

宋弈只好随封子寒闹腾,和阖着眼睛养神的薛霭道:“这两日若觉得好一些可以动一动,免得时间久了四肢活动不便。”举手投足有礼得体,温文尔雅,让人觉得无比的舒畅。

薛霭睁开眼睛,颔首道:“多些宋大人!”又问道,“大人方才的意思,是不是表妹的药方没有问题,且一直服用下去对身体有极大的助益。”

“确实如此,若能坚持十年常服不断,应是有效果的。”宋弈话落,转身便出了门去。

也就是说宋弈也不是非常的确认肯定会好,不过能得他们这么说,大约是有希望的,薛霭和方氏对视一眼双双定了心。

“这都是什么人。”人一走薛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还自称神医,真当天底下没人比他厉害了,真是徒有虚名。”

薛镇世扯了扯嘴角,想劝劝薛老太太,可又不知道说什么。

“祖母!”薛霭朝薛老太太微微一笑,“您何时来的,路上可还顺利,孙子让您担心了。”

薛老太太顿时笑了起来,握着薛霭的手:“你可总算是醒过来了,祖母来了都半个月了,一直担惊受怕的,如今你没事,祖母也放心了。”又道,“赶快好起来,现在正月还没过完,你得空温习温习书,再去会考。”

薛霭眉头眼睛一亮,问道:“今天几号?”薛老太太道,“二十八,还有十来日的呢。”

“知道了。”薛霭声音依旧干哑,方氏心疼的不得了,正好看见洮河抱着酒,澄泥端着药进来,她忙道:“快把东西拿过来。”接了烧酒在手里捧着过去喂薛霭,“宋大人说喝三口,你仔细一些别呛着了。”

薛霭抿唇从方氏手里接了酒过来喝了三口,烧辣的酒到喉咙里顿时像把刀子似的将他嗓子灼的刺刺的疼,他忍不住咳嗽起来,方氏瞧着一急忙道:“快把水拿过来。”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季行昏睡了快一个月,嗓子早干哑的厉害,这三口烧酒下去嗓子不是要烧坏了。”薛老太太帮薛霭拍着后背,不满的将水从方氏手里夺过来,“你忙你的去,这里有我。”说完又看着薛霭,“季行来喝水,喝下去就会舒服点。”

都是关心她的儿子,方氏当然不会反驳。

薛霭喝了三口水不再咳嗽,薛老太太又端了药过来喂给他,薛霭端了药碗一饮而尽,等漱了口他就觉得方才还干哑烧灼的嗓子,像是在夏日里喝了碗冰镇的酸梅汤,凉凉的说不出来舒服,人也似乎立竿见影的有精神了一些。

方氏看着高兴,笑着道:“看来宋大人说的果然是有道理,季行快躺下歇会儿。”

“母亲。”薛霭嗓音低沉却没有了方才的吞吐不清,“我没事,您不要担心!”

方氏笑着含泪点着头。

这边薛思琴和周文茵以及薛思琪进了门,薛思琪哭着喊道:“大哥!”就跑去了床脚,薛霭微笑,薛潋扶着薛思琪,“你小心些,大哥刚醒你别撞到他了。”

薛思琪等薛潋,却忍不住破涕而笑。

薛思琴也在一边擦着眼泪,又高兴又心酸。

周文茵面上含笑,眼角微红,喊了声:“表哥。”薛霭就如和薛思琪说话一样,朝着她淡淡一笑,点头道,“周表妹,听说你还写信回去给姑父,给你们添麻烦了。”

“表哥太见外了,我们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她揪着帕子,指尖惨白冰凉。

“清表妹没事吧?”薛潋朝外看了看,“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过来?!”

薛思琴听着一愣,左右看看:“她不在这里啊?”又道,“刚才不是娘让春柳过去接她来号脉的吗,封神医怎么说,她怎么招呼都没有打就走了?”

