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41 忧思

“你母亲给我来了信。”刘氏笑着携了周文茵的手,“说要是你实在想家,让我派个人送你回去一趟,等开春再回来。”

说起自己的母亲,周文茵笑了起来:“让舅母费心了,就不来回跑倒多出一桩事,您和大舅母已经很忙了,我帮不上忙哪能再给你们添麻烦。况且,房里烧着地笼,睡觉也有炕比南边暖和许多。”她在刘氏旁边坐了下来,“到是舅母整日里忙着,要不您和大舅母一起去广东走走散散心,我母亲来信都说了好几次了。”

刘氏笑了起来,叹着气道:“她有心了,只是我们哪里走的开,等你们都成亲了,我们能撒手不管事做闲人的时候才能去啊。”

周文茵面颊微红,刘氏拍了拍她的手,宠爱的道:“你也别不好意思,姑娘大了总要说这件事的,再说你和季行的婚事咱们心里都有数,不过……”

“怎么了?”周文茵心头一提,难道母亲来信和二舅母说了什么不成。

刘氏细看她的面色,话锋一转语重心长的道:“你别担心,你母亲只让我照顾你罢了,别的什么也没有提。”却是面露担忧,“只是二舅母心疼你,就怕你受了委屈又不肯让人知道,自己苦了自己。”

周文茵暗暗松了一口气,笑道:“有您和大舅母,还有姐妹们照顾,我怎么会受委屈。”

“那帕子事你问过季行没有?”刘氏压低了声音,“舅母痴活了这些年,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有好有坏,可都有一个通病,那便是耐不住那些个贴上去的,你矜持着可别人不会和你一样,季行我是看着长大的,虽为人信的过,可他总归也是男人啊……”

周文茵目瞪口呆。

刘氏又道:“你只管听舅母的话,我断不会害你的,只要你们没成亲,一切都是未知数,更何况,就是成了亲不还有纳小的吗,女人最要紧的是自己。”

周文茵没有想到刘氏突然和她说这一番话,她是什么意思?是让她防着方幼清吗?

她为什么这么做?前两日不还对方幼清疼爱有加,怎么就突然变了脸色。

难道是因为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和方幼清有什么关系?募然的她就想到春杏吞吞吐吐讳莫如深的样子。

“舅母!”周文茵满脸羞涩,“您说的这些我不懂……”她站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我去看看三妹妹!”

“你这孩子,还害羞。”刘氏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并不拦她,笑道:“去吧,她在房里呢。”

周文茵逃也似的出了门。

刘氏吩咐王妈妈:“去和府里的那些婆子说说话去……”王妈妈听着笑盈盈的点着头,“您说周表小姐听懂您话里的意思吗?”

“她要听不懂她就不是薛梅的女儿了。”刘氏胸有成竹,“咱们不着急,有的是时间,再说,只要等二爷这一笔买卖成了,咱们就照原先想的计划行事,不过两三年的功夫,我能等!”至于那些个不懂事的,她自有办法一个一个收拾。

王妈妈想到后头的好日子,眉眼上都是笑。

第二日一早,烟云阁里头,牛毡家的和五六个婆子围在一起,酒气弥漫:“这守了一夜,要是不喝点酒真是会冻死人,难怪外头死那么多人。”

“可不是。”赵婆子和牛毡家的一起值夜,闻言伸了个腰,从门缝里往外头看了看,“再难熬天也亮了,主子们也该起了,咱们拾掇拾掇各自散了吧。”

几个人点着头开始悉悉索索的收拾东西。

“说起来大太太对方表小姐可比对周表小姐好,都是姑侄血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呢。”赵婆子说的神秘兮兮,“依我看,大少爷的婚事指不定会怎么样呢。”言下之意,大太太说不定更属意方表小姐。

“胡说什么。”牛毡家的道,“方表小姐再漂亮,可家世上还是逊一筹,大太太同意大老爷也不会点头,更何况要是改弦易撤,姑太太和姑老爷那边要怎么交代。”

众人纷纷附和。

赵婆子一副你们不知道的样子:“这些都耐不住方表小姐漂亮啊,你们没看到前儿她穿着一件大红的斗篷,走在雪地里,啧啧……连我瞧着都移不开眼,跟仙女似的。”说着又摆摆手,“不对,仙女都是那种不吃饭似的让人不敢亲近,可方表小姐可不同,明明像是水洗过的花,却偏偏透着股勾人的媚劲儿。大少爷可是有主意的,若等他中了进士,这婚事上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赵婆子说的有几分道理,纷纷停了议论。

“算了。”牛毡家的想到方幼清的手段,立刻打断赵婆子,“大家都收拾好了赶紧回去歇着吧,下午还要做事呢。”

