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51 线索

“小姐,您怎么了?”绿珠说完就发现幼清的面色不对,忙过去扶着她坐下,“是不是不舒服?”

幼清摇摇头没有说话。

心里却依旧在想舞弊案的事情,如果舞弊案真的是蓄谋诡计,那么想要瞒天过海陷害三朝老臣当朝首辅就一定是极尽谋算和设计的……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云谲波诡的朝堂,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让宋首辅无从自辩从而被罢官。

正如以前被贴上标签的宋党,又比方先如今只手遮天的严党,无论哪一朝哪一代党派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那么!

武威侯刘嗣祥是不是严党呢?

父亲去世时身边是有小厮跟着的,为什么父亲是独自一人死在关外。父亲性子端直清傲,寻常人他根本不屑来往,若非极为投缘的更不可能一起饮酒,那么是谁和父亲一起出关喝酒的呢?!

她总觉得对方不但是父亲认识的人,还是个极为熟悉的人。

到底是谁,和刘氏有没有关系?!

忽然间,她想到了王妈妈!

王妈妈一直跟着刘氏,肯定知道许多事情,若是前几天她不肯说,是因为她存着刘氏会救她的幻想,如今身在囹圄大概也知道求生无望了吧?!

可是谁能去问王妈妈。

牢里人多污杂姑母不可能同意她去,路大勇身份太低就算是花了银子只怕王妈妈也不会知无不言,更何况她不想暴露路大勇的身份。

那么找谁去问呢。

幼清心思不定的站起来来回在房里走动。

绿珠不安的望着幼清也不敢出声打断她的思路,只得枯坐等着幼清自己停下来。

“绿珠!”幼清终于停了下来,高兴的望着她,“你刚刚说什么,二太太和二老爷争执起来了,是为什么事?”

绿珠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当即笑着道:“听说是二老爷在外面养了外室。”幼清笑着点头,道,“陆妈妈办事还是这么麻利,昨天说的事今儿就兑现了。”

绿珠掩唇嘻嘻的笑了起来。

“你去外院看看大表少爷在不在?!”薛潋不靠谱,薛镇扬她不敢说,这个家里幼清能想到帮助她的人就只有薛霭了,绿珠哦了一声,觉得小姐的反应太冷淡了点,不满的道,“小姐怎么也不问奴婢后来怎么样了。”

“这有什么可好奇的,二叔肯定是矢口否认,二婶当然就拿了证据摔在他脸上,二叔嗔目结舌反咬二婶一口,说她竟然派人跟踪自己,他要把二婶休了云云……”幼清说完又将手里揪成一团的纸铺开,小心的叠好塞进信封里。

“您怎么说的好像看见了似的。”绿珠一脸的好奇,“难道您刚刚也去了?”

幼清捏着绿珠的脸,笑道:“还不快去,少和我耍贫嘴。”绿珠笑嘻嘻的跑去了外院,过了不过两盏茶的功夫她就回来了,道,“三表少爷今天在家里请客,来了许多同窗好友,大表少爷也在那边说话呢。小姐找大表少爷做什么,要不然奴婢偷偷去请?”

薛潋岁考得了个优,想必他的同窗好友都来给他道贺吧,幼清原想再等等,可王妈妈和王代柄被关在牢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想到这里她点头道:“你就说姑母请他有事,让他到智袖院边上的花厅,如果他有事脱不开身也无妨,晚上过来也成。”

“这样不好吧?”绿珠不确定的道,“要是被人看见……”幼清白了绿珠一眼,“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偷偷摸摸的反而被人看轻,快去吧。”

绿珠就又返回了外院。

幼清喊采芩进来帮她梳头换衣裳,没想到等她到花厅时薛霭已经在那边了,她不好意思的道:“我以为表哥还有一会儿,没想到……”又道,“听说外院有客人,我就假借姑母的名义请您来,没有耽误您的事儿吧。”

“不过都是些同窗,有几个也常来府中走动,并无要事。”薛霭今天穿了一件连青色的杭绸直缀,袖口绣着宝相花,显得干净整洁又很大气温润,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有什么话坐下说。”

幼清沉了口气朝花厅四周打量了一遍,四周封着厚厚的棉布帘子,门口本也是垂着帘子的,她进来时示意采芩挂了起来,如此门口有什么人经过都能一目了然,她微笑着压低了声音,道:“我想请表哥代我去一趟府衙的牢房。”

薛霭微怔,却并没有问缘由,反而道:“是去见王妈妈还是王管事?”

