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49 断臂

“二……二太太”牛毡家的望着由丫头婆子簇拥而来的刘氏,目瞪口呆。

不是说两房闹翻了吗,二太太今儿怎么来了。

难道是趁着大小姐和方表小姐不在家,所以赶着过来闹事的?

牛毡家的悄悄和对面的婆子打了眼色。

“大清早的,没睡醒回去接着睡去。”刘氏拿帕子掩了掩嘴角,撇着眉梢眼角问道,“你们太太在不在?!”

牛毡家的点着头:“在,在!奴婢去给您回。”说着就跑着穿过抱厦去回话,刘氏扶着秋翠和丛雪跟着进了院子,牛毡家的已经打了个回转,笑道,“太太请您进去。”

刘氏几不可闻的点点头上了台阶。

春荷上前行了礼,神色复杂的帮着打了帘子。

暖阁里,春杏和春柳正指挥着小丫头们擦拭除尘,刘氏在门口脱了灰鼠毛的斗篷,放了手炉进去,就看见方氏坐在炕几上神色平静的拨着算盘。

小丫头们见刘氏进来纷纷停了手里的活,惊讶的看着她,也不行礼。

春杏瞪了几人一眼带头行了礼,几个小丫头才幡然明白似的行了礼。

“弟妹。”方氏放了算盘,脸上淡淡的道,“请坐。”她实在做不到心里揣着厌面上露着喜的样子,做到这样她已经是尽力了。

刘氏莲步移着在方氏对面坐下来,春荷上了茶,刘氏看也没看。

春杏带着小丫头们退了出去,房里安静下来。

“陆妈妈不在,大嫂一个人忙着,辛苦了。”刘氏笑望着方氏,“要说玉金这孩子虽又瘸又蠢的,可到底也不是心狠的人,怎么会好端端的动刀子杀人呢,实在是让人意外的很。”

方氏昨晚一夜没睡,心里正惦记着陆妈妈和玉金,听刘氏这么一说,心里的火蓦地就蹿了上来,她冷冷的望着刘氏:“弟妹不用和我拐弯抹角,你知道我的,我向来口拙更不会装腔作势,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便罢。”

“大嫂这是怎么了,才几天的功夫就和我这样冷淡。”刘氏叹气,“您说,我们妯娌这十几年相处的多好,您对我照顾有加,我对您也是尊敬的很,怎么好端端的就成这样了呢。”她说着擦了擦眼角,露出伤心的样子,“这就是告诉人家我们妯娌生了罅隙,别人只怕都不信。”

方氏实在厌透了,以前刘氏这样她只觉得她率直可亲,如今换个视角再去看他,就觉得虚伪的令她作呕。

怎么有这样的人,明明两个人有罅隙了,还能和颜悦色的说话。

她就想起来武威侯府后院的那些糟心事,真是什么样的人家养什么样的人,刘氏出自那里,又怎么会是单纯性善的,是她太蠢钝了。

方氏懊恼不已。

“别人相信不相信我不知道,但是我却是相信的。”方氏很不客气的端茶送客,“弟妹要是没什么要紧的事,我就不送了。”

刘氏望着这样的方氏,只觉得高兴,在嘴皮子上方氏向来不是她的对手,更别提心机手段了,她笑着道:“我来可是有正经的事,事情还没说,大嫂就是赶我走,我也是不走的。”

方氏气的没了话,没好气的道:“说吧,什么事。”

“当然是为了王妈妈的事……”刘氏说着有些顾忌的想到了幼清和薛思琴,朝外头看了看,疑惑的道,“咦,清丫头不是每天都守着你的吗,今儿怎么不见人影了?!”

方氏放了茶盅,眉梢都不抬一下:“出去了。”

“出去了?!”刘氏要说的话顿时收住,面露疑惑,她早上怎么没有听说那两个丫头出去了,“这大冷天的,城门外又都是人,怎么还出去了?大嫂也太放心了。”

“由季行和周长贵家的陪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方氏语气提高了几分,“再说,是去医馆又不是什么别的地方。”

去医馆,难不成玉金家那口子没死成?可也用不着薛思琴和方幼清大清早的赶着过去,刘氏心里头转了几个弯才问道:“去医馆,是清丫头犯病了?!”

