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46 浇油

小芽儿进门时那一声喊的太高了,她想压只怕是压不住了。

幼清面色平静的朝春杏看去一眼。

春杏垂着头无声无息的移到了正厅守在门口。

幼清不想让薛镇扬知道,至少不想现在让他知道。

他自临安回京已有十几年,从前几年的稳步升迁到这几年的停滞不前,甚至隐隐已有日落之势后,脾气便越发的难以控制,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着,说起姑母来也不管是不是当着别人的面,所以,她不想让他现在知道,至少不愿意姑母再一次受委屈。

“是周总管的幺女小芽儿回来了。”幼清笑着回道,“这两日咱们每天要送许多饼出去,周妈妈估算了一下觉得咱们存的粗粮可能不够,就回来问问姑母,要不要趁着那些粮商还没有坐地起价前多买一些回来备着。”

薛镇扬审视的看着幼清,幼清则笑盈盈满脸纯真的看着他:“我听您和姑母在说话,又觉得这事儿不着急,左右也不差这半刻钟几个时辰的,所以就让她先回去了,晚上再来给姑母回话。”

薛镇扬点了点头,道:“朝廷赈灾的银子可能还有些日子。”又道,“既是觉得不够,那就多备些在家里。”

幼清暗暗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好,那我转告周妈妈。”

薛镇扬没有再说什么,转头房里的方氏道:“我出去了,晚上不回来用膳。”话落他大步便朝外走,方氏拿了披风追过来,“外头风大,老爷披上免得受了凉。”

薛镇扬没有拒绝,就着方氏的手披了披风出了门。

“春杏姐姐。”幼清扶着方氏,忽然回头喊住春杏,春杏一愣恍然抬起头来,就看见幼清笑道,“方才倒的茶姑父也没有喝,还麻烦你送去茶水房。”

春杏想到她刚才听到的话,不明白这么大的事情方表小姐为什么要瞒着大老爷?!

还有,方表小姐当时的神态,完全不是平日她所见的方表小姐,像是……

春杏想不出来怎么形容,就觉得判若两人。

“是!”春杏应是,像是身后又人追着她一样飞快的去了茶水房。

幼清扶着方氏进了房里,方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刚才你姑父没吓着你吧,他就是这样的人,看着严肃实则很温和的。”

“没有。”幼清扶着她座靠在床头,“我胆子没有那么小,再说,姑父一点也不可怕。”

方氏笑了起来,点头道:“他和你父亲是好友,都说人以群分,你父亲当初能欣赏他就说明他是好人。”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幼清看着笑的平和的方氏,想说的话一时说不出口。

“你别瞒着我。”方氏忽然望着她,脸色渐端,“我虽不是那洞察秋毫的,可家里几个管事的脾性我还是知道的,如果不是有事耽误脱不开身,周妈妈不会让小芽儿跑回来回话的。”

幼清并没有打算瞒着方氏,就低声把刚才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方氏越听脸色越难看:“怎么会这样,好好的面怎么能吃坏肚子呢。”她拉着幼清的手,道,“请大夫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了吗,那些人可怜见的连家都没有了,可不能因我们的失误散了命!”

“我知道,已经让周妈妈请大夫了。”幼清安抚方氏,“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他们,一来不能让事情传扬出去,二来把原因查出来,杜绝再发生第二次。”

方氏点着头,边说边下床:“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这件事说大很大,说小就小,就看怎么处理了,“再去把你大表哥请回来,让他亲自去广渠门看看。”

幼清点着头,刚服侍方氏穿了衣裳,春柳进来梳了头,周长贵就急匆匆的来了,方氏在暖阁里见他,问道:“怎么样,大夫可去了,查出什么原因没有?”

“大夫说饼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周长贵很少进内院来,这一次的事非比寻常,他不得不亲自来,“还好不严重,开了一剂药,说是喝了两剂就没有问题了。我家那口子把人安顿在水井坊的宅子里,正带着人煎药。”

方氏松了一口气,却又奇怪的问道:“怎么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又问道,“饼的问题还是面?!”