幼清没有想到薛霭这么爽快的答应了,毕竟家仆犯事送去衙门也不是多重要的事,还劳烦他一个身有功名的人亲自走一趟,幼清止不住的眼睛亮起来,带着喜色道:“是去见王妈妈。”既然求到了薛霭,有的事情就不能瞒他,幼清就把方氏和父亲的旧事,以及她的怀疑告诉了薛霭,又不确定的道,“王管事实际没有多大的罪,只是被王妈妈牵连的,如果我出钱偷偷把他放出来,应该问题不大吧?!”

她打算用王代柄的一条命换王妈妈的知无不言。

“并无大碍。”薛霭对这件事并没有异议,而是抓着她刚刚解释的话,“你是要查当年的舞弊案,为何现在去查,要知道单凭你一个人是难如登天的。”

幼清当然知道,她点着头却又满面毅然:“父亲辛苦养育我,他又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延绥那种地方磋磨老去,再等哪一天有人带信来让我去给他收尸……”她说着一顿决绝的道,“表哥不用劝我,我知道这件事我若自己去办是有些不着边际,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放弃的。”

“好。”薛霭没有反驳她,问道,“我只问你,若有一日你真查出真相来,而这真相的背后是一张弥天大网,背后的人也更是你撼动不了的,你当又怎么做?!”

幼清胸有成竹:“就算我去敲登闻鼓又如何。”

薛霭就这么望着幼清,此刻她坐在他面前,颤巍巍的像秋曦中迎风无助随时飘落的枯叶,垂垂临暮难以承受然外间的所有压力,又像初春不经意间枝头绽出的那一抹嫩芽,满满生机带着无限潜力随时勃发而出。

他心头震撼,仿佛第一次认识幼清,有些陌生却难掩激动。

“好。”薛霭微微颔首不再深问,“就如今天这样,表妹往后有事都可以来找我,但凡我能相助的,定然不遗余力。”

有薛霭的帮助幼清当然高兴,薛霭不是路大勇,他有功名,有身份,很多事情他去做要比路大勇方便许多许多,想到这里幼清笑了起来,真诚的感谢道:“谢谢表哥,如果有需要您帮助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客气。”

这样的幼清倒像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薛霭微微一笑,颔首道:“今晚我便去见王妈妈,明早我们依旧在这里见面,我告诉你想要的答案。”

“谢谢。”幼清高兴的笑着,薛霭就站了起来,负手道,“若没有事那我便回去了。”

幼清点着头:“大表哥慢走。”薛霭见她雀跃的样子心头失笑摇了摇头出了花厅。

待薛霭一走采芩和绿珠便走了进来,见幼清满脸的喜色,两人也被感染了似的道:“小姐和大表少爷说了什么,这么高兴?”

“好事。”幼清扶着采芩的手往外走,“走,我们去见陆妈妈,也听听她是如何神通的。”

主仆三人高兴的去了智袖院,没有想到春柳春荷都守在外面,不但如此陆妈妈也在旁边的耳房里喝茶,春柳见幼清过忙迎了过来:“方表小姐来了。”幼清颔首,看了眼暖阁,问道,“姑母房里有客?”

“是二老爷。”春柳笑着答道,“来了有一会儿了,正在和大太太说话呢,方表小姐要不然等会儿再来,或是去隔壁找几位小姐说会儿话?”

