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35 沉淀

一口吃不了胖子,幼清的心经过一夜的深思沉淀下来。

她沉默的吃了早饭,让采芩梳妆。

“小姐要去给姑太太请安?”采芩将衣裳拿来服侍幼清穿上。

幼清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姑母。”昨天薛镇扬为钟大的事发了一通脾气,也不知道姑母有没有受委屈。

“早上去厨房听几个婆子说姑太太正和二太太商量,在武威侯府的粥棚边上多搭个架子,旁人施粥咱们便做些粗粮饼散出去。”她说着满眼的唏嘘,“咱们在家里还不知道,听说这两天单是京城已经冻死了好几个人了,城外还不知什么样的光景呢。”

前一世也是,姑母和刘氏一起在武威侯的粥棚旁边施饼,有几日陆妈妈亲自过去坐镇,她听说那些受恩的人跪下来磕头,谢的都是武威侯的恩,为此陆妈妈还解释了几遍,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如果逢人就解释就显得薛家太小家子气了,后来陆妈妈眼不见为净不再过去了。

钱比武威侯府花的多,可恩情却一份没领到。

“走吧。”幼清系了斗篷拢了手炉在手里,绿珠打起帘子,正巧看见玉雪正陪着全婆子在院子里扫雪,见着她出来两人放了笤把行礼,幼清朝全婆子点点头望着玉雪道,“这雪也不停,用不着时时去扫,都去歇着吧。”

玉雪原先就在外头走动,如今因为春云的事更不敢往幼清跟前凑,现在听幼清一说她当即垂了头应是。

幼清不再说什么和绿珠出了门。

两人刚到正院门口牛毡家的就迎了过来,态度谦卑的道:“方表小姐来了,奴婢这就去给您回太太。”实打实的行了礼,掉头就进了院子。

绿珠憋着笑望着牛毡家跑前跑后的奉承。

幼清昂首进了暖阁里,方氏神色平静的正和陆妈妈对着账:“这些干贝,姑太太年节礼里我记得就有两大箱吧?”她皱着眉头叹气,“过年也吃不了这么多,改明儿给周太太和夏太太送一些去,还有祝大人那边,你再派个人去问问他冬至休沐后是回家过年还是留在京城,若是不回去又没地方可去,就让他来家里吃年夜饭。”

“奴婢亲自去问。”陆妈妈点头应了,又觉得现在送这些东西去人家,有些不大好,便还想劝一劝,但方氏又点了一处开口道:“这血燕的价格怎么比去年高了二两银子。”又看着陆妈妈,“你看过成色吗,如何?”

“王代柄亲自陪着伙计送进来的,奴婢还真是没太留意。”王妈妈按下嘴边的话,指了指外头,“奴婢拿个饼来您瞧瞧,再发泡出来看看。”王代柄是王妈妈的儿子,为人精明在二太太跟前很是得用。

方氏想了想摆摆手道:“算了,既是看过了我们也不用想多了。”话落,余光看见幼清正站在门口,她笑着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来的,快过来坐。”

虽显得疲累但神态自然,精神也不错……她多想了姑母并没有受委屈。

幼清松了口气行了礼,莲步过去:“瞧您和陆妈妈在忙着,就没敢打扰。”又朝外头指了指,“又是包袱又是箱子的,是哪家的年节礼到了吗?”

陆妈妈亲自给幼清泡了茶端来,方氏回道:“这个时间也差不多都来了,这一堆都是榕树巷的张记送来的,也没料到他们送这么多,我正愁怎么分呢。”

“既是多了怎么不退回去?”幼清歪着头看着账册,指了指几行海货,“这些都不是干货,还送了四箱,时间久了也还是会坏的。”

方氏忧心的点了点头:“我也正是这么想的,方才还让陆妈妈给夏大人府里送些过去。”

“您年节礼也送了,现在再送到让人觉得是咱们家吃不完剩下的。”幼清劝着方氏,“要不然退回去吧,他们放在铺子里卖总比咱们烂在家里好,更何况又是常来往的,总不会计较。”

方氏不是不想退,而是这些东西都是王代柄和周长贵家的定下来的,她叹了口气:“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也不差这点银子。”

“太太。”陆妈妈欲言又止,想了想又朝幼清看看,道,“要不您听听方表小姐怎么说?!”上一次的事情让陆妈妈知道了幼清的聪慧,这一回她不免还想再试一试。

幼清一愣朝陆妈妈看过去,陆妈妈信任的朝她笑了笑。

方氏也朝她看了过来。

“我也没什么想法。”幼清目光一转,笑道,“只是觉得既然这件事是周长贵家的和王代柄办的,那就让他们再退回去便是,也不用把钱收回来,只当寄存在铺子里,等咱们府里再缺的时候过去取就是。”

这再取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过了年天气就渐渐暖和,一般的小铺子里保存这些东西也要费不少银子,所以没点实力都不敢卖这些新鲜的。

“这也是法子,总比咱们自己头疼的好。”方氏觉得幼清说的在理,就让陆妈妈去和周长贵家的说,“既是她负责就让她去再跑一趟吧。”

陆妈妈笑着应是和幼清道:“方表小姐稍坐会儿。”出了门去。

幼清和方氏说着话,过了一会儿周长贵家的和陆妈妈一起进了房里,她年纪不小了方氏让春杏搬了杌子过来,周长贵家的也不敢坐,请罪似的道:“……不瞒太太,前些日子奴婢一直忙着安排那些管事和仆妇的进出,实在是腾不出手来,正好王代柄催着,我就让他自己去了,所以……”她跪在了地上,“这件事是奴婢失职了,甘愿受太太罚。”

周长贵今年五十了,周长贵家的约莫也有四十几岁了,统管府里的庶务也有二十几年的功夫,为人老实也很尽责,里里外外都敬着他们夫妻几分,方氏当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罚她,便道:“你忙着我也知道,是我疏忽了,你也别管了,去忙吧。”

周长贵家的又歉疚的说了半天,这多送来的几箱子海货折算了银子也要大几百两,要是烂再家里实在是可惜了。

“还是算了吧。”方氏叹了口气,转头和陆妈妈说话,幼清却是出声打断方氏的话,“那就把王代柄喊来,让他把东西送回去就是。”

方氏看了看陆妈妈,陆妈妈不等方氏点头笑着唉了一声出了门去。

“你啊。”方氏指着幼清笑道,“咱们家也不差这几百两的银子。”

这不是几百两银子的事,幼清看到的是王代柄这个人。

不过以她前世对王代柄的了解,陆妈妈这一去定会碰一鼻子灰回来。

果然,不过两盏茶的功夫,陆妈妈铁青着脸回来,道:“……说是东西既送来就多吃点,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若是退回去岂不是要人家一家子的命,要是大房吃不完就送去二房去,他去求二太太,救人一命胜造七节浮屠,何况是一家子人。”这风凉话说的,陆妈妈牙齿根都疼。

她们忍让习惯了,倒惯出这么多没个眉眼高低的东西来。

“罢了,罢了!”方氏摆摆手,“他说的也没错,更何况他在二房也是有脸面的,你这么去一说岂不是落了他的面子,让人觉得他办事不周到,我看这东西先搬下去吧,该怎么着还怎么着。”

陆妈妈所有的话都僵在了嘴边。

这不是没有眉眼高低,这根本就是没有将方氏放在眼里,幼清笑了笑,对方氏道:“那就把东西送去给二婶好了。”

方氏一愣,没料到幼清会这么说。

------题外话------

今天愚人节哦…。有米有人和你表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