“是……是面发霉长斑生虫的缘故。”周长贵说着有些心虚又有些不解,他看了眼幼清,道。“可是那些面都是早在榕树街定好的,前几日就送来了,我家那口子和方表小姐都开了包仔细的检查过,要是真有问题肯定能发现的。”

幼清心头一直压着的事儿像是拨开云雾一样清明起来,那些面她可以肯定没有问题,周妈妈办事也很细心,可是现在大夫却说面发霉长斑,那这件事就不简单了。

“那些人闹了没有?”幼清不等方氏再问,面色沉沉的看着周长贵,周长贵一愣望着幼清,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材修长眉眼清丽,穿着一件银红色褙子俏生生的立在前面,与房里温馨舒适的摆置中点缀般的增添了几分亮丽生气,他想到自己那口子回去和他说的话:“……别看方表小姐平时不声不响的,可办起事来那是一板一眼,不但细心周到还非常的果断。咱们平时看她柔柔弱弱的风一吹就倒,还暗暗想着将来谁家娶回去也只能当个菩萨供着,虽漂亮却像是经不得风雨的花,可惜身份尴尬,将来只怕又嫁不得高门……现在才知道,是他们夹缝中看人,只看表面不识内里的下了定论。”又道,“不过方表小姐确实漂亮,她因为身体的缘故脸色太白,所以喜欢穿一些亮丽的颜色,却又不艳俗,有时候就觉得那些个红啊橘的颜色就是因她而生的一样。”

这些话在周长贵脑子里一转而过,他收回目光恭敬的回道:“回方表小姐的话,本来是闹着的,我家那口子怕事情闹大了,就承诺说只要他们不闹,她一定禀了主家给他们赔偿,大家这才愿意跟着她去水井坊的宅子里。”

周长贵家的能在临危中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幼清点点头道,方氏已道:“赔偿的事你去和他们谈,切记不能传扬出去。”

“小人明白。”周长贵应是,方氏又问道,“现在面还在柴房里堆着的?可查过了?”周长贵点头回道,“小人来之前就去了查看过了,一共还剩六十四袋粗粮,十包细粮,全都没有问题,就是留到明年清明左右都没事。”

那就奇怪了,家里的面没有问题,难不成是带出去的面放在外面坏掉了?可这么冷的天莫说才两天就是二十天也不会有问题,方氏想不明白,“也就是说只有今天的面是有问题的?!”

周长贵点点头:“确实是这样。”

也就是说,只有今天带出去的面是坏的,那就是说问题是出在经手的人身上。

方氏愕然,愣了片刻后不敢置信的道:“我记得府里一共去了三个婆子吧?还有四个是从外面招来的,那四个人的来路都盘查过了?”

“查了,她们也吃了饼,现在也都在水井坊。”周长贵此话一落,方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转目看着幼清,幼清就贴在她耳边轻声道:“只有把府里的几个婆子带回来审问了。”

幼清的意思,是有人恶意这么做的,方氏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家里的下人卖身契还在自己手里,让主家出丑被人诟病,对她们有什么好处?!

“姑母!”幼清安抚方氏,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长贵,“周总管见多识广,不如我们听听她怎么说。”

周长贵在府里几十年,什么事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他是薛府的总管事,是吃着薛家的饭拿着薛家的例钱过生活,在外面再有脸面可在主子眼里他依旧还是个下人,他深知做下人的本份,深知明哲保身的诀窍,只有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他才能长长久久的有饭吃有例钱拿。

可是,当他惊讶的抬头,一头撞进方表小姐深潭一般审视的眼睛里,依旧忍不住心头打了寒颤。

看来,薛家风平浪静的日子结束了。

他忍不住抹了抹并没有汗的额头,心里跟火烧似的焦躁。

“太太。”过了许久,周长贵像是下了决定一样,“小人已经把府里当值的几个婆子都扣了起来,这会儿正在回来的路上,一会儿若是得空可以去听一听。”

不管人到底有没有扣起来,但是周长贵这么说幼清就相信他!这也是他的投名状,幼清满意了,扶着方氏道:“还是周总管办事周到,姑母,一会儿我和您一起去听听。”

方氏喃喃的点点头。

周长贵心里依旧有着不安,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秤着别人也秤着自己,衡量着利益得失,他并不确定今天的选择对不对,可是选都选了也容不得他犹豫不决,想到这里他回道:“小人先去准备一下,稍后来请太太。”说着出了门。

“姑母。”幼清给方氏倒茶,“这件事非同小可,要不要请二婶一起过来?”