幼清已经看见了背对着她坐着的陆妈妈,笑着道:“那我就和陆妈妈一起喝杯茶吧。”说完朝陆妈妈走了过去。

春柳一愣,笑着点头喊了一声陆妈妈,陆妈妈忙转头过来,看到幼清她顿时放了茶盅迎出来:“还以为您晚上不过来了呢。”说着亲自扶着幼清进耳房,又吩咐小芽儿,“再提个炉子来。”对幼清道,“这里没有地龙有点冷。”

幼清不在意这些,由陆妈妈扶着在椅子上坐下来,小丫头们添了炉子泡好茶才收拾了一番退了出去。

房里只有幼清和陆妈妈以及采芩和绿珠。

“方表小姐是为二老爷的事情来的?”陆妈妈满脸的笑意,幼清很捧场的点头,问道,“就是好奇妈妈是怎么做的,昨儿没有声响,今天这窗户纸就捅破了。”

陆妈妈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压着声音道:“二太太那么聪明,只要稍微点拨一下就好了。”她说着微顿,才解释道,“其实也没有花什么心思,我就打听到盐水胡同那边一直都在玉屏斋和珍宝阁赊胭脂水粉和金银首饰,每个月一结账,我装作盐水胡同的妈妈过去和两个铺子里打了个招呼,说往后的账就从薛府二房走,让他们来找薛二太太!”

“妈妈这事做的可真巧妙。”幼清掩面而笑,“难怪二婶今儿一早就知道了。”只要那两家铺子里的人来收账,这件事就等于捅破了窗户纸,刘氏那么聪明稍微转个脑子就明白了。

“就看着闹吧。”陆妈妈优哉游哉的喝了口茶,“二老爷刚刚被大老爷训斥了一顿,责问他这件事怎么处理,二老爷哪里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就来问大太太的意思。”

幼清听出了陆妈妈话里的意思,露出兴起的样子,问道:“那姑母怎么说?”

“那边的三小姐都已经十三了,这两年就要说人家的,这事儿只有两条路走,就看二老爷心到底是向着那边的了。”说着说着放了茶盅,兴高采烈的样子,“要不然就留子去母,把三小姐接回来养个两年,到时候一副嫁妆把人打发了也就了事,要不然就当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那边的年纪也不小了,要不了几年等三小姐嫁了,二老爷再有新人,那边也就自然而然的不会去了。”

“只怕这两个法子二婶都不会满意。”幼清扬着嘴角,“把人接回来她日日看着,就能想起来自己这十几年薛镇世在她眼皮子底下做的恶心事,可如果不接回来,他怎么能放任薛镇世还像以前那样,这里一个家外头一个家享着人间美事。”

“还是您通透。”陆妈妈笑着道,“不过大太太的意思,三小姐总归是二老爷的骨肉,随便打发出去那肯定是不行的,依她的意思就把三小姐接回来,给个僻远的院子住着,不让她在面前走动也算眼不见为净。”

方氏这个法子对薛镇世来说是非常中肯的,想必薛镇世会同意。

暖阁里,薛镇世一个头两个大焦躁不安的来回走着,转的方氏都眼晕了,她喊着薛镇世:“他二叔,你先坐下,这样走着也想不出法子来。”

“您看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像是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薛镇世根本坐不下来,气着道,“她也不去外面看看,哪个爷们没有个三房四房的,也不见别人家闹出来事来,就她能耐,我不过养个外室,她就能上蹿下跳寻死觅活的。”

方氏该劝该说的都说了,口干舌燥也词穷了,叹气道:“你先回去和弟妹商量商量,好好说话,别一言不合就闹起来,家里外头都看着呢,难免让人笑话。”又道,“既然你说三小姐养的很好,知礼识大体的,那就把人带回来看看,弟妹见着喜欢说不定就松口了呢。”

薛镇世眼睛一亮,点头道:“大嫂说的有道理。”说完想让方氏跟着他一起去劝劝,可又想到前两天闹的事儿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就道,“那我先回去,真不行我就把她给休了。”说完,一摔帘子大步出了门。

方氏没有送薛镇世,而是松了一口气端着茶盅舒服的喝了半盅茶。

薛镇世大摇大摆的去了对面,原本底气十足的在心里酝酿了一番周全的说辞,可等到站在自家院子里时,他刚刚重复了几遍的话像是被人偷了一样,半句都找不到了,他听着卧室里刘氏的哭声踌躇着在院子里转了几圈,最后一咬牙去了盐水胡同。