“弟妹不知道?”方氏愕然的看着刘氏,像是她错过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一样,“王代柄今儿早上去看王妈妈,在大榆树那边摔了个跟头,可怜王管事身上的伤还没好,这一跤旧伤摔重了又添了新伤,王妈妈素来看中这个宝贝儿子,是又求又哭的。”她说着望着刘氏错愕的脸叹了口气,“她们姐妹素来心善,见不得别人求,只好找了季行陪着王妈妈带着王代柄去看大夫了。”

刘氏压着惊讶朝秋翠看去,秋翠也满脸懵懂的摇摇头,又飞快的跑了出去。

刘氏心里有些乱,这事儿圈子绕的太远,她在心里过了一遍才明白。

王代柄好好的怎么会去看王妈妈,定然是薛思琴和方幼清昨晚对王妈妈用刑了,要不然王代柄不会那么傻的冲在最前头……至于王代柄为什么会摔倒,她更是想不明白,他如今伤没好人都下不了地,出入都要人扶着,怎么会摔着,还摔的那么重……

总之这件事太蹊跷了。

方氏想和她说什么,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是想告诉她,王妈妈已经松口承认了杀钟大的事?还是王妈妈用什么条件和那两个丫头交换的?

刘氏又气又怒,这件事她竟然被瞒的死死的,就连昨晚王妈妈被审,早上王代柄出事她都不知道。

难怪昨晚方幼清居然住在了琴丫头房里,原来是掩人耳目。

可恶!

她腾的站起来,怒目看着方氏:“大嫂可真是不简单,方才还说自己向来不会这些虚以为蛇的虚招,如今用的却是炉火纯青。”她冷笑着,目光寒凉,“大嫂想做什么,想用王妈妈和王代柄威胁我,还是又想出什么见不得光的招数。”

“我见不得光?那粥棚的事,秦妈妈的死,还有那一把大火,弟妹做的就很光彩?我想不明白,我们一家人你想做什么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没有依着你,你为什么偏偏要用这种手段,你太让我失望了!”

“少和我说这种废话。”刘氏丝毫不相让,“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少和我装清高摆无辜。”

方氏气的说不出话来。

刘氏忽然又笑了起来,望着方氏,就道:“说吧,你们把王妈妈和王代柄藏到哪里去了,你们想干什么。”她话落秋翠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刘氏转头看去,就望着秋翠心有余悸的朝她点着头。

也就是说,方氏并没有骗她。

“我说在医馆,你若不信大可派人去查。”方氏毫不留情的赶人,“我没闲工夫和你磨嘴皮子,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吧。”

让她去查医馆,这京城那么多家医馆,要是一家一家的查要查到什么时候,况且,她根本就不相信她方氏说的话。

“你不说是吧。”刘氏指着方氏,冷笑着,“那你就等着给陆妈妈和玉金收尸吧。”

方氏不争气的红了眼睛:“真的是你……”她心痛如绞,知道眼前的刘氏才是真的,却又不敢相信,“陆妈妈怎么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害她。”

“王妈妈好好的,你不是也容不得她。”刘氏拂袖,“你最好把人放出来,否则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方氏咬着唇撇过头去,哽咽的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那就看看谁会先绷不住好了,刘氏转身就出了门。

方氏拿帕子捂住嘴低声哭了起来,春杏站在门口望着方氏,春柳乖巧的去打了热水服侍方氏洗脸:“太太别伤心了,陆妈妈一定不会有事的,奴婢服侍您洗个脸吧。”

方氏点了点头由春柳服侍着重新梳洗了一遍。

刘氏坐不住,她边走边问秋翠:“你问过没有,早上王代柄怎么会去大榆树那边?”

“奴婢问了好几个人,大家都说不清楚,只知道一早上寅时左右王代柄就不在房里了,至于王妈妈那边,明明是派人看着的,根本没有见到大小姐和方表小姐进去。”秋翠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太太,大太太这是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是想逼她把那两个见证人放出来,好证明玉金没事!

想到这些,刘氏就气的不行,她和王妈妈主仆多少年在一起,当年侯府那么困难王妈妈都对她不离不弃,她绝对相信王妈妈不会胡言乱语,所以自始自终她害怕的只是怕王妈妈身体会受不住罢了。

可是现在她不相信了,对于王妈妈来说如果这世上有什么比她还重要的,那么就只有王代柄了,王妈妈看这个儿子比自己的命还宝贝,如果他们真用王代柄威胁王妈妈,王妈妈还能不能守口如瓶?

“秋翠。”刘氏停了脚步,吩咐道,“让高银去把二老爷找回来。”每次有事都找不到他,真不知道他整天在忙什么,“二少爷呢,在不在家?”

“二少爷和三少爷今天要去学馆给先生送节礼。”秋翠说着指了指另一边,“那奴婢去找高管事?!”