方氏不知道在想什么,愣了许久才心不在焉的摇摇头:“她身体不好,还是算了。”握着幼清的手,指尖冰凉。

幼清无奈,只好点头道:“那就不请二婶。”

不等周长贵回来,薛思琴和陆妈妈闻讯赶了回来,薛思琴怒不可遏:“真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不杀鸡儆猴发卖几个出去,家里可就真的被这些人作的乱套了。”她气的指尖发白,和陆妈妈道,“去告诉周长贵,也不要急着问什么东西,把人扣在中庭里每个人打三十板子,让大家都去看着。”

陆妈妈一进来看方氏和幼清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她吞吞吐吐的应了一声,却没有动。

“怎么了?”薛思琴见陆妈妈没动作,这才惊觉房里的气氛不对,她惊讶的看着三个人,“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陆妈妈还不清楚,方氏心事重重无心说话,只有幼清答她:“大表姐别着急,先拿了人审问一番再说,到底有什么事问了才知道。”

“你!”几乎幼清的话一说完,薛思琴就明白了她的用意,她又惊又气的看着幼清,却当着方氏的面不敢多言,看着她嘴唇动了几次,最终撇过头去道,“那就审了之后你看着结果好了。”审问婆子,看着是不相信婆子,可是她们不过是下人,如果没有人指使好好的怎么会抽风害主家,难不成主家倒了她们就能脱了奴籍不成?

方幼清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她根本就是在说几个婆子是受人指使,那么指使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不管薛思琴怎么想,幼清都不想现在和她争出高低来。

房里很安静,过了一刻春柳就进来回道:“周总管回来了,说就在花厅里行不行,要是可以他就把人带去花厅。”

“就去花厅吧。”方氏病虽不重,可毕竟刚愈,这会儿已经露出倦容来,她对陆妈妈道,“你去布置一下,我们稍后就来。”

陆妈妈应是,沉默的带着春柳出了门。

幼清就和薛思琴扶着方氏出了智袖院拐到院子前头的花厅里,铺着大理石镜面似的大厅里,凉飕飕的刮着穿堂风,陆妈妈正带着人放帘子提炉子进来,周长贵迎了过来指着正中跪着的三个婆子道:“太太,人带来了。”

地上很凉,三个被反绑了手的婆子缩成一团的哆嗦着,一见方氏过来,其中一个婆子立刻磕头哭着道:“太太,奴婢什么也没有做,奴婢真的什么也没有做。”除了她之外,另外到是很冷静。

幼清认出来,哭着喊着的是正院里的赵婆子,常跟着牛毡家的一起值夜,嘴碎的很。

“都老老实实跪着,太太问什么答什么!”周长贵家的一声冷喝,赵婆子顿时吓的噤声,眼泪糊在鼻子上,鼻涕糊在嘴上。

方氏在主位上坐下来,幼清和薛思琴一人一边的坐在左右两侧。

方氏朝周长贵点了点头。

周长贵便审了起来,自每个人当值处说起,问道今天都做了什么事,赵婆子道:“今天轮到奴婢去粥棚当值,早上就没有来府里点卯,天没亮就赶去广渠门了,在那边和另外四个生了火就守着灶台,等着府里发好的面送过来。”她说着指着另外两个,“秦妈妈和陈妈妈来的迟,饼也是他们带过来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

秦妈妈狠狠的瞪了赵婆子一眼,回道:“面确实是我们带过去的,到广渠门是卯时三刻,一路上我们没有歇脚也没有耽搁,去了就摊饼做饼,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她说完陈妈妈接着道,“是啊,灶台前头上百双眼睛饿狠狠的盯着我们,我们恨不得分身才好,就没有注意别人还做了什么。”

“照你们这么说,这坏掉的面,吃坏肚子的饼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周长贵冷笑的看着三个人,“当着太太的面,我也敢和你们说一句,你们当中要是有一个不说实话,但凡我查出来,三个人一个都活不了。”

周长贵的话一落,三个婆子皆了打了个冷战,赵婆子当先就咬秦妈妈:“一定是她,这面是她发的,也是她带过去的,我们都没有经手,只有她有这个机会。”又迫不及待的指着陈妈妈,“饼是她做的,她也有可能偷换了面。”

秦妈妈对着赵婆子的脸就啐了一口:“烂舌根的东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换面了,我看你才有可能,你说你先前怀里鼓鼓的都揣的什么东西?”