大嫂说的对,既然事情瞒不住了,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人带回来,到时候刘氏见着薛思文欢喜,说不定就松口了。

薛镇世想着就兴冲冲的走了。

刘氏气的不行,对薛明道:“泰哥儿不用再劝我,娘心里清楚的很,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么多年把我瞒的死死的,那孩子竟然比画姐儿还大,接回来做什么?让她天天在我面前转悠给我添堵?还三小姐,往后谁再和我提一句狗屁三小姐,我定敲碎她的牙。”

薛明揉了揉额头,父亲的事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事情已经成了事实,他作为儿子也不好逾矩多管,再说,养外室虽难看但总归不是大事,娘这么闹实在是小题大做。

刘氏又道:“他要是不嫌丢人,就大张旗鼓的把人接回来好了,她今天接回来我明天就给她让位子,我到要看看我有这气度让,她有没有这胆子进门。”

“娘。”薛明看了眼在一边被吓的脸色发白的薛思画,“大事化小吧,您逼着父亲做选择,一时半刻他怎么决断的了,这个时候您不但不能逼着他,反而还要和他一起,共同进退的解决这件事,否则只会僵持难下,大家都没了脸面。”

“你不要说了。”刘氏摆摆手,这个时候她就想到了王妈妈,要是王妈妈在就好了,让她带着人打上门去,怎么也能给她出口恶气,现在好了她身边一个得力的人都没有,出了事还得自己亲自动手,想到这里刘氏又恨的牙痒痒,“你让他来和跪着认错,然后把人送走,要不然想让我和他共同进退,这辈子都别想。”要丢脸就大家一起丢。

薛明觉得刘氏无理取闹,可她又是自己的母亲,他实在没有办法,头疼的露出无奈的表情:“我同窗还在外院,就不陪娘说话了。”话落他大步出了门。

薛明一走刘氏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娘。”薛思画给刘氏擦着眼泪,“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您怎么做都无济于事,我知道您心里苦,可再怎么苦您若闹出来就成了辣,辣着父亲也辣着自己,所以我觉得您不如成全了父亲退一步,把三姐接回来好了,她今年也十三岁了,您给她说门亲事再添一副嫁妆,热热闹闹嫁出去,这样不但让父亲感激您记着您的好,也全了您的名声。”

刘氏心里其实都很清楚,这个时候最忌意气用事,要不然只会把薛镇世越推出去,可是这口气她出不来,她便是连喝水都觉得如鲠在喉。

“你回去歇着吧。”刘氏舍不得女儿为她的事伤神,“我已经带信给你二舅母,让她派个妈妈来接你,你先过去住几日,到时候娘再把你接回来。”

薛思画惦记母亲当然舍不得走,刘氏安抚她道:“这些日子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你在家里我也不放心。”又道,“你不是给你几个表哥做扇套了吗,正好带过去亲手送了。”

薛思琴闻言只好点了点头,道:“那母亲要早点去接我回来。”

刘氏颔首,目送薛思画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暖阁,刘氏无力的靠在炕头上,人却是冷静下来……

这件事她当然不会轻易妥协,就算最后把人接回来,她现在的架子也必须端起来,否则别人还以为她是纸糊的,薛镇世虽会感激她可也不会拿她当一会事,一旦这样,往后此类的事情就会有一再二,她决不能开了这个头。

她想到刚才玉屏斋伙计的话:“是那边的婆子过去特意叮嘱的,让我们来您这里收钱,别的事我们一概不知道。”也就是说是有人故意让她知道的!

