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37 开端

院子里王代柄被摁在长凳上,粗粗的棍子落在屁股上,满院子里就只听得到他嗷嗷叫声。

方氏不安的看着幼清,皱头紧皱:“这件事是不是要和你二婶说一声,毕竟王代柄是她的人。”幼清笑着安抚方氏,“您告诉二婶了,二婶只会打的更凶,让他办事他越俎代庖替主子拿主意,那么多的好东西他说倒就倒,要是往后别的下人遇到这样的事有样学样,岂不是乱套了。”

方氏怕刘氏生气,满脸犹豫,幼清又道:“杀鸡儆猴,就是二婶来了也只会赞同您,更不可能生气。”

“这……”方氏依旧不安,听着外头杀猪似的嚎叫声更是心烦气躁,她望着陆妈妈吩咐道,“还是派人去和二房说一声。”陆妈妈没吱声,方氏又补充道,“也别打了,罚一下起个警示作用就好了,再让人请个大夫,免得出了人命。”

陆妈妈暗暗数着,这一盏茶的功夫约莫也有三十好几的板子,够他躺着两个月了,她朝幼清看了一眼。

方表小姐这几件事情办的,让陆妈妈从心底里觉得以往是小看她了,不显山不露水的让她肃然起敬,以前她到没觉得二房如何,自从上次经方表小姐点拨,她想了很久也留意了很久,在许多事情二房实在欺人太甚,完全不将大太太放在眼里。

大太太心慈手软,那她就当这个恶仆好了!

她就看到幼清点了点头。

“是。”陆妈妈很爽快的应了,“奴婢这就派人去说一声。”

“我的儿……”院子里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你这是做了什么孽,被打成这样!”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是王妈妈的声音。

王妈妈一把年纪了,这说的叫什么话,陆妈妈脸色一沉,

方氏腾的站起来,显得既紧张又无措。

“你看看你们,王妈妈那么大年纪了,这么一闹要是出了什么事二太太可不是也要跟着伤心。”她说着就要出去,幼清也跟着上前一步笑盈盈的扶着方氏的手,“姑母,人打都打了您要是露了怯,二婶还以为你故意拿捏她的呢。”

方氏一愣,皱着眉头道:“不……不会吧。”语气很不确定。

门帘子掀开,进来回话的春杏欲言又止的望着几人。

“你们是妯娌。”幼清轻声道,“再亲也分个彼此,您听王妈妈说的这话,我听着都生气。”她说着叹了口气。

春杏愕然的望着幼清,方表小姐这是在挑拨二房和长房的关系吗?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大太太和二太太生分啊……

怎么会这样,春杏心里砰砰跳了起来。

像是听到不该听的话。

一直柔柔弱弱的方表小姐为什么这么做?二太太对她也很好啊,那匹云锦连三小姐都没得唯独给她,为什么她转了脸就做这样的事情。

春杏再去看笑盈盈的方表小姐,顿时就有种周身生寒的感觉。

“太太。”春杏垂了头不敢再去打量,低声道,“二太太来了!”她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大太太一反常态的要打王代柄,她一向不喜欢打下人,莫说二房的就是长房那些不知事的也不过训斥几句罢了。

难道就是因为方表小姐?!

她心头起伏不定。

幼清根本就没想瞒任何人,她做事从不藏着掖着,以前在锦乡侯府是这样,现在在薛府同样如此。

幼清微笑着扶着方氏出去,春杏赶忙打起帘子来。

二太太冷眼站在院子门口望着王妈妈母子抱头痛哭,王代柄哀嚎着道:“二太太,奴才也不知道错在哪里,就莫名其妙被拉过来,也不让小人辩诉一句蒙头就打。”他一个七尺的大男人哭声和被掐了脖子的鸭子似的,“您一定要给小人主持公道啊。”

二太太烦躁的打量着智袖院,就觉得走动了十几年的地方竟有些陌生。

“弟妹!”方氏从房里出来,虽是笑着可那笑容说不出的僵硬,“外头冷你快进屋里坐吧。”又对王妈妈道,“让人去请大夫,上了药几日的功夫就能下地了。”

打成这样,上了药几天就好?你说的倒是轻巧!王妈妈心里的火一拱,蹭的站起来毫不客气的讥讽着道:“多谢大太太体恤,大夫奴婢已经着人去请了。”

刘氏没有说话。

方氏这一次终于看出来王妈妈的顶撞,她皱了皱眉头,微露不悦!

“可不是体恤。”陆妈妈反讥道,“若是依着府里的规矩,合该谅他在寒风里待几个时辰再把人丢出去,如今不过打了几板子罢了,还请大夫可不是大太太的体恤。”

她丈夫早逝就剩这么一个儿子陪着,宠着疼着长这么大,可不是让外人不分青红皂白打的,王妈妈顿时气了个倒仰。

“好了。”刘氏脸色微微一转,堵了陆妈妈的话,笑着问方氏,“大嫂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动这么大的气,可是这不长进的东西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言下之意,如果不是十恶不赦的事,你就不能打他。

方氏张了几次嘴,愣是没说出话来。

“二太太做主啊。”王代柄哀嚎一声,“小人可什么也没有做!”

刘氏怒喝道:“问你话了?来人,给我掌嘴!”她话是说出来了,可是王代柄不单是管事还是王妈妈的儿子,二房里的人哪个敢动手。

一时间院子里的气氛冷了下来,大家都僵持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方氏心里跟猫爪子挠了似的,又懊悔又忍不住生气,懊悔的是不该听幼清和陆妈妈的话打王代柄,生气的是二太太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实在是刺耳。

她先问自己,等王代柄说了话,她又呼喝着叱责,这分明就是指桑骂槐。

她不是傻只是不想原本和和气气的一家人生罅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过的不和折磨了别人也折磨了自己。

她自问没做错,可王代柄毕竟不是自己的人,见了刘氏难免心虚,她叹了口气,正要开口,谁知道幼清抓着她的手一紧,已经先她开了口笑道:“打也打过了,二婶要是再罚王妈妈可是要心疼的,我厚着脸皮替王管事求个情,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春杏禁不住晃了晃,偷偷望着幼清,只觉得额头细汗渗了出来……明明是她怂恿太太打王管事,怎么话一说出来倒像她是好人,劝和一样。

刘氏更是心肺都绞着的疼,这叫什么话,她的人方氏能打她就不能打了?

她真是小看这丫头了,话里话外藏的音可真是不少。

“不用方表小姐求情。”王妈妈又心疼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儿子,抬起手毫不犹豫的就扇了两个耳光,王代柄被打蒙了,愣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老娘,王妈妈打完,愤恨的看了眼陆妈妈,咬牙切齿的对方氏道,“不过,奴婢也斗胆替二太太问一句,王管事到底犯了什么事,让大太太生如此大怒。”

------题外话------

今天周五了哈,是不是心理跟猫爪子挠似的想着去哪里哪里玩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