“我!”赵婆子哑口,“我……我什么也没有揣。”

陈妈妈冷笑着道:“你那怀里揣了那么大一个布袋子,是用来做什么的?你家里养了那么多牲口,我看你是把喂牲口吃的坏面带过来想要换好面带回去吧?!”

三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句的吵了起来,赵婆子吵不过对方手又绑着竟然泼辣的蹿起来用脚踹:“瞎了眼的破烂货,你连牲口都不如。”

“秦妈妈。”幼清出声打断赵婆子的话,“你方才说你卯时三刻不到就去了广渠门,那我问你,第一批饼做出来是什么时候散出去的。”

秦妈妈昂着头回道:“是辰时一刻。”她很确定的回道,“一锅贴了五十六张饼,被人哄抢一空,第二锅也是五十六张,辰时两刻。”

“那是什么时候有人开始喊肚子疼,出事的?”幼清问道。

秦妈妈想了想回道:“是午时过一些,那一锅饼发出去,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喊肚子疼。”她话落就听幼清道,“也就是说,只有那一锅的人喊了肚子疼,前面的人都没有事。”

秦妈妈点着头。

周长贵也是怔住,他惭愧的看了幼清一眼,对秦妈妈喝道:“方才怎么不说,就知道吵吵。”又问道,“那锅的面也是你早上带去的?”

秦妈妈回道:“上午一出事就乱糟糟的,方表小姐不问我们那能想的起来。”说着一顿,正要开口赵婆子抢着立功一般道:“所有的面都是她们带过去的,中间没有人送面来。”

幼清皱了皱眉,指着赵婆子对陆妈妈咐道:“妈妈把她嘴堵上。”陆妈妈二话不说,上去抽了赵婆子腰上的汗巾把她的嘴给塞住。

“你说。”幼清冷眼看了一刻,这位秦妈妈说话不但条理清楚,而且连时间也记得一清二楚,可见在来的路上就细想过做好准备了,“那你现在可记得带过去几份面团,统共用掉多少,还剩多少?!”

秦妈妈并不确定似的回道:“……当时一出事那些人就围了上来,又吵又闹,到处都乱糟糟的,周妈妈把人安排好了又让我把发好的面都收起来等着晚上回来回禀太太,我当时也没有注意,心慌意乱的将面团塞进袋子里。”她想了想,犹豫的道,“带过去十二个面团,做了四锅还是五锅,奴婢不记得了。”

“奴婢知道。”陈妈妈立刻回道,“做了四锅,第四锅的时候就出事了,应该还剩八个才对。”

周长贵立刻让人把带回来的面团袋子打开数了数,他惊恐的望着方氏肯定的道:“是九份。”

也就是说,多了一个面团,而那一个很可能并不是府里带过去的。

原本以为是面有问题,就查面,最终排除面又查饼,现在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多出个面团来。

粥棚里来来往往的人,乱糟糟的走动着,谁都有机会趁着人不注意放个面团进去。

“把她的嘴松开。”薛思琴指着赵妈妈,“你说,你怀里揣个袋子是做什么用的?!”赵妈妈嘴里一松急的哇的一声哭起来,磕着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带两个袋子去,就只是想趁着大家不注意偷点面回去而已,真的只是这样!”

“娘!”薛思琴看着方氏,“她说话不老实,先打了再说吧。”

方氏木然的点点头,道:“一人打二十板子。”又对着三个婆子道,“无论你们是不是被牵连的都打的不冤枉,要怪只能怪你们当值不仔细,出了这样的事。”

陆妈妈喊粗使婆子在花厅外放了长长的板凳,几个婆子驾轻就熟的把人拖出去,噼里啪啦的打起来。

薛思琴望着幼清:“这件事,方表妹怎么看?!”像是在说,你怀疑二婶,可现在分明就是外面的人做的手脚,你这依旧是疑神疑鬼。

周长贵垂首站在一边,眼睛却看着幼清。

“把秦妈妈和陈妈妈送回去养病。”幼清对周长贵吩咐道,“赵婆子关起来。”

众人一愣,周长贵暗暗点头,秦妈妈做事严谨,陈妈妈老实木讷,只有那赵婆子最是狡猾多端,而且她说她带个袋子过去是为了偷面,谁又知道她早上的袋子里是不是揣着面带去的。

周长贵应了点头,薛思琴撇过头去没有再问。

幼清就扶着方氏往房里去,在暖阁门口方氏停下来望着幼清,无力的问道:“清丫头你老实和我说,这件事你是不是怀疑你二婶?”