是那边的那个女人故意做的,还是谁有意想要看她的笑话?!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会轻易罢休的。

心里想着刘氏喊了秋翠过来:“去让高银来一趟。”秋翠应是,过了一会儿高银来了,刘氏吩咐道,“你去那边,就说是府里的总管事,要将她们母女送出去,至于到什么地方随他们挑,不过三天内必须给一个答复,否则就会让她们母女永生不得相见。”

“小人知道了。”高银毫不犹豫的应了转身出去,以前有王代柄压在上头,如今没了王代柄二太太只会更加看中他。

刘氏喊丛雪打水进来,她重新洗了脸又沉默的用了晚膳,梳洗了一番上了床,躺在床上望着帐子顶上不吱声,秋翠轻声在她耳边道:“二老爷又出去了。”

“把院子门落锁了。”刘氏冷笑了一声,翻身睡觉。

秋翠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吩咐婆子丫头把门锁上,院子外头薛明望着锁上的院门摇摇头,负手往外院而去,路上他身边的小厮刘穗儿问道:“爷,您是回去歇着,还是去三爷那边再坐会儿?”

“回去吧。”薛明意兴阑珊,“他们闹腾的我头疼。”话落步子却渐渐停了下来,视线朝对面望去,灰压压的天色下什么也看不见,可刘穗儿却知道二少爷在看什么,就道,“要不要小人再去广渠门买点糕点送过去,听说周表小姐很喜欢吃,前两日还让身边的丫头去买了两盒回来。”

“那是给二小姐送去的,她自己不过吃了几块罢了。”薛明叹了口气,又抬脚往外院走,路上就碰见孙继慎身边的小厮孙冒,小子年纪小长的一副很机灵的样子,一见薛明就立刻行了礼,“薛二少爷从内院回来?我们少爷方才还说要去找您喝酒,您这会儿是回去还是去哪里?”他说着话眼睛骨碌碌的转。

薛明眉头微微一挑,问道:“你们少爷呢?”他回头看了看,“怎么没有见着。”

孙冒嘿嘿笑着尴尬的道:“我们少爷喝……喝醉了,说要去找您,也不知道去……去哪里了。”

薛明暗怒,原来这小子是来找吃醉酒的孙继慎,他要不是多问一句,只怕他还不肯说,薛明不悦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走的哪条路?”穿过前面的抄手游览就是女眷们住的地方,孙继慎也真是的,平日也不是莽撞的人,今儿怎么就这么没头没脑的。

孙冒指着前头的路:“像是往那边去了,少爷说这条路他走过,所以就径直去了。”薛明脸色发沉对刘穗儿道,“你带着这小子走这边去找,我到对面去。”他话音一落,就听到一边的树丛里吱吱嘎嘎的脚步声,薛明眉头一拧喝道,“谁?鬼鬼祟祟的,出来!”

“薛明!”对方口齿不清的说着话,随即跌跌撞撞的从树丛里走了出来,头上还顶着个湿漉漉的枯枝,刘穗儿不由提高了灯笼,才看清对面的人,原来就是喝的迷迷瞪瞪的孙继慎。

“孙兄。”薛明扶住了扑过来的孙继慎,皱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孙继慎笑着摆手,一脸倒霉不解释的样子:“别提了,我来找你喝酒,却不小心走错了路,又困在这堆枯枝里头出不去。唉!别说了,咱们回去吃酒去,预祝明年我们都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薛明无奈的摇摇头,示意孙冒扶着自家主子,孙继慎喘着气问薛明:“季行大哥也走了,你也走了,就剩我们在瞎闹腾觉得无趣。”薛明微微一愣,问道,“大哥走了?”

孙继慎点着头,歪靠在孙冒身上:“嗯,走了,说是有事要办。”

薛明微微颔首,几个人又重新去了外院。

这边,薛思琴送幼清出来,叮嘱她:“天黑了,你路上担心一些。”又对采芩和绿珠道,“扶住你们小姐。”

采芩和绿珠应是,幼清笑道:“我没事,您回去吧。”说着主仆三人往外走,正巧撞上从门口进来的薛思琪,几个人迎面一愣,薛思琪看也不看幼清抬脚就往自己房里跑,薛思琴不悦道,“你这是被人撵着呢,见着人也不说话。”

“你们好,你们说就是,拉着我作甚。”薛思琪说完啪的一声关了门,薛思琴无奈的摇摇头朝幼清尴尬的笑笑,幼清无所谓转身出了门。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幼清去给方氏请安,方氏正遣了来回事的婆子,见着幼清问道:“用早膳了没有。”