“估计是真的被气着了。”薛潋抽抽鼻子,“我去找找她!”说完和众人随意挥挥手就跑了出去。

薛思琴和周文茵几个人一脸不解,方氏就大概说了一遍:“……封神医说话有些没轻重,幼清架不住就走了。”

“脾气倒是不小。”薛老太太冷笑了一声,一个薛霭,一个薛潋,合着都把那丫头捧在手心里了,她皱着眉回头朝周文茵招招手,“你表哥刚喝了药,你再给他倒杯水润润喉。”

周文茵看了眼薛霭,面颊微红点了点头,走到桌边倒了杯温茶过来递给薛老太太,薛老太太就道:“你自己拿去给他,还劳烦我这老太太吗。”

周文茵脸红的抬不起来,过去将茶盅递给薛霭,薛霭暗暗叹了口气接了茶盅在手里:“多谢表妹。”随意的抿了两口却是递给了薛思琴,“这些日子让你们为我辛苦了,都回去歇着吧,等我好些了再一一道谢。”

“一家人,你客气什么。”薛老太太道,“只要你快点好起来就成。”

薛霭点着头望着一直未开口显得很尴尬的薛镇世:“二叔,二弟,我好些日子没看见他了。”

“大约在学馆里,你要见他?!”薛镇世见薛霭毫无芥蒂的和自己说话,顿时高兴起来,带着一丝讨好的道,“我这就让人去将他找回来,你们兄弟好好说说话。”

若是平时,薛霭大概会说读书重要,不要打扰他,可是今天薛霭却是没有反对,颔首道:“那就劳烦二叔了,我正也有话和二弟说。”

薛镇世摆着手:“不用,我这就去把他找回来。”很高兴的出了门。

大家都没有多想,便在房里说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却又都有默契的避开刘氏被送去拢梅庵的事情,薛霭也不问静静的听着。

幼清真是被封子寒气着了,也是不想再留在那边,怕被他再逼问着自己一不留神说漏了嘴,这件事太匪夷所思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即便是说了大约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便是她自己有时也会觉得像做梦一样,在梦里面将自己上一世未做到的事,未达成的愿望一一实现。

“小姐。”采芩想着刚才的事情,心头疑惑不止,“我们在福建的时候,老爷给您请过那样的郎中吗?”

幼清抿唇笑道:“这话不要再说,若是有人问起来就照我说的那样回。”又叮嘱两个人,“这药方我得来也是机缘巧合,若是说出去难免少不了一番解释,还是不要说的好。”

采芩和绿珠你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奇怪,她们整天都和小姐在一起,就是在福建和来京城的路上也不曾离开过,更何况那时候还有贺娘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小姐……

小姐怎么个机缘巧合的得了这张药方?

可是幼清都这么说了,显然是不打算为她们解惑,采芩也不再追问,笑着点头道:“奴婢记住了。只要那药方真的有用就好。”

当然是有用的,至于会不会真的像封子寒说的那么有奇效她却是不信的,若不然她吃了几年为何最后还是死于心绞痛。

“我们回去吧。”幼清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薛霭醒了,而且没有像前世那样留下遗症,正常的,健康的醒过来了,她高兴的道,“绿珠,我想吃天香楼的福寿包子,你拿着钱去找让他想办法帮我们买两笼回来。”

“福寿包子?”薛潋突然就从后面跳了出来,“我怎么没听说天香楼有福寿包子?”

幼清被惊了一跳,哭笑不得的道:“你怎么就不事先打个招呼。”喘了口气,问道,“天香楼没有福寿包子?”

天香楼的福寿包子现在还没有吗?还是她记错了,以前徐鄂常买回来的难道不是天香楼的?

“确定没有。”薛潋很肯定点头,“不过这个名字到是不错,又吉利,可以让他们做做看。”

幼清愕然,忍着没笑起来,问薛潋:“你怎么过来了,大表哥好些了吗?”

“我见你没回去,以为你生气了,就过来看看。”薛潋打量着幼清,“不过看你心情还挺好,那我就放心了。”

幼清失笑指着薛潋就笑道:“我看是你自己心情好吧,大表哥醒过来了,你又没了压力,往后继续声色犬马的浑日子了是不是?”薛潋很不屑的斜眼看着幼清,“你天小看我了,我是哪种人嘛!”