方氏眼中的失望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幼清点了点头,回头望了眼薛思琴和陆妈妈,低声道:“这件事现在还不确定,但我确实怀疑二婶。”

方氏眼前一黑,要不是幼清扶着她几乎瘫在地上,陆妈妈和薛思琴一人一边的扶住了方氏,几个人进了暖阁,方氏歇了好一阵才叹了口气问道:“你二婶一向做事周到,这么多年我们相处的也很和睦,你告诉姑母,为什么会怀疑她?”

这也正是薛思琴好奇的地方。

幼清无奈,只得从春云的事情说起,等说到:“……景隆十四年时二婶曾经让去世的刘老夫人找宋府的宋大奶奶和父亲提过亲……”时,方氏腾的一下站起来,不敢置信的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春云年纪小,钟大也没有服侍过父亲,他们就是编也编不了这么全。”幼清很肯定的说道。

不但方氏,就连陆妈妈和薛思琴也震惊的无以复加,她们谁也没有想到,刘氏和方明晖之间还有这一段的插曲。

“我记得。”方氏点着头,“兄长回去时曾和我说一句,我当时觉得既然他拒绝了,想必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就没有在意,没有想到……”她恍惚的想着以前的事,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理不清头绪。

“你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怀疑二婶?”薛思琴虽觉得这件事刘氏做的不光彩,可是刘氏的婚事也不由己,当时还有刘老夫人呢,她一个庶女哪里就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从。

“琴儿!”方氏打断薛思琴的话,“你还小不知道以前的事,可我记得,当时你二叔还很依赖你父亲和我,有一天他兴冲冲的回来告诉我们,他在路上遇见了武威侯的一位小姐,小姐的马车轮子陷在泥里,他帮着人家起出来,那小姐还下车谢了他,连走时掉了一方帕子,他还捡回来了。”她清楚的记得那帕子上绣着一个“娥”字。

那是刘氏的闺名。

当时只觉得巧合罢了,现在带着私心去想,不由觉得刘氏分明就是故意如此,若不然她一个小姐出门身边跟着丫头还有跟着的婆子,怎么可能让帕子给薛镇世捡到。

分明就是故意为之。

“娘!”薛思琴推着方氏,“这些最多说明二婶嫁进来居心叵测,可是这么多年和她相处,咱们是有眼睛有心的,她怎么对我们,我们能看得见感受得到,她要是真有报复之心,早就和我们水火不相容了,还会对我们这么好?!”

方氏微微一愣,也觉得薛思琴说的有道理。

“查账吧。”幼清语气很冷淡,“大表姐若是不信可以找个机会查一查府里的账,只怕公中连你陪嫁的钱都拿不出来!”

薛思琴周身冰凉,半天没有想到反驳幼清的话,因为在她看来,这件事不是没有可能。

她可以相信刘氏不会害她们,但是她却无法相信没有人对财帛不动心。

“好了。”方氏摆摆手,示意她们姐妹不要争执,“幼清是一心为我们好,这件事听她的,就算真的错怪二婶了,将来我亲自给她赔罪,哪怕她让我磕头我也认。”若是别的事她可以忍,可是事情牵扯到兄长,她心里怎么也过不去这个坎,幼清说的对,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万事有因必会生果,她们试试刘氏就知道了。

再说,加上幼清她还有五个孩子,四个没有定亲……就算不能拧成一股绳,可她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孩子被人算计。

薛思琴没有说话,她心里很清楚方氏说的对,不管幼清是不是疑心太重,都是为了保护她们,她对母亲的维护她们都看在眼里。

“按奴婢的意思,大家都不要为难。”陆妈妈给三个人都添了茶,“就看这件事查出来的结果到底如何,如果真和二房有关,那咱们以后不但要防着她小心应对,更要为将来分家做好筹划,大少爷,三少爷都还没有成亲,二小姐和方表小姐也还缺一份嫁妆,这些都要用钱,断不能被人掏空吃干净了,最后咱们两眼一抹黑。”