刘氏点点头带着丫头婆子往房里走。

幼清和薛思琴此时并未在医馆,而是在水井坊坊的宅子里用早膳:“这素什锦豆捞味道不错。”薛思琴说着给幼清盛了一碗,“虽没有府里做的纯,可却要鲜美许多。”

幼清尝了一口,她不太喜欢豆类的东西,但依旧笑着赞同:“味道确实不错。”

“琉璃珠玑金糕,干萝卜桂鱼,翠玉豆糕和四喜饺也不错。”薛思琴示意采芩给幼清布在碗里,又笑着道,“大哥寻常也不大和同窗吃喝胡闹,没想到他还知道京中各家酒楼的名菜点心。”

“人家不都是说,君子不出门却知道天下事嘛。”问兰甜甜笑着,“大少爷肯定就是这样的。”

薛思琴忍不住笑了起来,见幼清低头吃着也不说话,问道:“怎么了,可是不舒服?”她们昨晚没有怎么睡,一早上又出了门,她都觉得有些累,更何况是幼清呢。

“没有。”幼清放了筷子拿帕子擦了擦嘴,笑道,“就是觉得几样点心好吃,多吃了几口。”她想起了徐鄂,以前只要他做错了事,或是她给他还了风流债,他都会腆着脸从外面各式各样的点心买一堆回来,攒花似的摆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看她的脸色。只要她露了笑脸出来,他就会嬉皮笑脸的凑上来又布菜又倒茶,说些半荤的段子和外面的趣事给她听……

有次婆母不知听谁说的,他儿子在房里给她捶腿捏腰喂点心,气的把徐鄂喊过去一顿训斥……猜徐鄂怎么回?他撅着脑袋脱口就道:“媳妇娶回来当然是要疼的,再说,我在外面怎么玩,家里头妾室有几房,都比不得这媳妇儿重要,我当然要疼着爱着的。”气的婆母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只觉得好笑,等他回来时她就在桌子上摆了五百两的银票,徐鄂眼睛都绿了,却只能装作没有看见和她周旋了半天,她忍着笑把银票塞在他荷包里,徐鄂笑的抱她亲了两记,她所有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当即翻了脸赶他出去。

徐鄂也不生气,笑着带着兆大海,兆小海兄弟两去了新开的醉梦阁。

所以,眼前这几样点心,她不但知道是出自哪间酒楼,甚至是哪个厨子做的她都能吃出来。

“我听说东便门那里新开了家酒楼,好像叫什么望月楼,专做西域菜,尤其是牛肉做的极好吃。咱们难得出来索性中午就在这里吃,也能让大哥着人买回来给你尝尝?!”薛思琴说着笑着朝外看了看,“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东便门和崇文门之间说是京城最繁华之地也不为过,因为那里是大周第一税关,但凡进京做买卖者都必须从东便门入京城,也必须在那里交税,所以那前后不过三里的地方,几乎全部都是商家,寸土寸金不说就是有钱也租不到一个茶棚,更何况开一间酒楼呢。

可惜她以前知道望月楼还是徐鄂告诉她的,当时她只觉得开这间酒楼的人不简单,不但财大气粗,恐怕还有强硬的后台,要不然怎么有本事在这样一个黄金地段开酒楼。

“好啊。”幼清点着头笑道,“我们今天可算是托大表哥的福了。”她话落,就看见薛霭踏步从外面进来,听幼清在说他,眉梢微微抬了抬并没有多少表示,反而是薛思琴笑道,“大哥去哪里了,吃早饭没有?清妹妹在说望月楼的牛肉,您能不能托人买一些回来,让我们也尝尝鲜?!”

薛霭微微一愣朝幼清看了一眼,才回薛思琴的话:“自是可以。”他顿了顿解释道,“只那牛肉与中原的不同,乃是整块烹烤而成,虽味道鲜美但却不易消食,不能多吃。”

“清妹妹也不是贪嘴的,您就放心吧。”薛思琴知道薛霭担心是对的,幼清身体不好,不能随便吃东西,薛霭不再说什么,指了指房里,“怎么样?”