幼清掩面而笑,和采芩道:“瞧着倒像那么回事。”又对薛潋道,“那你快回去看书去,院试没多久了吧。”

薛潋顿时泄了气,无奈的看着幼清:“我都没法和你说话了,一开口就是让我读书。”又道,“就不能说点别的。”

幼清不说话,薛潋就兴冲冲的道:“那封神医可真是有趣,像个孩子一样,不高兴就是不高兴,喜欢就露出色迷迷的样子,你不知道他刚才看你的眼神,我都快忍不住上去打他一顿了,可是一细瞧好像又带着敬崇的样子,我又下不去手。”

薛潋这话说的到是没有错,封子寒确实是这样的人。

“还有,还有。”薛潋两眼放光,“宋大人可真是厉害,医术那么厉害,而且我看他只怕还懂点拳脚。……”

不会吧,宋弈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样子,幼清不相信挑眉道:“你怎么觉得他会拳脚。”

“刚才吧,封神医就这么推着拉着他,他又在气头上,力气大的很,可是不管他怎么推宋大人却像是长在地上似的纹丝不动,不但如此他轻轻一拂手,封神医拉着他的手就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你说,他是不是会拳脚功夫,依我看只怕还不差!”又兴奋难耐的道,“难怪马术那么好,原来如此!”

幼清就想到宋弈方才给她号脉时的样子,脑海里就冒出道貌岸然四个字来,好不感兴趣的道:“嗯,人家即便有拳脚那也是人家的事,你若真要学他,不如学学他读书好了,他还是宋传胪呢。”

薛潋被她堵的一愣,继而大笑起来,扶着肚子就道:“你再这样,小心变成我大哥!”说完高兴的甩着手里折下来的树枝,摇摇摆摆的走了。

幼清无奈,回了青岚苑,许是精神松懈下来,她靠在炕头上打了盹儿,等醒来的时候绿珠就神秘兮兮的和她道:“宋大人和封神医告辞了。”幼清哦了一声拿了端了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绿珠见她不感兴趣,便卯了劲儿似的道,“大表少爷让二老爷把二少爷找回来了,还请大家都出去了,他和二表少爷两个人在房里说话呢。”

幼清闻言一怔放了茶盅:“大表哥找和薛明在房里说话?”

绿珠点着头。

薛霭想做什么,为什么单独和薛明说话,还不能让别人听?

难道是……

薛霭知道了下毒的人是谁?

她期待的在房里走着,忽然停了下来和绿珠道:“你去那边看看,一会儿二表少爷出来时说些什么,还有,让陆妈妈来我这里一趟,就说我有话和她说。”

“知道了,奴婢一定打听清楚。”绿珠也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事,高兴的跑了出去,采芩忧心忡忡的道,“老太太还在呢,这关可不好过。”

幼清明白,薛老太太是觉得二房如今势弱,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当然会多护着弱着一点的儿子……

只是,事情无绝对,如果薛霭真的确定并且有证据证明下毒的人是薛明,那么这件事就算是薛老太太也无话可说了吧。

她笑了起来,越发觉得神清气爽。

“陆妈妈来了。”小瑜冒着头笑嘻嘻的打了帘子,紧随其后陆妈妈笑着进来,行了礼,道,“方表小姐找我。”

幼清请她坐,说起薛霭找薛明谈话的事:“大表哥可说了是为了什么事,怎么一醒来就和薛明关着门说话呢。”

“……二老爷说将二少爷找回来让他们兄弟说说话,大少爷就同意了,我倒是没瞧出什么来。”陆妈妈不解,“可是有什么事?”

幼清也不好断定薛霭会做什么,便显得有些不确定,陆妈妈见她不说话,就说起盐水胡同那边的事情来:“这半个月我都让玉金蹲在那边,他憨憨的也没怎么来过府里,就是二老爷见到了也不认识他,受了些天总算是摸清了那边的时间。”她高兴的道,“那边的好像是信佛,正月十五那天还去庙里烧香,在家里也供着观音菩萨,前两天法华寺的知客僧过去化缘,那位还捐了五十两银子。”