“来前用了一些。”她见方氏桌上摆着粥和点心就站在她身后给她布菜,方氏笑着道,“让她们做就好了,你坐下来再陪我吃点。”

幼清也没推辞坐了下来,春柳给她盛了半碗莲子银耳汤,幼清慢条斯理的喝着,等方氏用完她也正好放了调羹,方氏让人收了碗筷,端茶道:“你姑父今儿亲自去粥棚了,说要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景,还让焦安在外院挑了几个小厮,往后那边的事也不用我们多操心了。”

有薛镇扬办事情当然好,幼清笑道:“别人施粥我们施饼,姑父这一去定然会得许多的赞扬和感激。”

“还是咱们自己单独搭棚子好,要不然当初闹了事出来,还要牵扯上武威侯府,难免又是一件麻烦事。”她话落,就见陆妈妈进了门,回道,“武威侯府二夫人身边的妈妈过来了,说是来接三小姐过去住几天,想来给您请个安。”

“接画姐儿?”方氏微愣,吩咐陆妈妈,“请人进来,走的时候你再封五两银子给她。”也算是给武威侯表明了态度,免得刘氏闹起来,好像是他们里外一家子欺负她一个人似的。

陆妈妈笑着应是请了武威侯府的妈妈进来,幼清就避去了碧纱橱里,不是不方便见,而是她实在不想这个时候见到武威侯府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婆子她也不想看到。

“二夫人说天气太冷了,等开了春就请太太和几位小姐去府上赏花,今年春天二夫人得了几盆兰花,说明年就能开花,到时候太太一定要去。”那婆子的话隔着碧纱橱传了进来,幼清安静的坐着,就听到方氏笑答道,“二夫人盛情,到时候一定去。”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陆妈妈送婆子出了门,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薛思画被接走的消息。

幼清在花厅等薛霭,一盏茶刚端起来薛霭就已经踏步而来,幼清站起来行礼,期待的望着薛霭。

“已经见过陆妈妈了,王代柄的事情也安排好了。”薛霭一出手就办好了所有的事,“你要问的话我问了王妈妈,她只说当年的事她知道的不多,但是那段时间二婶前后送了三次银子回去,没有具体说做什么用的,但是她猜测大概是花在朝中哪位大老爷身上。还有当初舞弊案出来时,屡次写奏章弹劾舅舅的是河南道监察御史柳道童……”

柳道童?!就是当年升迁的十七人之一,如今更是二品大员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衔,任浙江巡抚。

薛霭见幼清面色微沉,接着解释道:“这位柳道童我亦知道一些,祖籍是山东平阳,与严安乃是同乡,他当年因为家境贫寒又屡次落第无钱在京中长住,还曾做过六年私塾。”他说着微顿,就听到幼清问道,“他在哪个府里做过私塾?”

薛霭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回道:“武威侯府!”又道,“他的夫人是刘老夫人娘家的远房侄女,更是刘老夫人保的媒,他赴考的银子也是武威侯出的。”

似乎一切都明朗起来了一样,柳道童在武威侯府做私塾先生,不但得到老东家的器重还和刘老夫人做了姻亲,而在他做了官以后又攀上了同样来自山东严安,同乡同党自然不在话下,所以当宋首辅出事时,柳道童就趁机立功弹劾他的得意门生,也就是自己的父亲,父亲获罪后他也立了大功,所以得到了升迁。

可是,在京中做官,每个人或心中或手中都会有个花名册子,京城人事错综复杂,一不留神就得罪了某个沾亲带故的“自己人”,所以柳道童弹劾父亲的时候不可能不问一声武威侯,方家毕竟和武威侯是姻亲。

但是柳道童还是毫不留情的弹劾了父亲,把父亲牵连了进去,从而降职到福建延平做了个推官,随后在福建才有了倭寇之事被发配去延绥……这就说明武威侯不但是同意的,甚至还是同谋。