薛思琴点了点头,回道:“一开始还顾左而言他的,这会儿就乖觉下来了,正在写呢。”

王妈妈承认了钟大的事情,粥棚的事情,薛思琴心里所有的疑问也都解开了,她心情前所未有的好,看着什么都觉得新鲜,更何况她也甚少出门,便是这水井坊的宅子她也只是听过,从来没有来过,不由和薛霭道:“要是春天就好了,我们把事情办成了还能趁势出城转转,可惜现在是冬天到处灰蒙蒙的,没什么趣味。”

“清妹妹到京城还没有出去走动过。”薛思琴隔着桌子握了幼清的手,微笑道,“等天气好了,我陪你出去走走看看,京城周边可有不少好玩的地方。”

幼清笑着点头,道:“就怕到时候大姐也没有空了。”翻了年薛思琴忙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这闲工夫。

“你这丫头。”薛思琴脸一红,“我没空,不还有大哥嘛,二月春闱过后是喜是忧都已经出结果了,到时候让大哥带你去香山看杜鹃花,去十渡看瀑布,还有周表妹大约也是没有看过的,到时候喊上她一起。”

薛霭没想到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落在他身上,眉梢微微一扬颔首道:“十渡要等五月才是最佳观赏季节,香山春暖后便可去。”她望着幼清,“香山上还有间古刹,寺中供着文殊菩萨,清妹妹到是可以去走走。”

“三月雨水多,若出行便利出去走走再好不过了。”幼清微微一笑,下意识的把玩着手中的茶盅,“到时候我若想出门,定然要叨扰表哥的。”

薛霭不介意的颔首,道:“无妨!”

就在这时,房里传来砰砰捶着桌子的声音。

“好像好了。”薛思琴站了起来,“你们说话我进去看看。”她说着便去了关着王妈妈的隔间。

幼清和薛霭对面坐在桌边,春银和采芩几人将点心悉数撤了下去,几个人顺便在灶边用些再回来,幼清则提壶给薛霭泄了杯茶,问道:“表哥这两日可出城了,外面如何了?”

“今年救济风气极佳,各个府邸或多或少都有作为,那些受灾的流民日子到比以往好过一些。”薛霭低头望着杯子里漂浮的茶叶,“只是天灾*实在难料,若每次皆匆忙应对,难免不会力度欠缺,若是朝中有专有的人专门的银子布防,做好措施虽不敢说会便利多少,可比现在这样要好上许多。”他微垂着眉眼,又长又密的睫毛在眼帘下留下淡淡的阴影,让他过于端正严肃的容貌柔和了许多。

幼清却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薛霭会和她说这些,应着道:“这些事要做只怕不容易吧,户部年年吃紧,又怎么会有人舍得拨一批银子压在那里等天灾呢。”

他不过刚才出门时对所见有所感慨罢了,没有想到幼清会接话,他抬头朝幼清看来,才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芙蓉色的串花褙子,双平髻上简简单单的别了两只朱色的石榴绢花,粉白的脸嫣红的唇,水墨似的眼眸俏生生的望着她,隐隐透着一丝安慰……薛霭一愣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来,颔首道:“是我想的太过完美了,世间的事不尽人意处太多了。”

幼清淡淡一笑,指了指薛霭面前的茶:“没想到这里还有常州阳羡,虽不是新茶但味道也清淡入口,回味甘醇。”

薛霭依言尝了一口气,解释道:“这里是曾祖父入京时买的宅子,虽已多年不住这里,但母亲每年新添了东西也都会送些过来,这里住着的几户家仆都是当年跟随祖父和父亲的。”

“难怪处处干净整洁,尤其是天井里养着的那几盆花,肥硕高壮想必到了花期院子里会处处闻香。”幼清说着打量了他们坐着的正厅,就看到墙上挂着的一副字画,问道,“这画是出自姑父之手?”她记忆中薛镇扬写的一手漂亮的狂草,墙上的字虽过于压抑了些,但也颇有些狂傲的味道。

大约是早年的作品。

岂料薛霭出人意料的红了脸,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回道:“没有想到母亲把这副字挂在这里了。”他声音很低的解释道,“是我幼时所作,方表妹见笑了。”

“表哥的?”幼清没有想到,薛霭的字也会透露出狂傲不羁的味道,由衷的赞赏道,“笔锋有力,落笔沉稳,大表哥的字真好看。”

薛霭越发的尴尬,等看到薛思琴从房里走出来他暗自松了一口气,问道:“写了?”薛思琴很高兴,也没有发现薛霭微露绯红的面色,和两人道,“全部招了,还画了押。”说着把东西给薛霭和幼清看。

“那我们回去吧。”幼清将东西给薛思琴,“陆妈妈关了一夜也不知怎么样了。”