众人这才打开了如意门走出来,牛毡家的望着雪地里的几串脚印顿时一愣,顺着脚印往前看就瞧见周表小姐正由丫头婆子簇拥着往正房而去……

她顿时汗如雨下,刚刚说的话周表小姐不会听见了吧。

众人面面相斥过后,遇见鬼似的一哄而散。

周文茵去了薛思琪房中。

“不行。”薛思琪气冲冲的站起来,“我要去问问大哥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周文茵一把拉住她,摇着头道:“你别去。”又道,“本来就是没影的事,你去问了让表哥怎么回你?再说,他眼下正准备春闱,你别分他的心了。”

“可也不能任由那些人说这些诛心的话,什么我哥喜欢方幼清,要改弦易撤的,真是一群混账东西。”薛思琪气的跳脚,“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造谣的,我非拔了她的舌头。”

周文茵按着薛思琪坐了下来:“一会儿去姑母那边你千万别乱说,让姑母知道不高兴,我可是听春柳说她昨儿一晚上没合眼,你千万别给她添烦。”

薛思琪怒其不争的瞪了眼周文茵,回道:“我可憋不住,一会儿见着大哥我肯定要问的,你别管只当不知道。”话落,春银在外头喊道,“太太事情办完了,请两位小姐过去。”

周文茵和薛思琪结伴往智袖院去,一路上碰见许多来回事的管事妈妈们,薛思琪也没心思说话闷头进了房里,薛思琴正和方氏在说府里的事,她现在每日跟着方氏学着打理,所以一早就到这边了。

她们刚坐下,幼清也带着采芩和绿珠进来门,方氏虽面上疲惫却依旧笑着道“今儿你们就跟约好的似的,到是一起来了。”

“清妹妹今儿来的早。”周文茵笑着将自己的椅子让出来给幼清坐,她自己则坐在后面去了。

表姐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让着忍着,薛思琪看着眼角刺痛。

幼清笑着和各人见了礼:“是我平日太懒了,让姐姐见笑了。”幼清说着很自然的在周文茵身边坐了下来,“姑母今儿脸色不大好,是生病了吗,要不要请大夫?”并没有坐周文茵让出来的椅子。

几个丫头就幼清看出她脸色不好,方氏笑着道:“昨晚回来和你姑父说起赈灾的事,他也说让咱们府里单独搭个棚子,我也没个主意前思后想了一夜,早上就让陆妈妈跟周长贵家的去广渠门看看。”

难怪今儿没见着陆妈妈,薛思琪问道:“前几日不是听说和武威伯府共用一个棚子吗,咱们又改成自己搭了?”

“是啊。”方氏想到薛镇扬说的话,便越发觉得幼清聪明,亏她昨儿还觉得她沽名钓誉做善事也心地不纯,后来晚上听薛镇扬一说,她也觉得有道理,咱们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天地,若是别人给了你名,你强行推辞了反倒落了个矫情的名头,不如顺其自然,再说薛家也不是名门望族,多了好名声对几个孩子的婚事也有助益,何乐而不为。

她越想越觉得对,就下定了决心这事儿不但要做,还要做的漂漂亮亮的让人夸才成,她心头高兴就回道:“省的麻烦别人,咱们自己多费点心思便罢,更何况这是积善行德的好事,自然要亲力亲为。”

“娘……”薛思琪有所顾虑,“您和二婶商量了吗?”她担心方氏真的和刘氏闹翻了。

方氏笑着道:“你二婶那边还没来得及说,一会儿等你二婶过来再讲。”顿了顿才想起来今儿刘氏还没有到,后天就是冬至,她还有许多事要和她商量,便喊春柳进来,“你去看看二太太来了没有。”

“正要给您回这事儿。”春柳顺势回道,“方才对面的丛雪来过了,说二太太今儿有些头疼就不过来,还说赈灾和冬至的事儿您自己看着办就成,这么多年了她也没起什么作用,索性今年就赖着您彻底偷一回懒。”

是忍不住了吗?幼清低头喝茶,嘴角的笑意若隐若现。

只是让一个丫头来回一声,连面都不露了,明显是生了她的气,方氏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顿时没了兴致。

幼清没有答应,而是换了话题问道:“三表哥昨天去钓鱼没有回来吗?”说起薛潋一脸无能为力的样子,“去十渡了,昨儿走的时候就说在那边歇一夜,估摸着今儿中午能到家。”

几个人正说着话,外头就听到几个丫头此起彼伏的行礼声,薛思琪兴奋的站了起来,道:“大哥来了。”

------题外话------

歇了三天再上班,感觉很酸爽吧,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