方氏点点头,累的靠在了炕头上,阖上眼睛叹了口气。

“太太。”春柳在外头回道,“周妈妈回来了,说有事要回您。”

方氏听着就睁开眼睛点了点头,陆妈妈掀了帘子出去把周长贵家的迎进来,她磕了头直接就道:“太太放心那些人已经吃过药了,除了有几个吵着要银子外没有生出别的事来。”她说着一顿又道,“……只是早上早粥棚里人多的很,不知道有没有传出去。”

若真的传出去也没有办法,好在那些人不过有些腹泻呕吐,只得到时候再看情况了。

方氏让周长贵家的起来说话,道:“辛苦你了,你和周总管累了一天了,回去歇着吧。”

“奴婢不累。”周长贵家的道,“这件事是奴婢负责的,您交给奴婢就是信任我们两口子,如今出了事奴婢心里愧疚也睡不着,所以就想请命亲自去守着赵婆子去,非要把她唬出个一二三四出来不可。”

女人有女人的手法,方氏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周长贵家的退了出去,幼清就吩咐陆妈妈:“……您找几个信的过的人守着秦妈妈和陈妈妈的家门口,都看看有什么人过去,不要让人看见了。”

“你这是欲擒故纵?”薛思琴望着幼清,幼清就点点头道,“赵婆子嘴碎办事又不牢靠,如果是我,也不会让她去办这样的事。”

“你为什么肯定不会是外面的针对咱们府里有意为之呢,前几天寿山伯府不是粥里吃出个马蹄铁吗?”薛思琴皱眉反驳,幼清很肯定的回道,“若是外面的人做的手脚,这个事情就不是周妈妈出手就能控制的,必定要闹的人尽皆知才好,还有,如果是外面的人想要陷害咱们,定然也是针对姑父,可是今天朝堂休沐,御史老爷们有弹劾的折子也要等十天上奏,这十天多少事也处理完了。”

“你说的也对。”薛思琴点点头,“时机不对,咱们施饼也不会就这几天,大可以换个时间才好。”

幼清颔首:“由此可见,做手脚的人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让咱们府里蒙羞,针对的不是姑父而是姑母,或者说,针对的是姑母手中的中馈!”

薛思琴无话反驳,沉声道:“那就让春银子和问兰去吧,她们一个沉稳一个心细。”

陆妈妈见姐妹两人终于不再争执了,松了一口气下去安排。

下午幼清和薛思琴在方氏房里用了点心,薛思琴心里想着幼清说的查账,觉得这件事就算是做也算不上伤情分,就道:“若是查账,要是账面真的如你所料没有银子又当如何?!”

“我不过说说。”幼清叹了口气道,“若是真没有银子,她哭着闹着说生意亏了,让咱们认下这笔账,那不就等于把银子拱手送出去了吗。”

薛思琴一愣,挑着眉头道:“可既是知道了,不去做岂不是任由她拿着公中的钱做私事,她若是放高利贷呢,到时候岂不是让我们也背上黑锅。”一顿又道,“还有,这些钱是三个房头加上祖母的份额都在里面,到时候祖母和三叔还以为我们两房合伙欺负她和三叔呢。”

“大姐别急。”幼清看了眼熟睡的方氏,“钱当然要拿回来,可是现在不是闹这些事的时候,如果闹僵了,他们一口咬定银子亏了,难不成我们要把二叔送衙门去?更何况闹成这样大家也没有办法在一个锅里吃饭,要是分家,钱在他们手里,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薛思琴又气又怒:“这账必须要查,就算这件事证明和二婶无关,我也定要查清楚,正如陆妈妈说的,大哥和三弟都还没有成亲,将来是另外置办宅子还是住在家里哪一个不要钱,父亲和母亲年纪也渐渐大了,没有银子养老我怎么都不会放心的。”

两人说了一下午的话,晚上又陪着方氏用晚膳,方氏没有胃口,拿着筷子直叹气。

“太太。”春柳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不好了,府里走水了。”

几个人惊的一跳,面面相斥,这大冬天屋顶上还积着雪怎么会着火,方氏急的站起来,带的桌子上的茶碟噼里啪啦的响成一片:“怎么会走水,烧的什么地方?”