薛思琴也急着回去和方氏说,就不再提中午吃饭的事,吩咐跟来的丫头们收拾东西,过了两刻钟两辆马车便从水井坊驶了出去,薛思琴靠在车壁上高兴的道:“清妹妹,你说二婶看到这些会什么表情?!”她说完又无奈的道,“肯定是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换做是谁这个时候都会弃卒保车的,幼清并不意外,只道:“先把陆妈妈救出来,二太太少了王妈妈和王代柄在身边,犹如自断双臂,她身边能办稳事的也没有几个人,此番收获已出乎我们意料。”

“是我心太大了。”薛思琴点头,坐直了握着幼清的手,面露愧疚的道,“你不会怪我吧,当时我那样对你,还给你脸色看。”

幼清轻笑,摇头道:“是我做的不够磊落,才让大姐误会,又怎么会怪你呢。”又道,“更何况,我们是姐妹,计较这些做什么。”

“谢谢。”薛思琴摸摸幼清的头,“没想到我这个做姐姐的连你都不如,真是惭愧。”

两人说了一刻的话便已经到了府里,等两人进了智袖院,方氏正和薛思琪以及周文茵在房里用午膳,见三个人前后进来方氏笑着放了筷子:“还没吃饭吧,正好一起用。”又吩咐春杏,“添三副碗筷,再让厨房加几个菜。”

春杏应是而去。

周文茵和薛思琪双双起来和三个人见礼,周文茵视线在薛霭面上一转又落在他身边的幼清身上眉色微微一垂,沉默的行了礼。

“你们一大早干什么去了。”薛思琪拉着薛思琴满脸的好奇,“娘说你们出去了我还不相信,怎么也不带上我和表姐,我们在家里也很无聊。”

薛思琴心情好,笑着道:“我们去办正事,又不是去玩,你去做什么。”说着拉着幼清坐在自己身边,大概说了一遍王妈妈的事情,方氏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大家像是说好的一样都朝幼清看过去,幼清回道:“等!”

等刘氏坐不住了自己找上门来。

几个人皆明白过来。

薛镇扬早上出门时便叮嘱过薛霭下午去夏府,所以用过午膳薛霭便出了门。

幼清几个人在方氏说着话,下午周长贵家的进来回话:“……陆妈妈没有大碍,玉金大兄弟也安静下来,早上还吃了两个馒头。”

方氏提着一天一夜的心终于放回了实处,她问道:“陈大人可去衙门了?那些牢头狱卒那边你再送些银钱酒肉过去。”又道,“陆妈妈素来爱干净,这一天一夜没换衣服,肯定是难受的紧,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行个方便给她找个地方梳洗一下。”

都说大太太和陆妈妈感情非比寻常,如今出了事果真是看出来了,到是二太太那边,王妈妈同样是跟着二太太在侯府挨过苦,主仆扶持多年的,王妈妈如今不见了踪影,二太太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想到这里周长贵家的原本对周长贵的选择还有犹豫,如今想想觉得他做的是对的,主子有没有能力不重要的,他们下人图的也不过有口饭吃有个地方遮风避雨将来自己的儿女子孙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成,这样一想还是觉得主子仁善才是最重要的。

周长贵家的想着又去看围着的几位像花似的小姐,大小姐端庄,周表小姐温婉,二小姐的娇俏,方表小姐艳丽,各有特色不说而且个个本分守己,可见大太太虽有些软弱,但是养育子女却是没的说的。

“也不是不可以,奴婢去和那狱头说一说,想必他们会行个方便的。”周长贵家的说着微顿,又道,“就是那两个证人无声无息的,要是再找不到,只怕就要以杀人罪定罪了,等过了二十陈大人开衙就要过堂了。”

但凡过堂,不论有罪没罪都是打十个板子再过审的,皮肉之罪可是不好受,如果能早点查清楚,到时候直接交了银子领人出来就成。

“知道了。”方氏看了眼幼清,“你先去忙着,这事我们心里有数。”

周长贵家的不再多说退了出去,等周长贵家的一走,春柳就进来回道:“大太太,三小姐来了,正在次间里等着。”

刘氏把薛思画看的眼珠子似的,怎么会舍得让她出门吹冷风,幼清微微挑眉。

方氏一愣,已是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和周妈妈前后脚到的,说是不打扰你们说正事,就执意到次间里候着了。”春柳说完,方氏就吩咐薛思琪,“东次间冷的很,你亲自去把你妹妹带过来,她身体不好,别着了风寒了。”

薛思琪哦了一声和春柳去了隔壁,过了一会儿就扶着薛思画进了门。

几日不见薛思画似乎又瘦了一些,眉眼都陷了下去,显得眼睛越发的大,黑黝黝的噙着眼泪,让人看着忍不住生怜,方氏心疼的让她坐在自己身边,给她捂着手:“手怎么这么凉,手炉呢,怎么也没有带。”

“出门匆忙忘记拿了,我也不冷,伯母别担心。”薛思画甜甜笑着,和几位姐姐挨个打了招呼,笑道,“我好几天没看到伯母和几位姐姐了,原想请你们过去说话,可一想你们大概都忙着,我就自己过来,没有耽误你们事情吧?!”