幼清颔首,陆妈妈接着往下说:“她们是每日卯时起,晚上是亥时歇下,平时也不出门母女都在正院的暖阁里做针线,院子里有四个丫头两个婆子四个粗使婆子,卯时过后就会有婆子出来买菜,其它的时间都是关门闭锁,也不大和邻里走动。若是我们真要放火的话,可以从左边耳房里开始,耳房里堆着杂物,隔壁住的是两个值夜的婆子,大概不等烧到她们就能把人惊醒,既惊着人也不会真的烧死哪个。”

陆妈妈想的很周到,幼清闻言颔首道:“那您就找个可靠的人去放火,放完了火就往拢梅庵那边去。”刘氏关在那边,身边跟着的秋翠和凌春都被老太太送去那边了,丛雪早就没了,只有一个夏柳并着府里其它婆子被送回了武威侯府示威似,薛老太太还做好了和武威侯打硬仗的准备,没想到那边竟然一声不吭的把人收下了。

花了七八天的功夫,薛老太太把二房那边该收拾的收拾,该发卖的发卖,悉数清空了人,又在庄子里挑了好些个年纪小的进去服侍。

所以幼清才会说让陆妈妈找人放了火就往拢梅庵跑,因为刘氏现如今身边可还是跟着人的。

不管别人信不信,只要不怀疑到他们头上就成。

陆妈妈和幼清合作似的成了几件事,她现在对幼清可谓是言听计从,闻言就点着头道:“好,我一定交代好她们。”又道,“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太太是不是?”

“还是不说的好。姑母向来不会说慌,若是老太太哪天察觉了点什么一问姑母,姑母说漏了嘴可不好。”她说着又在陆妈妈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陆妈妈眼睛一亮,道,“好,那就这么办!”

周文茵陪着薛老太太回了烟云阁,薛老太太见她心事重重的,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拉着她坐下,安慰她道:“季行如今醒了,可真是菩萨保佑,等他今科高中后,咱们就双喜临门,你们也不小了,尽快把日子定了,也别拖了就在今年把婚事办了。”又道,“你父母亲那边我写信去说,你也不要回去了,让你娘带着源哥儿来一趟就是,到时候就在水井坊的宅子里出嫁,或是外祖母再给你另添置一套,省的你回广东来回的跑耽误时间。”

“外祖母。”周文茵并没有显得很高兴,意兴阑珊的道,“这事我看还是等表哥春闱过后再说吧,免得分了他的心。”说完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薛老太太眉头一锁,就道:“又不是现在就让他成亲,有什么可分心的,再说,季行书读的好这事不但影响不到他,指不定还让他更有劲头。”又爱怜的摸了摸周文茵的脸,“不要胡思乱想,我们茵姐儿端庄大方,长的又这么好看,你和季行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瞧着心里就欢喜。”

周文茵满脸通红,偎在薛老太太肩头,低声说着,像是喃喃自语,更像是开导自己似的:“希望大表哥真的会高兴吧。”

“当然高兴了。”薛老太太高兴道,“我就等着你们给我生重孙子了。”仿佛看到了重孙子已经在眼前了,乐的笑起来。

“外祖母。”周文茵跺脚,“您再打趣孙女,我就不陪您说话了。”一副生气的样子,可转过去眼泪就忍不住的落下来,又飞快的擦了眼泪。

薛老太太没有看见,可端茶来的陶妈妈却看的清清楚楚。今儿大少爷一醒来就惦记着让封神医给方表小姐治病,望着方表小姐的眼神专注关心,周表小姐应该也知道了,肯定是多心了。

陶妈妈暗暗叹了口气,这男女之情有时候确实强求不得,有的人日日相伴为他鞠躬精粹,可是他却是宛若不见,有的人就是一眼就能把自己魂魄给摄了去,这些事还是讲求个缘分。

可惜,老太太肯定是不理这些的,不过也好,她瞧着表小姐比方表小姐也好一些,端庄大方,将来做宗妇绝对是最合适不过的,况且,周姑爷如今的官越做越大,大少爷有个得力贴心的外家总归是助力。