“还有一事。”薛霭补充道,“王妈妈说二婶恨极了舅舅,还曾让武威侯花钱买通了押解舅舅的锦衣侍卫,若非舅舅曾因时文出色盛名远播,只怕根本没有性命活到延绥。”不管是当年的舞弊案还是其后的倭寇作乱之事,他都心存疑虑,可如今听王妈妈道出事情的疑点,他也很震惊,虽不会全然相信,可也知道此事王妈妈一个内宅妇人也没有能力信口开河。

王妈妈不可能为了报仇乱说,更何况这件事过去那么久,她就是乱说也不可能想到这件事,幼清心里再难平静,紧紧咬着唇,恨不得立刻揪着刘氏的衣领问她为什么要害父亲,当年是不是她得知父亲释罪所以派人下手的。

可惜,这是前世的事,她问不出来,只能自己去求证。

“这件事越往后越会寸步难行。”薛霭负手,目光认真的望着她,“此事不宜操之过急,不管背后的主谋是谁,单凭我们无异于蜉蝣撼树,只能先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循序渐进步步蚕食。方表妹,你若是相信我,此事就交由我来办,虽不敢保证不负所托,但比起你来肯定会轻便许多。”

是啊,薛霭现在是孝廉,若明年他高中后办起事来会更加简易,只是这件事不知道深浅,她不敢贸然将薛霭推出去,她一个女子办事虽不方便,可也有好处,不但容易让人忽略轻视,就是将来事情败露被恶人察觉,薛镇扬一句女子头发长见识短胡闹妄为就揭过去了……

更何况,她首先要做的不是去撼动背后的主谋,而是要让刘氏露出本来的面目,她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如此心狠手辣,对一个根本无意伤害她的人心存歹念。

“不用了。”幼清摇摇头,“就如表哥所言,将来我若有事需要您的帮助,您一定会倾力相助,这件事现在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您就让我自己去查,一来我若不做点什么,心里也会难安,二来,我也不想牵连到你和姑父的前程,有你们在对我对父亲都是屏障和保护,若覆水倾舟到时候便是父亲回来,再想东山再起也难如登天了。”

薛霭闭口未言,只看着幼清,目光深深,不知道在他想什么。

过了许久,幼清就看见薛霭面无表情的道:“好,就依你所言!”幼清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感谢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要谢谢您。”

薛霭没有说话,幼清又想到了王代柄的事:“二叔和二婶那边不会知道吧?”

“不会。”薛霭答的很肯定,幼清便放了心和薛霭告辞,薛霭却是喊住她,“方表妹。”

幼清回头望着他:“嗯?”又道,“表哥还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薛霭微微摇头,“你去吧!”

幼清行礼告辞出了门,刚走到智袖院门口,远远的就看见薛镇世大步走了过来,而在她身后还有一位穿着豆绿色褙子身材娇小面容精致的小姑娘,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幼清微微一愣,耳边一惊听到绿珠惊呼道:“二老爷……不会把外面的那位小姐带回来了吧?”

应该就是了,那位比薛思画大了一岁,名叫薛思文的薛家三小姐。

他不先带去见刘氏,而是直接来找姑母,大概是先求得姑母的相助再去和刘氏说吧,家里越多的人理解和包容这件事,薛镇世就越有底气把外面的母女接回来。

幼清失笑,眼见着薛镇世带着薛思文进了智袖院,她略想了想就迎了过去,行了礼:“二叔好。”

薛镇世一愣见是幼清,便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又觉得碰见了不介绍显得小家子气,就指着身后姑娘介绍道:“这是你三表姐,按着顺序乃是一个”文“字。”

果然是薛思文,幼清笑着朝薛思文行了礼,很恭敬的喊了一声:“三表姐好。”

薛思文脸一红,避开幼清的礼,望着薛镇世,薛镇世就道:“这是方家表妹。”薛思文就还了半礼。

“三表姐长的可真是漂亮。”幼清满脸的真诚,又看看薛镇世,笑道,“像二叔。”

被人夸总是高兴的,薛镇世心情大好,越看薛思文越是满意,笑着道:“清丫头说的不错,你三表姐不但长的像我,便是性子也像。”

