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30 态度

“表姐,我们偷偷去秀峰亭。”薛思琪一出门就挨着周文茵小声说着,“我还没烤过鱼呢,我想去看看。”

周文茵面露为难:“还是别去了。”她轻声细语的道,“烟熏火燎的,再说三弟还请了两位公子来,不方便。”

“大哥也在那边。”薛思琪朝周文茵眨了眨眼睛,“走吧。”

就是因为薛霭在那边,她才更不能去,周文茵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去了。”她回头朝暖阁里看了看,想到二太太方才对幼清的态度以及薛思琴急匆匆的离开,“我想起来房里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去,别贪玩受凉了。”便带着丫头们先走几步。

“表姐。”薛思琪跺了跺脚,可周文茵已经走远她气的嘟嘴道,“真是没义气。”话落拽着春荣就往门口走,“她不去我们自己去,反正也不进去,别人不会发现我的。”

“二小姐。”春荣扯了扯薛思琪,“还……还是算了吧。”

薛思琪回头一瞪眼,春荣瘪了嘴不敢再说,薛思琪像只胖圆的兔子般蹦跳着往秀峰亭跑了过去,方走了几十步的样子,就看见薛明陪着一位穿着枣红直缀的少年信步而来,两人身量相仿又皆年轻俊朗,朝气蓬勃的样子,惹的旁边路过的丫头婆子纷纷驻足偷看。

“哎呀,糟糕!。”薛思琪一猫腰就要往坠着雪的冬青树里钻,吓的春荣一把拉住她,“这钻进去您身上可都得湿了。”

两个人犹豫间,薛明已经带着那少年走近,薛思琪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薛明一愣笑道:“二妹你怎么在这里。”又朝旁边的人道,“这是我二妹。”

旁边的少年视线在薛思琪垂着的脸上一转就移在一边,作揖道:“见过二小姐。”

薛思琪懊恼的想咬掉舌头,她匆匆点了头转身红着脸逃也似的往另一面而去。

“小孩子家的……”薛明摇摇头,拉着少年道,“他们定已经喝起来了,咱们快去。”

两人说说笑笑去了秀峰亭。

知夏院中刘氏怜爱的望着幼清。

“听说大哥说是要给清丫头做几套衣裳?正好我这里有一匹金陵的云锦,那颜色太艳了些我穿不了,画丫头太单薄压不住,我仔细瞧着也就清丫头能穿得,不如给她做衣衫吧。”刘氏和方氏说着又打量着幼清,“做件海棠红的通袖袄子,下头再配件藕荷色的挑线裙子一准儿好看。”又想起什么来喊着秋翠,“我记得我那里还有支珊瑚石白玉簪子也一并取过来。”

一寸云锦半两金,这家里姑娘可不止她一个,给谁不可以,再不济压箱底也成,这东西可不是会变质的。

“这……”对刘氏突如其来的热情,幼清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这云锦金贵,我不常出门,给我做衣裳太糟蹋了。”又望着薛思画和刘氏道。“二婶给妹妹做吧,我今年的衣裳姑母已经给我做了好些了,实在是够穿了。”前一世面子功夫上刘氏做的向来无可挑剔,什么事都将她和薛思画同等相待,比起薛思琴几人来不知好了多少,但似乎也没有如此大方过。

“给三丫头留着吧。”方氏也跟着笑道,“给清丫头做衣裳的料子我还是有的,再说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这会儿做了明年可就穿不得了,云锦有价无市,她一个小丫头穿确实张扬了些。”

刘氏掩面而笑,望着方氏就眨眨眼:“丫头大了,可不能和小时候一样了。”

方氏一愣,当即明白过来,望着幼清虽存着稚嫩但已微绽艳丽的面容,这才想起自己的侄女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正好秋翠捧着布匹和簪子回来了,幼清抬目去看,就瞧见水蓝的布里头包着一匹海棠红素心兰的布料,边角勾着金线张扬富贵又不失精致清雅,她微微一愣刘氏已经将那支簪子拿了过来,道,“这是我陪嫁的东西,有一对的,一支在画儿这里,另外一个就给你吧,正好你们姐妹一人一支。”特意强调了一番。

通透的玉簪打磨的圆润光洁,镂空玉兰花的簪托中嵌着指甲盖大小艳红如火的珊瑚,算不得贵重却胜在精致,确实很漂亮。

“娘真是偏心,这支可要比我那支好看一些。”薛思画接在手里左右看了看,笑望着幼清,“不过正适合清表姐的气质,我帮你戴上。”说着起身不由分说的别在幼清的发髻上。

似乎画龙点睛般,幼清的妆容一下子亮丽了几分。

方氏看着露出会心的笑,她道:“快谢谢你二婶,把这么好的东西给你了。”

幼清起身顺着方氏的话向刘氏行了礼:“无功不受禄,我实在是受之有愧。”她有些羞涩的望着刘氏,“我给二婶做件抹额吧,我女红没有妹妹好还望二婶不要嫌弃。”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刘氏显得很是高兴,“做了正好留着过年用。”

幼清笑着点头。

“娘家的侄儿十一月十四小定。”她笑着和方氏说着,余光却在观察着幼清,“也不知那姑娘有没有咱们清丫头一半漂亮乖巧。”

幼清垂着头脸上微微一红。

方氏却是一愣:“可是刘三公子?”她皱眉想了想,“这都小定了,我竟是刚刚听说,是哪家的小姐?刘二小姐和郑家的婚事可有眉目了?”