“怎么会。”方氏接过春柳递过来的手炉给薛思画拿着,“你想过来随时都过来,你几个姐姐也高兴的很呢。”

薛思琴颔首应着:“妹妹来我们当然高兴,只是这天气冷妹妹还是少出门比较好,我们也不放心。”

“无妨的。”薛思画甜甜笑着,“我也没有那么娇弱。”说完看着薛思琪笑道,“二姐,我哪里得了一盒珍珠粉,是从南海过来的,说是比平时咱们用的都要好一些,一会儿我让听安给你送过来,放在我那里我也用不上。”

薛思琪鼻翼两侧长了几颗小雀斑,也不明显,稍微敷点粉也就遮住了,她听说用珍珠粉敷面能消斑,前段时间偷偷和丫头在房里把她自己的几颗珠子偷偷磨了贴在脸上,气的方氏好训了她一顿,训完又舍不得女儿,让人买了一些回来,薛思琪就天天在房里用珍珠粉敷面。

“这怎么好意思。”薛思琪摸摸自己的脸,“我的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着急这点东西,妹妹身体不好,自己留着用吧。”

薛思画摇着头:“三姐和我客气干什么。”说完,又去看幼清,“二哥说他认识了一个游侠,那人姓徐,说是曾经见过封神医,二哥就托那人帮着找封神医,说不定哪天就能找到了。”

“是吗。”不等幼清说话,方氏已经高兴的望了眼幼清,和薛思画道,“如果真能请封神医回来,那你们姐妹的身体就有望了。”

薛思画点着头显得很高兴:“我也盼着有康健的那一天,也希望清姐姐能好好的。”

“听说前两天祝大人来过了?”薛思画好奇的看着薛思琴,又遗憾的道,“可惜我没有看到。”

薛思琴脸一红,啐道:“妹妹什么时候学会打趣人了。”薛思画掩面而笑,却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道,“我哪是打趣你,我只是想见见未来姐夫长什么样罢了。”又道,“我正开了线,给您绣添妆的东西可能是来不及了,但是给侄儿侄女做几件贴身的衣服定然是可以的,到时候我若拿出来大姐可千万不能嫌弃。”

“三妹。”薛思琴羞的无地自容,“你今天是怎么了,再说这话我可就不理你了。”

房里的几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幼清打量着薛思画。

“也不知我还能看到侄儿侄女出生。”薛思画笑容渐收,语气落寞,“我这做姨母的怎么也要留些东西才好。”

大家又是一阵安慰劝解。

薛思画却突然握着方氏的手,眼泪垂了下来:“伯母,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知道了,要是我母亲做错了什么,我替她向您道歉好不好?!”她说着哭了起来,“自小我和哥哥姐姐在一处,她们对我的照顾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还有您,对我的怜惜比几个姐姐都还要多,我一想到我们两房……我心里就像刀子割的似的。”

方氏也红了眼睛撇过头去,无言以对。

薛思画像是回忆似的说了许多以前的事情,叹道:“王妈妈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娘心里难受正在家里哭着,我心里也难受,就想来伯母这里坐坐,没想到惹的你们也跟着掉眼泪,是我考虑不周到了。”话落靠在周文茵肩上虚弱的强忍着眼泪。

“别哭了。”幼清拿帕子给薛思画擦着眼泪,“牙齿和舌头那么近不还有磕到的时候,难不成牙齿就不理舌头了不成?!大人的事情我们不懂,咱们就不去操心了,你我只要安心养着身体就好了,别的事自有大人处理的,妹妹说是不是。”

薛思画泪眼朦胧的点着头:“……清姐姐说的没错,我就是心里难过,又没处说罢了。”

幼清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周文茵就吩咐春杏:“去打水来服侍太太和三小姐梳洗。”春杏微微一愣,才出去打水进来,等几个人重新洗过脸,方氏就问道,“你出来你娘知道不知道?”