方表小姐虽漂亮,可女人不能漂亮一辈子,最后靠的还是要看女人持家的本事,能帮男人多少,这样的夫妻情分才能长长久久。

老太太有时候虽有些强势和不讲理,可对儿女的心是真真儿的,若不然她也不会千里迢迢连年都在路上过的,风餐露宿连她都吃不消,老太太却是一句苦都没有诉。

来了又遇到这么多的糟心事,她怎么能舒心。

等周文茵上楼去找薛思画说话,陶妈妈就将周文茵方才哭的事情说了出来:“……奴婢看这事儿还真要问问大少爷的意思。”

“有什么可问的。”薛老太太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还不因为那个方幼清,我看那姑娘就不是个安分的,长的一副狐媚勾人的样子。”说着气不打一出来,“这事儿没的商量,我们茵姐儿多乖巧,又懂事大方,他若是不同意便连我这个祖母也不要认了。”

“瞧您。”陶妈妈笑着道,“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您就生这么大的气,表小姐好,我瞧着方表小姐也是不错的。”

薛老太太哼哼了两声没有再说,却打定注意等薛霭会试结束就把这件事定下来。

两人刚说完话,周文茵就扶着薛思画下了楼,薛思画过来行礼,轻声细语的问道,“大哥醒了?可真是菩萨保佑。”说着喜极而涕。

薛老太太淡淡的点了点头:“你身体不好没事不要下来,就在楼上歇着便是。”又道,“也不要没事整天就看书,女孩子家绣活才是主要的。”

薛思画脸一红垂着头应是,眼角就跟着红了。

周文茵笑着打岔:“画姐儿绣活好的很,还准备裁了布料给未来的侄儿做衣裳呢。”自是说薛思琴成亲以后。

“嗯。”薛老太太嗯了一声,薛思画就有点坐不住,“祖母和表姐说话,那我就先上去了。”说完扶着自己的丫头上了楼。

周文茵就挨着薛老太太坐着,轻声道:“您都同意让三妹主来了,可见您心里还是疼她的。她心思敏感的很,一点小事就能哭上几天,这么下去怕是受不住的。”

“一个丫头,我还能把她捧上天不成,将来还不是人家的。”薛老太太不以为然,就觉得和家里的几个丫头比起来,周文茵她是越看越喜欢。

周文茵被看的不好意思,就笑着道:“也不知清妹妹那边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薛老太太拦着她,“有什么可看的,她那样的指不定多高兴呢。”

这话说的有点过头,陶妈妈咳嗽了一声。

薛老太太就端茶吃茶没有再接着话,周文茵只当没听懂,笑着道:“她身体也不好,我们住在一处总要多费点心思才是。”一顿又道,“不过二表弟去劝了,大约也没事了。”

薛老太太听着心里就是一动,方氏既然喜欢自己的侄女,就把她说给薛潋好了,两个人年纪相当,薛潋虽有些不懂事可却是个好孩子……想到这里她又舍不得,以薛潋的相貌品行,定能说门更好的亲事。

可若真是撇不干净,把方幼清说给薛潋,总比嫁给薛霭的好。

她两厢取舍,犹豫不决。

薛老太太想着心事,周文茵就安静的坐在一边也不说话,懂事的陪坐着。

“老太太。”薛老太太房里的丫头端秋进来回话,“大少爷房里的洮河来了,说大少爷有事想和您商量,若是您得空,能不能移步过去坐坐。”

和泰哥儿的话说完了?薛老太太闻言就点了点头,问道:“外院的客人走了?大爷在不在?”

“外院的客人中午就走了,大老爷也回来了,和大太太在智袖院里歇着呢。”端秋说完给薛老太太打起了帘子,薛老太太就留了周文茵在房里,带着陶妈妈去见薛霭。

薛明不见踪影,房里只有薛霭一人孤单单的靠在床头,脸色煞白中透着灰败,她走过去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服侍的人呢。”

“祖母!”薛霭方才说了许多的话,脸上已微露疲倦,“您请坐,我有话想和您说。”

薛老太太嗯了一声坐了下来,望着薛霭:“好,你说,祖母听着呢。”

“我中毒的事……”薛霭说的有些犹豫,断断续续的说了很久,薛老太太越听脸色越发难看。

------题外话------

宝贝姑娘们假期快乐…天气这么热出门记得穿的清凉点,为我们市容多增添点风景…嘎嘎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