“是秦妈妈的房间,她摔了油灯放火烧了自己的房间,人也在里面,只怕这会儿已经没了。”春柳害怕的嘴唇发颤,“秦妈妈的房间在二房旁边,隔着两间就是王妈妈的房间,这会儿火势大的很,只怕也难幸免了。”

真是一件事连着一件事,方氏急的飞快的穿了衣裳:“走,我们去看看。”说着也来不及穿鞋,拖着鞋子就往外头跑,幼清和薛思琴紧跟着出去,等一群人跑去二房的后罩房时,那边已经烧成了一片,连着三间房间都拢在大火和浓烟里,周长贵和高银,马椋正带着人灭火。

“太太。”周长贵被烟熏的满脸黑灰,“这里危险,您和几位小姐还是去别处避一避吧。”

方氏哪里放心,问道:“除了秦妈妈还有什么人在里面?”周长贵回道,“隔着的两间是王妈妈的房间,幸好她在二太太跟前服侍着不在房里,到是王代柄被火灼了一下,但是没有大碍。”

“那赶紧去救火,别烧到别处去了。”方氏摆着手,一阵阵发虚。

周长贵跑回去接着指挥。

刘氏由王妈妈扶着和薛明从另一边赶了过来,刘氏脸色很不好看,见着方氏也不行礼淡淡的点了点头,王妈妈呜的一声哭起来:“我的儿……我的儿还在里头呢。”她说着就要扑进去,“这是哪个天杀的,才被打的丢了半条命了,还不放过他,这是要绝我们的命啊。”

这话就差指名道姓了。

“王妈妈。”薛思琴冷着脸喝道,“王管事没有事被人抬走歇着去了,你说话不要指桑骂槐,这火是虽是有人故意放的,可也不是针对王管事的。”

王妈妈一愣看着薛思琴,冷笑着道:“大小姐是主子,命金贵的很,可是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我的儿子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被打我要不心疼我岂不是枉为人父母了,这见着起火我哭诉两句,难道还哭错了不成。”

薛思琴没有料到王妈妈会针尖对麦芒的回她,她不由自主的去看刘氏,而刘氏却是一眼都没有投过来,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她心顿时凉了下来。

两个房头的人就这么站在两边,像是说好的一样,没有人越过去半步主动开口说话。

薛镇扬,薛镇世,薛霭带着人赶了过来,薛镇扬怒发冲冠的指着大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又四处找周长贵,“周长贵呢,让他滚来见我!”

周长贵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把起火的原因说了一遍,薛镇扬皱着眉头:“秦妈妈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好好的要放火自杀?”

这又牵扯到粥棚里的事,可是周长贵不得不道出来。

薛镇扬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薛镇世却是跳了起来:“这都闹的什么事儿,粥棚出事查就是了,竟然把事情弄成这样,还出了人命,这要传出去别人问起来我怎么回人家!”又看着方氏,“大嫂,您这件事可处理的不妥当,不和我商量也要和大哥商量一下啊,肯定是有人针对大哥故意做的。”

薛霭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胡说什么。”刘氏打断薛镇世的话,“大哥,您别怪大嫂,这两日她病着呢,哪有精力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刘氏过来扶着方氏,劝着薛镇扬,“那些下人本来就养不熟的,前有钟大,这会儿又出了个秦妈妈,人心隔肚皮,大嫂也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自然也无法预料的。”

方氏听出来刘氏话音,不等她说话,刘氏又问她:“饼的事查出来没有?定要把那些人都关起来才好,既然有人蓄谋针对大哥,就肯定不会就此打住的,千万谨慎些才好。还有那几个婆子全部打死便罢,既是当值就没有一个脱的了责任的!”又指挥周长贵,“这火这么救不成,去把连着两边的墙扒了,能留几间是几间,明儿就是冬至了,总不能让这火烧到明天吧,也太不吉利了。”

薛镇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他指着方氏,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上午刚和她说过寿山伯的事,下午这种就出了类似的事,她拂袖道,“家里的事往后你不要管了,好好养病,以后让弟妹辛苦些!”

------题外话------

天又凉了,这秋裤到底是脱还是不脱?!表示超级无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