“她不知道。”薛思画摇着头,方氏脸色微变叮嘱薛思画,“那你早些回去,伯母也不能留你,稍后你娘要是知道你出来,还不知道多担心。”

薛思画哀求的看着方氏,可等了半天,一向对她很好的大伯母也没有说出她想听的话。

她失望的垂了头,绞着手指站起来,低声道:“……那……那我回去了。”方氏让春杏和春柳送她回去,薛思画又朝姐妹几个人看去,薛思琴目光隐含着无奈,薛思琪隐隐透着愧疚,周文茵满目的怜爱,只有方幼清眼中流露的是笑容……

或许都是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她对幼清总有一份不同于别人的心有灵犀。

薛思画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刚出了门就听到刘氏的声音传了进来:“你怎么出来也不和娘说一声?!”她三两步过去扶着薛思画,责怪的道,“要不是问了你房里的小丫头,我还不知道你到这里来了。”

薛思画心虚的不敢看刘氏,低声道:“娘,我就是想出来走走。”

刘氏叹了口气,对秋翠和丛雪道:“送三小姐回去。”又叮嘱薛思画,“千万别出来走动,这风野的很。”

薛思画点着头,由丫头婆子护着回了二房。

刘氏却留了下来,她径直进了暖阁里,见方氏和几个丫头都在里面,她也不拐弯直接就道:“大嫂好忍性,可见你和陆妈妈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她说着不等方氏说话,就道,“不过大嫂狠心我可看不下去,可巧高银方才出去,正巧碰见衙门在找人,他一见那画上两人的样貌就认出来是他的两个朋友,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我听着立刻就让高银去找那两个朋友!”刘氏话落就看着方氏,等着她说话。

方式心里激动正要说话,手臂却被幼清按住。

房里很安静,刘氏说的话回音还在耳边飘荡。

“不过,能不能找得到还不好说。”刘氏似笑非笑,“大嫂想清楚好了,玉金和陆妈妈的性命可就握在你手里了。”

“不用考虑。”方氏想也不想就道,“你把人找到,我把王妈妈和王代柄从医馆接回来,想必王代柄的伤也治的差不多了。”

刘氏冷笑了一声,道:“那好,入夜前我要看到王妈妈,至于那两个人高银自会送去衙门作证画押。”

方氏点了点头,刘氏甩袖而去。

等入夜前王妈妈和王代柄被带回了府中,刘氏派了秋翠过来,一见到王妈妈秋翠就扑着过来:“妈妈终于回来了,您没事就好,太太可担心死了。”又朝王代柄行了礼,“太太还等着您了,快跟我回去和太太道个平安。”

王妈妈却不安的朝身后看了一眼,没有半点喜悦的跟着秋翠回去。

那边周长贵派身边的小厮回来禀告方氏:“那两个证人已经去了,陈大人还特意赶去了衙门,在后堂审了也让两个人签字画押,至于那通奸的男子样貌也画了出来,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说着一顿又道,“玉金嫂子人醒了过来,虽还不能说话,但大概也没有性命之忧了,就是相貌被毁了将来只怕是……”

方氏听这小厮弯弯绕绕说了一通依旧没到重点,不由问道:“那王妈妈和玉金呢,放出来没有?!”

“交了一百两银子作保,人已经放出来了。”小厮说着摸了摸脖子,“周总管护着他们回去了,陆妈妈还说晚上就来给太太磕头谢恩。”

方氏双手合十念了几声阿弥陀佛,笑容止不住的溢出来:“你去告诉陆妈妈,让她好好在家里歇着,我这里不着急,等她安排好家里的事再说。”

小厮笑着应是而去。

“人就这么放了?”薛思琪指着王妈妈和王代柄母子俩走远的背影,“那你们折腾个什么劲儿,早点放就是了。”

薛思琴轻轻一笑。

王妈妈母子两人被带去见刘氏,王妈妈一见到刘氏就嚎啕大哭起来:“太太,奴婢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刘氏上去扶王妈妈起来,安慰道,“这不是回来了吗,我怎么会放着你不管。”

王妈妈大哭不止,想想这两天的经历哭的越发的伤心。

刘氏让人打水给她梳洗,等王妈妈梳洗好问道:“那两个丫头把你们母子带那里去了,逼问你了吧,用刑了没有?!”

“用……用了。”王妈妈撸起袖子,刘氏就嘶了一口气,就看见手臂上密密麻麻的被烧红的铁钳子烫的血印子,她又气又怒,王妈妈抹着眼泪道,“赵妈妈那个老货,人不中用了这些阴损的东西到是没有忘。”赵妈妈以前在别的府里做过丫头,这些阴私手段也是从那边学来的。

刘氏砰的一声拍着桌子,咬牙道:“方明莲,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王妈妈心里大慰,觉得主仆一场再没有太太这么好的人了,她哭着磕头道谢,刘氏让她起来:“那……你认了没有?!”