幼清轻笑朝薛思文看去。

薛思文垂着头露出一截雪白的玉颈,眼睛却瞟着自己。

也是个聪明的。

“往后三表姐回家来,我们又多了一个姐妹。”她高兴的看着薛思文,“二婶素来性子好,也定然会高兴的,还有刘家舅舅也会高兴多个外甥女。”她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武威侯再怎么样也不会对一个庶出的外甥女投多少关注。

可薛镇世心里却是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

幼清不再多说,和薛镇世告辞回了青岚苑。

薛镇世见过方氏,就带着薛思文去见刘氏,方氏不放心又让陆妈妈跟着陪着,薛镇世大步进了房里让人上了茶,陆妈妈立刻在地上放了个垫子,薛思文顺势就跪了下来:“母亲,请喝茶。”

刘氏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样脸色都气的发紫,陆妈妈在一边笑着道:“三小姐第一次进府不知道,我们二太太人最是和善的,别怕!”

三小姐?刘氏的眼神似利箭一般盯在陆妈妈的身上,陆妈妈仿若未见笑盈盈的和薛思文说着话。

薛镇世见刘氏没有当场发怒,心里顿时踏实下来,喊着让人去请薛明和薛思画来见一见。

“泰哥儿不在家。”刘氏似笑非笑的看着薛镇世,“画姐儿去舅舅家了,老爷今儿这时间算的可是不巧的很。”

薛镇世暗怒却不敢多说,让薛思文起来,刘氏冷哼了一声道:“茶也喝了,天色也不早了,让这位姑娘早些回去吧。”

“刘素娥。”薛镇世见刘氏翻了脸,跳起来道,“我都低头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孩子这么大难不成让我一榔头敲死?”又拉着吓的瑟瑟发抖的薛思文,“瞧你把文姐儿吓的。”

刘氏气急,恨不得把手里的茶泼在薛镇世脸上,可终归忍了下来,道:“就算让她进府,也要选个上好的日子,我看就等开年吧,到时候娘来了也好让她老人家也看看自己这个白得的孙女。”

薛镇世脸色大变,顿时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刘氏拂袖而去,薛镇世不敢强留刘氏,怕她说出更难听的话,可又觉得刘氏让自己在女儿和家奴面前丢了大脸心里不甘,他进退为难之际忽然就想到了幼清方才的话:“……刘家舅舅定然会喜欢这个外甥女。”

他每年不知有多少银子进了刘嗣祥的荷包,一个庶出的女儿刘嗣祥肯定不会拦着他,有了刘嗣祥的认同和支持,刘素娥就是想反对也没有理由了。

想明白事情薛镇世毫不犹豫的带着薛思文去了武威侯府。

幼清躺在床上,想着白天薛霭说的话,既然刘氏和武威侯参与了舞弊案,那么他们一定知道是谁主谋,卢状元到底有没有得到过宋首辅泄露的考题,说不定还知道卢状元现在在什么地方也未可知。

可是,武威侯太远,她现在有心无力,更何况没有足够的证据和势力,武威侯根本不会将她一个you女放在眼里,更加不可能忌惮她。

但,刘氏就在眼前,武威侯动不了,但她可以动刘氏。

她翻身坐了起来拿了衣服披上,又让采芩给她梳头,采芩看了看怀表劝着道:“已经戍时了,您这是要是去哪里?”

“去见大表哥。”幼清顾不上许多,披上披风就直接去了外院,薛霭正在书房,见幼清来他微露诧异,引着她坐下,问道,“怎么了?”

幼清将心里想的告诉了薛霭,道:“朝中夏阁老致仕的传闻越演越烈,我还听说圣上听了龙虎山陶然之的话要花重金建祭台,夏阁老正为此时伤脑筋是不是?”

“是有此事。”薛霭不知道幼清忽然提到朝堂的事是为了什么,但是他没有问,而是等着幼清接着往下说,总觉得幼清能说出令他意外的话来。

幼清深吸了口气,眼眸明亮的望着薛霭。

------题外话------

昨天欠了四百字,我没有注意到字数就发上来了,改天还给你们哈……

今天迟了,因为我抱着电脑赶了一段路,耽误了时间……o(╯□╰)o

祝大家周末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