“前头还没敲定,所以我就没提。”刘氏掩面一笑,道,“定的是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曾毅曾大人的千金。至于彩玉和郑家的亲事还没定,瞧着大约要等开年后了。”

方氏显然没有听过曾毅的大名,不由露出疑惑的样子。

咦?幼清微微一怔,她如果没有记错,刘三公子是武威侯的庶子,确实是和曾毅的次女结了亲,她还随着方氏去武威侯观礼,只是她清楚的记得两家的小定分明是在开年的三月,当时刘氏还在院子里摆了许多各色名贵花中供人观赏,她痴痴的看了一个上午。

刘家的两门亲事,郑家是先皇后的娘家,曾大人又是东厂总督钱宁的干儿子……武威侯也真是迫不及待啊。

只是奇怪,这一次的时间似乎提前了一些。

“也是双喜临门了。”方氏想到武威侯除了这位刘三公子,似乎还有个公子年岁和薛明一样大的,她不由朝幼清看了看,笑道,“到时候我定要过去讨杯水酒吃。”

方氏点点头,掩面而笑起来。

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幼清跟着方氏告辞出了院子,薛思琪和周文茵早不见了身影,方氏吩咐春杏去找:“亭子里几位少爷在烤鱼,外院酒席还没有撤,你去和两位小姐说一声,嘱咐她们不要乱跑。”

春杏应是撑着伞带着小丫头去找周文茵和薛思琪。

“你大姐什么时候走的。”方氏和幼清并肩走着低声问道,“谁来喊她的?”

幼清如实的回道:“是春银姑娘来喊的,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您和二婶就到了。”方氏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幼清想了想笑问道,“姑母这几日都在二婶这边忙着,听说来了许多管事仆妇,还见了好几位家里的大掌柜,您一定累了吧。”

“可不是。”方氏说的随意,“要不是陆妈妈劝着,我还不知道这些事也能这么辛苦。”她说着叹了口气,却又道,“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收获,我才知道原来咱们外头已经有这么多的产业了,年年账本送过来我也没空细瞧,今年走了个过场,到是弄了个明白。”

果然是陆妈妈和她说的,幼清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

方氏来有她来的好处,即便是走个过场也是好的,将来一旦分家,至少她和那些铺子里的掌柜们也混过脸熟,不至于对面不相识。

“姑母理着中馈,哪里有空事事亲力亲为。”幼清笑着道,“不过以后您若是想经营,到是可以挑几个机灵的小厮出来培养,往后要用也不用手忙脚乱的去找了。”

方氏闻言一怔停了步子,望了幼清半天,笑着道:“你这孩子,平日没注意,没想到你竟想的这么周全。”她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好,“就是不放出去,以后你们出嫁给你们打理铺子也是好的。”

姑母能听进去她已经很高兴了,至于将来嫁人的事……嫁给谁不是过日子,再巧的人也不能把屋顶上过出朵花来,只要父亲能安全回来,她能报答姑母的养育之恩,其它的一切她都不在乎。

正如前一世和徐鄂的婚姻,她虽不满意,可日子还是一天一过,女子的选择太少,她唯一能左右的就是自己心。

姑侄两人说着话就到了秀峰亭,远远的幼清就听到里头一阵吆喝的欢声笑语还有阵阵酒香飘散出来,恰好薛霭从亭子里出来,见方氏和幼清便出来打了招呼:“母亲那边散席了?”他换了一件宝蓝色道袍,自暖烘烘的亭子里出来面上微醺,声音微哑,沉沉的盖过簌簌的雪声。

幼清微微福了福,薛霭还了礼。

“散了。”方氏朝里头看了看,嘱咐薛霭,“你们都少吃点酒,管着老三别让他胡闹。”一顿又道,“怎么穿的这么少,快进去别受了凉。”薛家院子小,除了这里也没有别的地方适合他们玩了。

薛霭应是,因里头有外男幼清又无处避不能久留,便又交代了几句就带着幼清离开了。

幼清和方氏刚过秀峰亭,远远的就看见薛思琴的乳母赵妈妈几乎是跑着朝这边而来。

赵妈因奶过薛霭和薛思琴,如今身子不好方氏容她回家养着,半个月进府请安一次,赵妈妈在府里待了一辈子,早练的宠荣不惊的本事,很少会有这般毛躁的样子,方氏也不免露出疑惑,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几分。

“太太。”赵妈妈跑的气喘吁吁,额头上也不知是水还是汗,黏糊糊的在额头上,“您快去外院看看吧,大老爷正要把春银和问兰几人都打死,还要罚大小姐禁闭三个月。”

上一章
下一章