“没……”王妈妈目光一闪立刻垂了头,“奴婢什么也没有说。”

刘氏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你们饿了吧,我让人备了饭菜,你快去和代柄一起用些,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再好好说话。”一顿又道,“我送了信去泰和,请老太太和老三家的一起到京城来过新年,你就等着看老太太怎么收拾方明莲吧。”

方明莲因为是薛镇扬自己定的亲事,老太太一开始就不满意,后来方明晖出事她就越发看方明莲不顺眼,要不然老太太也不会宁愿待在泰和也不愿跟着老大老二在京城住。

王妈妈也笑了起来,点着头道:“还是太太想的远,到时候方明莲应付老太太都应付不过来,哪里还有空理中馈和银钱的事。”

刘氏颔首,她也是这个意思。

秋翠端着饭菜进来摆在炕几上,王妈妈爬上炕坐着吃饭,刘氏在一边的和她说着话,忽然就听到外面一阵鸡飞狗跳,刘氏一愣问道:“什么人在外面,这么没有规矩。”

“太太。”秋翠跌跌撞撞的进来,不安的看了眼王妈妈对方氏回道,“大老爷身边的焦平和焦安带着几个婆子过来了,刚刚让人拿了王代柄,这会儿正进来抓王妈妈。”

噼啪一声就,王妈妈手里刚吃了一半的饭碗砸在了地上,她含着半口饭身体抖若筛糠。

刘氏也惊讶的不得了:“大老爷抽的什么疯,人不是审了问了,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要屈打成招不成。”她安抚的看了眼王妈妈,“走,我去看看,谁敢到我房里来拿人。”

不等刘氏出去,已经有四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唰一下掀开帘子,也不客气,就对刘氏道:“二太太,我们奉大老爷的命来抓王妈妈送衙门的,她杀人谋财,两桩命案咱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包庇这等祸心私藏,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两桩命案?说的什么蠢话。”刘氏怒不可遏,“大老爷说抓人就抓人,便是衙门也要一张捕令,你们凭什么!”

当头的婆子就冷笑了一声:“这事不归奴婢管,二太太还是去问大老爷吧。”话落上前两步就揪住了王妈妈的衣领一把将她从炕上拖了下来,也不耽搁几个人架着就往外走,刘氏气的不行逮着秋翠抽了一巴掌,“蠢货,一次不够还想看着第二次,给我喊人封门,我看谁敢抢人。”

秋翠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敢吱声,抄着几个婆子前头就去院子里喊人,可等他一出去就看到焦安和焦平兄弟两跟门神似的堵住门,院子里的丫头婆子莫说阻挠,就是喘气也不敢。

刘氏眼睁睁的看着王妈妈被堵了嘴再次从她面前带走,她来不及套上外套跟着就去了外院质问薛镇扬,彼时薛镇扬正在和薛霭说朝中的事,闻言刘氏来了他便出了书房,刘氏哭着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大嫂都把人放了,你为什么又将她抓走不说还要送去官衙,您这分明就是欺负人。”说着对着秋翠道,“二老爷呢,二少爷呢,把他们找回来。”

“弟妹!”薛镇扬无奈的看着刘氏,和颜悦色的道,“你看看这东西。”薛镇扬将递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给刘氏。

刘氏似乎已经想到了那是什么,颤抖的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耳边就听薛镇扬道:“这等恶仆你若留着就是祸害,我知你心善不舍得撵她们母子,所以我便让焦安焦平去办,并没有别的原因,弟妹不要误会。”又道,“你看,不过是随便审一审她就招供了不说,还咬定是你指使的,这等人如何能留!”

刘氏周身冰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刚刚还夸王妈妈好,这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就自打了脸。

“果真是恶仆。”刘氏压根发颤,颤抖的道,“多谢大哥为我清除了这等孽障,要不然我将来吃了大亏都不知道是她们母子作的祸。”又福了福,“前晚的事是我误会大嫂了,还请大哥大嫂不要往心里去,我知道错了。”

薛镇扬欣慰的点点头,道:“如此就好了,别的事就交给官府去办吧。往后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好。”

刘氏失魂落魄的点着头,高一脚低一脚的扶着秋翠往回走。

秋翠低头看着自己被刘氏掐的血淋淋的手背,咬着牙不敢出声。

------题外话------

天气终于暖和了,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